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86、086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压力如大山压顶, 沉甸甸地像是被什么人直直往下拽。再接着又像是被一块巨大的磁铁吸着,不断地往反方向拉扯。

宋不羁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堪堪附身到了王余身上。这还没喘过一口气,一股排斥力就使劲把他往外推。

附身尸体身上果然和附身在其他东西上不一样。宋不羁心想,咬紧了牙关,生生克制着恢复原身的冲动。

他是想读取王余的记忆的。

至少得让他找到他想知道的。

一个人活了近四十年,记忆繁复而庞大,就像一个迷宫似的。宋不羁重新闭上眼,在王余一团乱的记忆力穿梭。

---

“你告诉你,这些都是什么?你是不是还在研究那玩意儿?”

“对, 我就是在研究!我不可能放弃的!”

一叠像是资料的东西被王余拍到了餐厅桌子上,重重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刘文韬,我让你停掉研究, 不是开玩笑的。”

“你再怎么说, 我都不会放弃。你根本没意识到它即将带来的好处——这是奇迹啊!人的大脑会得到进化!我们会是新一代人类!比其他人都高级!”

“别做梦了,你说的这些都是现在不可能实现的。”

“你变了王余,你以前不是从来都很支持我的吗?现在我在研究的东西那么具有跨时代意义,将会是人类进化史上的里程碑!你怎么能不支持我呢?你是我妻子啊!”

“正因为我是你妻子, 我才要阻止你。”

王余的声音比刘文韬的冷静多了, 虽然平和,但是其中的严肃却裹着刮进来的春风袭来,连带着暖风都披上了凉意。

“到底是谁告诉你的这狗屁‘m1’有这些作用?男的?看来是男的了。我猜年纪不会很小吧?别狡辩,生活十年,看你的表情我还是能看出什么的。”

“你以为你了解我?你既然了解我又怎会不支持我?你该知道我为了研究能牺牲一切!”

“对, 我知道,所以一个月前你向我保证的不会再碰‘m1’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你不信?你跟我演了一个月的戏?”

“你告诉我,把‘m1’告诉你的人到底是谁。”

“你的目的就是这个?知道了我们都有谁然后去出卖我们?让我再也无法研究它?”

“我是要告诉警察。你们这是违法人体实验。”

“你……”

王余冷笑一声。

“难道你想否认人体实验吗?或者跟我说一段为了研究为了人类的进化必须有所牺牲,或者实验对象都是自愿的屁话吗?”

“刘文韬,清醒一点,你这是违法的,而且实验并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你口口声声说实验不行,你很了解吗你就这么说?!你怎么不说我们可能会得诺贝尔奖?!”

“你以为我为什么生不出孩子?”

“别扯开话题,今天你不同意我研究我也会继续研究的!”

“二十五年前我注射了五次‘m1’,它改变了我的身体,使我的身体变得不能受孕。当年我们去检查过不是吗,医生说我这个不孕是后天的。虽然没有缘由,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是因为‘m1’。”

“你说什么……你注射了什么……你的直觉……”

刘文韬似乎受了惊吓,声音低弱了不少,听着王余的话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是,‘m1’不是号称能提高直觉的敏锐度、思维的敏捷度,逻辑的缜密度什么的吗?说实话,注射之后确实带来了改变。但是,这真的就是好的改变吗?”

王余平和的声音下是咄咄逼人的质问。

这质问响在宋不羁的脑子里,像针刺一眼,刺得他脑袋生疼。

精力一个不集中,记忆的画面就瞬间凌乱了起来。

像是流星一颗颗划过,掉落到地上,砸下一个个大坑。

宋不羁觉得这些记忆的画面,就像火力十足的流星,在他的脑海里砸下了一个个大坑,密集且疼。

他不确定自己能坚持多久,只能继续集中了精力,尽可能多地读取王余的记忆。

xiaoshutingapp.com

---

“你不懂,你怎么会懂,这会是我最伟大的研究!”

“你才不懂!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这是……

不会又是刚才的记忆吧?

宋不羁不想浪费时间重复读取相同的记忆,却突然发现这个记忆中俩人的衣服和刚才记忆中的不同。

这是不同的记忆。

“我在研究的东西,我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那你说,你在研究什么?”

“跟你说了也不懂——哎,你哭什么呀?你干嘛哭啊?”

“你以前都不会瞒我什么的,现在为了个研究要同我吵架吗?”

