一键听书

35、035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被迫”签下不平等条约的宋不羁朝着纪律哼了两声, 然后自来熟地瘫到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问:“纪队,你这样做合不合规矩啊?你们公安局的顾问是随便请的吗?不会出什么事连累我吧?”

纪律扫了他“不堪入目”的坐姿一眼,淡淡应了一句:“这个不需要你操心。”

宋不羁比了个“ok”的手势,似笑非笑地说:“那现在纪队能给我透露透露欧杰被杀的细节了吗?”

纪律也不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就说:“欧杰的致命伤在腹部。他被一把类似水果刀的刀具刺中了腹部动脉,失血过多死亡。”

宋不羁凝了凝神,说:“欧杰被发现时,是死在车内的, 他应该是从哪里出来,走到了车上吧——从哪里出来?”

纪律:“嗨秀ktv。我们的侦查员在案发现场的地面上,发现了欧杰一路过来的血迹。血迹消失在嗨秀ktv二楼一个偏僻的走廊上——那儿是第一案发现场, 欧杰是在那走廊上被刺中的。”

宋不羁:“然后呢?没找到嫌疑犯?”

纪律:“嗨秀ktv当晚的监控被人删了。”

宋不羁:“……”

怎么总是有这种情节?

宋不羁闭上眼, 想象了一下一个十九岁的少年,从ktv里一路往后门跑,边跑腹部还边流着血。终于他跑上了那辆车上,准备启动车子……

等等, 欧杰启动车子了吗?

不, 没有。

昨晚他发现尸体的时候,车子是熄火状态,并没有启动。

快速睁开眼,宋不羁双眼内射出精光,放下二郎腿, 问:“那辆车是谁的?欧杰没有启动车子?”

纪律拿过一叠照片,走到宋不羁身边,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坐到他旁边的沙发上,说:“车主名叫张天宝,是包工头王富贵手下一个水泥工。欧杰从半个月前开始给王富贵当保镖。据王富贵交代,昨晚上他请他几个朋友到嗨秀ktv唱歌。嗨秀ktv周边没有停车场,车一般停在ktv门口前面的小广场。昨晚他们到的时候,小广场停满了车,张天宝的车停不下了,就停到了后门的小巷子里。”

宋不羁一边听他说,一边翻着手上的照片。照片都是昨晚刑警们拍的现场。从嗨秀一路延到车旁的血迹他看到了,死在车内的欧杰最后的表情他也看到了。

“车是欧杰帮张天宝停的。据张天宝交代,停完车后欧杰来到包厢,他让欧杰暂时帮他保管车钥匙。这把车钥匙——”纪律指了指宋不羁翻到的这张照片,“车钥匙掉在了这儿。”

照片拍的是驾驶座下面的地毯,一把黑色的钥匙静静地躺在棕色的地毯上。

宋不羁盯着这把钥匙看了好一会儿,又翻回上一张车上钥匙孔的特写照片。方向盘下面,插钥匙的地方,有一抹鲜明的血迹。

“欧杰上了车,本想立即启动车子开走,钥匙都快插进去了,突然手一抖,钥匙掉到了地上……”宋不羁喃喃道,“而这时,身后那人就要追上来了,于是欧杰选择了先锁门争取时间……”

谁知,就在锁上门前,意识突然远去……再接着,他便因失血过多死亡了……

“昨晚和王富贵在一起的几个人都证实了确实是因为前面小广场车停不下了,张天宝才让欧杰把车停到后门小巷子里。他们来嗨秀ktv也是临时起意,为了庆祝王富贵昨天又接到的一个大单。”纪律说道。

听纪律说了这么多,宋不羁皱了皱眉,想到刚才被他跳过的一个词:“保镖?现在的包工头都雇保镖的?”

既然纪律请了宋不羁做他的顾问,那对于案情以及警方的调查进展,他也不会隐瞒。他便把半个月前王富贵收到一张血字的事告诉了他。

“去死吧……”宋不羁重复了一遍,思考道,“这要么是感情上的纠葛,要么是工作上的纠葛吧?”

纪律:“初步调查排除了情感上纠纷的可能。”

宋不羁:“那就是工作上?王富贵是个包工头……那看他不顺眼的,甚至想让他去死的,不会是另一个包工头吧?难道王富贵去年抢了不少人的活儿?”

纪律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纵然他决定让宋不羁当顾问,但更多的是看中他身上迷一般的能力——虽然不能确定是什么能力,但纪律肯定,宋不羁肯定是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力量,这种力量对他们破案会有帮助。

但是没想到,宋不羁脑子也转得很快,甚至立即从只言片语中敏锐地就与他想到了一处去。

纪律往后靠了靠,说:“我们走访了平日里与王富贵打交道较多的一些人,他们都反应了一个问题——王富贵去年使了手段,包揽了临江区大半赚大钱的项目,还把其他几个包工头手下的人挖走了。”

宋不羁:“那这血字是谁写的,你们也查出来了?”

