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三国之无双天下 > 第九章 乱京都(下)
  • 第九章 乱京都(下)

    作品:《三国之无双天下

    却说那蔡邕父女逃走,第二天,董卓派人来催问,才发现已经逃走,手下报于董卓,董卓顿时大怒,要知道蔡邕父女的逃走,简直就是对于他威信的巨大挑衅,董卓如何不怒。

    只听董卓厉声命令道:“命令李傕带领三千飞熊军追击,务必活捉,我要用蔡邕父女的性命来警告那些蠢蠢欲动的大臣们。”

    飞熊军是董卓的私人精锐部队,全部是西凉铁骑和西凉人组成,速度快,攻击高,马技好,其中士兵的修为最低的也有着暗劲段位的实力,是精锐中的精锐,董卓命手下大将李傕带兵追击,可见对于蔡邕逃跑的重视。

    董卓明白,正是因为明白,他才知道蔡邕逃走的严重性,这一则是因为蔡邕是当朝有名的大儒,素有名望,要是董卓强征都不能够使其出仕,反而逃走,对于董卓的威望是一个巨大打击,到时候朝廷不服之人一个个逃走,他何谈成就大业。

    二来么,这种风气不可涨,本来就不是很名正言顺的掌管朝廷大权的他,如果蔡邕逃脱,其他朝着大臣,名士都会起其他心思。

    李傕得董卓命令,顿时点起并将,朝着蔡邕父女逃走的方向急追而去。

    却说并州这边,在知道董卓祸乱京都,杀死丁原,并且开始废立帝王之时,李锋知道自己进京的时机来了,虽然李锋希望董卓能够使得大汉的根基沉底毁掉,再起兵而起,但是知道历史的他明白,那个时候诸侯混战,最后就算是他能够得到天下,也是一个残破的天下,与他而言,不是最好的,要知道正是三国这段乱世英豪频出的时代,战乱却是使得中原知道,人口十不存一,元气大伤,才有着后期五胡乱华的惨剧。

    所以李锋带兵入京,看能不能够改变一些东西,至少也的尽量少的消耗中原元气得到天下才行。

    只见李锋点起并将,起兵五万,准备入京,此次入京,李锋只带吕布、典韦和赵云三人随行,其他具皆留守。

    五万兵马浩浩荡荡望京都而来,就在李锋起兵入京之时,这么大的动静如何能够瞒得住别人,董卓的探马一下子就探索到这边的情况,将消息传到京都。

    不提李锋带兵浩浩荡荡入京,却说此时京都,那少帝与何太后、唐妃困于永安宫中,衣服饮食,渐渐少缺;少帝泪不曾干。一日,偶见双燕飞于庭中,遂吟诗一首。诗曰:“嫩草绿凝烟,袅袅双飞燕。洛水一条青,陌上人称羡。远望碧云深,是吾旧宫殿。何人仗忠义,泄我心中怨!”

    董卓时常使人探听。是日获得此诗,来呈董卓。董卓说道:“怨望作诗,杀之有名矣。”遂命李儒带武士十人,入宫弑帝。帝与后、妃正在楼上,宫女报李儒至,帝大惊。

    李儒以鸩酒奉帝,帝问何故。李儒说道:“春日融和,董相国特上寿酒。”太后看出不对,接话说道:“既云寿酒,汝可先饮。”

    李儒怒声说道:“汝不饮耶?”呼左右持短刀白练于前威胁说:“寿酒不饮,可领此二物!”唐妃跪地求饶:“妾身代帝饮酒,愿公存母子性命。”李儒却是没有理会,而是叱斥说:“汝何人,可代王死?”

    乃举酒与何太后说:“汝可先饮?”何太后大骂何进无谋,引贼入京,致有今日之祸,同时亦心中后悔不该听信十常侍之言。

    李儒催逼少帝,少帝知道不能够幸免,于是说道:“容我与太后作别。”乃大恸而作歌,其歌曰:“天地易兮日月翻,弃万乘兮退守藩。为臣逼兮命不久,大势去兮空泪潸!”

    唐妃亦作歌曰:“皇天将崩兮后土颓,身为帝姬兮命不随。生死异路兮从此毕,奈何茕速兮心中悲!”歌罢,相抱而哭,李儒这个时候不耐烦的厉声叱道:“相国立等回报,汝等俄延,望谁救耶?”

    何太后大骂李儒:“董贼逼我母子,皇天不佑!汝等助恶,必当灭族!”

    李儒听之,顿时大怒,双手扯住太后,直撺下楼;叱武士绞死唐妃;以鸩酒灌杀少帝。

    还报董卓,卓命葬于城外。自此每夜入宫,奸淫宫女,夜宿龙床。尝引军出城,行到阳城地方,时当二月,村民社赛,男女皆集。卓命军士围住,尽皆杀之,掠妇女财物,装载车上,悬头千余颗于车下,连轸还都,扬言杀贼大胜而回;于城门外焚烧人头,以妇女财物分散众军。

    越骑校尉伍孚,字德瑜,见卓残暴,愤恨不平,尝于朝服内披小铠,藏短刀,欲伺便杀卓。一日,卓入朝,孚迎至阁下,拔刀直刺董卓。董卓气力大,又得魔门传承,武艺自然不弱,虽然这些年养尊处优,武艺很是生疏,却也不是一个小小的越骑校尉能够短时间拿的下的,这个时候李弘听到响声,带兵杀入,揪倒伍孚。

    董卓虚惊一场,对于刚才情形很是暴怒,对着被俘的伍孚问道:“是谁指使你刺杀吾的?”孚瞪目大喝说道:“汝非吾君,吾非汝臣,何反之有?汝罪恶盈天,人人愿得而诛之!吾恨不车裂汝以谢天下!”

