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62、062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咣当——”

窗帘突然被吹得鼓鼓作响, 一不留神,窗台边上的一个小花盆被刮到了地上。

沙发上的俩人听见声响,同时回头。

此时已经吃完了蛋糕,纪律说起了关于帮忙把宋不羁的房子租出去的事,宋不羁正在坚定地摇头拒绝。

——纪律说,租给谁都是租,不如租给他。

简而言之,纪律就是想搬过去。

而宋不羁现在并不太想俩人同居——虽然明面上他睡主卧,纪律睡一个次卧,但毕竟是同个房子, 怎么着都是不一样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啊。

宋不羁深深觉得,如果纪律搬过去了, 自己大约会被管着。单从纪律房里的干净整洁程度就知道了, 这人大约会看不惯宋不羁的懒散,以及房内东西乱放的随意。

还有常非,总觉得常非也会不自在。

宋不羁拿常非堵他:“不行,肯定不行, 还有常非呢。”

纪律这会儿已经起身去了窗边, 蹲下身收拾被窗帘甩落到地的小花盆。花盆掉下来,竟然没怎么碎,只碎了下面垫盆的一角,花盆里上面铺着的小石子散落了一些。

纪律一边把地上的小石子捡起放回去,一边头也不抬地说:“常非会搬走。”

宋不羁一时语噎, 有些后悔把常非决定搬家的事就这么在饭时说出来了,不然他还可以再拿常非堵堵他。

不过宋不羁还是垂死挣扎道:“他现在还没搬走啊,看房子要时间呢。”

纪律已经把小石子捡完了,地上的碎瓷片被他用扫帚一扫,扫进了垃圾斗里。

窗外的天色突然黯淡了,浓重如墨。纪律把窗户关上,开了空调,说:“我搬过去能让他快点搬出去。”

宋不羁本想反驳“才不会呢”,但纪律又接下去说道:“你不是想撮合他和侯一笙?回头我跟一笙通个气,让他把房子租给常非。”

宋不羁:“……”

无法反驳。

纪律又补充了一句:“一笙也住这小区。”

好的吧,常非若住这儿,上班更方便了。一鸣律师事务所就在法院附近。常非选房子,上班便利是重要考虑因素。

“但是……你们小区租金贵点吧……常非不见得会租……”宋不羁又垂死挣扎,没什么底气地说道。

纪律洗了手从厨房出来,说:“一笙自然有办法让常非答应。”

宋不羁摸摸鼻子,好的吧,常非看上起就斗不过侯律师。如果侯律师真有心……算了,乐见其成吧。

“但我也不用租给你吧……”宋不羁说,“就算租给你,常非搬后还空一间呢。”

纪律财大气粗地表示:“两间我都租了。”

宋不羁:“……”

“纪队,你这是何必呢?”宋不羁苦口婆心地劝道,“浪费那个钱做什么?我那小区离市局还远啊,你就住你家这,上班多方便是不?”

纪律冷静地提建议:“你可以不收我房租。”

宋不羁:“……”

宋不羁深吸一口气:“大哥,没房租我没收入啊,没收入我就还不上房贷,很苦逼的。”

纪律挑眉:“你还有房贷?”

宋不羁也挑眉:“我不能有房贷?”

纪律摇摇头:“看不出。”

宋不羁:“……我哪来的钱付全款?首付就差点弄得我倾家荡产好吗。”

花城的房价比不上大城市,但也并不便宜。宋不羁叹了口气,大有一副老来感叹的模样:“年轻时为了买个房,熬夜爆肝,差点猝死……现在年纪大了,不敢喽。”

xiaoshuting.cc

纪律笑了笑,转回租房的话题:“租给别人和租给我,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

宋不羁抬头静静地看着他,纪律没有坐下,就这么站在沙发边,站在他面前,脸上不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而是看上去暖融融的温情。

有了人情味。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宋不羁还记得最初见到纪律时他的冷酷模样,才过了多久呀,在他面前纪律好似变了个性格。

不……其实没变。

宋不羁心想,他只是把内心深埋的一面,在他面前表现了出来。

但他们两个现在,算是朦胧的暧昧期?还是什么期?宋不羁什么书都看,自然也看过什么爱情小说。虽然没几本,但对于其中的套路还是清楚。纪律这若是住进来……他才不信纪律只是纯粹好心把房租送给他。

两个互有好感互相暧昧的成年男子住在一起,不发生点什么才奇怪吧?

但是……

宋不羁的目光在纪律身上游荡,这身材,要什么有什么,若说他不期待发生点什么……那定是假话。

只是现在,太快了吧?

纪律仿佛知道宋不羁在想什么,他说:“不快。”

“啊?”宋不羁惊了一下。

“不快。”纪律说,“我工作忙,不会时时在家。我们相处的时间很少。”

很少吗?

宋不羁想象了一下,若俩人真住在一起,他们每天见面的时间会有多少。早上纪律出门前?不,估计他在睡觉。中午?纪律应该不回来吧,他没有意外也会在睡觉。晚上?晚上如果纪律回来,倒是有可能。

这么一算,好像还真不多?

这时,纪律继续道:“你觉得除了我,还有谁会愿意租一个发生过凶杀案的房子?”

