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5、005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下半夜,街道上没什么人,弯月遥遥地挂在天边,温柔地洒下银辉。而这温柔,很快又被凛凛的寒风打破。

宋不羁的衬衫一节塞在裤子里,一节露在外面,被风一吹,往上飘了飘。

手电筒的光打在他身上,刚好可以看到衬衫下的腰部皮肤,与衬衫的黑形成鲜明对比。

纪律眼神闪了闪,视线回到宋不羁脸上,收了手电筒,漫不经心地问:“宋先生没去宾馆?”

宋不羁随意地扒拉了两下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说:“睡多了,睡不着了。”

――有什么不一样。

纪律敏锐地察觉到眼前的这个宋不羁,和一两个小时前的宋不羁不一样。

“看来宋先生是夜猫子。”纪律扯了扯唇,眼神却朝谢齐天示意了一下。

谢齐天点了下头,举着手电筒,往路边的一个垃圾桶走去。

这个垃圾桶挺大,高度差不多到一个人的胸部了。

宋不羁的眼皮突然跳了跳,看着谢齐天的动作。

谢齐天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掀开了垃圾桶的盖子。这刚一打开,一股不太好闻的味道就涌了出来。

这味道顺着风飘啊飘,飘到了宋不羁面前。

宋不羁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

这喷嚏一出,纪律就不痛不痒地说了一句:“宋先生,今天虽然是立春了,但天可还冷着呢,你这小身板……还是多穿些吧。”

宋不羁揉了揉鼻子,掀起眼皮瞅了纪律一眼,硬是从这平淡至极的话中听出来了某种嘲讽。

――嘲笑他身材差?

――诅咒他感冒?

――呵!

不过他现在可是宋不羁,完完整整的宋不羁,可不会小气地跟一个傻大个计较。

――在他看来,这什么刑侦大队的队长,除了个高身材好之外,没一点可取之处。

八成又是什么关系户。他想。不然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是队长了呢?

什么能力也没有。他又想。不然为什么好好的命案不破,非来逮他呢?

――宋不羁认为,这纪警官和谢警官出现在这儿,八成是一路跟着他来的。

假意放他回去,实际是想跟着他,看看能不能找到抛尸地吧!

心里暗暗吐槽着,宋不羁嘴上却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多谢纪警官关心。”

话音刚落,就听到谢齐天叫了起来:“纪队!这儿有尸块!”

宋不羁:“……”

有啥?

宋不羁目瞪口呆地看着纪律大步走向垃圾桶,手电筒再次打开,照向谢齐天手中拎着的黑色塑料袋。

黑色塑料袋被打开了一些,从宋不羁的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到露出的半张侧脸――

这、这不是那谁吗?

宋不羁这下是真惊了,双脚自己动了起来,快速往垃圾桶走去。

他毫不客气地搭上纪律握着手电筒的左手,用了用力,把他的左手往下压了压,手电筒的光顿时更精准地照在那人头上。

那人头闭着眼,像是睡着了,脸上的皮肤惨白惨白。

“常非……”宋不羁喃喃道。

纪律本来对宋不羁握住他手的动作不悦,闻言立即看向宋不羁,沉沉盯着他,缓声问:“你说什么?”

宋不羁慢慢地收回了手,听到声音扭了扭头,对上纪律的眼。

纪律的黑眸好似被夜染得更黑了,浓得就像墨一般,谁也看不透底下有些什么。

宋不羁忽地一笑:“你们怀疑我是凶手吧?”

---

宋不羁第二次进了公安局。

只不过这一次,他被带进了审讯室。

谢齐天把他带进去之后,就又关门出去了。

“纪队。”外面,谢齐天走到纪律旁,同他一起透过镜子往审讯室内看。

审讯室内,宋不羁靠在椅子上,双手放松地放在腿上,没有紧张等别的情绪,姿态可以说颇有些惬意了。

“你怎么看?”

纪律问得没头没尾,从毕业就跟着他的谢齐天却立即明白了,说:“宋不羁的言行很奇怪,两个小时前我们给他做询问笔录时,他……很扭捏。”

谢齐天斟酌了一下,吐出这么一个词,扭捏。

“但是现在,从我们在绿景花苑外碰到他,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男人了。”

谢齐天又斟酌了一下,吐出“男人”这个词。

“如果宋不羁不是双胞胎,我怀疑他可能有精神分裂症。”

纪律“唔”了一声,不置可否,问:“死者残缺的身体部位找到了吗?”

谢齐天摇了摇头:“还差一只脚,小李他们还在外面找。”

“忙活一宿,还差三小时天就亮了。”纪律往外走去,“让回来的大伙儿都去休息,天亮后再继续。”

谢齐天应了一声,又匆匆问:“那宋不羁呢?”

