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71、071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阳光甚好, 照在男孩黑色的鸭舌帽上,像是镀上了一层白光。他是从朝花夕拾教育培训机构前门那条路拐进来,看上去像要去往另一条街。

这时,男孩往墙的方向走了走,从宋不羁这个角度看过去,已经看不到身影了。

宋不羁忙趴到阳台边,低头找去——

男孩沿着两栋建筑之间的小巷,正往里面走。

但接着,男孩突然停下了角度,他低头接起了电话, 电话中那人不知说了什么,男孩又往外走去,往右一拐, 被隔壁的建筑物挡住, 看不见了。

宋不羁立即转身,快速冲过了校长室,快速跑向了楼梯。他大概是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在跑,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狂跳, 然而等他跑到马路边, 跑到那男孩消失的建筑旁,这条路上已经彻底没了男孩的身影。

朝花夕拾教育培训机构在马路边,它对面是花城二中,隔壁两边分别是一家文具店和一家奶茶店。男孩消失的方向是奶茶店这边。

宋不羁抿了抿唇,进去问了问奶茶店的员工有没有看到那么个男孩, 员工说没有。接着他又往前走了一段,一家店一家店问去。

然而,一无所获。

等他把这半条街走完,往回走时,他的手机响了。

宋不羁心不在焉地接起,连来电都没看,刚“喂”了一声,就听到纪律担心的声音传来:“你在哪?”

“我在……”宋不羁抬眼一眼,刚准备说我在马路边上,就看到了各家店前显眼的监控。

对啊!还可以查监控!

他快速跟纪律说了声马上回去,就快速跑了起来。

风把他的头发吹得直往后飘,额头的汗珠随之跟上,在阳光下泛着细碎的光。

哔嘀阁

宋不羁平日里因为不想流汗,走路都是慢慢悠悠的,别说跑了,连快步走都没见过。纪律一看他这副呼吸略急额头出汗的模样就皱眉,出什么事了?

纪律他们已经对比完了箱子里有的本子,找到两本字迹相像的,而且两本竟然都是日记本。

李校长边一起把其他东西放回去,边说:“我记得当时这日记也不是强求写的,想写就写,不写就不写,写完后老师也不看,最后都让学生带回去了的。没想到竟然还有学生没带回去……”

纪律把宋不羁拉到一边,皱眉擦了擦他的汗,低声问怎么了。

宋不羁缓了缓气,小声说:“我好像看到欧杰了!”

纪律眉头皱得更深:“欧杰已经死了。”

“对,我知道。”宋不羁说,“但是我刚真看到了一人,他给我的感觉和欧杰特别像……我看到了他的脸……脸也很像……”

纪律没说话。

“纪队,”宋不羁拉住他的手,“他在隔壁奶茶店那边消失了,你能不能帮我查下监控……”

纪律:“欧杰的死亡是肯定的,即使你现在看到一个和他相像的人,也不会是他。”

理智上宋不羁知道纪律说的这话是对,欧杰的死不仅经过了dna的确认,还经过了欧春林的辨认,他是死了。但是感情上,他在追出去的那一瞬间,竟然希望欧杰只是诈死,哪怕有隐情也好,只要活着……

宋不羁抿了抿唇,垂下眼皮,继而又抬眼坚定地看着纪律:“我知道他死了,但是监控我还是想查,你帮我吗?”

或许纪律认为他是在无理取闹,但是……宋不羁说不上这是种什么感觉。他自己都讲不清,更何况是描述给别人听呢。

俩人站在校长办公室的一角,声音压得低,靠得极近,这会儿视线一对上,眼中便都是彼此的倒影。

半晌后,纪律移开视线,吩咐谢齐天待会儿把两本日记本带回去让专家鉴定,自己则和宋不羁去调取监控了。

一个小时后,他们把这条街上男孩出现的时间段里所有的监控都看了一遍。

这条路有个公交站,站名叫市公安局(花城二中)站,男孩就是下在了朝花夕拾教育培训机构这边的公交站,然后往奶茶店的方向走。

走到朝花夕拾和奶茶店中间的小巷没过一分钟,他又拐了出来,直直往奶茶店那边的马路走去,直到走完,往右拐了。

监控里男孩戴着鸭舌帽,略低着脑袋,大部分时候看不到脸,但在他刚下公交时,他似乎是为了确认方向,抬了下头。

这张侧脸的监控截图被发到了纪律手机上。

干净清秀,和欧杰有八分像。

宋不羁怔怔地看着这监控截图上的人,喃喃道:“真像……”

真的很像,无论是脸,还是印象中欧杰的气质……如果欧杰初中毕业后继续好好读书,会和这个男孩差不多吧?