纪律:“没有。血字上的字迹,和被王富贵抢过活的那几个包工头的字迹都不一样,也不是他们妻子或孩子的。”

宋不羁:“但是……”

宋不羁皱了皱眉,脑子转得飞快,刚才看到的照片上的那些细节在他脑海中不断呈现,还有上午纪律和夏霁来他家时给他看的监控视频上的半个黑影也闪现了出来。

“但是我觉得凶手和这个血字没有关系。”宋不羁说。

纪律挑了挑眉,好奇地“哦”了一声。这会儿他是真好奇,宋不羁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你判断的依据是什么?”纪律问。

宋不羁张了张嘴,想从掌握的这些情况中说出点什么令人信服的话,但是奇怪的是,他发现他说不出什么来。

然而他的脑子里却有一个极其肯定的声音告诉他,杀死欧杰的就是监控视频中拍下的那半个黑影。

——这种情况在一个多月前的高彬案中也出现过。

——这种情况在两年前偶然碰到的一个公交扒手上也出现过。

——这种情况最早什么时候出现,他已经记不清。直到两年前坚定地认定某个人就是公交扒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除了附身的异能外,似乎还有种敏锐的直觉。他能在最快的时间里找出罪犯是谁,这种认定来得有些莫名其妙,至少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结果总是证明他是对的。

就像现在一样,当他开始在脑子里思考这个案子,整合所有掌握到的信息时,他的脑子就像变了个脑子一样,飞速地运转起来——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不笨,甚至是聪明的,别人需要学习好几遍的知识,他可能看一遍就掌握了,他以为他就是比普通人聪明了那么点儿而已,但如今看来,似乎不完全是。

专心思考起案子时的他,明显感觉到了与平常不一样的脑子运转速度。

最终,宋不羁只是高深莫测地说道:“直觉。”

纪律:“……”

纪律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并不觉得直觉这种抽象感性的词能和宋不羁扯上关系。

从宋院长那里了解到,宋不羁高中学的是理科,大学学的是建筑,从小表现出来的言行也是偏理性。这样一个人,突然说出了“直觉”一词,实在是挺违和。

宋不羁镇定地接受着纪律的打量,不闪不避,甚至对他扯了扯唇角。

“我个人更倾向于凶手是来自嗨秀ktv。”半晌后,纪律说道,“这个人要么是嗨秀昨晚上班的员工,要么是昨晚在嗨秀的客人。”

“总之这个人昨晚都是在嗨秀对吧。”宋不羁接道。

纪律点了下头,又说:“但也不排除判断错误的情况。血字那边的调查,也会同步进行。”

xiaoshuting.cc

宋不羁“唔”了一声,说:“刚才我进来时,你们刑侦大队好像就一个女刑警在,其他人都出去调查了吧?那纪队你呢,你和我,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纪律:“你不准备把目前调查到的情况听完?”

宋不羁惊讶地眨了眨眼:“还有?这才一天,你们效率这么高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纪队你继续、继续。”

“小俞,你口中的女刑警,她和另一个同事走访了嗨秀ktv,并带人把ktv内部,尤其是第一案发现场的走廊通往后门的那条路,勘查了一遍。”纪律沉静地说道,“现场提取到的足迹、血液、指纹等都还在检测当中,ktv内部所有的刀具也都拿来做切口对比了,但是很遗憾,没有一把刀是符合的。”

宋不羁皱了皱眉:“就是说凶器还没找到?那目前还没有从嗨秀中调查到什么有用的?”

纪律:“昨晚在嗨秀的员工和客人,小俞他们也初步做了询问,目前能知道三点——第一,第一案发现场那走廊位置偏僻,平时走动的人不多,凌晨案发时更是几乎没什么人,昨晚在嗨秀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是否有人去了那边。第二,欧杰出包厢后,询问过一个工作人员卫生间怎么走。王富贵几人也证实了欧杰当时确实是说出去上厕所。第三,那条走廊往里走到尽头左拐,有个很少有人用的男厕所。”

卫生间、上厕所、走廊……

脑子里像装了加速马达,一帧一帧的画面飞快地在脑海里闪过,宋不羁几乎是下意识地说道:“欧杰小时候认路的本事不太行,昨晚他出了包厢后,问了工作人员卫生间在哪,但可能还是七拐八拐迷路了,没找到。这时候……”

这时候,他发现自己东走西走,竟然走到了一个男厕所前,于是就进去了。

进去后呢?

“进去后,他可能看到了什么,或是听到了什么……”宋不羁一手揉了揉太阳穴,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地面上某个点,喃喃地说道,“这是个秘密。那人立即起了杀欧杰的心思……”

接着,脑海里瞬间出现了欧杰被那人抓住,挨了几个拳头,拼命挣脱开后往外跑。但那人紧追不舍,终于在走廊上追上,然后拿出一把刀,刺入了欧杰的腹部……随着刀被拔出,血瞬间喷涌而出,欧杰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去……他一开始可能不是想跑去后门,但可能是迷路了,或是被身后那人逼入了后门……后门停着辆车,欧杰意识到自己有钥匙,于是躲了进去……但最终,他还是失血过多死在了车上……

宋不羁忽然遮住眼,嘴唇轻颤。

“欧杰就是死在我发现他之前对吗?”

纪律沉默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缓缓吐出一个字——

“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瞿清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3-03 20:12:08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