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9、009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宋不羁有点纳闷,不太明白事情怎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他现在正和纪律同桌吃饭。

这是绿景花苑对面的一家饭店,宋不羁经常叫他家的外卖,特地到店来吃却没几次。

饭店不大,也就卖盖浇饭、炒饭、面食这类。

此时距离中午饭点还有点时间,店内并没有什么客人。除了他和纪律这一桌,便只有一对放寒假的学生情侣了。

宋不羁点了个木须肉盖浇饭,纪律点了个牛肉面。

二人各吃各的,一句交流都没。

宋不羁一边心不在焉地吃着肉片,一边拿余光瞟对面的纪律。

纪大队长吃饭的速度看上去不紧不慢,但碗里牛肉和面条却在以一种均匀的速度减少,不一会儿,便下去了三分之一。

“吃这么快……”宋不羁心说,“赶着去投胎呐……”

店里开着空调,被暖风吹得有些热的宋不羁放下筷子,把衬衫袖子往上撩了撩。

对面的纪律似乎无所感,依旧保持着匀速吃着自己的面。

“话说这人是几个意思啊……”宋不羁的思绪飘了飘,飘回了半小时前。

半小时前,他回到了绿景花苑,打算偷偷潜回家,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

没有手机的十几个小时,宋不羁深深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失联了。

更重要的是,他没钱了。

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用来付打的费了,现在兜里只剩两块五,再不回家怕是连饭都要吃不上了。

然而,就在他正大光明地迈过小区大门时,纪律从另一个方向过来了……

宋不羁目瞪狗呆地看着一身黑衣一脸冷峻的纪律走过来,垂在两侧的双手紧紧握起,指甲掐入肉里的痛感让他生生抑制住了过去朝纪律“摇尾巴”的冲动。

纪律在他旁边停下。

纪律比他高半个头,看着他的时候颇有种居高临下的味道。尤其他不笑时嘴角是微微下垂的,显得尤为冷厉。

随着纪律的靠近,宋不羁觉得迎面过来一股热气,他下意识地就想躲开,然而,他没动,一抹称得上是亲切的笑出现在他脸上,他说道:“纪队好。”

纪律一脸冷漠:“……”

宋不羁温柔一笑:“纪队查案吗?您先走,您先走――”

话音还未断,宋不羁的肚子先叫了起来。

宋不羁:“……”

纪律:“……”

从昨天晚上他们接到报案,到现在,他总共见过宋不羁三次。第一次是在绿景花苑22栋602室,第二次是今天凌晨在绿景花苑后门附近的一个垃圾桶旁,第三次就是现在。

“三次表现出来的言行都不一样。”纪律心想,“演的?难道真像小谢说的有精神分裂症?”

不动声色地把宋不羁从头到脚扫了了一遍,纪律发现,宋不羁的双脚并排放着,双手垂在两侧紧握成拳――看上去像是在抑制着什么。但是他的眼神……纪律第一次怀疑自己可能长时间没睡出现幻觉了,他竟然从宋不羁的眼神里看出了纯真……以及某种讨好。

半晌后,纪律开口:“你要回家?”

宋不羁想否认,然而出口的话却是:“对啊。”

纪律大约也是没料到宋不羁这么直接就承认了,又再次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还没取证完,不能进去。”

宋不羁可怜巴巴:“可是我手机还在家里呢,我身上也没钱了,我要饿死了。”

纪律似乎倒吸了口气:“……你手机在市局,回头我把它还你。”

宋不羁满头问号,拿小眼神瞅他:“纪队你拿我的手机做什么呀?”

纪律直截了当:“你是犯罪嫌疑人。”

宋不羁“哦”了一声,内心疯狂地抵抗某种后遗症,然而再次说出口的话却是:“那纪队你能请我吃顿饭吗?我只有两块五了哦。”

……也不知纪律怎么想的,总之,在他说完这句想咬舌自尽的话后,纪律答应了。

于是,俩人就面对面在这儿吃饭了。

思绪收了回来,宋不羁吃着吃着,为自己从昨晚开始糟心的遭遇,叹了口气。

“怎么?”对面,纪律却是抬起了头,瞅了他一眼。

宋不羁笑眯眯,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出的话却是:“纪队你人好好哦,还请我吃饭。那我们再点一笼小笼包吧!”

