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83、083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办公室靠南面, 下午的太阳刚好落了点到窗台边缘,金属的窗户边被照得亮闪闪的,明亮得可当镜子。大周末的窗户都关着,房内被烤得有点热。

宋不羁随意地往后顺了一把头发,也不知从哪摸出个皮筋,扎了个小鸟尾巴似的马尾。

他静静地看着刘文韬,等着他的回答。

“超能力”的话题似乎把刘文韬难住了,他沉默不语。

宋不羁刚才的语气是慵懒中带着随和的,纪律却是严肃多了,他再次重复了一遍, 说:“回答这个问题。”

刘文韬抬眼看他们,往上推了推眼镜,竟是不解地皱了皱眉, 说:“警察同志, 你们是在开我玩笑吗?”

纪律冷淡地与他对视:“不开玩笑。”

刘文韬:“‘超能力’、‘隐身’,这种还不是开玩笑?”

说到这里,刘文韬声音提高了不少:“我可是个研发员!从事的是科学相关的工作,相信的也是科学!超能力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接着, 刘文韬又嗤笑了几声, 说:“警察同志,你们办案讲究的是证据吧,这种没有证据的事你们也能说出口?告诉我这个被害人家属?我不得不怀疑你们的专业性,找不到凶手不说,还拿根本不靠谱的借口搪塞我。”

刘文韬平日里温温和和, 不仅其他人这么说,这些日子接触下来的警察们也这么觉得。但此时他的表情和语气却和温和不怎么挂得上钩。

宋不羁倏地一笑,说:“你反驳得对,警方确实也不信超能力的存在,那是骗小孩的玩意儿嘛你说是吧。但确实也没找到你下班回家前后你妻子和这个可疑人出去的场景。那你说,他们俩在你回到家时,躲在了哪?”

刘文韬又往上推了推眼镜,似是回忆了一下,然后说:“我那天,13号下班回到家……”

刘文韬的座位就在旁边,电脑在他的桌子上。他点开打卡系统,看了看,说:“13号晚上我是六点下班的,期间没去别的地方,到家应该是六点半左右。到家之后,我换了鞋子进去,玄关处没有别人的鞋子。接着我记得我…客厅里没有人,于是我进卧室了看了看,也没人,当时我以为我老婆还没回来。我上了个厕所,就出门吃饭了。”

纪律:“您换鞋子时,玄关处没有别人的鞋子,也没有您老婆的鞋子吗?”

刘文韬摇了摇头:“没有。”

宋不羁插嘴问:“你家有个鞋柜吧我记得,鞋柜也看过了吗?你确定你老婆没有换下家居鞋进去?你老婆的家居鞋少了你也不知道?”

刘文韬一愣;“我没看过……我当时应该看一眼的,王余喜欢把鞋子放进鞋柜里,不管是刚换下的鞋,还是每天家里要穿的鞋……”

纪律:“您先前跟我们其他同事说回到家后看到客厅里有什么?您老婆不见之前在做什么?”

刘文韬一愣,半晌后反应过来,说道:“我的一件衬衫,扣子掉了,我老婆失踪之前应该是在给我缝补扣子。旁边还有个针线盒。”

《仙木奇缘》

他的眼镜又从鼻梁上滑了下来,推上去之后,他说:“这些我都告诉过你们了……”

纪律淡淡道:“以防您遗漏了什么——您当时回到家后就看了眼客厅,以及进卧室看了看?上的哪个厕所?”

刘文韬家里有两个厕所,和宋不羁一样,也是主卧一个,外面一个。

刘文韬说:“我进了主卧,就在里面上了厕所。”

“您家里其他地方您当时找过吗?”纪律问。

刘文韬摇了摇头,苦笑道:“我那会儿哪想到她会失踪,甚至被害啊。我以为她刚好有事出去了,很快就会回来……现在听你们这么一说,当时我老婆和那可疑男人肯定藏在家里的哪里,早知道我当时就把家里搜一遍……现在也不至于……不至于……”

刘文韬摘下了眼镜,双手掩面,痛苦地吸了吸鼻子。

“对不住、对不住……我一想起她……王余她……”刘文韬未尽的话语化作一声深沉的叹息。

“没事。”纪律说,“您刚才说‘可疑男人’,您怎么确定这个进入您家的就是男人?”

