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76、076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车子在花城的街道上飞快地驶过, 留下了一道黑色的剪影。

绿景花苑就在眼前。

车内还回荡着宋不羁的疑问——

刘文韬会不会就是当年那十七岁的男孩。

刘文韬妻子被抛尸的小树林里出现了“m1”标记,他本人又是生命基因科学方面的专家,可能私下里在研究“m1”,他的年龄可能虚报了一岁……

纪律曾经碰到过一起案子,犯罪嫌疑人实际年龄是二十三岁,但他身份证上显示的却是十七岁。

“但是,”纪律否定了,“刘文韬的父母都还健在,在北方一个农村里。如果刘文韬就是当年的十七岁男孩,他父母应该知道实验的事。”

据他从他爷爷和侯一笙爷爷那得到的信息, 当年的实验对象,如果是未成年,都是国家派了人和他们的父母签订了“实验”合同的。

纪律在绿景花苑停了车, 把这个信息告诉了宋不羁。

宋不羁“嗯”了一声, 说:“那这么说,十七岁,未成年,合同该是他父母签订的了。”

“嗯。”纪律说, “回头我联系刘文韬的父母确定一下。”

“哎等等, ”宋不羁突然说,“他们的儿媳死了,他们不会还不知道吧?”

如果知道了,这会儿应该已经在花城了吧?这都距离发现王余的尸体都多少天了呀。

“刘文韬不愿相信王余死了,不愿领回尸体, 他父母不知道也正常。”纪律转头看向宋不羁,“你上去吧。”

车子没熄火,纪律显然是不打算上去的。

宋不羁点了下头,说:“我等你回来哟。”

说完话他朝纪律眨了眨眼,然后下车走了。

真是……越来越会勾人了。

纪律摇了摇头,唇角微勾。

车子一转,又往外开了去。

虽然平时闲的时候他们刑侦大队看着人挺多,但一旦有案子的时候,真是怎么遣调都觉得人手不足。

案发前后的监控肯定要查的。王余死后被抛尸,那人肯定不会正大光明地抱着尸体去,肯定是把她搬到了某辆车上,然后车子开过去的。

他们主要查两个地方的监控视频,一个是王余和刘文韬家及其附近的,一个是眉山附近的。

监控显示,刘文韬果然如他自己所说,在13日傍晚6点半左右进了小区,一路回了家。之后没过十分钟,他又出了门,半个小时后才回来,那会儿7点10分左右。这段时间应该是如他所说,去吃饭了。然后直到7点半多,他再次出了门。

电梯的监控中,刘文韬的表情好像有些焦急。他不时地拿出手机来看,又发了几条信息,又打电话的,但没人回应。

“刘文韬的手机查过了,他当时给王余发了几条信息问她在哪,电话也是打给王余的。王余的手机上收到了,手机和尸体一体被弃在了小树林。”夏霁揉了揉盯监控盯了一天的眼睛,疲倦的叹了口气,“时间点都对得上,没什么异常。”

他这几天连轴转,今天又专注地看了一天视频,眼睛里已经充了血。

纪律拍拍他的肩膀:“你回去休息,剩下的我来。”

旁边视频监控室的同事已经换了一批,俞晓楠也瘫倒在椅子上,自己给自己捏了捏僵硬的肩和脖子。

“也算有所收获吧。”俞晓楠说,“我们查看了13号6点半前的监控,看到王余是下午5点回到家的,之后不过半小时,一个个子挺高的男人进了王余的家。之后直到6点50分左右,这男人才出来。”

说到这里,俞晓楠叹了口气。

纪律凝了凝眸:“刘文韬6点半回到家,在家呆了会儿才出门,他那会儿没看到王余在家,也没看到家里多了个人?”

夏霁:“刘文韬说没有,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王余的死亡时间是13号晚上6点半到8点之间……纪律沉声问道:“监控没有拍到这人的脸是吧?”

“嗯。”俞晓楠无力地点了下头。

“他戴着一顶鸭舌帽,略低着头,对于监控的位置好像了若指掌,特意避开了。”夏霁站起来,甩了甩手臂。

监控中出现的这人大约一米八,体型偏瘦,穿着黑色卫衣和休闲裤,戴着一顶鸭舌帽。没有正脸,侧脸也只有很模糊的一张。

即使是这样,这张模糊的侧脸照也被发到了各位警察手中。

这个不知道什么身份的男人,目前已经是这个案子的第一嫌疑人了。

“但是奇怪的是,”俞晓楠说,“我们看了13号晚上和14号的监控,愣是没发现王余死后是什么时候被带出家的。”

“如果凶手是这个男人,他杀了人之后离开,并没有带着尸体,那尸体还在家。但之后刘文韬就回来了,他进进出出家门多次,就没看到尸体?”夏霁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继续说,“不知名男子离开前,难道已经处理了尸体?”