“先晾着。”

纪律说完,人也走了出去。

---

审讯室内,宋不羁百无聊赖地坐着。

没手机、没游戏、没闲书……除了桌子上被送进来的一杯水,什么都没有。

而且……还有点热。

宋不羁抬眼瞟了瞟空调出风口。出风口前,垂着一个丝绸似的小布块,正随着出来的暖气,飘啊飘的。

身上就一件衬衫,实在是没什么可脱的了。

宋不羁轻轻叹了口气,一手托着腮,一手捏着纸杯,晃了晃杯里的水。

也不是不能出去。他想。

只是这儿毕竟是公安局,冒然消失,怕是会引起大骚动……

然而,实在是热。

他站了起来――刑侦大队队长纪律对他还是挺宽松,没有给他戴上手铐,没有把他固定在审讯室的椅子上。

“喂,外面有人吗?”

宋不羁走到门口,喊了几句,又敲了敲门。

门口有警察看守,很快就传来一个声音问:“什么事?”

宋不羁以打商量的语气说:“有点热,能麻烦您把空调关了吗?”

外面的警察:“这是中央空调。”

宋不羁:“……”

意思是不能关?

接着,外面的警察又道:“门旁的墙上有开关,你自己关一下就好。”

宋不羁:“……”

缓缓地低头看向门旁的墙壁,宋不羁一脸“妈的智障”的表情。

“我竟然傻了。”宋不羁自言自语道,“嗯,肯定是胡萝卜的影响还在。”

把开关拨到“off”上,空调出风口瞬间停止了往外送暖气,小布块也不飘了,静静地垂立着。

宋不羁满意了,坐回了椅子上。

房内的温度渐渐下降,宋不羁觉得不那么热了,脑子也恢复了转动。

显而易见,经过来之前在垃圾桶旁的“偶遇”,警方是彻底把他当成犯罪嫌疑人了。

难道他说他就是随便溜达溜达没想到就溜达到了某个抛尸点?说这是个巧合连他自己都不信,何况是警方了。

一闭上眼,黑色塑料袋里那惨白的面容立即浮现。

宋不羁望向审讯里一面墙那么宽的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宋不羁啊宋不羁,这人你还认识,你更有嫌疑了。”

死者他认识。

不仅认识,他们还曾一起吃过饭。

---

“身份确定了。”法医办公室内,白卓指了指电脑屏幕上的信息,说,“简为源,男,23岁,江城人。”

纪律低头看了看解剖台上的各个尸块。

尸块都已被白卓拼了回来,此时看上去,这个名叫简为源的年轻人就像是被整整齐齐地切成了数十块,切口平整光滑,只是差了一只脚。

见纪律的注意集中在尸体上,白卓搓着手,兴奋地说:“你知道最厉害的是什么吗?”

纪律抬眼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眼神。

“哎,老纪,你这点就没劲了。”白卓说,“难道你和女孩子约会时,女孩子问‘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吗’时,你也给她这种眼神?啧,分分钟甩了你!”

纪律额头青筋跳了跳,伸手压了压太阳穴,蹦出一个字:“说。”

白卓脸上写着两个大字“没劲”,不过他还是继续说道:“是重量!这每个尸块,它们的重量竟然几乎一模一样,误差在0.5克之内!”

“除了脑袋之外。”白卓又补充了一句。

纪律缓缓地重复了一句:“几乎一模一样?”

“是啊!”白卓拿起一本笔记本,给他看,“喏,我记录的数据。依我看啊,这凶手铁定有强迫症,啧啧,分尸还分成同样重量的,这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纪律拿了一双手套,戴上,抓起一个尸块,放在手上掂了掂,又问:“死因呢?”

“脖子。”白卓指了指死者的脖颈处,“第三颈脊髓损伤,当场死亡。”

“死者的表情很安详,身上没有反抗的痕迹。”纪律一针见血,“死之前被下了药?”

白卓摊了摊手:“老纪,你就不能等我一步一步地告诉你吗――是,死者的胃里检验出了安眠药成分。死者睡着后,被扭断了脖子。等人死透后,便被凶手分了尸。”

说话间,纪律已经摘了手套,往门口走去,边走边朝后挥了挥手:“尸检报告尽快做出来,天亮后给我。”

白卓:“……”

“老子从家里被喊过来,从现场到办公室,连轴忙了七八个小时都没休息,现在不让我休息一会儿还让我做这做那?哼,一点也不体贴人,难怪三十了还没女朋友……”白卓絮絮叨叨地抱怨着,却是任劳任怨地做起了工作。

siluke.com

――哪怕早一秒也好,早日抓住凶手,给这可怜的死者一个交代。

纪律穿过外面的大办公室,看到各座位上横七竖八地趴了一堆人。看到一位刑警的身上没盖衣服,纪律便从旁拿了一件大衣,盖到了他身上。

――纵使办公室里有暖气,但冬天趴着睡觉,还是会冷,容易冻感冒。

纪律的办公室在最里面,单独一间。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