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52、052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监控显示, 卢浩才在早上6点27分的时候走出了小区的后门。

他一身黑衣,双手插兜,大摇大摆,没做任何遮掩地走了出去。甚至,他还回过头,对小区后门那监控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同时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他说了什么话?”宋不羁问道。

俞晓楠摇了摇头:“监控不是很清晰,技术人员还在锐化视频。”

“你们队里的老王和小李不是在后门盯着吗?卢浩才走出来,从他们车边经过,他们俩一点反应也没有?等等——他们还活着吧?”宋不羁有种感觉, 像卢浩才这种人,多杀还是少杀几个人,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区别。

俞晓楠一开始也和宋不羁有同样的想法, 她说:“活着。他们半夜的时候点了个外卖, 外卖中被下了药,吃完后一觉昏睡到我们找过去还没醒。”

宋不羁:“外卖小哥有问题?”

俞晓楠:“夏哥带人去查了,送外卖的骑手从接单到进店拿外卖,再出来送过去, 路上没接触别人, 一路的监控显示他也没打开外卖下药。”

宋不羁:“这样啊……那他取外卖的商家有问题?”

俞晓楠摊了摊手:“正常人都会这么想吧。夏哥也想到了,立即去了那商家,但那是家营业到凌晨两点的烧烤店,店很小,店主抠门, 店内没装监控。店内没其他工作人员,就老板一个人,昨晚也是他在店里,他极其肯定自己卖的烧烤没问题,有问题他可以去跳楼。”

宋不羁:“……”

宋不羁:“所以查不出究竟是什么时候被下药了,又是被谁下药?”

俞晓楠:“还在查。只要做下什么事,不可能没有一丝蛛丝马迹。”

宋不羁点了下头,又问:“对了,我睡多久了?”

宋不羁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没电了。

俞晓楠:“也没多久吧,现在11点都没到。”

宋不羁沉思了会儿,说:“四个多小时了……卢浩才早就到你们找不到的地方了吧……”

俞晓楠:“夏哥他们在查小区后门出去的监控,不过在查到卢浩才走到市中心一家商场后就断了。”

宋不羁奇怪:“他去商场做什么?”

俞晓楠:“进了个男厕所。”

宋不羁:“……”

俞晓楠叹了口气:“总之,结案之路漫漫啊……”

宋不羁没在病床上赖着,去办了出院手续。

爆炸发生前同在房间里的谢齐天等人受的都是皮外伤,被送到医院处理了一番后,便又继续回去工作了。反而是宋不羁一直昏迷,纪律小腿受伤严重,还在医院。

俞晓楠是来医院帮忙的,她陪宋不羁办理完出院手续后,说:“医生让纪队多休息,尽量不要用左腿支撑走路,喏——”

俞晓楠不知从哪摸出一个拐杖,说:“刚去买的,小宋哥啊,待会儿你让纪队用起来吧!”

宋不羁想了想纪律的个性,说:“他会用?”

俞晓楠:“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吧,我们纪队其实很能忍的,对他来说拐杖什么的就是累赘……但是吧,刚才他不是用轮椅了吗?他就是为了快点见到你才用了轮椅啊!所以小宋哥,你去跟他说,让他用,他肯定会用的!”

宋不羁:“……”

宋不羁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说:“等等……你是不是对我和你们纪队的关系有什么误解……”

俞晓楠眨了眨眼睛,娇俏的脸上满是“你懂的”暧昧,说:“误解,有什么误解吗?我眼睛看到的就是这样啊。”

宋不羁转身就走:“算了。”

俞晓楠立即跟了上去:“哎——你去哪呀?”

---

纪律和梁局谈完话回来,发现宋不羁已经出院,而俞晓楠也不见了。

纪律眉头动了动,掏出手机给宋不羁打电话,电话关机。于是他又打了俞晓楠的电话,几秒后通了。

“喂——纪队啊,局长训完话了啊?你还在病房这吧?等等啊,我们就回来,等等啊——”

五分钟后,宋不羁左手拿着一个拐杖,右手拎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略落后她两步的俞晓楠手上,拿着一瓶矿泉水。

轮椅不知被纪律扔哪里去了,他这会儿靠墙站着,左腿明显略略提起,所幸穿着的运动裤挺宽松,即使腿上裹了一层纱布,再套上裤子看上去也还好。

宋不羁先把左手的拐杖递过去,说:“纪队,委屈一下喽——相信我,即使你用上了拐杖,你也是帅的。”

纪律看了他几秒,没说什么,倒是伸手把拐杖接了过来。

俞晓楠在一旁偷偷捂嘴笑了。

“喏,新鲜热乎的饭菜,你还没吃吧?”宋不羁走到走廊上的一排座椅旁,把右手上的袋子打开,诱人的香味袭来。

“不过纪队你先喝点水吧。”宋不羁回身拿过俞晓楠手上的矿泉水,递给他。

从醒来后他就注意到,纪律的嘴唇有点干,似乎很久没喝水了。

纪律一声不响地接过,拧开盖子喝了几口,接着又拧回盖子,把矿泉水放到一边,掰开一次性筷子,开始吃饭。

俞晓楠站在一旁,拿着手机翻看微信消息。

突然,纪律和俞晓楠的手机几乎同时一震。

俞晓楠叫了起来:“嘴型分析出来了!”