刘文韬大约是第一次见到王余哭,十分地不知所措,他站在王余面前,有些焦急,又有些茫然,伸出的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

“明明是你先同我吵的……这个研究真的很棒,你想知道,我告诉你……我在研究的这个东西叫‘m1’……”

刘文韬口沫横飞地说了好半天,听得宋不羁脑袋突突地疼。

然而王余沉默地听他说完,却问了个和“m1”无关的问题。

“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么多年你一直在弄你的研究,除了刚结婚那会儿,这几年我们有一起出去旅行过吗?”

刘文韬一愣,似乎没想到王余会问这个问题。

“没有。你还记得你结婚的时候答应过我,每年都会带我出去玩一趟吗?”王余擦了擦眼泪,说,“我现在能要求你履行你的承诺吗?”

“能……”

“那下个月,下个月我们一起请年假,出去走走。你停掉你的研究,不碰了好不好?”

“这个研究真的……”刘文韬还想说什么,却看到了王余前所未有的坚定眼神。

最终,刘文韬妥协了。

看到这里,宋不羁很奇怪,刘文韬这样一个为了研究不管不顾的狂热分子,怎么会因为王余这短短两句话而同意停掉对“m1”的研究呢?

---

记忆快速地往回倒,宋不羁看到了工作时的王余,看到了在家做饭时的王余,也看到了一个人逛超市的王余。

王余的记忆里,除了上班时的同事,平时好像很少和朋友出来聚聚,也不见她休息时和什么人有特别多的往来。

宋不羁有种感觉,王余就像一个局外人,不紧不慢地走在城市里,漠然地看着城市里的人事变化,不主动,不投入,不参与。

——很像以前的他。

刘文韬几乎每天早出晚归,连周末休息时间也不放过。王余大多是一个人在家,做家务、看书、看电视……日复一日,平静得很。

然而这些都是走马观花一般在宋不羁眼前闪过,他匆匆瞟了一眼,就立刻快进快进再快进。

他要快点找到王余十二岁时的记忆。

头已经越来越疼,排斥力也越来越强烈,随时都可能恢复原身。

---

“王余啊,别这么辛苦,你昨天都在课上睡着了。”一个中年男人拍了拍年轻时候的王余,劝道。

王余放下手里的书,说:“不要紧的,李校长。”

原来这男人正是如今朝花夕拾教育培训机构的李校长,也是当年王余就读的夜校校长。

“你白天打的这份工不是足够养活你了吗?大早上的就多睡点,别去送牛奶了啊。”李校长继续劝着。

当年的王余瘦巴巴的,虽然已经十八、九岁了,但是真没几两肉,看着比同龄人要小得多。

“我得多赚点钱。”王余不知想起了什么,略低下了头,“万一我弟弟回来……”

李校长:“你还有弟弟?”

王余:“嗯,早几年走散了。等他回来我还得养他嘛,所以得多存点钱。”

宋不羁情绪波动激烈,画面又凌乱了起来。一股大力袭来,不容分说地直直把他往外扯。

宋不羁痛呼出声,咬紧牙关拼命抵抗。

最终,记忆跳到了王余小时候。

这是……

宋不羁环顾四周,发现入目处是一望无际的湿漉漉的泥土……

这是什么地方?

宋不羁长在城市里,从没见过以前农村里的水稻田,不过现实中没见过,但是在电视中见过。

他看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王余。

这会儿的王余小小的,看上去只有八九岁,她穿着短裤,露着大腿,赤脚走近了泥泞的稻田里,然后开始插秧。

旁边,是一个比她年纪大很多的男人,与她七八分相似,应该是她父亲。

宋不羁呼吸一滞,他这是看到了王余被卖到实验基地之前的记忆吗?

宋不羁不敢松懈分毫,克制着情绪,专注地看着小王余熟练地插着秧。阳光烈烈,很快小王余就被晒得出了汗,皮肤也红了。

然而秧才插了一点点。

从昨晚的梦里,宋不羁就猜到了王余以前在家里大概过得不怎么样,却没想到会是这样。她不是有个大哥吗?大哥呢?为什么是她来插秧?

情绪稍稍外泄一下,这块记忆又飘走了。

宋不羁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些庞大繁复的记忆好像全部都要消失了。

他用尽全力,在恢复原身之前,钻入了最后一片记忆中。

这一次,他终于看到了十二岁时的王余。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

通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23 20:12:16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