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次元 > 呢喃诗章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公主与女仆与密探
  • 一键听书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公主与女仆与密探

    作品:《呢喃诗章

    “布朗小姐,我想你没有必要说出她的名字。”

    夏德制止了她:

    “就是她去摄政公园参加活动的那一次。我知道你转身,想要刻意避开可能的视线,但她仅从你的背影就认出了你,所以我就来了。”

    由此可以看出八年前的那件事到底给那位有着澹金色长发的公主,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布朗小姐脸上的慌乱和绝望并未减轻,她抿了下嘴:

    “她依然记得我?”

    夏德微微点头,视线打量着这间狭小的厨房,他家仅仅是二楼一号房的厨房,就至少有三倍于这里的面积:

    “是的,她对当年的事情感到抱歉。你在威纶戴尔市的公寓‘自焚而死’后,她更是非常的伤心。我想如果不是一直惦念着你,也不会仅凭一个背影就发现你。”

    夏德实话实说:

    “布朗小姐,我只不过是那位女士派来调查你的人。但实际上,我还没有告诉过她,你是军情六处的人。她至今都认为你只是普通的女仆。”

    夏德用一只手撑在桌子上,站姿非常放松:

    “知道你秘密的人,只有我而已。”

    说着,又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那把枪:

    “而那位殿下将会知道什么,完全由我说了算。”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金镑?军情六处的秘密?还是我的身体?”

    布朗小姐咬着嘴唇问道,却没想到夏德摇了摇头:

    “我不想用‘布朗小姐,你也不想你在殿下心中的形象被破坏’来威胁你。我想要的,是那位殿下能够用最好的心情接受这一切,而不是知道,自己愧疚了八年的女仆,原来是个大骗子。”

    他的目的又不是赚任何一方的赏金,自然不是以揭穿对方为主要目的。

    布朗小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先生,你和殿下是什么关系?”

    夏德当然不会回答:

    “我不会安排你和她见面,不过你要写一封信,信件的内容我不干涉。我会将你的信带给殿下,这之后,你是否会立刻离开,又或者等待殿下决定要不要见你,这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他从口袋里取出纸笔:

    “现在写。”

    然后拿过了那只紫甘蓝:

    “我来帮你做饭,不要让你的叔父怀疑。”

    见夏德拿起了菜刀,布朗小姐又看了一眼那把被留在桌面上的左轮枪,最终并没有铤而走险。

    她犹豫一下,不好意思的提醒道:

    “切菜以前,最好要先洗一下菜......会吃坏肚子的。”

    夏德希望今天中午,布朗先生能够接受味道“独特”的紫甘蓝炒鸡蛋。

    布朗小姐写那封信的时候,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在夏德的笔记本上边写边落泪。从这方面来看,军情六处让她在那次任务后立刻退役的决定是正确的,合格的卧底不应该对任务目标产生感情,但显然这位追求知识和艺术的女士,有些过于感性了。

    等到夏德将那盘至少看上去卖相不错的紫甘蓝炒鸡蛋做好以后,布朗小姐的信才写了三分之二。

    夏德又等了好一会儿,才拿到了被折叠起来的纸页。他当着布朗小姐的面看了一下,然后挑了下眉毛:

    “我预料到了你不会隐瞒太多东西,只是没想到你居然全说了。”

    她直接透露了所有的事情,包括自己是军情六处的卧底,包括她现在靠着又一次假死,获得了自由。

    “隐瞒那些事情毫无意义,先生,既然你能调查出我的事情,其他人也能。”

    吞噬小说网

    布朗小姐站在放着冒着烟的饭菜的桌面旁说道:

    “我不会逃走的,我的家人,我的未婚夫,还有我的学业都在这里。如果殿下想要见我,我随时可以去见她。”

    夏德摇了摇头,对此不好多说什么。在他看来,如果不是他提前知道了所有事情,这说不定又是一场没有任何人会开心的悲剧。而最为悲剧的一点在于,夏德甚至无法认为这件事情中的任何一人做了错事。

    “你最好自己也小心一些,既然殿下可以发现你,说不定还会有别人发现你。我真是想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要回到托贝斯克。”

    他拿着信准备离开。

    “人总是要有些追求的,我的追求就是知识和艺术。”

    布朗小姐轻声说道,然后看着夏德收回了左轮枪:

    “代我祝殿下......一切平安。”

    甚至没有吃午饭,夏德从诺尔街直接乘坐马车前往了金丝雀庄园,见到了刚结束了今天上午行程的玛格丽特公主。

    因为夏德也不是第一次前来拜访,仆人们对于夏德急匆匆的赶来也不惊讶。他在书房等了一会儿,才看到有些疲倦的玛格丽特公主走了进来:

    “的确还活着。”

    夏德站起身说道,然后将那封信递给了公主。后者下意识的接过信以后,才迟疑的问道:

    “什么还活着?”

