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63、063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晓楠, 具体情况传过来了吗?”

警车内,坐着夏霁、俞晓楠和宋不羁三人。夏霁开车,宋不羁坐在副驾驶,俞晓楠坐在后座,她手上拿着一个平板。

俞晓楠看了一眼平板,说:“还没呢。”

宋不羁随口说道:“效率这么低?”

今日一大早,市局接到了青山区一个派出所的电话,他们片区内的一座山里发现了一具女尸。

本来案件详情应该是及时传过来的,但不知怎么了,这从出发到现在半小时了, 什么信息都还没有。

与夏霁斯文外表不符的是,此时他的车开得飞起。从市局到青山区有条新建的路,路面宽, 车还少, 车子已经开到了一百码以上。

夏霁一边集中注意力开着车,一边吩咐俞晓楠:“催一催。”

俞晓楠“嗯”了一声,开始联系那边的派出所。

本来纪律是打算亲自过去一趟的。但纪律腿伤并没有好全,梁局不同意他开车, 也不赞成他勤快出外勤, 于是便让夏霁带人走一趟。

派出所的民警一般负责调查“鸡毛蒜皮”的小案,涉及到命案这种,会转移到市局。

宋不羁本来不想去,因为天渐渐热起来了,而今天太阳又很好, 走在太阳底下绝对要出一身汗。宋不羁怕热得不行,十分不愿外出受虐。但纪律说了一句话。

他说:“青山区,卢浩才消失的地方。”

宋不羁不是忘了卢浩才是在青山区的龙山脚下弃车离开,而是有种卢浩才不会立即就重新开始活动的直觉。

但是纪律又说了一句话。

他说:“命案发生得太频繁,不对劲。”当时他说这话时,和宋不羁对视了一眼,这一瞬间,宋不羁蓦地就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m1。

梁局阻止纪律出外勤能理解,但纪律也可以不听,虽然他的腿没好全,但也没什么很大问题了。尽管如此,纪律仍旧没一起出来,反而留在了市局——肯定有什么目的。

宋不羁懒得猜,他想纪律会告诉他。

眼下还是平心静气、平心静气吧。

二十出头的气温,太阳照在密不透风的车内肯定是很热的。所幸车内开了空调,舒服了许多。但宋不羁仍莫名觉得有一点闷热。心情突地便躁了。

这时,俞晓楠突然叫了起来:“有了!”

话落她快速看起了派出所那边发过来的案件情况,看完后她总结道:“王余,女,37岁,花城银行的职工。昨天下午她被人发现死于眉山的树林里,报案人是一对热衷爬山的夫妻。四天前,4月13日,王余的丈夫到派出所报案,王余失踪了……”

就在这时,俞晓楠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纪队啊。”俞晓楠看了眼手机,立即接了起来,“嗯,还没到呢,还要半小时吧……小宋哥?他和我们一起啊!哦哦,让他接电话啊——喏,小宋哥,纪队找你。”

宋不羁还在疑惑纪律找自己的话怎么不直接打他手机反而打俞晓楠的,就听到纪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手机关机了?”

“嗯?”宋不羁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手机似乎是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

宋不羁“啊”了一声,说:“昨晚忘记充电了。”

昨晚他和纪律一起遛了金大发,就被纪律赶到床上睡觉,连手机有电没电都没太注意。

——自从纪律住进来,在纪律的“潜移默化”下,他的作息真是越来越正常。然而他却“苦不堪言”,白天比晚上热啊!而且他已经好久没睡过冰箱了!

真是十分想回到没认识纪律以前潇潇洒洒日夜颠倒的日子了。

纪律顿了一下,说:“就算在青山区见到了卢浩才,也别冲动之下跟上去,做什么事。”

宋不羁一愣,说:“应该不会……”

他想说“应该不会见到吧”,但说了一半没说下去。

电话中纪律极其认真地说道:“我是说万一。万一运气好被你碰见了,你别一个人行动。”

xiaoshuting.la

宋不羁没说话,如果真碰见了……

脑内正进行着假设碰见了卢浩才他会怎么做的画面,就听到纪律又说道:“我不放心。”语气十分郑重。

宋不羁看向窗外,路边的树木正在快速地往后退,车子在道路上飞驰。车内空调口呼出的冷气接连不断地往他身上喷。

“好。”宋不羁轻声答应了。

把手机还给俞晓楠后,他低头捏着自己没电的手机,转了转。

半晌后,宋不羁抬头问道:“有数据线吗?”

