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077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宋不羁出了苏慢瑜伽馆, 直接叫了辆车,回家了。

近日因为每隔几天就下雨的关系,气温维持在22、23摄氏度左右,倒也和煦宜人,但经过来来回回的奔波,又在瑜伽馆练了一小时,宋不羁仍旧觉得身上热烘烘的,不太舒服。

回到家洗了个冷水澡,他出了房间,站在房间与厨房的中央, 来回望了望两边,心里琢磨着如果去睡冰箱纪律会如何。

然而不等他思考出所以然来,被忽视已久的金大发不满地跳起来, 一把搂住了他的大腿, 抬头咧开嘴,哼哧了几下,期待地看着他。

宋不羁刚洗完澡,不想被金大发温暖的身体蹭得又是一身热, 于是毫不留情地握住它的狗爪, 把它放了下去。

金大发还想跳起来,却被宋不羁躲开了。

拍了拍金大发毛绒绒的脑袋,宋不羁蹲下身,与它平视,说道:“两个小时前不是刚带你出去过吗?今天不出去啊, 自己去睡觉,哪个窝随便挑。不想睡就去玩,给你买了不少玩具了啊,一个一个玩。”

宋不羁刚被纪律送回家那会儿,就已经带金大发出去溜达一圈了。此时洗完了澡,他不想再出去了。

金大发垂头丧气地低着头,往主卧室内的龙猫床走去。

常非还在律所加班,还没回来,听说他们又接了个棘手的案子。他的东西也趁空闲时都整理得差不多了,就等这周日搬了。

宋不羁不舍地望了眼冰箱,也随之进了卧室。

这一晚,纪律回来时,宋不羁已经睡着了。

纪律动作很轻,没有吵醒他,倒是对上了耳朵灵敏的金大发的眼。不过他就进去看了一眼,没有睡主卧,反而轻手轻脚回到了租的那间房。

宋不羁昨晚没睡好,他也是知道的。他想,还是得慢慢来,慢慢适应,急不得。

第二天,纪律照例早起,遛狗,买早饭,然后出门上班。

他离开时,宋不羁迷迷糊糊地醒了,半睁着眼说了句“拜拜”。

金大发被纪律关在了卧室门外,因为按照以往来看,如果这会儿让金大发去房内,肯定会跳起来爬到床上,吵宋不羁睡觉。

于是,纪律干脆直接让金大发待外面了。

金大发很委屈,它是只听话的好狗狗,才不会吵主人睡觉呢。可是没办法,他金大发敌不过纪律,只能勉强妥协了。

宋不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他出来时,家里已经没人了。这么多年,他习惯了这样的状态,白天室友们出去上班时,他睡觉,即使醒来,也是他们还没下班的状态。

不过现在,人是没人,但还有一条狗……

金大发见主人醒了,又黏糊糊地凑了上来,早就把昨晚的“不愉快”忘到了脑后。

宋不羁随口说道:“早啊,大发。”

他在餐桌上看到了纪律买的早饭。

早饭还有点温热,宋不羁边倚着桌边吃早饭,边摸出手机给纪律发信息。

宋不羁:纪队,梅干菜扣肉包吃腻了,明天换种包子吧。

还附上了一个星星眼的表情。

纪律过了几分钟才回复。

纪律:好,胡萝卜包?

宋不羁一噎,差点把口里的包子喷出去。

胡萝卜包?

还有这种包子?

宋不羁:真的假的?

宋不羁:纪队,你不是在调侃我吧。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宋不羁刚从胡萝卜上结束附身,胡萝卜的附身后遗症……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

宋不羁恨不得当时那段被剪掉。

纪律:新品,听说不错。

宋不羁敲了几个字,又删去,最后回了一个字——行。

宋不羁:行。

宋不羁:那明天吃吃看。

宋不羁:不好吃我就喂大发了。

宋不羁:现在我吃着梅干菜肉包,它仰着脑袋眼巴巴地看着我,差点心软了。

纪律:明天也给小金买一份。

宋不羁:说真的,你能别叫小金吗?你们队不是有个小金吗?你这么叫,不会搞混吗?

