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089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4月13日下午三点半, 何小贝结束下午的课后,离开了瑜伽馆,去她家附近的那商场逛街了。我们在商场的监控中确实看到了何小贝当日四点左右进去的画面。但是监控同样显示,当日四点半左右,何小贝就离开了商场,接着就回家了。”

“耀阳小区的监控显示何小贝确实是在4点40分左右回了家。之后直到晚上7点她才出门,去瑜伽馆上课。从时间上来看,何小贝的这一系列行程没问题。但是4点40分到7点这一段时间里,没有人能证明她说的话。”

夏霁说完,纪律就说道:“这一段时间里小区内的监控没有拍到她进出的记录对吧?你怀疑她在这个时间段内可能出去过, 去了王余家。”

夏霁:“时间都对得上,且来得及。何小贝有可能就是进了王余家的那人——我本来先入为主地认为这人是男的,你一语惊醒梦中人, 女人假扮也有可能。”

监控拍到这个不知名的人是5点20分左右进入王余家的, 从何小贝家里到王余家里,开四十分钟的车足够了。而且,前两年刚修了条新路,目前新路车流量少, 即使是下班高峰期, 但也影响不了多少。

在王余被杀时间前后出现在她家的,如果说和案件没什么关系,他们是不太信的,退一万步来讲,哪怕真没关系, 但这个人说不定知道什么。

总之,哪怕大海捞针,也要找到这个人。

俩人又说了几句,最后夏霁问:“你下午火急燎原地跑出去,是宋先生出什么事了?”

“老夏,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纪律说。

夏霁:“行,你不想说,又不打算骗我,那我就等着。宋先生没事吧?”

纪律:“还有点事,今天我不回局里了,让人盯好刘文韬。”

“你放心。”夏霁说,“咱队又不是没了你就不能运转。”

谁知刚挂了电话不久,侯一笙就打了电话进来。

纪律和侯一笙属于平时没事不会怎么联系,但感情一直挺好那种,而且一旦对方有需求就会尽全力帮忙。这段时间俩人的工作没有交集,也没有需要对方帮忙的事,从常非决定搬过去后就没联系过。

侯一笙打电话来,肯定有重要的事。

纪律接起了电话,低沉地“喂”了一声。

“纪律——”

电话那端侯一笙刚开了个口,纪律还没听到下文,就先听到了莫名其妙的内容。

“别闹番茄——番茄——听话,下去坐好。”

“坐好听到了吗?听不懂?”

番茄?

什么玩意儿?

吃的那个番茄吗?

饶是纪律聪敏过人,这会儿也没猜出侯一笙在打什么哑谜。而就在下一秒,电话中传来了响亮有力的一声“汪”。

纪律:“……”

一段时间没联系而已,发生了什么?

如果有人告诉他侯一笙养狗了,他是一个字也不信。相信这个,还不如相信地球是方的呢。

侯一笙做事极具规划性,几乎完全按计划走,谁若是打乱了他的计划,一个冷刀子过来就足够把人凌迟处死了。养狗养猫养小动物这种事,从来不在他的计划里。因为他认为养动物最容易破坏自己每日有条不紊的计划。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电话那端,侯一笙似乎让番茄坐下失败了。不过他总算接着说了下去。

“——你家的狗是怎么训练出来那么乖的?”

纪律:“……”

他把手机从耳旁拿了下来,举到眼前看了看,没错啊,是侯一笙打过来的。

纪律:“你手机被盗了?”

而且这会儿还是下午上班时间,时间安排精确到分秒的侯大律师有空逗弄狗?

侯一笙:“……”

“番茄,坐下,说了坐下,别闹——番茄!”电话那边似乎又发生了什么,侯一笙的语气严厉下来后,那不知长什么样的狗暂时消停了下来,不再出声。

侯一笙松了口气,重新对纪律说:“常非这几天一直在念叨你们家的狗,不过到底叫小金还是大发——不管叫什么,我看得出常非很舍不得。既然如此,我们家也养一条吧。”

纪律:“大名金大发——所以你就去买了条金毛?”

侯一笙:“小金毛,怎么一点也不怕人?它这是今天第一次见我,第一次来我家。”

正常情况下,到了一个陌生环境,见到了陌生的人,即便是狗,不也该需要时间来适应吗?怎么这只小金毛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还一个劲儿地黏糊糊地扑上来。该不会买了只母狗吧?

侯一笙举起小金毛,往他肚子底下看了看,没错啊,是公狗。他特地买了只公狗,就是觉得母狗可能比较麻烦。可是现在看来,公狗也挺麻烦的?还不听话。

如果条件允许,纪律怕是真会冲上天去瞅瞅地球是不是变方了。他说:“你问问它。”

侯一笙:“……说正事,怎么训练的?宋先生在吗?我问问他。”

纪律:“不在。”

侯一笙:“……”

纪律:“没事我就挂了。”

侯一笙和纪律从小认识,相交多年,哪怕这么一句平常的话,他也听出了这话下的急迫。

“怎么?宋先生出事了?”侯一笙一针见血地问道。

侯一笙和夏霁不一样,纪律沉默了一下,没有瞒着,却也只含糊说了一句:“和‘m1’有关。”

闻言侯一笙皱了皱眉:“你先前没告诉我你找到的当年从基地爆炸中存活下来的人是谁,现在你打算告诉我了?”