纪律看了截图上的人一会儿后,突然说:“何小宝。”

“什么?”宋不羁抬了抬眼,看他,何小宝?

“何小贝何小宝姐弟,双胞胎,记得吧?”纪律说,“这人是何小宝。”

宋不羁想起来了,这是当初在纪律家看的那个交通肇事案两位受害人的儿子和女儿。

眉头不易察觉地皱起,宋不羁盯着这监控截图,说:“这是何小宝?”

当时看的案卷中并没有何小贝和何小宝的照片,宋不羁并不知道他们俩长什么样。

“嗯。”纪律沉思道,“卢浩才当初进了何家的房子,何小贝和何小宝这对姐弟……回头我让小金他们盯得更紧。”

宋不羁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从表面上看,这对姐弟确实极有可能和卢浩才有关系,和卢浩才有关系就意味着可能和那个藏在暗处的犯罪团伙有关系,和“m1”有关系。

可是宋不羁没想到,这个何小宝,竟然和欧杰长得那么像,甚至连从上到下的气质都相似。

这……是巧合吗?

此时已近中午,先前抛开一切追人查监控的时候宋不羁还没察觉怎么样,这会儿冷静下来,不适感就从头顶开始蔓延,很快就蔓延到了全身。每个细胞都在抗议。

又热又饿。

他舔了舔嘴唇,催促纪律走快点。

早点回去早点吹个风扇。

纪律把手搭到他头顶,在过马路时拉住了他:“红灯。”

宋不羁叹了口气,抬眼看了看自己额头上的手,说:“这也挡不了什么,我看我以后出门得带把伞。喏,你看,就像她们一样。”

虽然天气还没有很热,但街上已经有撑着伞遮阳的姑娘们了。

“我听说现在的伞还自带小风扇,回头我买一个这样的……”宋不羁说完,红灯就变成了绿灯。

二人快速过了马路。

纪律的手一直搁在他头顶上。

宋不羁很希望心理暗示有用,比如“喜欢的人特意用手给我遮太阳呢,瞬间觉得凉快了很多呢”,但是事实证明,这种心理暗示一点用都没有。

太阳还是那么晒,热意还是那么强烈。

而且……他默默地在心里叹气,纪律的体温被太阳这么一照,比平常更热了,这么靠过来,实在是比太阳照射过来的热度还要猛烈。

他实在是很想不管不顾地躲远点了。

然而经过这段时间的同居下来,他明白纪律是真的对他好。这么对他好为他着想的一个人,宋不羁有点舍不得拒绝。

“算了算了,”他想,“总共也就忍几分钟而已。”

过了马路是花城二中,今天是工作日,学生们都在教室里学习,从大门看进去,学校里静悄悄的,校园里都没什么人。

他们从花城二中门前经过,又走了几百米,很快,市局到了。

回到纪律的办公室,宋不羁立即把电风扇开到了最大。他舒服地呼出一口气。

“总算活过来了。”他对纪律说,“哎,我叫份冰奶茶吧,你要吗纪队?”

纪律顿了顿,说:“叫了还要去门卫那拿,我去对面给你买吧。”

宋不羁眨了眨眼,说:“那就麻烦纪队了。”

“中午在食堂吃饭吧?”纪律问。

“行啊。”宋不羁说,“好像我还真没在你们食堂吃过……哎,伙食好吗?”

纪律笑了笑,说:“一般,不过菜量大。”

“能吃就行。”宋不羁很有自知之明,“一个不会做饭的我没有资格嫌弃别人的厨艺。”

食堂十二点开饭,现在距离十二点还有十分钟左右,宋不羁便继续摊在椅子上吹风扇。

这时,纪律的手机响了。

是收到什么信息的声音。

纪律看了看,然后笑了。

宋不羁好奇:“收到什么了这么高兴?”