    “你让我找的那位女仆啊。”

    夏德指向那封信:

    “我已经找到了她,这是她写给你的信。如果看完信以后,你还想要见她,我可以带着你直接过去。”

    有着澹金色长发的公主这才反应过来,握着信的手下意识的用力,微微瞪大了眼睛看着夏德:

    “她......还活着?但这怎么可能?当年的火灾......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委托夏德调查,但她也没想到会得到这种惊人的答桉,而且夏德的调查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信中有你要的答桉。也许......事情的原委和你想的有些不同,但至少,根据我从她口中得到的那部分真相,当年的你,并没有做出无可挽回的错事。”

    他重新坐在了短沙发上,看着玛格丽特公主拿着那封信坐到了他身边的长沙发上,然后展开了信纸。

    一个人的表情能够有多丰富,这是夏德从未探究过的事情。但至少这一次,他的确在玛格丽特公主脸上,看到了这位见惯了各种事情的姑娘的丰富表情。

    明明只是三页纸的内容,她足足看了二十分钟才看完。玛格丽特·安茹在夏德看来,一直是一个性格刚强,极度自信的姑娘,但他这一次却看到了公主脸上的彷徨、犹豫、愤怒、释然,然后是极为复杂的表情。

    信纸此时已经发皱,公主漂亮的眼睛看向了夏德:

    “你也看了那封信?”

    “是的,我要确定她没说谎。”

    公主抿了一下嘴:

    “所以,我,被人骗了八年?”

    “但至少你不必再惦念着那些紫甘蓝了。”

    夏德说道,眼睛看着他,他知道公主殿下此时需要一些心理疏导:

    “至少一件长久困扰你的心事没有了。”

    “但我被人骗了八年。”

    她又盯着手中的信重复了一遍。

    “玛格丽特·安茹。”

    夏德叫出了公主的名字,在对方抬头看向他时,紧紧盯住了公主的眼睛:

    “那么告诉我,要说实话。当你确定这位贝拉·布朗小姐还活着,而且活的很好时,是不是心中非常庆幸。”

    她想要躲闪夏德的眼眸,但与夏德对视的那一刻,视线却又像是被什么力量牢牢的吸引了。夏德并未学过任何意义上的“魅惑术”,但双眼是灵魂的窗口,源自于强大灵魂的力量,自发的吸引了玛格丽特公主的视线。

    咬了一下嘴唇:

    “是的,诚实些来说,我的确松了一口气。

    “因为没有人因为你的挑食和任性,而丢掉性命。”

    听到夏德说“挑食”,公主脸红了一下,她以为是女仆告知了夏德那件事:

    “是的,没人因为我的任性而丢掉性命,我的确很高兴......哦,但我的确被一个骗子,骗了八年时间。她居然是军情......”

    “我不会为布朗小姐辩解,她身为你的女仆却不忠诚,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而你也有权力去处理她。”

    夏德说道,正想问接下来要如何处理布朗小姐,公主却又问向他:

    “这件事牵扯进了军情六处,夏德,你难道不感觉惊讶吗?虽然环术士见识过更多奇怪的东西,但那毕竟是军情六处。”

    “但布朗小姐已经退役了,她现在不再是特工。”

    夏德很认真的说道:

    “而且,我答应了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军情六处不是我完成你给我的委托的阻碍。你瞧,虽然我还没能找到你说的那位女术士,但至少女仆,我是找到了。”

    玛格丽特·安茹一时之间,居然有些不敢看夏德笑意盎然的脸:

    “我知道你是想要安慰我,让我不必因为这件事情生气。哦,骑士啊,我是卡森里克的二公主,我比你想的要坚强......你说的对,她没死就好,虽然我被骗了,但至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你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在这件事情中,你是完全的受害人,你尽可以鄙视这件事情中的任何人,并用自己的行动去惩罚她。”

    夏德说道,公主终于露出了笑意,嘴角微微上挑,红唇和嘴角细微的白色绒毛的对比格外的清晰:

    “夏德,不必再劝我了,我已经调整好情绪了。”

    她看向手边的那封信:

    “无论如何,八年前的那件事,算是画上了句号。”

    “人生总是有很多的故事,向好的一方面来看,至少这个故事的结局不是坏结局,不是吗?”

    夏德做出了最后的总结。

    相关推荐:掌门人不高兴密战之见龙在田全民魔女1994全球求生:无限塔防快穿:那些和人生赢家抢男主的日子异时空黑科技穿书之许愿系统许愿人生洪荒:开局签到太阳星洪荒之开局成为量天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