夏霁先摇了摇头:“没有。”

俞晓楠带了个包,她一边翻包,一边说道:“我们这工作手机耗电不快,不玩游戏两三天不充也没关系。平时不带数据线的。不过我有另一个和你同款的手机……以前出门是必带移动电源数据线的,现在很少用,估计是没带的……哎,真没带。”

宋不羁无奈地道:“好吧。”

没办法了,那就没电着吧。

俞晓楠抓回平板,又继续开始讲述发现的那具女尸的情况。

“死者是被掐死的,身体上没其他殴打之类的痕迹。死者脚上穿着室内软拖,还掉了一只,派出所的民警猜测小树林不是案发现场,只是抛尸现场。”

夏霁问:“死者家里距离小树林多远?”

“三十公里不到,二十九公里差不多。开车要一个小时左右。”俞晓楠说,“死者家在新海小区,住在二十层。”

“新海小区。”夏霁想了一会儿,说,“这个小区不便宜吧?”

“不便宜。”俞晓楠说,“像我这种月光族,显然是买不起的。”

宋不羁静静地听着,这时问道:“新海小区离龙山多远?”

“龙山?”俞晓楠一愣,继而很快便想起了那辆在龙山发现的车,以及在龙山失去踪影的卢浩才。

她低头在地图上对比了一番,说:“不算近,十公里左右,开车二三十分钟吧。”

宋不羁“唔”了一声,做了个让俞晓楠继续说的手势。

“派出所传过来的资料就这些。”俞晓楠耸了耸肩,看向夏霁,“夏哥,这个案子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吧?”

夏霁:“看起来是个普通杀人抛尸案。但是——”

话锋一转,夏霁说:“——最近实在不太平。”

俞晓楠抓了抓头发,说:“会不会是你和纪队过于敏感了?”

离开前,纪律特地把她和夏霁叫到了他办公室,吩咐他们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调查这起案件,尤其……看看有没有“m1”的标志。

前两个案子中出现的“m1”标志,是他们刑侦大队所有人心中的一个未解之谜,也是悬在他们头顶的一个钉子——就不知道这个钉子什么时候落下,是刺得所有人遍体鳞伤还是提前预知了落下的位置躲过。

宋不羁虽然看着窗外,但两只耳朵也在听他们说话。他心下有些惊讶,原来出发前纪律也让他们多注意下这个案子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吗?也是啊,只要参与了前两起案子的调查,不可能不知道“m1”的事,与其瞒着暗中调查,不如把大伙儿的力量联合起来。

只是,他们两个,可信吗?

此时,宋不羁心里对警察的不信任感又冒了出来。

当时纪律让卢浩才等人去市局提取dna时,并没有准确告诉他们缘由。也就是说,卢浩才是不知道纪律他们在欧杰死时穿着的粉色毛衣上提取到了一组另外的dna。但是很巧的是,就在提取完卢浩才dna的当晚,不,第二天清晨,卢浩才就失踪了。

卢浩才这么厉害,提前预料到了警方的行动,知道警方是提取了他的dna作对比,就等对比结果出来就逮捕他?

小区外的监控车辆和警察,卢浩才应该是发现了的,但是宋不羁并不认为他那天晚上才发现。从接到报案、锁定嫌疑人后,警方就有人在监视着卢浩才。宋不羁认为他在更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当作不知道。

那卢浩才是为什么才突然跑路?

宋不羁不得不怀疑,市局内部可能有人给他通风报信。

“这人会是夏霁,会是俞晓楠吗?”宋不羁心想,心里的怀疑与警惕又重了几分。

又过了二三十分钟,他们来到了发现尸体的那个派出所。

派出所民警一副百姓见到高官的架势,哈腰弯背地把他们迎了进去。

“尸体还在我们这的——您们这边请。”

夏霁走着的脚步一顿,问:“这是谁?”

一楼大厅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这人穿着一件衬衫,衬衫皱皱巴巴,后面塞在裤子里,前面却被扯出了一角,乱在外面。他下面穿着一条黑色的裤子,一双黑色的皮鞋。裤脚宽大,盖在鞋面上,是那种十年前中年大叔的打扮。

他是个长方脸,头发乱蓬蓬的,也不知几天没梳理过了,鼻梁上架着一副厚重的无边框眼睛。从侧面看过去,镜片像是有几厘米厚。他神色悲痛,下巴处胡渣根根,后背弯着,双手无力地搭在双膝上。

旁边,一个女警察正低声说着什么。

带路民警小声地说道:“死者的丈夫,不肯接受妻子被杀的事实。”

话落,那男子似乎有所感,茫然地抬起头来,看到了夏霁他们。他嘴唇动了动,“啊”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但却因为长时间的没说话,喉咙一痒,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人生得意须尽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1 07:36:02

北河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1 11:19:49

狗怂魏不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1 13:36:26

狗怂魏不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1 13:36:40

狗怂魏不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1 13:36:45

愚人节,家里码字……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