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60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两个人吃饭最终变成了四个人吃饭。

aunt 7最近人气爆棚, 又是周末,吃饭的人很多。

幸好宋不羁和常非提早就去了,没有等便占了个四人座。

对着桌角贴着的二维码扫了扫,宋不羁在手机上看起了菜单。

“泰皇咖喱蟹、泰式鲜虾冬阴功……挺多泰式菜啊,想吃什么?”

常非也扫了二维码,看了一眼上面的图片,说:“拍得都很诱人,这个青柠檬桂花鱼怎么样?”

“想吃就点呗。”宋不羁豪迈地往后面一靠,大有一副“老子有的是钱”的霸气模样。

常非也不客气,选了好几样加入了购物车。

现在才不过五点多, 纪律和侯一笙都还没来。宋不羁和常非一边聊天,一边等他们来。

店内人渐渐多了起来,纪律和侯一笙也随着人流进来了。

大周末的, 侯一笙穿着一身正装, 严肃得好像刚从哪个庭上下来,在人群中分外显眼。他旁边的纪律穿得就休闲多了,只是他身体笔直,休闲装也被撑得很好看, 一手插兜一手拿着手机, 一脸冷淡地从人群中穿过。

两个人都身高腿长,在南方普遍不高的身高中宛若鹤立鸡群。他们一路过来,仿佛还夹带着外面的春风,空气瞬间就温暖潮湿了起来。不少注目的眼神投到了他们身上,甚至有两个女孩子似乎在你推我挤讨论要不要去要联系方式。

宋不羁懒洋洋地自角落的椅子上抬起头, 对着纪律他们挥了挥手。

纪律和侯一笙入座后,宋不羁打开自己的手机点菜页面,敲了敲,对他们说:“看看想吃什么,随便加啊。”

纪律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倒是侯一笙脱了西装外套,随口说道:“宋先生请客?”

“是啊。”宋不羁指指常非,“哎,常非,你把你手机给你老板看看呗,看看咱们侯大律师想吃什么。”

每张桌子上都贴着一个扫码下单的二维码,他们这张桌子上贴着的,刚好在宋不羁坐着的这边。而侯律师坐在他的斜对面,距离上有些远,还不如让他和常非一起看呢,顺便正好……嘿嘿嘿。

前段时间宋不羁虽然在奔波欧杰的案子,但是对于常非的状态也是看在眼里的。

距离简为源被杀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但常非显然还在介怀。这段时间忙碌的时候还好些,有时候宋不羁晚上出门遛狗时,会碰到洗脸洗澡的常非。大晚上放松独处的时候,特别容易被勾起某种被压抑的情绪。

常非被勾起的情绪,就名为简为源。

交往短短半个月,他并不算很了解简为源。但投入的感情是真的,相处的画面也是真的。突如其来地就生离死别了,感情上肯定是难受的。

而他除了难受,还有愧疚等一系列情绪。

常非并不如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开心。

他只是很理智地知道怎么调节,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宋不羁甚至想,常非是不是故意借忙碌的工作压抑自己。

直到那天晚上和常非一起遛狗回家,他聊起了侯一笙。

宋不羁虽然自己没谈过恋爱,但凭借敏锐的直觉。他也能明显感觉到常非在提到侯一笙时,语气、表情,甚至整个人的状态,都是不一样的。

那会儿他就想,或许侯一笙就是让常非重新开怀起来的关键。

常非一开始是崇拜钦佩他,但之后呢,现在呢?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

宋不羁就起了撮合他俩的心思。

尤其后来他去问纪律侯一笙的家庭背景时,纪律说侯一笙喜欢男人。

正好,大家都喜欢男人,更合适了。

宋不羁托着下巴坐在他俩对面,越看越觉得这俩人很搭。

纪律正拿着宋不羁的手机翻看菜单,刚抬头想问问他这道菜怎么样,就看到他笑得贼兮兮的模样。真是……莫名可爱极了。

暗自摇了摇头,宋不羁的表情一目了然,他一看就知道这人心里在想什么。

对面常非不自觉地和侯一笙靠得近了,侯一笙稍一偏头,就能看到常非垂下的睫毛,细密乌黑,眼角天然地上扬了一个弧度——想亲。

然而心思单纯的常非毫无所觉,手指往上滑了滑,问侯一笙要不要这个牛肉。

“嗯。”侯一笙淡淡一应声,“点吧。”

宋不羁看得笑容更深,直到纪律往他脑袋上一敲。

“咳。”宋不羁一咳,引得对面俩人抬头。

纪律没用什么劲,痛自然是不痛的,只是突然有了种自己莫名被关注与看透的羞耻感。

宋不羁拿手抵住唇,又低咳了几声,佯装在清嗓。

四个大男人都不扭捏,很快就下单了。

宋不羁又托起了下巴,懒洋洋地侧靠在墙上。他坐在里面,旁边就是墙。

“哎,侯律师,处理完盛新耀的案子后,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啊?”宋不羁好似没话找话,随意问道。

侯一笙和宋不羁见面不多,对他的了解也都是从纪律那知道的——纪律偶尔不知道怎么追人的时候,大多都是问侯一笙。这一来二往,便说得多了。

“一个案子结束,自然会有另一个案子。”侯一笙说。

常非在忙补充了一句:“侯律师很忙的,每天找他的人无数。”

宋不羁“哦”了一声,说:“刚忙完就继续忙呐?不休息休息?我看常非今年过年回来后,就忙到现在,连今天周末,都在律所加班。”

常非一听,忙说:“这是我自……”

侯一笙偏头看了常非一眼,他未完的话就消失在了喉咙里。侯一笙说:“哦?今天也在律所?”

