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50、050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明天可能要下雨呢。”

走在回家的路上, 常非抬头望了眼夜空,说道。

夜空比寻常时候来得要更加黯淡,云朵不知从哪边飘来,遮住了月亮,遮住了星星,整个天幕就像一条厚重幽暗的毯子。

宋不羁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突然没头没尾地说道:“欧杰被接走的那天晚上也是这样一个天气,我睡不着,在窗前看了一整晚的夜空。但是在他离开前一晚,星星都还是很亮的, 他舍不得走,跑来找我一起睡,跟我说了一宿的话。”

常非一愣, 后轻声说:“他肯定也记得和你一起看的星空。”

宋不羁默然, 然后说:“是啊。”

金大发欢乐地走在前面,四肢迈得很是轻快。然而后面那俩人走得有点慢,金大发停下脚步,回头催促般地“汪”了一声, 摇了摇尾巴。

宋不羁无声地笑了笑, 抛开脑海里乱糟糟的情绪,问常非:“那你呢,你怎么了?”

常非脸上露出一个类似苦笑的表情,说:“我第一次深刻认识到自己和侯律师之间的差距。”

宋不羁没有安慰他,反而奇怪地说道:“这不是正常的吗?如果这个人不厉害, 你会崇拜他?你先前在家虽然一直吐槽他,但你不也十分钦佩他的能力吗?”

常非摇了摇头:“不是这方面。”

低低的话语自夜风中响起。

“盛新耀的案子有内情,涉及到那些有钱人,如果是我自己独立办这么个案子,我肯定不敢做无罪辩护的。我一点把握也没有。但是侯律师他敢。他今天告诉我警方已经在查左凡时,我有点不敢置信,又觉得理所当然。我想那就是侯律师啊。他这么厉害,在哪个圈都有人脉,为人又令人信服。而我,就不能像他这样了。”

宋不羁:“你从业几年,他从业几年啊?兄弟,等你到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我肯定你也会很厉害的,在哪个圈子里都游刃有余。”

宋不羁的语气带着极其肯定的自信,常非笑了笑,说:“侯律师也才三十呢。”

宋不羁:“是啊,三十,我记得你今年二十五吧?你敢说这五年你不会成长巨大?要知道,你可是在跟着侯律师学习。更重要的是,你自己也很努力呢。”

常非被他略夸张的语调逗笑了,沉闷的心情去了大半。

“不过侯律师家里似乎真不简单。”常非说,“他和纪队是发小,两家背景好像挺相似的。我听说侯律师在市政公检法等单位这么有人脉,和他家脱不了关系。”

宋不羁“唔”了一声:“行啊,回头我旁敲侧击下纪队。”

常非“哎”了一声,摇头:“不用了,这个无所谓的。”

凌晨一点前,二人回到了家,各自洗洗睡了。

第二日。

宋不羁不正常地醒了个大早,他拿过手机一看,才六点。

“不是吧……”他嘀咕了一句,“这个点就醒了,我的生物钟啊……”

接着,他的眼皮莫名其妙地开始跳,左边跳完跳右边,右边跳完又跳左边,没玩没了。

“得了,没睡好,连眼皮都抽了。”宋不羁揉了揉双眼,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然而无论他怎么翻身,无论他怎么把房间内的温度调低,他都没再睡着。

“不太对劲啊……”他仰面躺在床上,被子早就被他扔到了一边。

辗转反侧半小时后,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激烈地震动了起来,和他跳动的眼皮一起,莫名给了宋不羁一种更不好的感觉。

“宋不羁,”电话中,纪律的声音沉而紧,“卢浩才跑了。”

“什么?!”宋不羁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十分钟后,纪律把车开到了绿景花苑,接了宋不羁就快速往卢浩才住的那小区开。

“怎么回事?”刚才电话中没说清楚,宋不羁问道,“你们不是二十四小时盯着他吗,怎么还让他跑了?”

“十分钟前小谢来电,他们发现正对着马路的一间窗户上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再见’二字。那窗户就是卢浩才卧室的窗户,小谢觉得不对劲立即上去,人已经不见了。”

宋不羁皱眉:“纸什么时候被贴上的也不知道?”

纪律脚下油门踩得很猛,车子在车流还不多的清晨马路上如一道流星般快速驶过。

“昨晚是小谢和小金盯着,小谢盯上半夜,小金盯下半夜。早上六点小谢醒来和小金换班,窗户上还一切正常,但半小时后,那张纸就出现在了窗户上。”

宋不羁:“小谢没看到卢浩才从小区门口出来吧?”

“没有。”纪律说,“小谢和小金在小区正门口,老王和小李在小区后门,也没见人出来。”

“他总不会长翅膀飞了吧?”宋不羁说,“小区没有其他门了吗?”

