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61、061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宋不羁以为纪律会带他去什么浪漫的地方, 没想到,车子一路开到了另一个商场。

宋不羁只差把问号写在脸上了,他奇怪地问:“从一个商场到另一个商场,开车兜风?”

确实是兜风,这一路过来,车窗开着,风带着夜的凉意,鼓鼓扑进车内,吹拂到脸上。

大晚上的,正是商场人多热闹的时候, 停车场里停满了车,纪律在地下一层地下二层转了几圈都没找到停车位。

宋不羁一手横在窗沿上,扣了扣车窗, 又说:“我说纪队, 这一时半会儿估计找不到车位了,大周末大晚上的,人多得很呐。”

纪律慢慢踩着油门,车子在地下二层缓缓往地下一层驶去。迎面开来一辆车, 竟然打了远光灯, 很是刺眼。他眯了眯眼,说:“你来开。”

宋不羁:“啊?”

难道他来开就能找得到停车位?

纪律解开安全带,说:“我去买个东西,你把车开到外面等我。”

宋不羁:“买什么?”

……买什么这么重要?

突然,宋不羁不知弯了几弯的脑海里灵光一闪——

等等, 不会是买戒指求婚吧?

宋不羁惊疑不定的神色太明显,纪律皱眉:“想什么?”

宋不羁摇了摇头,仿佛要把脑内的想法甩出去——不现实,太不现实了。

“没什么。”宋不羁说,“你快去买吧。”

纪律开车门出去了,身影在旁边被关上的电梯门中一寸寸消失。

宋不羁往外开去。

外面路边本来是不能停车的,但由于如今城市里实在车多,碰上这种停车高峰期的时候,停车场容易停不下,于是便停到了路边。

然而宋不羁绕着这个商场转了一圈,竟然没找到哪里可以让他插进去。

“不是吧,”他喃喃道,“这年头车已经多成这样了?”

他从毕业到现在,无论是早两年的接单画图,还是如今的收房租,都没感受过早晚高峰的堵车盛况,尤其他是昼伏夜出的习惯,还真的很少能体会到车多的烦恼。而且他出行环保,一般都靠公交,而公交有公交专用道,长时间的堵车没怎么经历过。

所以当他绕到第三圈时,他“噫”了一声,然后一边慢慢开,一边掏出手机给纪律拨了个电话过去。

纪律很快就接起。

“纪队,外面也都是车啊,我就在外面绕着哈,你好了告诉我,我开到正门口来接你吧。”

纪律应了声“好”,旁边似乎传来一个女声。

挂了电话,宋不羁琢磨道:“什么情况,旁边那女的在说什么?好了?什么好了……”

纪律这人,做一件事定有目的。宋不羁暗暗分析着。既然他把自己带到这来……那要买的东西肯定和他有关吧?送他?

“不会是生日礼物吧?”宋不羁不禁猜测着,“来这之前他特地确认了下我的生日……”

宋不羁觉得十有八九就是生日礼物了。

这一刻他的心情有点复杂。

从小到大,他只收到过宋院长给他准备的生日礼物。小时候往往是福利院的大伙儿一起庆祝,宋院长会单独再送他一份。后来他大学后,不住在福利院里了,一起庆祝没了,也让宋院长别再送了,就他会买个蛋糕送过去给小朋友们一起吃,权当生日过了。

他还真没从朋友,或者说不是朋友……总之还真没从别的人那收到生日礼物。

这么一想,这种体验又有点新鲜,尤其这个人是纪律,是他发觉自己有好感的对象。

思绪散开,他忍不住想,纪律会送自己什么呢……特地跑到这个商场来买,这个商场里有什么是那个商场没有的呢……

然而宋不羁对各个商场都不熟,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来。

“没关系,反正等下就知道了。”他想。

就在他刚冒出这个想法后,手机响了,纪律打了电话过来。

宋不羁把油门踩重了些,往商场正门开去。

正门前有个公交站,纪律就站在那,身姿颀长,仿佛遗世独立。不过比较破坏这份形象的是,他的左手提着一个袋子……袋子的颜色,好像有些少女。

这是买了什么?

宋不羁无法把自己和少女联系到一起。

车子恰恰好地停在了纪律前面,纪律弯腰拉开车门,迈开大长腿,跨了进去。

公交站前不能久停,纪律一上来,宋不羁就踩下油门,往前开了。

不过在纪队上来时,宋不羁看到了他左手上提着的那东西。

袋子里是一个盒子,那盒子也是很少女。宋不羁觉得如果自己没猜错,那里面应该是块蛋糕。

宋不羁难得地没说话,目视前方专心地开着车。

纪律上来后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

车内一片静谧。

却又似乎缭绕着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息。

车子是往绿景花苑和碧水佳苑的方向开的,但是在前面那个红绿灯路口,必须做出抉择,是往前还是往右。

往前是碧水佳苑,往右是绿景花苑。

宋不羁想了想,决定往前,把纪律送回家,自己再打车回去好了。至于停在商场的车,明天再去开回来吧。

然而纪律却开了口:“先送你回去。”

宋不羁笑笑:“不用纪队,你的腿毕竟没好全嘛,我送你回去呗。”

纪律:“不影响开车。”

宋不羁不听他的,径直把车往直行道上开,说:“但总是不太好对吧,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出什么事就晚了。你就行行好,让我把你送回家,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成吧?”

