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47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纪律从小巷里出来后, 径直回到了停车的地方,然后开门坐了进去。

车子被太阳晒得有点烫,一坐进去就感到了一股热意。纪律启动车子,开了车内空调。

他没开,就这么停着,任由冷气把车内的温度降下来。

右手转了转手机,他低头思考了几秒,然后打了个电话出去。

通话界面上,显示出拨打的人的名字——纪才法。

电话很快接通,纪律喊了一声“爸”, 然后问他还记不记得一个多月前他发信息告诉他的“m1”的事。

纪爸爸:“记得。怎么,不会现在又出现了吧?”

纪爸爸果然敏锐,仅从纪律简单的一句话中就意识到了什么, 打电话的表情和语气也不自觉地严肃了起来。

纪律“嗯”了一声, 然后把他们在天台发现的血色“m1”告诉了纪爸爸。

纪律:“爸,我记得我小时候看到您的一个笔记,说‘m1’非同小可……后来就被您发现,您把我骂了一顿。一个多月前我问您, 您也没说, 现在呢,您也不说吗?”

纪爸爸叹了口气。

纪律:“爸,我怀疑他们是个杀人团伙。”

纪爸爸沉默几秒,说:“当年……”

纪爸爸把他所知的关“m1”的事一一说了出来。末了,纪爸爸低声道:“你有空回家一趟, 我们去见你爷爷。你爷爷当年是那个项目的反对者。”

挂了电话,已是十几分钟过去了。车内的热气已被空调的冷气驱散,宋不羁还没回来。

他的手机还在自己手上。

纪律从兜里掏出来,正准备放到副驾驶座上,突然手机震动起来,有人打了电话来——吐槽非。

纪律想了两秒,接了起来。

“喂。”

“羁哥我跟你说……咦不是羁哥的声音?”

“我是纪律。”

“哦哦……纪队好……”常非有点懵,他羁哥的手机为什么会在纪律手上,如果是大晚上,恐怕现在他已想入非非。

“有事吗?我转告他。”

常非:“不、不用了……没什么事哈。纪队再见。”

挂了电话后,纪律突然好奇,宋不羁给自己的备注是什么,于是便用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

几秒后,宋不羁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然而,纪律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字,陷入了沉默。

——等宋不羁回来,感觉是可以打一顿了。

虽然是等人,但是案子的进展也不能放下。

“纪队,钱雄有一儿一女,其中儿子还在读高中,但女儿已经嫁了人,嫁去了隔壁村。我和小金发现钱雄女婿的弟弟的字迹和血字上的字迹差不多,正带回来做笔迹鉴定。”

“纪队,卢浩才父亲表示他不知道卢浩才在做什么工作,他们差不多有十年没联系过了,过年过节的卢浩才也不会回去。”

“老大,肖兰坚持自己单身,并没有感情生活。但是我分别对她提到了卢浩才和马育,嘿嘿,被我发现破绽了!肖兰喜欢马育,我估摸着这姑娘正在和马育偷偷谈恋爱呢。而且肖兰没有不在场证明那时间段里,马育也没有不在场证明呢,估计当时俩人在一起。但是很奇怪啊,无论我旁敲还是侧击,肖兰死活都不承认……”

“老纪啊,省厅出结果了……”

……

一一听取完毕汇报,又一一下达指令,纪律揉了揉眉心,宋不羁还没回来。

就在这时,纪律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欧春林和王富贵闹起来了,闹到了市局。

即使从这里开回市局也要十来分钟,纪律让来电的民警先处理着,而他自己思考了几秒后,握了握宋不羁的手机,然后一踩油门,往市局开去。

——他的队员们都出去走访排查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只有他最方便。

——欧春林和王富贵都和命案有间接的关系,不能置之不理。

余光从后车镜上收回,刚才停车的地方已看不见了。纪律抿紧了唇,暗想,不行,以后必须在宋不羁身上装个定位器。

不然像现在这样,没带手机,他连宋不羁在哪都不知道。

但是这个前提必须是,宋不羁信任他,和他摊牌,愿意在他面前使用能力。

也只有在他使用了能力后,再在他身上装定位器比较合适。

——他的能力,不能带着手机一起使用,那也应该不能带着其他设备一起使用。

纪律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市局,果然在接待室里看到了在地上的欧春林和站着的王富贵。

欧春林和王富贵依旧在大吵大闹,一个小民警无奈地看向进来的纪律。

纪律朝他点了下头,然后右手用力地拍了拍门,拍得“砰砰”作响。

这突如其来的声响震了震争吵中的俩人,俩人齐齐转过头来。

紧接着,欧春林就像见到了亲人一般,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冲到纪律身边,一把拉住了……门把。

纪律往旁边一躲,躲开了欧春林的“投怀送抱”。

纪律眉头一凝,脸色一冷,沉声道:“干什么?坐下。一个一个说。”

本以为自己会是抓着纪律的手臂告状吐苦水,但没想到抓住了个门把的欧春林一愣,连哭天喊地都忘记了,直到听到纪律冷冷的声音,才陡然记起,这警察气势不一般,不好惹的啊……

他悻悻地收回手,然后小心地看了纪律一眼,继而快速走到椅子边,坐下。

王富贵看到纪律来,本也想吐苦水,但也被纪律浑身上下冰冷强悍的气势吓住了,立即拉开了椅子。

纪律面无表情地一一扫过他们的脸:“欧春林,你先说。”

闻言,欧春林立即声泪俱下起来:“警察同志,你可得帮我做主啊!我儿子本来好好的啊!怎么一跟这人做了保镖,就出事了啊!这铁定是他连累了我儿子啊!”