纪律:“没有,已经在查周边监控了。”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卢浩才住的这个小区外。

夏霁和俞晓楠从另一个方向开过来,和他们差不多同时到达。

“老纪,”夏霁朝纪律点了下头,“我和晓楠去看看监控吧。”

纪律点了下头,带着宋不羁去了卢浩才住的这个房间。

房内,物业兢兢战战地陪在身边:“警察同志,我真不知道卢、卢浩才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啊……”

金子龙:“没问你这个,我是问你卢浩才平时有没有和什么人来往?”

物业:“啊?没有啊,他那个人一直独来独往的……我每次看到都这样的啊……”

金子龙眉头皱得简直可以夹死苍蝇,他这问了半天,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问到。

“小金。”纪律淡淡地喊了一声,问,“现场搜查得如何了?”

“纪队!”金子龙一见到纪律,下意识地挺了挺背脊,快速回道,“大圣哥他们还在查,再过一会儿就能勘查完了!”

纪律点了下头:“有发现什么异常吗?”

谢齐天这时刚好从卧室走出来,手上提着一个透明的塑封袋,袋子里装着一张纸,纸上写了“再见”俩字。

“房内的毛发、指纹等我们都收集了,但除此之外,没发现异常。”谢齐天说,“卢浩才住的这个地方太简单了,除了基本的生活用品,什么都没有。”

物业在旁边嘀咕:“住我们这小区的,哪有闲钱买别的东西啊,有基本的生活用品就不错了……”

纪律朝小金一扬下巴:“带一边去做笔录。”

“是!”金子龙忙把物业请到了门口,继续询问。

宋不羁这会儿也在屋内打转了起来。

就像谢齐天说的,这房内,除了基本的生活用品,什么都没有。

厨房里锅盆碗筷是有的,但卢浩才应该从来没下过厨,锅盖上都盖了一层灰。冰箱里除了啤酒还是啤酒,食材的影子也看不到。客厅里一台电视一张三人座的沙发,估计是房东原本就放在这的。电视也像是许久没用,遥控器上都是灰尘。客厅的墙上,电视机的上面,挂了一个圆钟,时间指向6点52——正是现在的时间。

浴室里有一套洗漱工具,都是一个人的。里面还有个小洗衣机,宋不羁打开一看,里面还有一套没洗的衣服,是卢浩才昨晚来市局时穿的。卧室里就一张床一个衣柜。床上被子凌乱,看得出昨晚还有人睡过。衣柜里的衣服都还在,甚至连衣柜旁的一个行李箱也在。

卢浩才只身离开,什么都没带。

或者他根本就没打算带。

纪律走到他身旁,说:“卢浩才不怕我们查他,也不怕从这里会不会查出别人的dna或指纹。”

宋不羁轻轻“嗯”了一下,继续打量这个卧室。

他走到原本贴着那张纸的窗边,向下望去。

刚好可以看到马路对面停着的车辆。昨晚谢齐天和金子龙就是在这盯着卢浩才的。

“纪队,”宋不羁突然开口,“小谢他们盯人用的车,从外面看,是看不出里面坐着什么人的吧?”

《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

纪律点了下头:“嗯,从侧面的窗户看进去,看不出。”

从卢浩才卧室的窗户看下去,也只能透过车子侧面的窗户看。唔,即使是站在客厅向下看,也是一样……宋不羁思考了会儿,然后说:“但是卢浩才肯定是知道你们在附近盯梢的。”

纪律赞同:“不错,卢浩才留下的字,明显就是挑衅警方。”

宋不羁:“不管他是怎么知道车内坐着的就是你们警察,但他就是知道了,而且神不知鬼不觉地逃了。”

纪律:“逃走的方式,不外乎三种。第一,从正门出来。第二,从后门出来。第三,翻墙。”

宋不羁不知道哪里来的直觉与笃定,说:“我觉得不会是翻墙。”

纪律不置可否,说:“走吧,去看看夏霁监控查得怎么样了。”

谢齐天等警察还在外面客厅里勘查。宋不羁和纪律走出卧室,刚走到客厅,突然纪律停下了脚步,说:“都安静——”

其他人顿时都停下了手里的活,看向纪律。

“——这是什么声音?”

“嘀嗒——嘀嗒——嘀嗒——”

一个类似时钟的声音突然响起——

宋不羁立即拔高了声音:“在这——从这钟上发出来的——”

所有警察都抬头朝墙上那钟看去——

“嘀嗒——嘀嗒——”

钟上的时间显示6点59分——那秒针还差五秒就走完一圈了!

纪律双眼猛地一缩,将近十年的刑警生涯让他的危机意识瞬间上升到顶点,他几乎是立即吼了出来——

“快出去——全都出去——炸丨弹——”

五秒后,“轰”的一声,卢浩才所住的这层楼爆发出猛烈的爆炸声,火光瞬间从玻璃被震碎的窗户中席卷而出——

在楼下的夏霁和俞晓楠猛地回头,往上看去,然后俩人立即转身往爆炸处跑——

十几分钟后,消防车、救护车的鸣笛声响彻天空。

作者有话要说:  刚才,种多肉去了~嘻嘻嘻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