纪律:“……”

小笼包很快被端上,宋不羁心满意足地拿起一个,塞到嘴里,仿佛吃到了人间美味一般,脸上顿时出现一种十分享受的表情。

纪律的牛肉面已经吃完,他放下筷子,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看到宋不羁的表情,不知怎么的,突然起了胃口,很想吃这个小笼包,于是他便伸手去拿。

“啪”的一声――

一个巴掌拍到了纪律即将拿起一个小笼包的手背上。

纪律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向对面。

宋不羁脸上温和含笑的表情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恶狠狠的眼神,满脸都是警惕。

纪律静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看得宋不羁内心都开始发虚,他也想不这样啊,可是他控制不了啊……不过这人不会看出了什么吧……

接着,纪律被拍了一巴掌的手继续往小笼包伸去。

更重的巴掌即将拍下,纪律倏地抽回了手,看到对面宋不羁不仅眼神凶恶,连嘴巴都张开,露出尖锐的小虎牙,颇有再动小笼包就一口咬死你的架势。

baimengshu.com

纪律突然有了一个奇特的念头。

---

绿景花苑22栋602室里,谢齐天带人又仔仔细细地勘探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更多有用线索。

“纪队,”警戒线已撤,离开前,谢齐天对过来的纪律说,“大白推断这儿就是第一案发现场。现场的门窗并没有外人闯入的痕迹,我推测凶手极有可能就是住在这屋子里的人,或者是与那三人熟悉到能随时进他们屋子的人。根据常非和高彬的说辞,房内没有财物被盗,那么凶手就不是为财,甚至很有可能,就是直接冲着死者来的。”

“三种可能。”纪律说,“第一种,凶手是宋不羁、高彬和常非中的一人。第二种,凶手是宋不羁、高彬和常非中的几人。第三种,凶手不是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人,但与他们中的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熟悉。”

“派几个人,”纪律说,“盯着宋不羁、高彬和常非。”

谢齐天:“好。”

“等等,”纪律又说,“派人盯着高彬和常非,宋不羁……我亲自盯。”

谢齐天满头问号,他是不是错过什么了?怎么纪队的语气听起来有点不一般……而且,竟然亲自去盯人!

――这种事跟同事说同事也不信。

---

宋不羁趴在饭店的桌上,静静地等着时间过去。

他都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他已经无力去想了。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管那人怎么想的,把他当犯罪嫌疑人也好,当神经病也好,总之,案子他会自己去查。

现在最重要的是,他得好好回想回想,他昨天在冰箱里睡觉时,到底是哪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往他的“住处”塞了尸块。

他睡觉时是挺死的,一般情况下电闪雷鸣也吵不醒他。但案发时据说是五点到七点……如果是五点那会儿,他刚睡下没多久,应该没睡死,那会儿他有没有听到什么呢……

宋不羁一动不动地趴在桌子上,直到耳边传来一个敲击桌面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哪个混蛋打扰你大爷思考人生――哟!是纪队呀!纪队好!”宋不羁的表情变换得十分迅速,不过一秒,脸上便洋溢着亲切喜人的微笑了。

纪律没坐下,从上往下瞅着他,说明来意:“你家的勘查结束了,可以住了。”

宋不羁很开心,眉开眼笑:“谢谢纪队!”

如果有尾巴,宋不羁大约是已经摇得停不下来了。

――纪律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淡淡地“嗯”了一声,纪律又道:“你的手机也检查过了,晚上我让人给你送来。”

宋不羁笑得更开心:“谢谢纪队!”

纪律没再说话,却也不走,就这么站在他前面。

宋不羁仰了仰脑袋,偏白的脖颈皮肤暴露在纪律眼前,他的喉结动了动,说:“还有什么需要我为纪队服务的吗?”

宋不羁有些热,不仅把袖子撩了上去,在纪律走后,把领口的扣子也解开了两颗。此时,随着他仰起的脑袋,深凹的锁骨隐隐约约,脖颈的线条优美顺畅。

再加上他这张脸,这副弯眸灿笑的脸……很好看。

纪律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说:“倒还真有那么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宋不羁热情地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一定全力帮你。”

纪律扯了扯唇,缓缓露出一个笑:“你帮得上。”

说话间,纪律的手机响了,被派去调查死者简为源人际关系的老于打来了电话。

“纪队,我们去询问了简为源的公司,有重大发现!”老于说,“简为源的一个同事透露,简为源曾和另一个广告公司的人有冲突,那人曾当着他们的面说总有一天要弄死他!”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