纪律:不会。

宋不羁:……

宋不羁:算了算了,你开心就好。

被说着“你开心就好”的纪律挺开心的,他扬了扬唇角,不过很快又隐去,喊住了他们队里的小金——金子龙,吩咐他去做事了。

宋不羁细嚼慢咽地吃完早饭,坐到沙发上,拿出纸笔,在纸上写下了“f、n、h、r、m”五个字母。

这五个字母在王余临死前被她偷偷地写到了她的腹部皮肤上,是她的死亡信息。

然而市局的精英们、专家们,研究了几天,也没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就好像这五个字母是王余随便写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含义。

王余的遗物也被警察们仔细检查了遍,并没有发现和字母有关的任何信息。硬要说有关,差不多就只有王余的一本英文书籍和英文字典,以及她使用的一些国外护肤化妆品,上面也是英文说明。

然而警察们抽出时间把这英文书和字典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可能被她藏在书中的暗示。

这个所谓的死亡信息,暂时看来一点用也没有。

宋不羁心想,如果自己处在王余当时的情况下,快死了,趁凶手不注意,他会留下什么信息?

——凶手的信息。

那么这五个字母,最有可能的是指向了某个人吧?

但是,究竟是谁呢……

“f”开头的……是姓吗?付?傅?方?冯?费?……这些看起来都和王余没关系啊。

宋不羁百思不得其解。

再这么下去,他们何年何月才能找到凶手啊?

宋不羁盯着纸张发呆,忽然脑海里生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如他附身到尸体上,读取王余死前的记忆看看?

——而且他有私心,想透过王余的记忆,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当年救他的十二岁女孩。

目前为止,他知道除了活人是附身不上的,其他基本都可以。

但是附身尸体的后遗症肯定更重。

虽然他以前从来没附身过,但是他有这个感觉。附身尸体,肯定不比附身到物品、植物、动物身上来得轻松。

但是,纪律肯定是不同意的。

这个想法只是一瞬,宋不羁在脑内想了一圈利弊后,暂时先把它放到了脑后。

眼下,还是相信纪律把。

下午两点,宋不羁出了门,前往苏慢瑜伽馆。

体验课是两点半开始的,半个小时足够他过去了。

瑜伽馆里,何小贝已经在教室里了,大悲咒的音乐倾泻而出。

房内已经有了其他几个人,宋不羁笑笑和何小贝打了个招呼。

一个小时的课程很快结束,等其他学员都出了教室后,宋不羁走过去对何小贝说:“何老师,这瑜伽还挺难的啊。”

宋不羁练习时略僵硬的姿势被何小贝看在眼里,她弯了弯眸子,说:“阿斯汤加锻炼的是力量、耐力和柔韧度,能调理身心。刚开始可能不习惯,多练断时间就好了。加油哦。”

宋不羁点了下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不过你出汗有点多哦。”何小贝说,“身体太紧绷了,放松放松哈。”

宋不羁心说,我出汗多可不是因为身体紧绷……

“好的,何老师这节课辛苦了。”宋不羁笑说,“老师接下来还有课吗?”

“下午没了。”何小贝说,“准备先回个家,晚上再来上课呢。你呢,不回家吗?”

“不回,去接我男朋友下班。”宋不羁说。

何小贝似乎一惊,而后恍然大悟地说:“怪不得呢,上午苏老师跟我说……”

说了什么她却没有说下去,只说:“真好呢,祝你们幸福哈。”

“谢谢老师。”

宋不羁和何小贝告了别,然后走出了瑜伽馆。

但他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走到对面的一个奶茶店,买了杯冰奶茶,然后坐在奶茶店里,看向瑜伽馆的大门。

不一会儿,换了衣服的何小贝踩着高跟鞋出了瑜伽馆。

她没有立即走,而是站在门口低头看了会儿手机,然后一辆车停在了何小贝面前。何小贝看了眼车牌,然后上去了。

车子在掉头,宋不羁站起来,扔下没喝完的奶茶走了出去。此时车子已经开出去了一段路。

宋不羁眼疾手快地拦下了一辆刚好经过的的士,跟司机说了句“跟上前面的那辆车”,然后又快速解释了起来:“师傅,那是我吵架的女朋友,麻烦您了,她性子冲动,我怕她一气之下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

司机师傅从一开始的一脸懵逼到现在的一脸了然,大嗓门道:“你们这种小年轻,就是爱吵架。吵架有什么好呢,还不是得哄,那平时多让着点不久行了?”

宋不羁敷衍地应了几句,专心盯着前面的车子。

“您也别跟太紧哈,我怕她发现我,然后躲得更远了……”

“好嘞,您放心,我的车技一流,肯定不会被发现的!”