王富贵立即“呸”了一声:“瞎逼逼个鬼啊?老子怎么知道你儿子被谁杀的?老子还觉得你儿子连累了老子呢!要不是你儿子,老子至于几次三番进公安局吗?警察同志,你给评评理啊!我本来好好地听你们的吩咐,在家呆着,随时协助你们调查,可这老赖狗愣是过来找我吵,我这也是没办法哇,只能上你们公安局找帮助了……”

欧春林一拍大腿,大怒:“不是你我儿子会死?谁知道是不是你个老不死的得罪了什么人?我看下一个死的就是你吧!我告诉你老不死的,今天要么赔我儿子,要么赔钱,不然别想走!”

王富贵:“妈逼的你个老赖狗!……”

又是一声重重的巨响传来,眼看又要吵起来的俩人俱是一惊,身体同时一抖,扭头看向声音来源之处。

纪律倚在边上的办公桌旁,左手放在一本厚厚的书籍上。书的封面还颤颤,诉说着刚才是怎样惊心动魄的一幕。

欧春林咽了咽口水,目光小心地从那好似有千斤重的书上移开——以刚才的响声,那警官是用了多大的劲把书拍到桌上啊!这如果是拍到人身上……欧春林忙露出一个凄凄惨惨戚戚的苦情表情,放低了姿态和声音:“警察同志,我儿子他……呜呜呜,真的太惨了啊……他才……他还那么小……”

纪律垂在右侧的手握了握,额头的青筋也堪堪被压下,他沉声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虽然没听几句,但大概事情也听明白了。欧春林不知从哪里知道了欧杰是给王富贵做保镖的,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王富贵的住址,于是跑过去闹场,要王富贵要么还他儿子,要么赔钱了事。按欧春林的尿性,肯定是想诈一笔钱。

王富贵自然不给,他也是个蛮横的人,于是这俩人便吵闹了起来,最后闹到了市局。

欧春林欺软怕硬,但是为了钱他无所畏惧,于是硬着头皮道:“还有呢!警察同志,他肯定和我儿子的死有关系,你们得抓他啊!然后让他赔我点钱啊!我儿子那么小,本来至少还有几十年好活吧?那这几十年的钱肯定得让他赔我啊!”

等纪律快速处理完这俩人,准备再次出门,就看到市局门口停了辆出租车,一个颀长的身影从车上下来,然后散步一般地走向门卫处,开了门说着什么。

纪律降下车窗,喊他:“宋不羁。”

宋不羁像是被什么吓到,一惊,然后立刻回过头,露出个浅淡的笑:“纪队——”

他的尾音拖得有点长,纪律一挑眉,就看到他怡怡然地走过来,低头瞅他:“——你有钱吗?”

纪律帮宋不羁付了车费,然后把他拎回了办公室。

纪律的办公室朝南,窗户边暖烘烘的阳光射进来。宋不羁满足地一叹息,然后挪了张椅子过去,优雅地坐下,舒服地靠在椅背上,半眯起了眼,看上去十分享受。

纪律倚墙环胸,静静地注视了他几秒,突然惊奇地发现,宋不羁一方面看上去很享受,一方面却似乎在忍着什么,嘴角微抽,双手绞在一起,好像一个十字路口,左手想让他往左走,右手想让他往右走。

“妈的……”半晌后,宋不羁低低骂了一声,腾地站起,跳离了窗边,走到了阴影处。但不过片刻,他又坐回了椅子上。

简直要疯!这只橘猫竟然死活都想晒太阳!

太阳太阳!

太阳有这么好晒吗?!

天生只想远离太阳的宋不羁感受不来阳光的温暖,只后悔自己怎么附了这么一只猫。

不过半晌,皮肤就觉得烫,宋不羁无力地睁开眼,看向纪律,难得弱弱地请求:“能把我绑到阴凉的地方吗?”

——后来,宋不羁和纪律在一起后,回想起今日的情景,很是困惑,自己当时怎么会来市局,对纪律自然而然地说出这种话呢?明明他可以直接回家,等三个小时后遗症消失再找纪律也可以啊。或者他可以直接再附到另一个物体上,换种不会让他这么痛苦的性格啊。

——通过他二十多年的试验,他发现他附身的这个能力,只要连续使用三次了,那下一次,要二十四小时后才能用。

——但最近这段时间,他现在也就第二次啊!完全可以立即再使用一次的嘛!

