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45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卢浩才, 男,31岁,花城本地人,母亲十年前去世,父亲在明院区塘下镇棠下村打工。初中毕业就没读了,超市送货员、工地搬砖、酒店保安……直到现在嗨秀ktv内保,什么脏活重活都干过。个人信息大致就这样,看不出什么问题。”俞晓楠甩了甩手上的本子。

“我们对他进行了两次询问,案发当晚,他和另一个名叫马育的内保上班。当日凌晨2点25分, 马育肚子痛,去了厕所。2点31分,马育还没回来, 卢浩才接到有人闹事的电话, 去处理了。2点45分左右,马育回到办公室,卢浩才还没回。2点59分,卢浩才回来, 马育不在办公室。以上, 是他们俩交代的时间线,除了卢浩才处理闹事时有证人,其他时间段这俩人都没证人。”

他们问过嗨秀ktv当晚上班的其他人,被骚扰纠缠的服务员唐琳琳和电话通知卢浩才的另一个服务员陈星,以及闹事者包厢内的所有人都证明了2点59分前卢浩才确实在处理闹事。

“内保办公室座机的来电记录显示, 2点30分确实有一通从前台打来的电话。”俞晓楠说,“那闹事者就更有意思了,‘难忘今宵’包厢,刚好是我们死者欧杰的雇主王富贵所在的包厢,骚扰服务生遭到反抗的,就是王富贵。”

谢齐天和金子龙这两天都在追查王富贵收到的血字来源,对王富贵的为人也打探得清清楚楚。闻言谢齐天冷笑一声:“这个姓王的,嫌弃老婆老了丑了,经常在外勾三搭四。”

金子龙也是义愤填膺:“就是,太不知羞了!他邻居说有次还有女人闹到他老婆面前。他老婆竟然也忍得下!”

俞晓楠拍拍金子龙的肩膀,以一种看透一切的语气说:“世上就是有这样的女人,为了家为了儿女,不离婚,什么委屈都吃得下。”

纪律打断他们的抱不平,说:“嗨秀里面其他人呢?”

俞晓楠把本子翻到下一页,她下午把嗨秀所有人员的询问情况做了个整理,此时一目了然。

“其他人的大多都有证人能证明他们说的话,就一人有点问题。服务员肖兰,案发时3点2分的时候跟同事说去厕所,直到我们接到报警通知过来后,她的同事才再次见到她。去个厕所这么久,不至于吧?”

纪律“嗯”了一声,问:“肖兰感情生活如何?”

“哟纪队,你竟然关心起人美女的感情……啧啧。”调侃完这句,俞晓楠又立即正色道,“单身,也没听嗨秀其他人说她喜欢谁,或者谁在追她。不过我觉得不是,可能不是单身了。”

金子龙虚心请教:“小俞姐,你怎么看出她可能不是单身的?”

俞晓楠暧昧地朝他眨眨眼,说:“吻痕你知道吧?第一次问话时还没发现,今天上午问话时,我看到她脖子后方有个吻痕哦。”

金子龙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再次虚心请教:“那为什么不是炮丨友,而是男朋友呢?”

俞晓楠说:“女人的直觉吧,肖兰这个人,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为了上床而上床的,如果没有一定关系,应该不至于让她点头……”

从俞晓楠嘴里听到“直觉”二字,纪律眼皮一跳,立即想到了宋不羁,想到他无赖似的说“直觉”的模样……

严厉地扫了俞晓楠一眼,纪律教训她:“办案讲究证据。”

俞晓楠大呼:“吻痕就是证据!”

纪律嗤笑:“你还知道什么叫吻痕啊。”

俞晓楠委屈,总觉得哪里不对,像是自己无辜被牵扯,反驳:“我没吃过猪肉难道没见过猪跑吗?哼,老大有了男人火气还这么大是不是欲求不满……”

纪律面无表情:“今晚不想下班了?”

俞晓楠信奉女孩子要睡美容觉,不值班的时候每晚十一点准时入睡,于是忙陪笑:“纪哥英明!大圣,机灵点!你们的调查结果呢,快快快,报告一下!”

谢齐天和金子龙这两天调查了王富贵和他身边的一些人,也做了整理。明早他们刑侦大队要开个短暂的碰头会,把各自的调查结果分享一下,于是此时谢齐天便简单说道:“有两个怀疑对象,一是王富贵的竞争对手,另一个包工头,钱雄。王富贵刚揽下的那工程,原本是钱雄更有可能,但王富贵见这个工程赚的钱多,就使了手段拿下了。这不是王富贵第一次和钱雄抢,长期以往,钱雄心里不可能没有积怨。”

“二是王富贵他们村里的一残疾小伙子,包兴亚。包兴亚的父亲是个木匠,原先也是跟着王富贵干的,但是几年前包兴亚的父亲干活中突然从二楼窗户摔下来,年纪大了摔了个残废。当时在场的俩人中包括王富贵,这俩人都说是包兴亚的父亲自己不小心。警察来了后也只是草草询问了下,最后不了了之。我们问过包兴亚,他说当时他父亲就是被王富贵推下去的,但是问他怎么知道的,他又不说。提到王富贵时,包兴亚满脸都是恨意。”

纪律“嗯”了一声,说:“辛苦了。”

金子龙进来几个月,第一次从纪律口中听到这话,顿时受宠若惊,忙说:“不辛苦不辛苦,纪队才辛苦呢!哎我们也是没用啊,调查两天了也还没把这事儿弄清楚。”

俞晓楠偷笑,看向谢齐天的眼里满是揶揄:“大圣你们好没用啊!”