然而自称车技一流的老司机翻车了,他把载着何小贝的这辆车跟丢了。

宋不羁坐在副驾驶座上,听着旁边司机师傅喋喋不休的抱怨,不知该摆出淡漠的表情还是体谅的表情。

虽然这会儿还不到下班高峰期,但是路上车辆依旧很多,尤其是前面那车……好像故意似的,越往前开,车流量越多。

宋不羁他们不好跟得太紧,便隔了一段距离。但就是因为隔了这么一段距离,在一个红绿灯路口时,前面那车左拐了,而他们要左拐跟上去时,左转灯变成红色了。

于是,经过这么一个红灯后,不出所料地跟丢了。

宋不羁付了钱下了车,站在马路边,看着那辆车消失的方向。

那边过去,有个十字路口,往哪一边开都有可能,实在无法判断最后何小贝是去了哪。

宋不羁站了会儿,决定去市局。

接男朋友下班什么的,可不是说着玩的。

虽然这个男朋友应该要加班。

不过老天爷似乎不打算让他今天的计划顺畅,叫了辆车,路程开到一半,宋不羁突然看到了何小贝。

何小贝依旧是出了苏慢瑜伽馆的那身装扮,不过她身边多了个人。

何小宝。

宋不羁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是花城动物园附近。

——何小宝在花城动物园工作。

何小贝是特地过来找她弟弟的?

“前面下车。”宋不羁一边对司机说道,一边把右手放到了门把上,做好了随时开门下车的准备。

“哎,你别忘了付钱啊。”司机师傅叮嘱道。

“自动付款的,放心。”车子已经路边停车了,宋不羁快速下了车,微信上发来一条信息——自动扣款成功了。

何小贝和何小宝并排往前走着,宋不羁小心地跟在后面。

何小贝何小宝都是同样的身材高挑,身体纤瘦,面容姣好,走在一起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吸引了不少眼光。何小宝比何小贝高了小半个头。

宋不羁一边跟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想,这何家姐弟的基因不错……

然而这条街上人实在不是很多,宋不羁怕跟得太近被发现,于是只能远远跟着。而远远跟着,就无法看到他们的做什么,也无法听到他们说什么。

这时,何小贝不知从包里拿出了什么,何小宝侧过脸去看。

那侧脸——

宋不羁握了握垂在两侧的手。

那侧脸,真的很像欧杰。

气质已经够像了,连脸都有七八分像……宋不羁心想,如果他脑子不太清醒的时候去看,肯定会认错。不过看着何小贝的时候,他却没有什么相像的感觉,可能还是气质使然吧。

等等——

何小贝拿出来的是——

宋不羁忙走到一个垃圾桶后面,蹲了下去。

何小贝拿出来的是一枚镜子,镜子被左右晃了下,似乎在通过镜子观察后面。

如果是普通地照镜子,肯定不是这样的姿势。

宋不羁忍着旁边垃圾桶传来的臭味,心想,他们太敏锐了。

如果想成功跟上去……

路人奇怪的眼光宋不羁全都厚着脸皮忽略了,他看到何小贝他们走远了,这才拍拍衣服,站了起来,重新跟上。

何小贝和何小宝过了一个路口,继续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说着话。

宋不羁拿着手机,往周围看了看——

手机该寄存在哪呢?

---

纪律昨晚上加班查监控,今天又是正常起来,只睡了三四个小时,一到办公室就先喝了杯咖啡。

他忙了一上午,中饭也只是匆匆吃了几口,下午刚忙了一两个小时,突然右眼皮一跳,一跳,再一跳。

他揉了揉眼。

驾驶座上金子龙余光瞟到,立即狗腿地说道:“纪队是太累了吗?要不纪队您回去休息,我一个人……”

纪律放下揉眼的手,打断了他:“没事。”

刚说完这句话,眼皮却又突然跳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纪律心想。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更累的时候,但眼皮很少跳这么厉害。

这种感觉……怎么像是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纪律沉思了会儿,拿出手机,拨了宋不羁的号码。

然而等到自动挂断,宋不羁也没接。

纪律再次拨打宋不羁的电话。

同样自动挂断。

手机不是没电自动关机的状态,但宋不羁不接电话,表示手机不在身边。

什么情况下,他的手机会不在身边?

纪律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宋不羁使用了异能。

“纪队?”金子龙见纪律打了两个没打通的电话后就陷入了沉默,出声提醒道,“我们接下来……”

纪律揉了揉眉心:“继续开。”

他们正在去往另一个区的派出所,因为那边一个民警说,见到了和监控中找王余的那嫌疑犯很像的一个人。他们得去确认。

而在花城的某个超市里,一个寄存柜里,手机的震动声连续不断地响了两次。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

初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4 20:21:01

通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4 22:26:03

明天,又是周一了啊……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