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65、065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斑驳的阳光照射下来, 刚好在前面那块地上投下一个光圈。

雷钧指了指那光圈,说:“就是这里。”

夏霁蹲下身,看着那原本放着尸体的地上。

雷钧也跟着蹲了下来,他说:“昨天接到报案后,我们在这附近调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线索。”

俞晓楠双手叉腰,朝四周环视了一圈,说:“也没有人进来出去的脚印?”

“没有。”雷钧说,“前天我们这下了一整天的雨,估计尸体是前天之前弃的, 雨水把脚印冲没了。”

脚下的土地确实不干,看得出是刚下了雨不久。宋不羁微微抬头,目光在周围高大的树木上扫过。

树木上也有斑驳的光圈, 热, 实在是热。

宋不羁随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只觉得全身上下黏糊糊的。他看着那些树,甚至升起了附身到树上的冲动。

——附下身,再读取读取树的记忆, 不就能知道当时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但是……

宋不羁叹了口气。他答应过纪律, 不再随便乱使用能力,尤其是读取记忆所附物的记忆。

当时读取马路记忆所带来的后遗症确实严重,大约把纪律吓坏了。其实宋不羁心里也有点后怕,这若是一个弄不好,自己不是恢复不了, 就是被庞大繁复的记忆弄得精神失常吧。

万幸最终没什么事。

“这是什么?”

这时,俞晓楠的声音突然响起。

她蹲在一个树前,这棵树距离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有两三米的距离。她戴着手套的右手上捡起了一个小小的什么东西。

雅文库

宋不羁眯了眯眼,他站得有点远,有点看不清俞晓楠手上的这是什么东西。

手里的东西被俞晓楠转了转,刚好对上阳光,便反射出了光。

“扣子?”夏霁已经走了过去,低头看向俞晓楠手中的东西,又说了一遍,“扣子?”

雷钧也走了过来,说:“扣子没什么稀奇的吧?”

俞晓楠嘿嘿一笑,下一秒突正了神色,说:“扣子是不稀奇,谁都有可能掉在这。但是——”

“但是这扣子很像今天刘文韬身上穿的那衬衫上的扣子。”说这话的是宋不羁。

他也走了过来,从俞晓楠手上接过那扣子,上下翻看了一下。

“没错!”俞晓楠说,“刘文韬身上穿的衬衫,它的扣子和这一颗很像,至于是不是一模一样,就要去对比看看了。”

“等等,两位领导——”雷钧还是称夏霁和俞晓楠为领导,“你们不会真怀疑是刘文韬掐死了他老婆吧?”

夏霁淡淡地说:“有这种可能。”

“可是——”雷钧好像百思不得其解,“刘文韬在我们这片区域还算有名,他不爱交际,一心扑在研究上,对老婆很好,大小事情据说都是老婆做主。对了,他老婆生不出孩子,刘文韬也全然不在意,没有因为这个而疏远他老婆。也是因为这事啊,在我们这传开了,大伙儿都说刘文韬是个好男人——这样的人会杀死他老婆吗?”

“人心叵测。”夏霁说,“我们不能放过一丝可能。”

“没错。”俞晓楠把那扣子放进了物证袋里,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被传得这么好,谁知道关起门来他是不是也这样。而且还有个词叫激情杀人。”

“激情杀人……”雷钧挠挠头,“刘文韬听说性子温文尔雅……”

说了一半,他又没再说下去。激情杀人,还是有可能的。

几人不再说话,继续在小树林里勘查。

小树林的地面上多是石块、掉落的树叶等杂七杂八的玩意儿,几人一起蹲在地上,一寸一寸地翻。

——虽然派出所民警昨天傍晚就已经勘查过,但是人都会有遗漏。夏霁他们还是要再勘查一遍。

宋不羁没有跟他们一起蹲着,他现在哪哪都热,他有种直觉,他们在这里不会再找到什么。

但是这种直觉说给纪律听听就算了,说给夏霁他们听,他们也不信吧。

他是来看看尸体,看看尸体身上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比如“m1”。

但显然这一趟他怕是要白走一趟了。他连正常地靠近那尸体都做不到,还不如等白卓的尸检报告呢。

宋不羁忍不住想,纪律是不是太看得起他了。

他站在树林间,周围树木林立,突然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去看眼尸体。

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倏地一凝,看向某棵树的树干上。

---

纪律留在了局里,他刚从局长办公室出来。

梁局也认为今年命案发生得有些频繁,特地把他叫了上去谈话。

谈话内容无非是梁局的隐忧,以及对他寄予的厚望。

“是个犯罪团伙。”梁局说这话时,眉头的皱纹紧得仿佛能夹死苍蝇。

“从二月的冰箱碎尸案开始,到三月的欧杰被杀案,再到现在现在四月的不知名女尸。”梁局说,“他们很可能以月为单位作案。”