谢齐天拍了拍金子龙的肩膀,淡淡说:“别妄自菲薄。”

天色很晚了,纪律让他们回去休息,自己在办公室又坐了会儿,从头开始梳理了一遍案情,然后也回去了。

第二日早上,刑侦大队的刑警们开了个碰头会。会后,他们又进入了忙碌的工作中。

宋不羁起得比较晚。

自从开始查这个案子,他就在调作息。不然白天出去查案,晚上再不睡觉,时间久了根本受不了。

而且为了让自己正常地出现在纪律面前,以正常的性子去查案,他这些天都没有在冰箱里睡觉,也是不太习惯。

他不记得自己昨晚是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过去的,反正醒来后已经九点多了,且浑身沉甸甸的,没睡饱,有点累。

拿过一旁的手机,他发现纪律发了条信息给他,让他早上不用过去了,中午十二点直接去一鸣律师事务所。

一鸣?

那不是常非工作的律所吗?

宋不羁茫然,去那做什么?

不过现在距离十二点还早,宋不羁又“刷”地一下躺回去了,订了个闹钟,然后拿过空调板,把冷气往下调了两度。

还是冰冰凉凉的舒服啊。他闭上眼,放松地想着。

中午,宋不羁来到一鸣律所。

前台小姐显然得了吩咐,一听到他的名字,就直接把他领到了一个会议室。

里面,纪律、常非和侯一笙已经在了。

常非和侯一笙坐在一边,纪律坐在会议桌的另一边。

宋不羁挑了下眉,走到纪律那边,拉开了与纪律隔着一个座位的椅子,坐下,问:“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纪律扫了眼中间隔着的那空位,没说话。

宋不羁和侯一笙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第一次见面太过仓促,彼此之间也没有正式认识过,于是,常非开口,为俩人作了介绍后,会议的主题正式开始。

纪律先开口:“上午侯律师联系我,说他们在调查盛新耀强丨奸案时有重大发现,这个重大发现极有可能和欧杰被杀的原因有关。”

这一句话,算是给宋不羁解释了今天中午来这的原因。

宋不羁沉默了片刻,然后问:“什么重大发现?”

常非先是简单地把盛新耀强丨奸案的案情讲述了一遍,然后又简单交代了一下郭时均、左凡和陈东升三人的情况,以及他们那天去拜访的情况。

接着,常非说道:“昨天侯律师调查了一下,发现这几年左凡和盛新耀竞争同个项目的比例高达80%,而且有三分之一都是左凡失败。左凡的公司这几年经营状况不算良好,如果没有新资金投入,极有可能破产。盛新耀去年圣诞前拿下的那项目,本来是左凡的救命棒,但是他失败了。”

“左凡不是第一次去石门镇,去年夏天,他和陈东升一起去过那里的海边。陈东升说当时他们也进了欧悦工作的那超市,但是对于当天是不是欧悦当班,以及在石门镇别的地方有没有见过欧悦,他已经记不清了。如果与欧悦合谋的那个人就是左凡,那他肯定在当时认识了欧悦,甚至当时还发生了什么事。”

“去年夏天,就是欧春林开始欠下巨额赌债的时间。据欧春林的邻居透露,那段时间经常听到欧春林在家里骂骂咧咧,让欧杰和欧悦去给他弄钱。欧杰当时也没正经工作,根本拿不出什么钱。他当时和欧春林大吵一架,欧春林一气之下,用刀划伤了他的右脸。欧悦一直在超市打工,也是没什么钱,但是她不敢违抗欧春林,邻居说她的工资都是被欧春林拿走了。”

宋不羁听到这,眉头一皱,欧杰右脸上的疤痕,竟然是这样来的……那个畜生……忍了忍蹭蹭蹭往上冒的火气,他沉声道:“你的意思不会是说,欧杰被杀,和欧春林欠下的赌债,以及左凡对盛新耀的恨意有关吧?”

常非:“嗯,你听我说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洛尘摩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13 20:25:23

--

我也知道这章挺短的……就……就打我吧……

真是太困了啊!今天中午码字码着就睡着了的说!

(没错我就是在找借口……)

下章宋不羁异能再现……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