俞晓楠:“但是我们看了小区里的各个视频,也没发现王余被带出去的身影啊……”

纪律问:“没有异常的车子?”

“耀阳小区的监控很不错,只要拍到了驾驶室,都能看得清里面坐着的人。”俞晓楠说,“我和夏哥把13、14号的监控翻完了,除了这个男人,也没发现别的。王余的尸体就像是从家里凭空瞬移到了小树林一样。”

小树林附近的监控也在查,不过因为是山林,里面没有监控,周边区域监控也不多,如果有人想要刻意避开,做到的可行性很高。

目前为止,没在小树林附近的监控里查到可疑人员或者可疑车辆。

纪律点了下头,让夏霁和俞晓楠都回去休息,他留下看未看完的监控。

按白卓的尸检结果,王余的尸体从被扔在小树林到被人发现,过去了大约一天,那么在16号之前,她就已经被带出了家。

还有15号的监控没查。

纪律泡了杯咖啡,坐下来看监控。

---

宋不羁再次来到了苏慢瑜伽馆。

前台小姐已经下班了,此时出入瑜伽馆的人大多直奔目的地,都是来上课的。

宋不羁跟在他们中间,走了进去。

他走到一个工作人员面前,说:“我报了体验课,现在可以去体验吧?”

工作人员问了几个问题,宋不羁笑嘻嘻地说觉得还是晚上的时间更方便,便改了时间。人都来了,工作人员也不好让他走,便把他带到了体验课的房间。

这个时间段的体验课程是腰骨盆理疗,上课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左右的女性。

房间里已经有三四个人了,此时课还没开始,老师放了首轻音乐。

下午来的时候,他们参观了一圈这个瑜伽馆,每个房间的门上都写着这个房间是什么教室那个房间又是做什么的,如果有哪个老师在上课,门上还会挂上老师的名字。

宋不羁咨询的时候注意了一下每个老师上课的时间安排,今天这个时间段,晚上七点到八点,何小贝在隔壁的房间上课。

当宋不羁漫不经心地思考待会儿怎么自然而然地搭讪上何小贝时,突然腰部一酸一痛,他被下来纠正学生动作的瑜伽老师压了压腰。

咬了咬牙,宋不羁忍住了痛呼声。

等一节课结束,宋不羁一方面觉得身体好像真轻松了不少,一方面又被练得浑身酸,连骨头也酸疼

平时锻炼真是太少了。宋不羁默默地想着,要不要多跟纪律去跑步啥的……

他走在最后。

就在他跟着前面的人出了房门的时候,他看到隔壁教室出来一个个高纤瘦的姑娘。

何小贝。

宋不羁脑海里瞬间出现了这个名字。

何小贝和何小宝是双胞胎,俩人长得差不多,不过气质有差。那天对何小宝短暂一瞥,能感觉出他有种孤冷的少年感。但何小贝长得清纯,气质却是偏向成熟女人的。

此时她穿着瑜伽服,身材高挑匀称,一双腿在瑜伽服的包裹下修长笔直。她微卷的头发扎起,脸上化了淡妆,一手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

一首大悲咒从敞开的房内传出。

宋不羁是准备往何小贝这个方向走的,而何小贝竟然恰好往宋不羁这边走来,俩人来不及刹车,便碰撞在了一起。

俩人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妹子你没事吧?”宋不羁反应比较快,稳住自己的身体后,忙上前一步,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关心地问道。

“没事。”何小贝朝他一笑,“是我没注意。”

电话那端的人似乎问了一句什么,何小贝回了一句“待会儿再说”,便挂了。

宋不羁状似随意地往门上一瞟,念了出来:“阿斯汤加,何小贝——咦,你就是何老师啊,我明天有你的体验课诶。”

何小贝弯唇一笑,就像盛开的郁金香,她说:“我明天有两场体验课,你是几点的班呢?”

“下午两点半到三点半。”宋不羁毫不迟疑地说。

“那接下来一周多多指教喽,我是何小贝。”何小贝的话语有些俏皮,说出来带着点顽皮的笑意。

“何老师好。”宋不羁也笑道,“我是宋不羁。”

“那明天见,”何小贝挥挥手机,往前走去,“我还有事,先走了。”

宋不羁收下挥了几下的手臂,看着何小贝的方向,不语。

这时,刚才给他上课的瑜伽老师走了出来,看到他注视的方向,打趣道:“看上我们何老师了?”

宋不羁闻言偏头看她。瑜伽老师的脸上是一脸“我懂”的表情。

“何老师漂亮,单身,不少人追呢,”瑜伽老师说,“看中了就早点展开行动啊。我看你很有希望,比之前追她的都长得好。”

宋不羁哭笑不得:“老师,我有男朋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

我只是颗植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4 00:05:04

我只是颗植物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4-14 00:07:55

百盟书

白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4 11:59:19

就,面试还是挺悬的吧……祈祷祈祷,进了面试才能有更多选择……

明天周日,我尽量粗长些。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