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古代 > 姜六娘发家日常 > 第1117章 给您养老送终
  • 一键听书

    第1117章 给您养老送终

    作品:《姜六娘发家日常

    打开藏在王岗岭南三十里的粮窖,待窒闷的气息散去,走进去看到里边整齐码放的一袋袋粮食时,姜留便直她的肃州之行,可以完美落幕了,她带着赵奶娘和丫鬟们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返程。

    十日后,姜二爷巡视完肃州剩余的两县,又与廖传睿、曾显志、谢老等人完成政务交接后,带队启程,返回康安。

    八月初十已是中秋时节,秋风吹地百草干,朝阳白露马嘶啼。肃州百姓送出十里后,擦着眼泪停下。

    姜二爷拉白马停住,望着骑马前来送行的裘叔,看看廖传睿,又看看儿子,目光最重落在裘叔的刀疤脸上。他这些年,已经习惯了裘叔这个智多星跟在身边出谋划策,要和裘叔分开,竟姜二爷没来由地心慌。

    总觉得离了裘叔,他什么也做不成、做不了。

    姜二爷张了张嘴,想叫裘叔跟他一块回京。可人家本就是左武卫的军师,现在身归原位,封侯镇守一方,怎么可能像之前一样跟着自己混日子。

    裘叔看到姜二爷眼巴巴望着自己,心中的不舍并不比他少。自他带着任凌生火海逃生,奔波千里到藏云寺请澄空大师为任凌生解毒,因势利导躲进姜家至今,一晃便是八年。

    cxzww.com

    这八年,变化最大的不是任凌生,不是一日聪明过一日的小姜留,而是面前这位。

    谁能想当,当年只知混迹青楼赌坊的康安第一美男子,竟能一步步蜕变为大周皇帝最信任的臣子,成为大周的栋梁材。

    四目相对,两张笑脸。姜二爷又摆出那副吊儿郎当的架势,“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裘叔,传睿,凌儿,到这儿就成了。再送,你们就要跟着爷回康安了。”

    裘叔含笑点头,“二爷、六姑娘、二少爷、三少爷,一路保重。”

    廖传睿和江凌也躬身行礼,“二叔/父亲,一路保重。”

    “行了,回吧。有解决不了的事儿就写信回京。”姜二爷说完,目光又看了看裘叔,非常严肃地道,“您老过几年致仕了就回康安来,姜枫给您养老送终。”

    裘叔眼带泪花笑道,“二爷在您府上二进院给老奴留个清幽的小院,老奴没别的喜好,闲着没事儿就好煮茶、下棋。”

    “茶我可以与你一块吃,下棋就免了。”姜二爷抬手在马上一揖,“爷走了!”

    马车内的姜留见此场景,眼里也含了泪花。待车轮滚滚前行,姜留的眼泪便落了下来。

    舍不得。

    她抽了抽小鼻子,忽然想到一句很应景的诗:人生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谁写的来着?

    哪个朝代的?

    姜留正胡思乱想之际,忽听窗外响起熟悉的马蹄声,她撩车帘探身,果然见到江凌纵马而来。

    骑马赶来的江凌见到妹妹带泪的小脸,心像是被人生生掰开了一样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江凌不好说什么也不好做什么,只把一个小包裹递上来,“方才匆忙,忘记把东西给你了,这些你拿回去戴着玩。”

    “好。”姜留接过包裹,努力扯起嘴角笑道,“哥,记得多吃饭、少吃酒。”

    江凌深深地望着她的小脸,郑重应下,“好。你先回去,最多三年,我必回康安娶你。”

    “嗯,我等着你回来。”

    等着你回来娶我。

    江凌走后,姜留打开小包袱,发现里边的红漆木匣里装着满满一匣子糖,忍不住笑了。笑着笑着,她又哭了。

    骑着一匹膘肥体壮的黄骠马的姜三郎便跑了过来,“六妹妹,别在车里躲着了。快出来,咱们赛一场!”

    姜留用帕子抹了把脸,“你出什么彩头?”

    切!姜三郎翻了个白眼,“你想要啥?”

    骑马的袁夏月跑过来了凑热闹,“谁输了就抓一串蚂蚱,晌午咱们炸着吃?”

    “二月姐这个好,就这么办!”姜三郎立刻附和,后来序过年轮,姜三郎才知道袁夏月比他还小一岁,不过她明年就要嫁进姜家给他当二嫂了,索性就不再改口。

    姜留翻身上马,与袁夏月、姜三郎站在一排,“来,比。从这儿到开路先锋军那里,一,二,三,驾!”

    袁夏月自小在马背上长大,姜留马好人轻骑术也不差,输的自然是姜三郎。输了的姜三郎也不恼,开开心心地跑到路边的荒草里逮蚂蚱。最后,姜留、袁夏月、袁夏月的哥哥袁春杰和姜二郎都跟着抓,炸了大大一盘。

    抓蚂蚱姜留有兴趣,吃蚂蚱她就没兴趣了,与她相反,姜二爷只对吃蚂蚱有兴趣。晌午停下吃干粮时,姜二爷刚用筷子夹起一个炸得金黄的蚂蚱,还没来得及送入口中,传信兵便跑了过来。

    “报——大人,呼延图骑马跟上来了。”

    这厮不是押送付春朝过来后,便被他媳妇抓回匈奴了么,怎又跑来了?姜二爷皱眉,“让他过来。”

    胡子邋遢的呼延图跑到姜二爷面前,守在姜二爷身后的姜宝和姜猴儿见了他的惨样,不停地对他做鬼脸。

    裘叔和江凌都留在了肃州,姜财、鸦隐也都跟着留了下来,当初护送进京的四个人,只有姜宝决定跟着姜二爷回京。谁成想,呼延图又跟上来了,这让姜宝十分高兴。

    姜二爷颇为嫌弃地看了呼延图一眼,“军师让你来传话?”

    “不是……某……嘿……”呼延图刚笑了一声,猛地想起姜二爷不喜欢他的笑模样,连忙正色,抓胡子理衣裳,“某想跟着二爷回京,继续跟着您讨口饭吃。”

    见父亲沉下脸,坐在旁边吃东西的姜留笑问道,“图叔,您跟家里商量好了?”

    呼延图脸上一僵,大声道,“商量好了!”

    “商量什么,老呼,你是偷跑出来的吧?”姜猴儿揭开他的老底。

    呼延图不理讨厌而的猴儿,愁眉苦脸哀求道,“二爷,某想跟着您回京。”

    没出息样!姜二爷瞪了他一眼,问道,“家里的事安排好了?”

    呼延图抓了抓头发,“如今家里我儿子当家,有我没我都一样。”

    姜二爷英俊的眉毛微蹙,张嘴就要赶他回去。姜留眼睛一转,笑道,“爹爹,让女儿跟裘叔说几句,可好?”

    相关推荐:嫡女谋生记以父之名奥特曼:迪迦的无限影视之旅我真没想当富豪工业心脏崩坏骑士传从农家子开始的古代生活从西游记后传开始人在大宋:从签到开始吞噬星空之唯一玩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