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73、073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常非要在这周日搬出去了。距离周日, 也没两天。他刚租的时候付了一年的房租,又押了一个月。这会儿还没到一年,宋不羁把剩下两个月的房租和一个月的押金全转回给了常非。

1200ksw.net

朋友之间无需多说什么,常非想了想,只问出这一句:“需要我帮你找找租客吗?”

他不租了,只有纪律一个人的话,那宋不羁的房租收入会下降一半。但如果让别人租进来……常非其实想想觉得有些不妥。

果然,宋不羁摇了摇头,笑道:“暂时不用了。”

常非好奇了,不见外地八卦起来:“羁哥, 你和纪队……你们真的……”

后面的话被他不好意思地隐在了未尽之语中。

宋不羁挑眉:“真的什么?真的在一起?真的睡了?”

常非差点被宋不羁露骨的话呛住。

宋不羁莞尔:“真的在一起了,但是还没睡。我听说你看到纪队深更半夜从我房里出来,想歪了?”

常非道:“正常人看到都会想歪好吧。”

“是是是。”宋不羁道, “等真睡了他我再来和你分享。”

常非:“……”

宋不羁看着他渐渐红了起来的脸蛋, 说:“哎,脸皮厚一点嘛,你也是啊,勇敢一点, 喜欢就扑了他, 不怕。”

常非诡异地听懂了宋不羁在说什么,下意识地反驳:“我没有喜欢……”

“行行行。”宋不羁随意地附和,“你没有喜欢他,你不想扑了他。”

常非一张脸涨得通红,坚持道:“我说真的。”

“嗯, 我信。”宋不羁的表情看上去特别真诚。

二人说了半天话,各自回到了房间。

宋不羁把穿了几天的熊猫睡衣扔到了脏衣篮里,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套狗的。狗的这一套和熊猫的款式一样,只不过黑色全都变成了棕色,熊猫脸变成了狗脸。

等洗完澡出来,纪律还没回来。

宋不羁想了想,给他发了条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到半秒,纪律就回了过来,说还要半小时左右。

宋不羁发了个极其荡漾的表情过去,然后语音过去:“我给你留门啊。”

他是故意发语音的,声音不高不低,尾音拖得老长,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别有一股又软又懒的意味,十分引人遐思。

纪律听到这语音时,刚好结束了队里的短会,人还没走完,他没注意到语音是外放的,按了之后才反应过来这语音声音过大。然而等他点掉语音时,还在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已经听到了。

俞晓楠瞬间就漾开老母亲般的微笑,嘿嘿了两声,正准备开口揶揄两句,就看到纪律扫过来的眼神。于是她转移了目标,勾着谢齐天的肩膀哥俩好一般往外走。

“我给你留门啊。”

刻意模仿的声,听得谢齐天和走在后面的几位憋笑不已。赶在纪队用眼神杀人前,以俞晓楠为首的几人快步走了出去。

一会儿功夫,会议室里只剩纪律一人了。

纪律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帮家伙,都学会拿他消遣了。

左右无人,纪律点开语音,又听了一遍。

一遍不够,又听了几遍。

……听得某处的火都快上来了。

命案的压力肯定是有的。尤其这几起案子还共同牵扯到了“m1”,压力更大了。

纪律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想不起来上一次用它是什么时候。

快速回了个信息过去,纪律整理完今天的工作,在十五分钟内回到了家。

宋不羁还没睡。

他本来是作息日夜颠倒,因为纪律以及顾问身份的关系,虽然已经改成晚上睡觉很久了,但还是个夜猫子。

他正拿着一台笔记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金大发趴在客厅的豪华大床上,半露个肚子,睡得不成样子。

纪律进来的时候,宋不羁正舀了一勺酸奶,塞进嘴里。他听到声音转过头的时候,勺子就这么塞在嘴里,还没下一步动作。

“你……”出口的声音怪异而含糊,宋不羁好像这会儿才想起自己咬着个勺子。

他舔了一下勺子上的酸奶,把勺子拿出来放进酸奶盒里,然后口齿清晰地说:“不是说半小时?现在才过了十五分钟。”

纪律的双眸暗了暗,一言不发地往他走去,边走边解开了衬衫上面的两颗扣子。

“你……”宋不羁舔了舔嘴唇,还想再说什么,就被已经走近了的纪律挑起下巴,吻住了。

宋不羁嘴唇上沾着的酸奶被纪律一点点舔了个干净,他嘴里也都是刚吃的酸奶味儿。酸奶大概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有点冰冰凉凉的,再加上宋不羁本就冰凉的身体……真恨不得让人把他捂热。

腿上的笔记本什么时候被拿走的宋不羁不知道,等他意识到身体热,而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更热的时候,他刚换的小狗睡裤被退到了臀上。

“等——等等——”宋不羁气喘吁吁地捧住埋在他脖子处亲着他喉结的男人,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喉结的滚动,又引来纪律一个亲。

“等等——”宋不羁用了点儿力,抬起纪律的脑袋,对上了纪律的眼睛。

然而一对上纪律冒着火的黑眸,宋不羁到嘴的话便转了个弯:“去我房里。”

紧接着,身体一个腾空,宋不羁咬住差点脱口而出的惊呼——卧槽他竟然被公主抱了?!