宋不羁这后半句话听起来颇暧昧,就像是在说“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纪律暗暗深吸一口气,同意了。

“真是要命。”纪律心想。

这一刻,他头一次体会到了怦然心动的意味。

这怦然心动突如其来,来得如此猝不及防,甚至莫名其妙。但是他偏偏从这么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中听出了不一样的意味。

宋不羁看似好亲近,但心防其实挺重。他能允许自己靠近他,但不见得允许自己走到他心里。但这会儿,他打开了自己的心防,发出了邀请。

不抓住这个机会,以后肯定想打死自己。

纪律无声地笑了笑。

宋不羁第二次来碧水佳苑,不太确定纪律住哪栋,便问了问。毕竟他第一次来时不是清醒状态,当时离开时也没怎么注意过是哪栋。

“9栋502。”纪律说,“往那边开。”

在纪律的指挥下,宋不羁把车停在了车位上。

车子熄了火,宋不羁偏头笑道:“请我上去坐坐吗?”

车内没开灯,路边刚好也没路灯,但是宋不羁的笑却是那样明显,像是黑暗中盛开的花。

纪律呼吸一窒,伸手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猛地把宋不羁压到椅背上亲。

黑暗放大了其他感官的敏感度,唇上柔软的触感,舌尖相遇的悸动,身体碰触的热意……

宋不羁被纪律带上了楼。

玄关处,宋不羁磨磨蹭蹭地换着鞋,他舔了舔牙尖,慢吞吞地说:“纪队,这进展太快了吧,你这算不算……嗯……你们专业术语是怎么说的?猥亵?强……唔……”

胡言乱语的垃圾话没说完,就被纪律敲了脑袋。

“乱七八糟说什么。”纪律见他换好了拖鞋,拉他进来。

宋不羁其实远不如面上表现出来的淡定。

他的心跳有点快。

他从未与人这么亲近过。而且首先做出亲密动作的人是他,虽然当时他是处于被附身哈士奇的后遗症影响的状态下。

但事实就是,是他先对纪律做出了亲密的行为。

或许当时,他的潜意识就首先察觉了自己对于纪律的不同。

下意识地摸了摸唇,刚才在车上亲吻时强烈的感觉还存在,宋不羁心跳又加快了。他抬眼看向纪律。

纪律走在前面,并没有看到他这些小动作。

拎回来的袋子被放到了茶几上,纪律回过身:“你……”

话到了舌尖又变了:“你脸怎么这么红?很热?”

宋不羁瞪了他一眼,走到沙发坐下,动作自然得仿佛在自己家一样。

“你买的东西,不准备给我吗?”

他是觉得挺热,但没察觉到自己脸红,这会儿突然被点破,竟有了那么一丝害臊感。但宋不羁显然不会承认,他想把话题引到别的地方去。

纪律定定看了他几眼,突然明白了什么,勾了勾唇角,弯腰打开袋子,把盒子拿出来,递到他手上,说:“给你。”

宋不羁嫌弃似的弹了弹这粉嫩嫩的外盒,说:“纪队好少女心啊。”

手上动作却不停,灵活地把盒子打开了,一块蛋糕出现在眼前。蛋糕不大,就一块,但胜在精致,颜值高。

纪律笑了笑,坐到他旁边,说:“小俞推荐的,据说很好吃。”

宋不羁这些年买过不少生日蛋糕,但还真没有人给他买过蛋糕。

虽然猜到了,但宋不羁这一刻还是被触动了,难得的细腻情绪冒了出来。

纪律说:“没有提前订,只能买到这种了。”

宋不羁把蛋糕从里面拿出来,又拿起叉子,叉了一小块,塞进嘴里,瞬间双眼一亮:“很好吃!”

他不是特别爱吃甜食,平时也基本不会买。但这会儿吃到的这个,他觉得真的特别好吃。

“小俞还推荐了他们家的慕斯,但得提前订,下次再订吧。”纪律右手撑在沙发背上,含笑地看着他。

宋不羁嘴里塞着蛋糕,含糊地应了一声。接着,他叉起一小块蛋糕,往纪律嘴边送去。

笔趣阁

“纪队,赏个脸呗。”

这会儿纪队好像把洁癖什么的都抛天边去了,他脑袋一低,含住了那块蛋糕。

俩人一人一口,把这块蛋糕分食完了。

这边房子里有人甜甜蜜蜜吃蛋糕,而在城市的另一边,一栋高楼里,一对中年夫妇正在大吵。

“你不懂,你怎么会懂,这会是我最伟大的研究!”

“你才不懂!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几乎从未红过脸的俩夫妻爆发了认识以来最严重的争吵。

严重得像是狂风暴雨来临的前兆。

窗外,乌云遮月,夜空黯淡,连春日里的风,都仿佛带上了一丝寒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人生得意须尽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29 23:58:23

就,我明天要去考个试,考一天,求祝福啦啦啦~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