刘文韬好像还没从悲痛情绪中反应过来,一愣:“这不是你们刚才说的……”

纪律冷淡而肯定地说道:“我们刚才并没有说这个人是男人。”

“不是……你们说了啊……”刘文韬下意识地辩解,“你们明明说‘这个男人’……”

“不。”宋不羁微微一笑,“我们一直说的是‘这个人’。”

如果是去见何小宝之前先来了这里,那么他们可能会直接说“这个男人”,但见了何小宝,彻底了解案发当晚他的行踪后,他们也不确定那晚出现在王余家门前的人是男是女,于是便说了“这个人”。

没想到……

有意外收获。

“是吗?”刘文韬讪讪一笑,“那大概是我听错了吧。”

宋不羁:“这都能听错啊,我自认为我的普通话还不错,纪队说得也挺标准呢。”

刘文韬重新戴上眼镜,厚重的镜片像是一层保护壳,遮住了他眼底隐隐约约的某些情绪。

“年纪大了,听错了也有可能。”

宋不羁微微一笑,说:“您怎么能算老呢,您才正值壮年。”

刘文韬干巴巴地笑了一声:“而且看刚才那视频,那长得就像一个男人……”

宋不羁:“您眼神好,我可看不出这模糊的摄像头拍的人是男是女。说起来你们这小区也算挺贵的啊,怎么装的摄像头这么差?”

刘文韬:“这个我不懂……”

又问了几个问题后,该详细了解的都了解了,纪律和宋不羁准备离开。

离开前,刘文韬喊住了他们。

“警察同志,拜托你们了啊,一定要查出杀害我妻子的凶手啊。我们没有孩子,她就是我最亲的人啊。”

纪律回头:“您放心。”

---

车子开离刘文韬工作的药企前,宋不羁回头看了那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白光的建筑,心头无端升起一股悲凉感。

“你说,刘文韬为什么要杀他老婆呢?”

宋不羁又轻又缓的声音在车内响起,显得异常沉静。

虽然和刘文韬接触不过短短两次,但宋不羁对于他是凶手越发肯定。尤其是刚才他不小心暴露时。即便退一万步来讲,刘文韬不是凶手,但也肯定和凶手有关。

而宋不羁倾向于认为,刘文韬就是杀害王余的凶手。

“杀人肯定有动机。”纪律说,“根据调查,刘文韬和王余结婚十年,算是和睦相处,没出过什么大矛盾,没怎么吵过嘴。刘文韬在王余死后表现出来的悲痛不像是假的。那么在什么情况下,一个男人会杀死自己感情还不错的妻子?”

宋不羁没回答,他说道:“如果不是刘文韬杀的,那就是出现在他们家外面的那可疑人杀的。而这个人和王余以及刘文韬认识——如果这个人和‘m1’有关,那么他为什么杀死王余——王余知道了什么?”

王余大概是知道了什么秘密,才被灭口了。

“也可能是激情杀人。”纪律说,“你注意到刘文韬的小表情没,我们刚进去时,门卫叫他,刘文韬的表情一瞬间很不耐,像是一头捕猎时被打扰到的狮子,随时能冲上来咬你一口。”

宋不羁:“他当时可能被激怒了?然后就杀人了?”

“很有可能。”纪律说,“如果凶手是刘文韬,这种可能性最大。”

宋不羁点了下头:“确实,正常情况下,实在看不出刘文韬会杀人。当然,也可能人家戏演得好,把我们俩都骗了。”

话落,宋不羁打了个哈欠。

纪律:“困了?”

宋不羁:“昨晚睡少了吧。”

这答得极其自然的话语说出口让俩人同时一愣。

片刻后,纪律反应过来,闷笑起来。

宋不羁哼哼两声,说:“纪队看来是早有预谋啊,准备得那么充分……”

虽然昨晚刚开始的时候他是处于被附身后遗症所影响,但不代表他没记忆。他可以清楚地记得,昨晚纪律拿出了什么,又对他做了什么……哼,衣冠禽兽。

宋不羁在车上睡着了,纪律便直接把他送回了家。之后,他驱车回了市局。

宋不羁醒来时刚好是晚饭时间,一出房间,他就发现原本就不怎么热闹的家里更是空荡荡的,好似少了很多东西。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顿时清醒了过来。

常非今天搬走了。

打开常非原先住的卧室,里面他的东西已经没了,柜子和桌子上都空空的。

宋不羁叹了口气,重新关上门。不过另一方面他又为常非感到开心,近水楼台先得月什么的,古人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常非走了,这家里现在就他和纪律两个人了。

宋不羁想了想,发了个微信问纪律能不能进他的房间。

几分钟中纪律回复过来——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

雨鱼2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20 20:56:24

初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20 22:20:12

真的只是婴儿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20 22:29:55

如果路知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20 22:47:30

--

是这样的,我下午本来是打算码字的,然后码了两三百字后……就睡着了……睡眠敌人太强大了,这一睡就睡了一下午……于是……就这么短了……orz

然后你们今天是不是都去考公务员了?感觉人都不见了orz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