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三国之无双天下 > 第五章 矫诏
  • 第五章 矫诏

    作品:《三国之无双天下

    上回说到十常侍像何皇后求情,何皇后答应,顿时传旨宣何进宫。何皇后,现在谓之何太后私下里对何进说道:“我与汝出身低微,要是没有张让等人,就没有今天的富贵?今蹇硕不仁,既已伏诛,汝何听信人言,欲尽诛宦官耶?”

    何进听罢,出谓众官说道:“蹇硕设计谋害我,可诛灭其家族。其余不必妄加残害。”袁绍却说:“若不斩草除根,将来报复,必有杀身之祸。”何进说:“我的心意已决,汝不要再多说。”众官见此,只好退下。

    第二天,何太后封何进为参录尚书事,其余手下尽皆封官职。董太后见此,知道何家势大,心中担忧,然后秘密宣张让等人入宫商议说道:“何进之妹,始初我抬举他。今日他孩儿即皇帝位,内外臣僚,皆其心腹:威权太重,我如何做才能够限制其权利?”

    张让上奏说道:“娘娘可临朝,垂帘听政;封皇子刘协为王;加封国舅董重大官,掌握军权;重用臣等:大事可图矣。”

    董太后听闻,顿时大喜。第二天上朝,董太后降旨,封皇子协为陈留王,董重为骠骑将军,张让等共预朝政。何太后见董太后欲夺权,于是在皇宫中设一宴,请董太后赴席。

    酒至半酣,何太后起身捧杯再拜说道:“我们都是女子,参与朝廷大事,恐怕不太合适吧。当年吕后因为握重权,皇室宗族数千人都被杀死。今我等应该深居九重;朝廷大事,任大臣元老自行商议,此国家之幸也。愿垂听焉。”

    董太后大怒说道:“你因为心中妒忌,就害死王美人。今靠着你家儿子为皇帝,已经你的兄弟何进的势力,胡说八道!吾所封骠骑将军要杀死你的兄弟何进,易如反掌!”

    何太后见董太后怒斥,心中也是大怒,然后说道:“我好言相劝,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董太后讽刺的说道:“汝家屠沽小辈,有何见识!”两宫互相争竞,张让等各劝归宫。

    何太后因此连夜召何进入宫,告以前事。何进出,召三公共议。来早设朝,使廷臣奏董太后原系藩妃,不宜久居宫中,合仍迁于河间安置,限日下即出国门。一面遣人起送董后;一面点禁军围骠骑将军董重府宅,追索印绶。董重知事急,自刎于后堂。家人举哀,军士方散。张让、段珪见董后一枝已废,遂皆以金珠玩好结构何进弟何苗并其母舞阳君,令早晚入何太后处,善言遮蔽:因此十常侍又得近幸。

    六月,何进暗使人鸩杀董后于河间驿庭,举柩回京,葬于文陵。进托病不出。司隶校尉袁绍入见何进说道:“张让、段珪等流言于外,言公鸩杀董后,欲谋大事。乘此时不诛阉宦,后必为大祸。昔窦武欲诛内竖,机谋不密,反受其殃。今公兄弟部曲将吏,皆英俊之士;若使尽力,事在掌握。此天赞之时,不可失也。”

    何进说:“且容商议。”左右密报张让,让等转告何苗,又多送贿赂。

    苗入奏何后说:“大将军辅佐新君,不行仁慈,专务杀伐。今无端又欲杀十常侍,此取乱之道也。”何后纳其言。少顷,何进入白后,欲诛中涓。何后说:“中官统领禁省,汉家故事。先帝新弃天下,尔欲诛杀旧臣,非重宗庙也。”

    何进本来就是各不是很果断的人,听何太后所说,只好唯唯而出。

    出的宫中,袁绍迎面走来,问道:“大事若何?”何进说:“太后不允,如之奈何?”

    袁绍说道:“可召四方英雄之士,勒兵来京,尽诛阉竖。此时事急,不容太后不从。”

    何进曰:“此计大妙!”便发檄至各镇,召赴京师。主簿陈琳劝阻说道:“不可!俗云:掩目而捕燕雀,是自欺也,微物尚不可欺以得志,况国家大事乎?今将军仗皇威,掌兵要,龙骧虎步,高下在心:若欲诛宦官,如鼓洪炉燎毛发耳。但当速发雷霆,行权立断,则天人顺之。却反外檄大臣,临犯京阙,英雄聚会,各怀一心:所谓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功必不成,反生乱矣。”

    何进笑说:“此懦夫之见也!”旁边一人鼓掌大笑曰:“此事易如反掌,何必多议!”视之,乃曹操也。

    只听曹操对着何进说道:“宦官之祸,古今皆有;但世主不当假之权宠,使至于此。若欲治罪,当除元恶,但付一狱吏足矣,何必纷纷召外兵乎?欲尽诛之,事必宣露。吾料其必败也。”

    何进听闻此言,顿时大怒,对着曹操说道:“孟德亦怀私意耶?”