宋不羁和纪律齐齐看了过来。

俞晓楠把手机放到他们面前——

“欧杰是我杀的。”

宋不羁放在大腿上的双手握紧,松开,又握紧。他喃喃地说:“他承认了……他在离开前承认了……”

俞晓楠:“结合案子,结合嘴型,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

纪律淡淡地说道:“他不是说‘人是我杀的’,而是说‘欧杰是我杀的’,他在特意强调他杀的是欧杰。”

俞晓楠:“对,好像在炫耀,就像我平时会跟你们说谁谁谁今天又约我了一样。”

纪律听到这明显与事实不符的后半句话,眼皮抬都没抬,继续吃饭。

宋不羁则接道:“他认为这就像一种战绩一样,欧杰就是他战绩上的一笔……不是别人杀的,而是他杀的……他也不怕我们找到他,或许他认为凭警方的能力不会找到他,也或许即使找到了,他也有能力再次逃脱……”

俞晓楠:“卢浩才从商场的男厕所失去踪迹后,夏哥申请让局里派出了警犬。监控也在继续查着,只是还是没有进一步消息传来。”

宋不羁没见过活的警犬,最多也就是从电视电影中看过,闻言吃了一惊:“你们局里还有警犬啊?”

俞晓楠优雅地翻了个白眼:“我们又不是什么偏远地区。不过夏哥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商场人多,各种气味也多,警犬不一定找得到卢浩才离开的方向。”

话落她又叹了口气:“唉,卢浩才太警觉了,他离开时应该是避开了监控。”

说话间,纪律已经快速吃完了饭。剩下的矿泉水也被他喝完,和袋子一起,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纪律撑着拐杖,站了起来。

“走吧,去卢浩才住的那地方。”

俞晓楠:“那一层都炸毁了……”

也不知是不是卢浩才算计好的,早上爆炸发生时,这一层其他的几个住户竟然都不在家,于是,这一场爆炸,除了房子被炸毁,警方几人受伤外,没其他人再受牵连。

“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俞晓楠说道,“如果有人被炸死了……舆论就更大了……咱们的压力也更大了……”

二十分钟后,他们又来到了那小区。

爆炸引发的火灾已经扑灭。所幸火势不大,上下两层的居民也没受影响。

“很可怕啊。”俞晓楠说,“他们检测了,这□□是自制的,爆炸的范围竟然刚好控制在一层,就卢浩才住的那一层。”

他们站在卢浩才住的这栋楼的楼下。

宋不羁抬头望去,爆炸把卢浩才住的这一层的墙壁全炸毁了。上面还有两层,这两层竟然没有被炸得摔到地面,反而直直掉在了卢浩才的下一层上。

上面两层的住户也都没事,只是或多或少都受了点惊吓。

旁边还有不少人三三五五地围着,都在讨论今早发生的这场爆炸。

“这里住的是谁啊?是得罪了什么恐怖组织吧……”

“恐怖组织?瞎说什么呢!我看八成是黑社会……”

“你们电影看多了吧……这里头住的几位好像今天早上都没在家呢……”

“运气这么好?可以去买彩票了吧!”

“我知道里面有个姓卢的,在嗨秀ktv工作的呢,我之前去过几次嗨秀,还碰到他了。不过他这人呀,真是没礼貌!我跟他打招呼呢,他竟然理都不理我!”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和他住同一栋楼呢,我们偶尔坐电梯会碰到,他也理都不理人。”

“我听说就是他得罪了什么厉害的人物,这才……”

“不过咱们花城有什么人这么大胆弄□□吗……”

“这不都有了吗……”

……

“对了,”听到他们谈论,宋不羁突然问,“耀阳小区呢?你们派人去那里了吗?”

纪律:“派了。爆炸发生后我就让人过去那盯着了。”

俞晓楠耸了耸肩:“不过目前还是什么发现都没有。”

“走吧。”纪律一手撑着拐杖,往小区后门的方向走去。

俞晓楠开车,纪律和宋不羁坐在后座,他们沿着卢浩才离开的方向,一路开了过去。

车开得并不快,纪律和宋不羁一人看向一边,试图看看卢浩才选的这条路有没有什么问题。

然而,直到开到卢浩才消失的那商场,他们也没发现什么。

“其实有个问题。”宋不羁突然说。

“什么?”俞晓楠随口问道。

宋不羁:“刚才我们开过的那条路,再过去一条街,就是你们市局了。”

俞晓楠:“这会有什么问题吗?”

宋不羁:“不知道。”

俞晓楠:“……”

宋不羁:“你们市局旁边有个中学,于是对面有蛮多文具店啊、补习班啊、奶茶店啊、小吃店啊之类……我总觉得卢浩才选择走哪条路,并不是没意义的。”

《剑来》

俞晓楠:“走饿了进去买个吃的?”

宋不羁:“……”

纪律看了他俩一眼:“等我们抓到他,就什么都知道了。”

三人停了车,来到卢浩才失去踪影的那个男厕所。

男厕所在二楼,里面也没什么稀奇的。纪律和宋不羁打开窗户,往下望去,发现下面刚好是商场停车场的一个进出口。

警方也已经在排查卢浩才失去踪迹时进出商场的车辆了,但到目前为止,仍旧一无所获。

三人又下了楼,来到这个停车场的进出口前。

宋不羁观察着观察着,便蹲了下去,脑袋靠近地面,不知在看什么。

俞晓楠笑道:“小宋哥,你不会以为你是警犬吧,也想闻味道找人?”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前,种了百合……更新完,继续码字……

看了下字数,比昨天的多了一百字呢!夸我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