宋不羁张了张嘴,想要反驳,被纪律堵住了:“降低房租?降低房租你还得起房贷?”

宋不羁被戳了下心窝,干脆破罐子破摔,耍赖道:“那纪队你帮我还房贷?”

按照一般爱情小说的套路,这会儿男主角肯定是豪言壮语:“多少钱我都替你付。”但纪律大概不是爱情小说的男主,他是这么说的——

“公务人员工资低,还不起你的房贷。”

宋不羁:“……”

宋不羁突然有种打他脑袋的冲动。他说:“还不起我的房贷就付得起两个房间的房租了?”

“嗯。”纪律点了下头,煞有其事地说,“回头把我这的房子租出去。”

宋不羁:“……”

胡扯了这么些,宋不羁摆摆手,多方考虑后,其实主要是向穷势力低下了头,他说:“行吧,房间租给你。”

宋不羁说了个数字,是房租。纪律没意见,俩人就这么先口头签订了合同。

当晚,宋不羁打车回了家,遛了金大发,第二日把纸质版合同送去给了纪律。

宋不羁是第二日傍晚直接去的市局。

去的时候刑侦大队大部分人都下班了,除了纪律和俞晓楠。

俞晓楠正拿着手机靠在墙上看剧。宋不羁经过他们办公室时,刚好听到“我在篮球场等你”这么一句青春校园风十分浓郁的台词。

宋不羁瞟了一眼,惊恐地发现俞晓楠脸上是花痴的荡漾表情。

一不小心,宋不羁撞到了门上。

俞晓楠听到动静,抬了抬头。

“咦,小宋哥?”俞晓楠疑惑,“你怎么来了?找纪队?他还没下班?”

宋不羁亲眼见识到了俞晓楠一秒变脸,荡漾的花痴脸顿时变成了正正经经的疑问脸,大感女人真是种神奇的生物。

“嗯。”宋不羁揉了揉额头,“你还没下班?”

俞晓楠:“约了朋友逛街呢,她还没下班。”

宋不羁揶揄:“男朋友呐?”

俞晓楠摆摆手,一脸鄙夷:“男朋友?现在的男人有什么用?贴心?女朋友更贴心好吧?姨妈痛只会说一句多喝热水。换灯泡修水管?不好意思我都会——当然,我不是说纪队,咱纪队那是谁啊?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啊——纪队好!”

话说到一半,俞晓楠突然换了神色,换了语气,说的内容也变了个大样,看得宋不羁真是目瞪口呆。

听到最后,宋不羁也听明白了俞晓楠突然变化的原因——纪律来了。

纪律大概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出来了。这会儿他已经走到了宋不羁身后。

宋不羁也明显感觉到了一股热流的靠近,他不转身先出口调笑:“纪队,火气挺足啊。”

纪律同俞晓楠打了声招呼,然后把人领走了。

宋不羁摸摸额头,把合同扔给他,大摇大摆地走到他的椅子上坐下,说:“喏,麻烦纪队签一下租房合同。”

纪律扫了一眼这合同,说:“漏洞百出啊,网上下载的?”

宋不羁:“不然呢?我自己写一份吗?”

纪律颇为嫌弃地弹了弹合同:“竟然有人签?”

宋不羁懒洋洋地说道:“你以为所有人都跟纪队你一样认真看合同啊?认真看也不一定看得懂啊。我人好,地段好,租金合理,当然想租的人很多。”

当然,这都是命案发生前。

纪律“刷刷刷”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说:“常非呢,他不是律师吗?”

宋不羁:“常非当时给我指出了一二三四五……无数个漏洞呢。但谁让我有魅力呢,看着就是个好人,常非自然是爽快地签了。”

纪律提出一个问题:“怎么不通过中介?”

宋不羁一副“你是不是傻”的表情:“当然是懒啊。”

纪律无言以对,签了合同还给他。

宋不羁满意地一扫,然后一份自留,一份递给纪律。

纪律把合同扔到办公桌的一个抽屉里,关上后说:“吃饭去吧?”

宋不羁站起来:“行。”

两天后,纪律就搬进了宋不羁的房子里,原先高彬住的那个房间。房间已经被重装装修一番,如果不是知情人士,完全不会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常非对于纪律的搬进来愣了半晌,甚至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看看是不是真的。

“羁哥,纪队搬进来了?”纪律搬进当天傍晚,常非还不敢置信地戳了戳宋不羁。

宋不羁随意地一点头,看着家里骤然多出来的行李们,也有些恍惚。

……这就要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了啊?

半个月过去,宋不羁一方面习惯了纪律的存在,一方面又不太习惯。比如纪律想拉着宋不羁一起出去跑步锻炼,但宋不羁总是以各种理由表示不去。

宋不羁已经连续几天都在思考,到底怎样才能让纪律彻底打消这个念头。

就在他苦恼这件事的时候,隔着两个区的青山区一个派出所,接到民众报案,发现了一具尸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箐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30 21:27:54

鹿儿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31 09:36:54

--

就,没存稿了……乖乖去码字了……明天进入案情……除非是不可抗因素,不然我都是日更哒~没存稿也能现码不是~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