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93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四月下旬的天, 时不时地就闷热那么一下,白云无边无际地盖了一层,看不清天空的颜色。如果太阳出来,那就是夏天的温度,穿短袖的天气了。

然而闷热了两天之后,在这一日,下起了雨。

夏霁出门没看天气预报,抵达市局时已被淋了个透湿。

俞晓楠惊奇:“夏哥你今天下雨也没开车呐?”

夏霁虽然买了车,但他家住得不远,上班高峰期时, 开车真心不如公交或骑车方便。于是,他一般会选择如今街道上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上下班。

但是下雨的时候,骑车不方便, 公交还要等, 夏霁一般都会开车。

夏霁用手往后撩了撩湿漉漉的头发,说:“别提了,出门刚骑了一段就下雨了,雨还挺大, 再回去也来不及了, 只能一不做二不休就这么过来了。”

俞晓楠:“……”

俞晓楠:“夏哥你可以找个地方避雨,然后叫辆车的。”

夏霁一脸难以言喻地看着她,不知是想说提醒他这件事干嘛,还是想打死没想到这个的自己。

“幸好手机被我机智地放包里,没什么大碍。”夏霁转移了话题, 从外表同样湿漉漉的包里拿出手机,使用一切正常。

俞晓楠笑笑,不说话了。

“行了,准备一下,等我换好衣服咱们就去王余工作的花城银行。”夏霁说完,便出去换衣服了。

虽然先前就对王余的工作单位调查过,也对她的同事一个一个地进行了询问。

但昨晚宋不羁把金子龙写的“r”看成了“v”之后,纪律他们经过讨论,决定再去核对一下王余的英文笔迹。

之前他们也核对过,但是王余平时写英文少之又少,她学生时代的笔记资料等又全都没有英文相关的,刘文韬也不记得她有写过,从他们家更是没找到什么英文字迹。

后来,也只在她同事那找到一张纸,上面是王余有次教一个同事的儿子英文字母时写的。当时他们对比了一番,认为王余用血写在肚子上那字母就是“r”,完全没问题。

但现在,经过宋不羁那么一说,他们突然又不太确定了。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决定再去一趟,看看那张纸。同时,那位同事也特地带了她儿子过来,让她儿子亲自告诉他们当时王余和他一起写的是什么字母。

工作日,夏霁他们本来是打算等孩子放了幼儿园才去的,结果联系上那位同事后说,她儿子刚好这几天生病,请假了在家,便准备上午时分过去了。

夏霁快速换好衣服,和俞晓楠一起,开车去了花城银行。

王余同事和她儿子已经在等着了。

小男孩虽然年纪小,但记性不错。他有点害羞,刚开始时躲在妈妈身后。后来在他妈妈的温柔鼓励中,走出来慢慢地把当时的事情讲了一遍。

小会议室里,小男孩脆生生的声音响了许久。

桌上,放着一张写满了一排一排英文字母的纸张,都是当时王余用黑色水笔写的。

其中一排写着一个“r”,至少当时夏霁他们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个“r”——这个字母的写法,和王余死之前在肚子上写的一样。

它实在是太像“r”了,下面的两条线几乎是合并在一起的。而它和纸张上其他的字母又没有什么联系,他们也就没想过这可能是个“v”。

但是小男孩说,当时他要写的就是“v”。

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里,有些字母小男孩写得不太好看,平时就特地多写写多练练。那天他幼儿园放学,被他妈妈接到了办公室。后来他妈妈突然有事忙,便托王余看一会儿。

当时小男孩正在认认真真地练字。王余是看着他长大的,平日里与他相处也多,小男孩并不怕她。小男孩说当时王余问他在做什么,他说在写字,要写得好看。

接着王余就拿出了一张纸,把小男孩在写的几个字母在纸上都各写了一排,就是如今桌上的这张纸。

夏霁问小男孩是不是确定当时王余写的这个字母就是“v”。

小男孩肯定地点点头:“我的‘r’写得很好看的,‘v’写得和‘r’差不多,就不好看,我是在写‘v’的。”

小男孩说当时王余听了他的话后,也说她的“v”写得像“r”,还专门写了一排给他看。相比起来,王余的“v”更像“r”,小男孩当时就信心满满自己一定能写好。

“所以那五个字母是‘f、n、h、v、m’了。”俞晓楠边说,边用手指在桌上写了写这五个字母。

“但这五个字母,和之前的五个字母比起来……也没太大不同啊……”俞晓楠苦恼地道,真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五个字母有什么含义。

