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42、042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一鸣律师事务所。

盛新耀强丨奸案的案卷资料不多, 常非已经翻阅了好几遍了。

他整了整思绪,走到侯一笙办公室门前,敲了敲。

“进来。”

侯一笙看了眼电脑上显示的时间,上午十点整,正式他和常非约好讨论盛新耀强丨奸案的时间。

坐下后,常非说:“侯律师,我们做无罪辩护,必须从证据角度入手。但是公安和检察双重侦查,证实受害人欧悦下丨体内的精丨液确实是盛新耀的,如果盛新耀没做过, 那就说明,欧悦体内的精丨液来源有问题。”

侯一笙往后一靠,说:“那天晚上盛新耀喝醉了, 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睡在订的酒店床上, 欧悦赤身裸体在一旁,身上都是青紫痕迹。”

常非点点头,这些案卷里都有,石门镇派出所当时做的笔录, 提供的证据还是挺完善的。如果不是盛新耀死不认罪, 这就是一起没有悬念的强丨奸案了。

“但是,”侯一笙话锋一转,说,“盛新耀说他对待上床对象……从不会在她们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

常非一时无言。

“盛新耀提供了几个他以前的上床对象的联系方式,”侯一笙说, “下午我们去拜访一下。”

常非点了下头:“……好的。”

“当时和盛新耀一起去石门镇捕鱼的还有郭时均、左凡、陈东升三人。他们三人和盛新耀经常混在一起,其父亲和盛新耀的父亲都有生意上的往来。”常非说,“郭时均,男,32岁,在他父亲公司下挂了个总经理的虚名,是四人中玩得最疯的。据他的证词,当天他们捕完鱼后,在石门镇海边闲逛,左凡和陈东升提议去买烟。于是他们四人便一起去了附近一家小超市。这个超市就是欧悦工作的那家,当日下午也是欧悦当班。”

“左凡,男,29岁,自己开了家金融公司,四人中最上进的。他的证词和郭时均的差不多。陈东升,男,29岁,在其父亲公司上班。他的证词中,提到了一点,他记得本来是带了一整包烟的,还没抽过,但是到了石门镇,莫名就丢了。他烟瘾挺大,忍不住,于是便去买烟。”

“当日晚上,他们每个人都喝了不少酒。盛新耀被灌得最多,他当时刚拿下一个项目,心情极好,那次出来,也是为他庆祝。饭后,四人就分开了,各自回了房间睡觉。郭时均和左凡都说之后他们便睡了,没再出去过。陈东升半夜时分烟瘾上来,连抽几根,把剩下的烟抽完后犹不满足,便叫了客房服务。那会儿是半夜12点37分左右,酒店工作人员证实了这一点。”

“当晚酒店的监控都在,也确实没显示出什么异常,自从盛新耀四人回房后,并没有人上去他们的楼层。但是盛新耀住的房间,摄像头刚好拍不到。”常非不紧不慢地说着,双眸沉静,“如果当晚的监控没问题,那只能说明在晚上之前,就有人进入了盛新耀的房里。”

侯一笙淡淡一扯唇:“但是公安提供的视频证据里,没有包含当日白天的监控。”

“而且,”常非顿了顿,说,“为什么刚好是盛新耀住这个摄像头恰好拍不到的房间?”

侯一笙:“酒店房间是左凡让他的秘书订的,四个房间都是同个档次,盛新耀说房间他们自己随便选的。”

常非凝重道:“如果是计划好的,就没有‘随便’一说。”

侯一笙赞同:“不错。”

常非已经考虑了比较多,他说:“盛新耀没做过强丨奸这事,那就是欧悦自导自演,成心敲诈。但欧悦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没有那么大的背景接触到盛新耀。在此之前她可能都不知道盛新耀是谁。我觉得肯定有个人与欧悦合谋。这个人可能本来就想整盛新耀,然后趁此机会下了手。”

侯一笙:“去石门镇捕鱼是盛新耀提出来的。他说这么些年几乎什么都玩过了,亲自下海捕鱼倒是第一回,没想到就栽在了这。”

话一转,侯一笙又说道:“你的想法我赞同。欧悦身后有人。欧悦的父亲欧春林好赌,欠了一大笔赌债,几个月前一度还不上,高利贷都找上门了。但后来,就在今年年初,元旦刚过,欧春林就突然多了一笔钱,还上了一部分赌债。”

常非脱口而出:“是想整盛新耀那人给的钱?”