    曹操知道劝说无益,于是退出,私下里说道:“乱天下者,必进也。”何进乃暗差使命,赍密诏星夜往各镇去。

    就在同一个时间,远在凉州扶风城内,位于扶风城中央的斄乡侯府,来了一名不同寻常的客人。

    在大厅内,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首席位,整个身子往后一靠,正闭目养神。而在这中年男子身边,一名身形消瘦的年轻男子却是一脸阴测测的笑着,不是瞥了瞥眼睛,望向了站在大厅中央的那黑袍人。

    而若是李锋在这里的话,肯定一眼就能够认出那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却是李锋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仇人,也是这座斄乡侯府乃至扶风城的主人,河东太守、斄乡侯董卓!

    话说这董卓,与李锋有仇,以前在和黄巾军作战之时,并没有立功,反而打了败仗,后兵权为李锋所夺,反而落得个剿匪不利的罪名,当时朝廷欲以此治其罪,贿赂十常侍在灵帝面前说好话这才得以免罪;后又结托朝贵,遂任显官,统西州大军二十万,常有不臣之心。

    话说这董卓统领西凉也有数年,势力在西凉根深蒂固,俨然一副土皇帝的样子,而坐在一旁的年轻男子,却是董卓女婿、号称董卓手下第一智囊的,李儒!

    左丰此刻站在这大厅中央,感受着大厅内这股压抑的气氛,却是越发地不舒服。特别是那李儒时不时用眼睛瞟了过来,每次都让左丰感觉自己背上散发着丝丝寒意。左丰心底可是把自己的顶头上司宋典的八辈祖宗都给骂了个遍,也不知道是不是前段时间没有孝敬够,竟然把自己派来执行这么一个任务。

    这董卓虽然左丰以前也打过不少次交道,可以前的董卓和现在的董卓,简直就像是两个人!以前的董卓看到自己,那是卑躬屈膝,不知道有多谦卑。可是现在的董卓,甚至都不拿正眼看自己,就算是他拿出了张让的密信给董卓看了,这董卓还是一动不动。一开始,左丰本来还想发脾气的,可是他刚刚张嘴,就能够感受到从周围散发出令他全身都冻僵了的杀气。从那一刻起,左丰突然就意识到,现在的董卓已经不需要再对自己做什么卑躬屈膝的表演了,他们两人的地位早就掉了个!

    却是何进矫诏,当时董卓收到矫诏,顿时心中大喜,认为是个机会,因此点起军马,欲入京;使其婿中郎将牛辅守住陕西,自己却带李傕、郭汜、张济、樊稠等提兵去洛阳。

    不想也许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十常侍的信使左丰这个时候来的西凉,固有刚才的一幕。

    这一幕就这么沉寂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辰,左丰的两条腿站得都有些打哆嗦了,那李儒这才是阴测测地一笑,起身对董卓拱手说道:“岳父大人!左大人这一路也是辛苦了,不若安排左大人下去休息吧!”

    李儒的这一番话,那是说得董卓的心一阵乱跳,不过这次董卓没有像刚刚那么激动了,而是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份密信,有些犹豫地说道:“那这份密信怎么办?左丰那阉狗难道就这么放过他?”董卓的话语中显得是很不甘心,这些年来,他可是喂了不少好处给左丰,本来想借着这个机会全部都要回来。只是按照李儒的说法,那董卓暂时还不能和张让他们翻脸,那这左丰,就还得好好地换回去了。

    李儒当然明白董卓的心思,笑着说道:“岳父且放宽心就是,区区一个左丰而已,张让那老阉狗岂会放在心上?哪怕是岳父现在就把左丰活刮了,只要我们没有表示和他们决裂,张让也就绝对不会和我们翻脸!这个左丰!岳父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说着,李儒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丝阴测测的笑容。

    “哦?哈哈哈哈!好!”董卓当即便是大笑了起来,用力拍了拍大腿,喊道:“李儒!我改变主意了!左丰那厮你暂且不要动!老夫我要亲自动手!”

    对于董卓的这个命令,李儒只是笑了笑,当然没有任何意见。随即董卓再次伸手抓起了桌子上的那封密信,面容狰狞地喝道:“好!就按你说的办!我们点齐兵马,就动身去京都!老子还不信了!现在兵强马壮,老子还不能在这大汉朝干出一番大事来!”

    这正是:欲除君侧宵人乱,须听朝中智士谋;灭狼却又引虎来,引虎入室不自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冰箱里的男朋友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最强时空建筑师系统教化诸天乡村之万界建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