夏霁也摇了摇头,对王余的同事和小男孩道了谢,准备回去再研究。

他们把桌上的这张纸收好,一起带回去。

就在他们起身往外走的时候,后面的王余同事突然开了口——

“我好像知道什么意思了……”

---

宋不羁早上没能起来。

他深深觉得,练一次瑜伽,还不如和纪队上一次床来得热量消耗大。

热自然也是更热,但这种热又不太一样。太阳的热、天气的热对他来讲是很讨厌的,但这种情况下的热,却被另一种更深的快感取代。

而且,他的皮肤偏冷,纪律的偏热,贴在一起的时候,意外地十分令人战栗。

简直像毒品一样令人上瘾。

纪律早上什么时候起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去遛狗什么时候去上班的他也不知道。他侧着身,半趴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

等睡到接近中午时,意识慢慢地回笼了,他想他就要醒过来了。

然而就在这将醒未醒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意识像是瞬间飘到了一个地方。

他感觉自己悬浮在上空,静静地看着底下一个人坐在桌子前写东西。

这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

她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写着手上的东西。

写什么呢?

宋不羁疑惑地想了想,便突地感觉到视线角度一转——他飘到了女孩的背后,低下头就能清楚地看到她写的东西。

这么多字母单词……是英文啊。

在做英语作业吧。宋不羁心想。

但是我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呢?宋不羁又心想。

奇怪地看着女孩子写英语,看着看着,他便渐渐瞪大了眼——

这个单词……这个单词中有“v”……是的,肯定是“v”,因为他认得这个单词,就是“v”开头的……但是这个“v”的写法,竟然看上去很像“r”……

和王余那死亡信息中的“r”几乎一模一样。

宋不羁急急地想看清女孩的样貌,不断地念叨着“飘过去“”飘过去”“飘过去”。

然而女孩把这一页写得快翻页了,宋不羁也没成功把自己飘着的身体飘过去。他觉得他的身体这会儿大概有千斤重,抬都抬不起来。

床上,宋不羁的眼皮颤动剧烈,他就要醒过来了。

然而他强迫着自己继续睡,继续梦下去。

他要看到这个女孩的样子。

虽然他心里有呼之欲出的猜测,但他要看到女孩的样子,真正确定一下。

但他的好运大概都用完了,老天没听到他的祈祷,他终于真正醒过来了,不过依旧没看到女孩的脸。

他侧着身,怔怔地看着窗前被拉上的窗帘,脑海里全是梦里那个像“r”的“v”。

如果王余的死亡信息真是“f、n、h、v、m”……

那么这五个字母,代表着什么……

可是纵使宋不羁附身到王余身上,读取了她的部分记忆,他还是想不出,这五个字母究竟有何意义。

“会不会是我想得太复杂了。”宋不羁心想,“会不会它的意思其实很简单……”

但是,究竟往哪个方面想,也没个头绪。

宋不羁心不在焉地起了床,刷牙、洗脸、穿衣服。等他做完这一套流程,他还是没从摸不着头绪的状态中出来。

虽然临近中午了,但宋不羁还是吃了纪律放在桌上的早饭。但他在恍惚中,连金大发什么时候跳起把前腿搭到餐桌上,吃掉了他一个肉包子都不知道。

“我昨晚的时候就觉得小金写的‘r’像‘v’,很眼熟,肯定在哪里见过……然后我刚才又做了个梦……梦里那人写‘v’的方式,就是写得像‘r’……这女孩应该就是王余……她……”宋不羁一边在房间里走着,一边自言自语地喃喃着,“一般对于死亡信息,肯定是下意识地认为这指代凶手吧……但凶手的名字首字母什么的……又拼不出来……对不上……还是五个字母……”

“五个字母……先前警方他们说可能是两个人……一个人名字两个人,一个人三个字……但是感觉也不太对……那除了首字母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等等,我昨晚觉得眼熟……那就表示我是在昨晚之前就见过的……昨晚之前如果我就见过……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哪里呢哪里呢……”

来回走了多趟,宋不羁倏地抬起脑袋——

“是在王余的记忆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

初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30 20:38:24

杨馥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1 16:58:44

假期结束啦~明天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啦~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