侯一笙:“不排除这种可能。而且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郭时均、左凡和陈东升三人中一人,或几人。”

《五代河山风月》

说这话时,侯一笙眯起了眼,看上去格外有种冷酷沉静的意味。

常非心一跳,忙继续接道:“但是现在对于这三人的情况,我们了解得太少了。”

“嗯。”侯一笙点了下头,看向他眼底浮现一抹极淡的笑意,“昨晚熬夜研究的吧?不急,中午休息会儿。”

常非摇了摇头:“我不累,而且……”

而且这案子无罪辩护真要赢,太难。

侯一笙看出了他想说什么,说道:“你见我输过吗?”

常非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侯一笙一笑:“我自然是输过的,但是——”

侯一笙的语气突然骄傲了起来:“——近几年,我接手的案子,胜率可是百分百。”

他是有这个骄傲的资本。

不过三十便是花城乃至全国鼎鼎有名的律师,虽然算上以前的案子,胜率并不是百分百,但也是一个极高的水平。

而且侯一笙这个人,是非观很鲜明,并不会因为你有钱有权,就帮你打明显是你过错的官司。

常非隐隐知道侯一笙家里不简单。

不过常非有点好奇,这样一个从头到脚都很优秀的人,为什么会来花城这样的二线城市?

“当年打赌输了。”侯一笙淡淡地说道。

“啊?”常非茫然,又倏地反应了过来。他刚才竟然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顿时,他的耳垂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下午,常非跟着侯一笙一起去拜访了盛新耀的几个上床对象。

很巧的是,这几个人竟然都住在同个高档小区。

常非疑惑道:“这盛新耀……是给每个交往对象一套房子作为分手费吗?”

侯一笙摇了摇头,说道:“你太天真,盛新耀怎么会把她们当作交往对象?”

常非:“……”

几位女子性情不一,但有一点相同,竟然都一致的肤白胸大,听到是盛新耀让他们过来的,也不反感,对于被问的问题也是十分配合。

“盛总?他人挺好的啊。出手特别大方,你知道我那会儿跟了他,才两三个月吧,就赚了这——么多哦。”

“你们别被盛总嚣张的外表骗啦,其实他这个人,对女人真的挺绅士。比如……你懂的,嘻嘻,他会温柔地问你想要什么体位哦。”

“粗鲁?青紫痕迹?哎呀,你们说的这个人铁定不是盛总啦!盛总这方面超温柔的!唉,被你说得我都开始怀念盛总了……可惜盛总不吃回头草…… ”

“你们是来问那事的吧?盛总强丨奸一个小姑娘是吧?要我说啊,这肯定不可能,盛总这样的身份,要什么女人没有?犯得着强丨奸?对了,那小姑娘难道胸很大?比我还大?”

几个女人对于盛新耀强丨奸一事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一致地认为不信。但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摆在那,她们又没有能力去推翻这个结果,于是便纷纷唏嘘,直说定是盛新耀玩女人玩多了遭到了报应。

但对于盛新耀对待每个女性伴侣上,她们又一致地阐述了盛总很温柔很体贴的观点,断然不是什么喜欢在你身上留下七七八八痕迹的人。

“盛总喜欢皮肤白的胸大的啦,如果一个女人身上有什么奇怪的颜色,盛总性趣就会骤减的。”其中一个女人如是说。

拜访完这几个女人,他们往郭时均的公司开去。

来之前他们已经联系了郭时均,确定他今天在公司。

常非开车,侯一笙坐在副驾驶。

侯一笙低头看了眼手机,发现纪律给他发来一条信息——谢了。

眉目动了动,侯一笙问常非:“你的房东,喜欢男人吧?”

刚好红绿灯,常非踩下刹车,惊诧地偏头看向侯一笙,警惕:“侯律师问这个做什么?”

常非内心疯狂猜测:“不是吧?侯律师突然关心起我房东了?他不会对羁哥有什么意思吧?”

等等——

侯律师,喜欢男人吗?

侯一笙看着他的表情,无奈说:“先前处理你室友一案的警察,纪律,还记得吧?他中午问我怎么追男人。”

侯一声说这话的表情,就跟平时讲正事时没多大区别。

常非差点正襟危坐,一听这话的内容,惊了:“纪队要追男人?”

——等等,为什么纪队要追男人,会问侯律师?

某个模糊的猜测在脑内盘旋。

侯一笙镇定地回答:“嗯,我问了,追的对象是你房东。”

常非张了张嘴,却是猛烈一咳——被口水呛住了。

紧接着,后面的车辆响起了喇叭声。

红灯已经转变为了绿灯。

---

见郭时均的过程很顺利,他很配合。

“唉,侯律师,常律师,你们说,新耀干嘛不认罪呢,早点认罪早点判早点服完刑啊!这人证物证俱在——电视中是这么说的吧?他说没做过我还真不怎么信!”郭时均说。

常非眉目一凝:“你不相信他?”