纪律也考虑过这种可能,但他却不赞同这个想法。他说:“高彬并不像犯罪团伙的人,至少在当时并不是。他杀人碎尸,更多是临时起意。至于欧杰被杀,我认为卢浩才也是临时起意,极有可能是欧杰当时听到或看到了什么。”

梁局对于纪律的分析不置可否,他锐利的双眼折射出精光,说:“不管怎么说,既然两起案子都出现了‘m1’,那肯定有某种关联——再好好审下高彬,让他把知道的吐出来。”

高彬如今被关在看守所里,他们已经去提审了几次,但次次都无功而返。

纪律离开局长办公室前,转身关门时,蓦然发现梁局的两鬓不知何时更白了。

他抿了抿唇,一言不发地走出去。

梁局今年有五十二了,在警察这个岗位上兢兢战战大半生,投入了所有的精力,如今还要过了半百的人操心案子,纪律心里不太舒服。

梁局可以说是他的偶像,这条路上的指明灯。他决定来花城,也是和梁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某种意义上,梁局就像是他的父亲一样。

纪律走回办公室,把谢齐天叫了进来。

“小谢。”纪律开了个头,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站在桌前,拿着茶杯的手顿了顿,沉静的双眸定定地看了谢齐天好一会儿。

谢齐天被看得有些莫名,他奇怪地唤了一声:“纪队。”

纪队收回仿佛要看透人心的视线,说:“帮我做件事。”

谢齐天:“纪队您说。”

纪队把桌子上折叠起来的一张纸递给他,说:“平时多注意下这些人。”

谢齐天看着纸上的名字,神色一凛:“纪队,这是……”

纪律打断他:“名字记住了吗?”

谢齐天点了下头:“记住了。”

纸被抽回来,放进碎纸机里碎掉了。

谢齐天揣摩了一番纪律的心思,压低了声音道:“纪队是怀疑有内鬼?”

最后两个字被谢齐天压得极低,不注意听完全听不出他在讲什么。

纪律几不可见地点了下头:“对。”

从二月的简为源被杀开始,纪律就有种被盯上的感觉,好像背后有那么一个人,一直在注视着自己,注视着这案子。

显然这个人不是高彬。

他想,这个人应该是在简为源脚踝上纹上“m1”标记的人。这个人藏在暗处,又在他们前去高彬老家前,在高彬的旧书桌上写下了“m1”。

——这个“m1”的标记很新。后来纪律请人仔细研究过,就写于他们去之前。

这藏在暗处的人显然是确定他们要去高彬的老家,故意留下了这么个崭新的标记——是挑衅。

纪律怀疑,要么他们局内部有人透露了自己的行程,要么就是这人极其熟悉警察的办案流程,曾经或者现在是体制内的。不管是哪一种,都和警察有关系。

而后来,卢浩才失踪。他像是得知了警察会在某一时间段去抓捕他似的,刚好在dna对比结果出来前离开了。

纪律不愿怀疑局内的同事,自己的队员们,但一切都太巧了。他不想多疑猜忌,但连宋不羁那种说不上原因的强烈直觉都怀疑他们局里有内鬼……必须得查出这人是谁。

谢齐天没有多问,但稍微一想也明白了几分。

他郑重地带着秘密任务离开,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安静。

窗外太阳猛烈,纪律看了一会儿,心里担心起宋不羁。

要他跟着去现场,不仅仅是关注死者是否有什么异常,还有……夏霁和俞晓楠。

两个小时后,死者王余的尸体被带回了市局,白卓进入了验尸模式。

宋不羁、夏霁和俞晓楠三人也告别了雷钧,从派出所启程回市局。

回去的车上,所有人的脸上都分外严肃。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初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2 20:24:30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