    董卓大怒,命牵出剖剐之。孚至死骂不绝口。后人有诗赞之曰:“汉末忠臣说伍孚,冲天豪气世间无。朝堂杀贼名犹在,万古堪称大丈夫!”董卓自此出入常带甲士护卫。

    此时袁绍自董卓入京被封于渤海,闻知董卓弄权,乃差人赍密书来见王允。书略曰:“卓贼欺天废主,人不忍言;而公恣其跋扈,如不听闻,岂报国效忠之臣哉?绍今集兵练卒,欲扫清王室,未敢轻动。公若有心,当乘间图之。如有驱使,即当奉命。”

    王允得书,寻思无计。一日,于侍班阁子内见旧臣俱在,允曰:“今日老夫贱降,晚间敢屈众位到舍小酌。”众官皆说:“必来祝寿。”当晚王允设宴后堂,公卿皆至。酒行数巡,王允忽然掩面大哭。众官惊问道:“司徒贵诞,何故发悲?”

    王允说道:“今日并非贱降,因欲与众位一叙,恐董卓见疑,故托言耳。董卓欺主弄权,社稷旦夕难保。想高皇诛秦灭楚,奄有天下;谁想传至今日,乃丧于董卓之手:此吾所以哭也。”于是众官皆哭。

    坐中一人抚掌大笑说道:“满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还能哭死董卓否?”

    王允视之,乃骁骑校尉曹操也。听闻曹操之言,王允怒声说道:“汝祖宗亦食禄汉朝,今不思报国而反笑耶?”

    曹操说道:“吾非笑别事,笑众位无一计杀董卓耳。操虽不才,愿即断董卓头,悬之都门,以谢天下。”此时曹操一心报国,还没有成为后来的枭雄,所说更是肺腑之言,可见曹操不简单也。

    王允避席问道:“孟德有何高见?”曹操说道:“近日操屈身以事卓者,实欲乘间图之耳。今卓颇信操,操因得时近卓。闻司徒有七宝刀一口,愿借与操入相府刺杀之,虽死不恨!”

    王允说道:“孟德果有是心,天下幸甚!”遂亲自酌酒奉操。曹操沥酒设誓,王允随取宝刀与之。曹操藏刀,饮酒毕,即起身辞别众官而去。众官又坐了一回,亦俱散讫。

    次日,曹操佩着宝刀,来至相府,问从人:“丞相何在?”从人告诉其说:“在小阁中。”

    曹操径入。见董卓坐于床上,李弘为其贴身侍卫侍立于侧。

    董卓说:“孟德来何迟?”曹操借口说:“马羸行迟耳。”

    董卓回首对着李弘吩咐说道:“吾有西凉进来好马,奉先可亲去拣一骑赐与孟德。”李弘领令而出。

    曹操见此,心中大喜暗想:“此贼合死!”即欲拔刀刺之,惧董卓力大,武艺高强,怕一时拿不下,未敢轻动。董卓胖大不耐久坐,遂倒身而卧,转面向内。

    曹操心中又思:“此贼当休矣!”急掣宝刀在手,恰待要刺,不想董卓仰面看衣镜中,照见曹操在背后拔刀,急回身问道:“孟德何为?”此时力弘已牵马至阁外。

    曹操惶遽,乃持刀跪下对着董卓说道:“操有宝刀一口,献上恩相。”董卓接视之,见其刀长尺余,七宝嵌饰,极其锋利,果宝刀也;遂递与李弘收了。曹操解鞘付李弘。董卓引曹操出阁看马,曹操拜谢,然后说道:“愿借试一骑。”董卓不知曹操欲借口逃走,就教与鞍辔。

    曹操牵马出相府,加鞭望东南而去。对于此地危险,不敢久留,曹操走后没有多久,李弘对董卓疑惑的说道:“适来曹操似有行刺之状,及被喝破,故推献刀。”董卓说:“吾也怀疑其欲行刺。”正说话间,适李儒至,董卓以其事告之。

    李儒分析说道:“操无妻小在京,只独居寓所。今差人往召,如彼无疑而便来,则是献刀;如推托不来,则必是行刺,便可擒而问也。”董卓然其说,即差狱卒四人往唤操。

    去了良久,回报说:“操不曾回寓,乘马飞出东门。门吏问之,操曰‘丞相差我有紧急公事’,纵马而去矣。”李儒等哪里还不知道曹操是畏罪潜逃了,这时李儒确定的说道:“操贼心虚逃窜,行刺无疑矣。”董卓听闻,心中大怒说道:“我如此重用,反欲害我!”李儒说:“此必有同谋者,待拿住曹操便可知矣。”董卓遂令遍行文书,画影图形,捉拿曹操:擒献者,赏千金,封万户侯;窝藏者同罪。(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冰箱里的男朋友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最强时空建筑师系统教化诸天乡村之万界建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