郭时均摆摆手:“红白混着喝,至少喝了这么多瓶吧——”

他用手摆出个数字,说:“——喝醉了看见人小姑娘好看想上,很正常吧?”

侯一笙不置可否,只问:“去年圣诞节前,盛新耀拿下了一个新项目,我听说你和左凡俩人也参与了投标?”

郭时均:“是啊,但是我们都输给了他。”

侯一笙不动声色地观察他细微的表情变化,问:“你甘心?”

郭时均:“不甘心啊,但这有什么?生意上的事,输输赢赢多正常啊!而且我在参与之前,就知道我应该会败。”

从郭时均处出来后,他们又一起去拜访了左凡和陈东升。

左凡虽然年纪比郭时均小,看着却比他稳重。他彬彬有礼地接待了他们,又彬彬有礼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最后还彬彬有礼地把他们送进了电梯。

陈东升和左凡同龄,从小学到高中不仅同校而且同班,直到大学才分开。但是陈东升比左凡吊儿郎当了那么一点。

“我相信耀哥是无辜的。”这是左凡说的。

“耀哥那事吧,我琢磨了好几个月,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想不出哪里不对哇。”这是陈东升说的。

而对于去年圣诞前和盛新耀同时竞争一个项目输了的事,左凡表达了和郭时均类似的观点。

这一番忙碌下来,已近傍晚。

常非开着车回律所。他一边开,一边和侯一笙讨论。

“盛新耀的女友们言论极其一致,简直像是串供好的。”常非感慨道。

侯一笙眼底浮现一丝笑意,说:“盛新耀在女人圈里人缘和评价都确实不错,这个在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

常非无言,好吧,有钱人的圈子,他不了解。

“倒是郭时均那三人……”侯一笙问,“你觉得他们谁有问题?”

——听起来就像是他们肯定至少有一人有问题一样。

常非抿了抿唇,眼内是沉思的精光。他说:“郭时均虽然嘴上说着认为盛新耀快点认罪好,但心里好像并不那么想。不过我认为他希望盛新耀快点被放出来是真的。”

侯一笙说:“他们四人中,盛新耀最讨女人喜欢,郭时均最喜欢玩。听说最近几个月少了盛新耀,他身边女人的数量都减少了。”

常非:“……”

侯一笙问:“左凡和陈东升呢?”

常非脑海中浮现那个沉稳而有礼的年轻人,说:“左凡应该挺有野心的。”

侯一笙:“哦?”

常非:“左凡没有和其他三人一样选择去父亲的公司挂名混日子,反而自己开了家新的公司,从头开始。”

侯一笙“嗯”了一声。

常非:“但是他说的也合情合理,我挑不出什么问题。至于陈东升——”

常非顿了顿,似乎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人,半晌后才道:“他身上烟味实在太重了。”简直像沐浴了尼古丁之雨。

侯一笙轻笑:“他确实一副离了烟就要死的样子。其他呢?”

常非:“他强调了多次当时他确实是带了烟去的,但事实却是因为他的烟找不到了,他们四人才去超市,继而见到了欧悦。这如果不是他自导自演,就是有人暗地里扔了他的烟,这人知道陈东升铁定忍不住不抽。”

“但是他们三人中,我认为动机最强的,是左凡。”

侯一笙勾了勾唇角:“回头我让人去查查左凡,和他的公司。”

车子开得很平稳,正如常非工作时认真踏实的性格。安静了几分钟后,侯一笙突然开口说道:“你以后也会是个厉害的律师。”

常非受宠若惊,这、这、这……他耳朵没出问题吧?侯律师这是夸他吗?肯定他吗?

“别激动。”侯一笙的语气淡淡,又似带着笑意,他明明没在看常非,却像是对他的表情了如指掌一般,“专心开车。”

“是、是……”常非连应几声,声音颤颤。

侯一笙又勾了勾唇。

车内又安静了几分钟,这次是常非开了口:“我有个问题……”

侯一笙:“你问。”

常非不解地问道:“侯律师你的时间很宝贵,为什么这次也要一起出来?”

他想说,以前不都是让他出去跑腿的吗?

侯一笙沉静的双眸注视前方车流,以一种十分理智的声音说道:“三点原因。第一,如果只是你过去,郭时均三人可能不会那么配合。第二,你进了律所后就跟了我,工作上我对你很满意,计划好好培养你。第三,以后再告诉你。”

常非再次受宠若惊,刚才他听到了什么?