侯一笙虽然是个工作狂,但也很讲究休息,周末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不提倡加班。常非挠了挠脑袋,说:“就要开庭了……”

侯一笙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宋不羁看着这俩人的互动,又说:“劳逸结合嘛,忙完了这个案子常非能休息就休息一下嘛,侯律师你说对吧?”

侯一笙琢磨着他接下来还有话说,于是配合道:“对。”

“对嘛,”宋不羁说,“常非接下来还要找房子,工作太忙可不太方便去看房了。也不是哪个房东跟我一样日夜颠倒的是吧。”

“嗯?你要搬家?”

“常非要搬出去?”

两句一个意思的话,两个人。前一句是侯一笙说的,后一句是纪律说的。

宋不羁奇怪地偏头看向纪律,这家伙接什么话茬?而且这语气……是他的错觉吗?挺开心?常非要不要搬出去和他没关系吧……

侯一笙那话明显是问常非的,常非愣了一下之后,说:“嗯。”其他的却不太愿意多说。

侯一笙点了下头,也没问什么。稍微一猜,就能猜到搬家的原因了。

“那行,你什么时候去看房,跟我打声招呼就好。”侯一笙说。

这意思是上班时间随时都能出去做私事?

常非受宠若惊,下意识地拒绝:“不用了,侯律师,我……”

他想说“我下班后再去看房也行”,但是没等他说完,侯一笙就摆了摆手,一锤定音:“去吧,没关系。”

扯了这么会儿淡,点的菜也开始上了。

从颜值上和香味上来看,这家私房菜果然不负盛名。宋不羁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眼睛瞬间亮起。

“好吃,你们快尝尝!”

一顿饭吃了一个小时,饭后,宋不羁付了钱,侯一笙起身穿西装外套时,随口问了一句:“宋先生今晚心情好?”

宋不羁三言两语便自然而然地提醒了侯一笙常非要搬家的事,一顿饭下来,侯一笙看宋不羁也觉得亲近了不少。

常非接得飞快:“今天是羁哥生日。”

“哦?”侯一笙说,“生日快乐。”

纪律却是转头看向走在他后面的宋不羁,确认般地问:“你生日?”

宋不羁对生日其实不太在意,过不过、怎么过,都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只是福利院的小朋友们喜欢他在这一天带着蛋糕过去,他也就顺从他们的心情,让他们开心开心。

“是啊。”他答得很是随意,好像就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四人出了这店,乘了电梯,来到了地下停车场。

四个人,三人开了车。

宋不羁刚想说“那我和常非就先回去了”,就被纪律抢先开了口。

“一笙送常非回去吧。”

哎哎?

宋不羁刚想反驳,立即又想到这是个增加俩人相处的好机会啊,于是便附和道:“对对,麻烦侯律师把常非送回家吧,我待会儿还有事,先不回去哈。”

一头雾水的常非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淡淡“嗯”了一声的侯一笙带走了。

三个人的车,分别停在三个不同的方向。

宋不羁满意地看着他们离去,然后转身对纪律说:“纪队,那我先回去了,拜拜啊。”

“等等。”纪律说,“我记得你身份证上生日不是今天吧?”

“嗯?”宋不羁疑惑,“纪队你怎么知道我身份证上生日是哪天?”

纪律:“你以为进市局不会查你的户口?”

宋不羁:“……”

“哦”了一声,宋不羁问:“我身份证上生日是哪天?”

纪律:“明天。”

宋不羁又“哦”了一声,说:“明天啊……我以为还要再过几天……”

纪律:“你不记得?”

“这说来也奇怪吧,”宋不羁说,“偏偏就是身份证这十八位数字,我怎么都记不住。”

纪律把他往另一边一拉,说:“走吧,别站这挡道了——怎么身份证上生日不一样?”

宋不羁:“我车在那边呢……”

纪律:“先陪我去个地方。”

宋不羁“哎”了一声,不知怎么脑回路一歪,突然想到纪律先前说的“在追他”,莫名起了调戏之意,说:“约会?”

纪律回头,对上他的眼睛。

明明地下停车场光线不怎么样,宋不羁却从这双眼里看出了真切的笑意。

宋不羁摸摸鼻子,主动跟上了,边走边跟他解释:“院长说我当年是四月一号这天来到福利院的,也不知道我具体出生在哪天,就把这天当作我的生日了。但是院长又觉得四月一日这天实在不太好,怕我以后跟别人说我是四月一日出生的,对方会当我在开愚人节玩笑。于是院长在给我上户口的时候,就把日子改了。”

纪律:“宋院长很为你着想。”

“是啊。”宋不羁说道。

说话间,二人已经走到了纪律停着的车前。

上车后,宋不羁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咦,纪队,你腿没事了啊?不用拐杖了啊?还疼不疼?”

一连问了三个问题,纪律笑了笑,说:“没什么大碍了。”

宋不羁松了口气:“那就好。”

车子开了出去,驶入了车流。

“纪队,去哪啊?不会把我开去卖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人生得意须尽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29 02:52:06

明晚还有一章甜甜的吧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