纪律把手机屏幕举到他面前,说:“一笙给我发了个红包。”

“嗯?”宋不羁定睛看去,发现红包名是两个字——谢了。

“谢了?”宋不羁说,“谢什么?”

上面的聊天记录还在,宋不羁没特地去看,但在同个页面上,不小心就看到了。

“所以,侯律师是谢你加快了常非搬出去的进程?”宋不羁挑了下眉。

“以我对一笙的了解,”纪律收起手机,说,“事情已经成了。”

“常非同意搬去侯律师的家了?”宋不羁按捺不住地摸出手机,想发个信息过去问问常非,但这会儿问又显得太特意了,便生生忍住了,等着常非主动告诉自己。反正他要搬出去,肯定是会说的。

“肯定是答应了。”纪律说,“具体什么时候搬就看常非了。”

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宋不羁点了下头,感慨道:“当媒人还挺好玩。”

快十二点了,他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市局食堂的饭果然如纪律所说,味道一般,但胜在菜量大。宋不羁吃得还挺饱。

饭后,纪律去对面奶茶店给宋不羁买了一杯冰奶茶,回来后发现宋不羁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电风扇还在“呼呼”地对着他吹,纪律放下奶茶,轻轻地给他盖上了自己的放在办公室里的一件外套。

接着他便出去了。

命案一日未破,他们就一日不能松懈。

宋不羁又做了个梦。

其实平时他做梦的次数屈指可数。以前睡冰箱比较多,或许是附身的关系,他从来不会做梦。而现在,就算是睡床,他也几乎不做梦。倒不是说睡眠质量多好,一觉睡到天亮什么的,而是再翻来覆去,他睡着了也不会做梦。

爆炸昏迷后那次做的梦,实在是他的屈指可数了。

这次也是。

梦里他似乎站在一片海水里。之所以认为是海,是因为这水面一眼看去看不到边际。

他站的地方旁边有一座小岛,岛不知发生了什么,浓烟滚滚,烟雾中好像还能看到废墟一片。岛的旁边有一艘小船,小船上有一个看上去很小的男娃,小船边还有一个瘦弱的女孩子,看上去十岁差不多。

小女孩一手拉着船,一手拿着比她人还高的桨,正弯腰跟小男娃说着什么。

宋不羁站得有些远,他看不真切,听不真切。他只隐隐看出这女孩子灰头土脸,身上的衣服有无数个破洞,皮肤上也有些像是糊掉的黑色。船上小男娃的状况就比她好多了。

接着,女孩子跳上了船,回头看了身后的浓烟一眼,然后笨拙地荡起船桨,让小船飘离了小岛。

女孩子力气不大,水流又重,每一下都似乎用尽了女孩子的力气。小船经过宋不羁身边时,他看到女孩子咬着牙,拼了命地往前划。她双手把船桨抓得极紧,骨头都仿佛要被破皮而出。

宋不羁的视线忍不住跟随着她。

他看到女孩子凌乱的灰扑扑的头发被海风吹得飘飘荡荡,他看到女孩子背部的衣服破了,露出的肩胛骨尖锐而突出,以及右边肩胛骨上一块黑色的痕迹,好似带着血肉的模糊……

直到小船消失在远处,宋不羁才缓缓清醒了过来。

他有些迷茫地睁开眼,一抬手臂,身上的衣服滑了下去。

“醒了?”纪律抬眼,说,“睡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了啊……”宋不羁睡得喉咙有些干,起身晃了晃脑袋,看到桌上放着的奶茶,抓过来就是一口。

梦里的内容仿佛还在眼前,宋不羁心里有种莫名的压抑感。他想找人说说。

慢慢地走到纪律身边,宋不羁发现他正在看一个东西。

“看什么?”宋不羁随口问道,在纪律旁边坐下来。

“尸检报告。”纪律说。

“王余的?”宋不羁往报告上瞟了一眼。

纪律刚看完这一页,翻到了下一页。下一页是两张图片,上下各一张,彩色的。

看清图片内容的刹那,宋不羁双眼猛地一缩,下一秒就把报告拿了过来,直直地盯着一张图片看。

这张图片上,死者王余呈现趴着的姿势,在她的右侧肩胛骨的位置上,有一小块极淡的痕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

妄尝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8 23:11:52

言午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8 23:49:19

轩辕陌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9 19:50:54

谢谢你们的祝福~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