纪律:“不告诉。不过刘文韬,现在我们在调查的这个案子的受害人丈夫,也是犯罪嫌疑人,极有可能是现在在研究‘m1’的主力。”

“刘文韬,我听过这个人。”侯一笙说,“这人痴迷于研究,现在好像是在研究肿瘤相关吧?”

纪律淡淡“嗯”了一声。

侯一笙:“他不会把‘m1’当成治疗恶性肿瘤的良药吧?”

纪律:“估计不是。”

现在的“m1”团队杀人放火好像什么都不怕,他可不认为他们的目的是肿瘤。

侯一笙:“我暗地里也特地关注了‘m1’,但很可惜,没听说什么。”

纪律想了想,把何小贝和何小宝的名字告诉了他,说:“这俩人我们怀疑也跟‘m1’有关。”

“行。”侯一笙说,“回头你把照片发我,还有那刘文韬,我平时也关注下。”

挂了电话,纪律垂眸看了看宋不羁。他还是那样的姿态,僵直着身体躺着,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没有乱一分。

伸手把他的头发往耳后别了别,纪律小心地动了动自己的身体。

同个姿势躺久了,身体总会累的。

---

宋不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他一动,睡在他旁边的纪律就倏地惊醒了,睁开的眼中完全没有一丝刚清醒时的迷茫困倦。

“哎哟。”宋不羁尝试着叫了一声,惊喜地发现自己能快速而流利地讲出话了。

同时,他也发现,自己的背竟然不知不觉软了下去,睡着睡着便有了微弯的弧度。他抬起手臂——能抬起来了!

手指抓紧、松开,抓紧、又松开,很灵活,完全没问题了!

被子里的脚也动了动,没问题没问题,通通都没问题了!

不过这一动,就碰到了纪律的脚。

宋不羁抬头对纪律弯了弯唇,然后故意用脚往纪律的脚上蹭了蹭。

接着他搂住纪律的腰,把脑袋埋到他脖颈处,深吸了口气,说:“纪队我爱你。”

表白突如其来,纪律明显愣住了。

趁此机会,宋不羁“刷”地一下从纪律怀里钻出来,钻到了被子外。

“太热了太热了——纪队,我们开个冷气好吧?”

恢复了正常,怕热的特性也回来了。宋不羁站在床上快速踩了几下脚,仿佛这样就能把热意驱散出去。

纪律撑着一侧脑袋,抬眼看他。

刚回来那会儿他给宋不羁换上了睡衣,后来他自己也躺进去后就给宋不羁脱了上衣。所以这会儿宋不羁是光着上身穿着睡裤在床上蹦跶的。

从下往上看……唔,也挺好看。

“我觉得我可能是被热醒的,你看我这一身汗的……”宋不羁越说越觉得身上黏糊糊的,他低下头看向纪律。

这一看,宋不羁瞬间瞪大了眼:“哎哎,你怎么没穿衣服呢,你看你身上也黏黏糊糊的,这天气开热空调盖厚被子,不出汗才怪呢!咱们一起去洗洗怎么样?”

说罢他弯了弯眼,讨好地一笑。

纪律不为所动,淡淡地冲他抬了抬下巴:“自己去洗澡。”

宋不羁心里“咯嗒”一下,心道:“完了,等我洗完澡,纪队肯定想算账了。”

果然,下一秒,纪律就又说道:“洗完澡你跟我好好说说昨天下午发生了什么事。听清楚,是好、好、说、说。”

宋不羁讨好失败,独自一人去了浴室洗澡。

等里面水声响起后,纪律也下了床,去外面的浴室洗澡了。

---

“就是这样,我就去找刘文韬了,然后附身到王余的尸体上。”宋不羁从头到尾说完,在纪律的要求下,说得特别详细。

“纪队,也算有收获是吧,你别生气了啊,气坏了可不值……”说的时候纪律一直板着张脸,脸上神色的难看程度不见缓解。

纪律静静地瞅着他,半晌后淡淡地说:“我不生气,只是心疼。”

宋不羁一愣,反应过来后快速说:“没事了啊,你看我都没事了。”

纪律抬手,宋不羁以为他要像摸金大发一样摸摸自己的脑袋,于是主动把脑袋送了过去。结果,纪律却只是曲起手指,弹了弹他的额头。

“啊呜。”宋不羁吃痛地一叫,抬眸委委屈屈地“控诉”。

纪律弹完,又伸手揉了揉他的额头,说:“长点记性,没有下次了。”

宋不羁点头:“我知道,我也不想再有下次,附身尸体一点也不好受。你知道附身什么最舒服吗?植物,或者没生命的物品。”

纪律叹了口气,说:“你约了刘文韬今天检查身体?”

刚才宋不羁把什么都说了,自然包括他对刘文韬提的几个条件,和答应刘文韬的事。

“嗯。”宋不羁说,“我下午去找他吧。”

纪律沉默着没说话。

宋不羁抓住他的右手,把自己的右手扣上去,与他十指相扣,说:“纪队,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纪律拿他没办法,用力回握住了他的手,说:“好。”

宋不羁顿时眉开眼笑。

“现在来算算账。”纪律平静地说。

“啊?”宋不羁愕然,“你不是不生气吗?”他老实交代完了,然后这事不该就翻篇了吗?

“不生气。”纪律说,“但账还是要算的。”

宋不羁嘟了嘟嘴:“怎么算?”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怎么算?doge脸.jpg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