然而此时此刻的宋不羁就是没想到。他的第一反应是想让纪律强制把他带到一个阴凉的地方,然后绑住,熬过这三小时。

不然太阳晒个三小时……宋不羁觉得自己怕是要去了半条命。

纪律挑眉,走过去,一思忖,摸上了宋不羁的脸,温温热热的,很舒服。但是这个温度对于宋不羁来说,似乎有点难以忍受。

宋不羁抬眸看他,咬了咬下唇,眼里哀求的意味很明显。

也不知道是不是附身的那只橘猫每顿都吃不饱的缘故,如今的宋不羁觉得很饿,饿得提不起一点劲,连平时强大的意志力也像被饥饿感吞噬了一般,他有种如果没人帮他,他就离不开这张椅子的错觉。

虽然知道现在宋不羁言行基本不是他自愿的,正常状态下的宋不羁绝对不可能露出这种可怜巴巴的表情,但纪律还是被这可爱的小表情勾得心神一荡,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

然后纪律拉起他,把他拉到了自己的办公椅上,使了个巧劲,让他坐了下去,又用一只手压住他的一侧肩膀,让他起不来。

宋不羁松了口气,也不在这时候计较俩人的肢体接触。

不过下一秒,他又问:“有小鱼干吗?”

纪律:“……”

纪律的办公室里,别说小鱼干了,连一般的零食都没有。

于是,纪律打开外卖软件,点了一堆和鱼有关的菜。

半小时后,纪律的办公室里满是香味,酸菜鱼、剁椒鱼头、胖头鱼汤、鱼丸……宋不羁心满意足地吃下一块嫩滑的鱼肉,然后开了口。

“我跟到了耀华小区,卢浩才进了11栋楼11层。高档小区,应该是一梯一户的吧?这个你们查查就知道住户信息了吧。”

“我本来想沿着墙壁爬上去看看的,但是吧,11楼,真有点高,我就放弃了。然后我就躲在灌木丛里,想等等看会不会有人下来……好吧,没人下来,太热了我就回来了。”

“这家的酸菜鱼不错啊,回头你把店名发我啊——对了,你们查的,卢浩才住哪?”

半个小时后,纪律和宋不羁来到了与嗨秀ktv隔着两条街的某居民区。

纪律熄了火,偏头看他:“外面热,你不要下去了。”

宋不羁点了下头。

虽然坐在车里晒太阳很热,但车内开了冷气,好了很多。只是他现在精神仍旧有点萎靡。

幸好肚子不饿了。他想。

不过纪队啊,你还是快走吧……他又想。

这只橘猫虽然是流浪猫,但也不怕人,甚至挺渴望得到人类的抚摸。

……先前还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实在太羞耻了。

当时宋不羁吃鱼吃得心满意足,十分愉悦,然后就……拿脑袋蹭了蹭纪律的肩窝。

纪律那会儿一愣,继而轻笑起来,然后摸了摸他的脑袋,捏了捏他的耳垂……

羞耻,太羞耻了。

宋不羁十分唾弃自己的这种行为。

纪律下了车,找了小区物业,问了一些情况后就回来了。

“这么快?”宋不羁惊讶,“你没进去啊?”

纪律淡淡一笑:“非法侵入住宅?没有。”

宋不羁:“那我们过来干嘛?”

纪律启动车子,说:“卢浩才这里的房子是租的,他是三年前来的,房租一年一付,没有拖延过。不过他每年似乎都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不住在这。”

听到这话,宋不羁第一反应是——

“他那工作允许请那么长时间的假?”

“卢浩才做嗨秀ktv内保的工作是从去年十月开始的。”纪律脑子里在脑子里回想着卢浩才的资料,顿了顿,然后说,“他每份工作都没做满一年,有时候是八九月辞职,有时候是二三月辞职。”

宋不羁不解:“这是做什么啊?一年一辞职吗?那他还付得起房租?”

这个小区虽然不怎么样,但毕竟是在市区,每月房租也便宜不到哪里去……

宋不羁想不出来,抬手敲了敲脑袋——后遗症的影响,把他的脑子也带慢了。

纪律握住他的手,大拇指的指腹蹭了蹭他的虎口处,说:“先休息会儿吧。”

宋不羁心一软,差点又把脑袋蹭向纪律肩窝。所幸车内冷气足够,生生克制住了冲动。

“我们系统内部没查到任何关于卢浩才的内容,说明他以前没犯过罪,或者——”纪律把车子开离了小区,一边开一边说,“我更认为他是犯过罪,但是没被抓到过。”

宋不羁靠在椅背上,喃喃:“他还有同伙……”

橘猫的脑袋容量显然没有这么大,宋不羁思考不下去了。他按了按太阳穴,闭上眼休息了。

然后就睡着了。

醒来后宋不羁第一次觉得晒太阳也挺舒服。

“唔,”他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把双腿也伸直了,然后左右看了下,问,“这里是……”

他们竟然来到了嗨秀ktv的前面小广场上。

纪律:“走吧,去看看‘m1’的现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洛尘摩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15 21:25:12

--

第二卷,就要收尾了吧……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