几乎每天找他茬的侯律师对他很满意?

这是字面意思吧?

他现在十分想发个帖子,询问一下“为什么老板对我很满意但是每天找我茬”或者“为什么老板每天找我茬还说对我很满意”……

---

傍晚,乌云聚拢,渐渐下起了小雨。天色很快便暗了下来。

宋不羁出门前没往窗外看,出门后直接被淋成了落汤鸡。

他湿哒哒地走进刑侦大队时,在办公室里忙碌的众人纷纷惊讶了。

“小宋同志,你这是洗了个天然冷水澡啊?”俞晓楠与他迎面而来,“啧啧”有声地打量了他湿透的衣服。

“宋哥出门没带伞吧?”金子龙也是匆匆而过,不知为何竟亲昵地称呼了起“宋哥”。

宋不羁随意地撩撩湿漉漉的头发,问:“纪队呢?”

纪律此时正在局长办公室。

不过一个多月,花城再次发生性质恶劣的谋杀,局长梁国栋怒了。

梁国栋对局里接收的每个案件都要亲自过问,没时间详细了解的,也会简单了解一番。不过梁局刑侦大队出身,升上来之前也是干刑警的,对于刑侦大队的案子就特别关注一些。

梁局听完了纪律的汇报,点点头,说:“你分析得不错,凶手冷酷缜密,是个狠角色。”

接着,梁局紧皱的眉头展开一丝缝隙,说:“我果然没看错人,你果然是适合干刑侦的。”

纪律淡然一笑,真心实意道:“跟您比差远了。”

梁局进入市局前,和纪律一样,也是在基层派出所,那派出所那几年的破案率,在全国遥遥领先。而自从梁局进入市局,市局的破案率,也变得遥遥领先。

梁国栋之于所有公安干警,就是传奇般的一个存在。

梁局站起来,从桌前走到纪律面前,抬起头,感叹道:“可惜还是老了啊。”

纪律比梁局高了半个头,身材也比梁局结实,但俩人站在一起,气势却相当。

“对了,先前你打报告申请的那特别顾问宋不羁,今天和你们一起行动了?”梁局问道。

纪律淡淡地“嗯”了一下。

梁局:“怎么样?”

纪律淡淡一笑:“刚才跟您说的案情分析,他也都想到了。”

梁局点了点头:“看来是个人才。”

“谢谢您同意。”纪律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感激。

梁局摆摆手:“如果是俞晓楠跑来跟我说她看上了哪个人觉得这人有破案能力,我肯定不给她批。但纪律啊——”

梁局依旧精锐的双眸注视着纪律,说:“——你看人的眼光很准,我相信你。”

纪律:“谢谢您。”

命案毕竟还没破,纪律呆了一会儿就从局长办公室回来了。

一回来,他就看到宋不羁正拿着条毛巾在擦头发。毛巾还是粉色的,上面有只可爱的小老鼠。

纪律眉心一蹙,脚步一顿,刚想开口,就看到宋不羁被衣服紧紧贴住的身体。

衣服明显是湿透的,吸铁石一般黏在皮肤上。白衬衫黑裤子,湿透之后的视觉效果更是惊人。尤其是白衬衫,衬衫本来不透,但是被浸湿之后,布料突然就像变薄了一般,宋不羁白皙的皮肤在布料下隐隐可见。

他身材曲线良好,腰窝部因贴身的布料而凸显出来,看上去分外诱人。而他的胸前……纪律的视线移到了他胸前。

宋不羁本来半低着头擦头发,擦着擦着听到动静,抬起头来,挑了下眉:“纪队。”

俞晓楠这时从纪律身边匆匆跑过:“纪队好,纪队你回来了,纪队有人找哦。”

话落她人已经跑远了。

办公室里还在的一两个刑警,见纪律回来,也抬头叫了一声,然后又继续工作。

纪律没进去,他压了压突然燥起来的情绪,低沉说:“过来。”

宋不羁偏了偏头,脚步动了起来。他一边走一边擦着头发,又把毛巾挂在脖子上,随意地抹了抹脖子和胸前。

经过纪律身边时,宋不羁轻轻“唔”了一声——这体温,怎么比以前感受到的还烫?

宋不羁掀起眼皮看他:“纪队,你发烧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思考了三秒,决定把两章合一章发,就当我双更了好不好~么么哒~

感谢

忘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10 22:13:35

墨水qvq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11 11:15:26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