宋不羁着实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被公主抱。再怎么瘦,好歹他也是个大男人吧?

金大发被俩人的动静吵醒,抬起狗头看了一眼,接着又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宋不羁被纪律扔到了床上。

在滚烫的身体再次压下来之前,宋不羁恢复了些许理智:“等等——洗澡。”

纪律开口,声音暗哑:“一起。”

宋不羁想了想:“好啊。”

---

第二天一大早,常非打着哈欠出房门洗漱时,又看到了纪律从宋不羁的房间出来。

惊得差点把嘴里的牙膏吃下去,常非匆匆忙忙刷完牙,打报告一样快速说:“纪队我星期天就搬出去,你们到时候想怎样就……怎样。”

最后两个字说得有点轻,说完后常非就快速用冷水扑了把脸,然后出去了。

在常非出门前,纪律喊住了他。

“常非,”纪律说,“一笙暗恋你挺久了。”

常非的脸上立即浮现了一种表情,这表情似茫然,似惊恐,又似欢喜,总之挺玄幻的。这么些情绪组合在一起,随着纪律的这话,砸得常非满头问号。

——纪队在说什么?

——侯律师暗恋他?

——嗤,怎么可能?

纪律说完,朝常非点了个头,就绕过他,去拿金大发的牵引绳。

常非什么都来不及问,就眼看着留下这么一句爆炸性话的纪律带着金大发出了门。

——虽然他也并不知道问什么。

脑子里像是有一团乱糟糟的线,常非分不清头在哪,尾在哪,就这么又迷茫又惊讶地出了门。

等他到了律所,脑子还是没转过来,不过他发现自己来得太早了。

等他手忙脚乱地找钥匙时,他又看到一辆熟悉的车朝律所开了过来——侯律师竟然也来这么早?!

车子在常非面前停下,驾驶座上的车窗被降下,侯一笙的脸出现在车窗后,然后常非听到他问:“没吃早饭吧?”

常非愣愣地点了下头,脑子里充斥着“侯律师暗恋我?”“侯律师暗恋我!”这样的句子。

侯一笙让他等下,然后去停了车,走过来,说:“走吧,一起去附近吃个早饭。”

常非下意识地跟上侯一笙的脚步,等他坐在一个早餐店里稍稍回过神时,就听到侯一笙问他这个吃不吃那个吃不吃。

现在常非喝着一杯豆浆,看着侯一笙细嚼慢咽的模样,心里有一肚子的疑问。

——纪队说你暗恋我很久是不是真的?

——你为什么会暗恋我?

——你真的喜欢我吗?

——你今天怎么也来这么早?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饭?

……

然而等他默默地吃完早饭,他也没能问出来。

在律所里分开,侯一笙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常非收回看他的目光,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一天的工作又开始了。

办公室内,侯一笙又照例给纪律发了个红包,红包名同样是“谢了”二字。

另一边,纪律也已经到了办公室。

而绿景花苑22栋602室内,宋不羁却没有继续睡。

应该说他昨晚就没怎么睡。

但是这跟纪律又没有关系,不,还是很有关系的。

如果是因为昨晚和纪律上床了才导致整夜都没怎么睡的话,宋不羁也就不苦恼了。问题是昨晚他们根本就没做到最后。

……因为没有套套,总之除了他们俩的肉体,啥都没有。

但是昨晚纪律没离开,睡在了他的床上。

问题就出在这。

纪律睡着旁边,他睡不着。

本来俩人靠得近了,就能明显感觉到纪律身上散发的热意。这在同一张床上……这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一开始宋不羁还能暗示自己忽略、忽略、忽略,结果越想着忽略越是无法忽略,反而越清醒了。

纪律睡着之前问过他要不要分开睡,却被自己拒绝了。那会儿宋不羁想着,真的睡了之后会更热吧,现在都不习惯,以后还怎么办?

总之两个字,忍着。

忍着忍着,纪律就睡着了。

忍着忍着,他就忍到了天亮。

行吧,眯一会儿再去市局找纪律吧。

宋不羁打了个哈欠,就着空调的冷气,放任自己陷入了睡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

初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0 20:24:06

白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0 21:39:49

白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0 21:40:07

白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0 21:41:02

--

mua~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