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 > 重返八零 > 第1113章 喝了酒,不能开车
  • 一键听书

    第1113章 喝了酒,不能开车

    作品:《重返八零

    主要是果果也没多想,毕竟在她看来,翁松泉真是一个可靠的人。

    连陆怀安都这么信任他,他肯定是值得信任的。

    所以翁松泉一说,她就真的信了。

    她开着车,翁松泉拨弄了一下前边挂着的中国结:“这个挺好看的,你自己编的?”

    “啊,嗯呢。”果果没被这么直白地夸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随便编着玩儿的……”

    才怪呢,编了好久,总算编出来个能见人的。

    翁松泉却不疑有他,点点头:“真厉害。”

    这有什么厉害的,果果含笑觑了他一眼:“你也很厉害。听小蹊说那边的事情都已经捋清楚了?”

    “差不多。”翁松泉大概地给她讲了讲谈的合作,不过没细说了。

    哪怕仅仅是这样,也已经很厉害,很让人佩服了。

    俩人说着话,时不时偷看一眼对方。

    空气里弥漫着甜蜜的气息,简直让人熏熏欲醉。

    红灯的时候,果果手搁在中间,准备着等绿灯一到就换档。

    手指纤细,指尖还粉嫩嫩的,被阳光一照,更是衬得跟水蜜桃一样。

    看得翁松泉心里一颤,下意识抚了上去。

    “呀。”她被吓了一跳,转头惊讶地看向他。

    但是手是要换档的,想退又不好退。

    翁松泉却仿佛受到了鼓励,手指微微用力,将她整个手都握在了掌心。

    他以前跟很多人握过手,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可却从未像现在这样,光是握个手,都感觉心神荡漾。

    好软,好柔。

    他呼吸都紧了紧,被果果含羞带怯却又不得不隐忍的样子撩拨得喉结微微滚动。

    “你,你松开,要开车了。”果果试着抽回手,却两次都没成功。

    忍不住抬头望去,却正正撞进翁松泉灼热的目光里。

    甚至,她能感觉到,他的眼神好像不是在看她的脸……

    是在……

    看她的唇……

    想到这一点,果果手指都有些软了。

    “路边停一下,我们到公园聊一聊,可以吗?”

    果果抬眸,果然,前边不远,就是北澄公园了。

    她感觉腿都有些发软,这个样子也确实没法再开车。

    “……好,你松开。”

    一张嘴才发现,她声音都在微微打颤。

    光是听着这声音,翁松泉都有些忍不住了。

    等到下了车,他更是迫不及待地握住她的手朝前走去。

    果果被他握着手,感觉整个人都是被他直接带着朝前走的。

    “你,你慢点……”

    北澄公园里面没什么好玩的,只是两座小山头,还是挖的人工湖。

    又是上午,基本没人。

    翁松泉站定,下一秒果果就立即扯回了手。

    见她离得那样远,翁松泉眼睛有些红:“果果,我喜欢你。”

    “……啊?”果果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他竟然会突然这么的直接。

    明明之前不都是你进我退,你退我进这样慢慢来的吗?

    怎么这么突然……

    “我想清楚了。”翁松泉喘了口气。

    他比果果稍微高一点点,走近两步便能闻到她身上澹澹的清香。

    他几近贪婪地看着她,从光洁的额头,到挺翘的鼻尖,最后……

    是粉艳艳的唇瓣。

    目光在上面停留了好几秒,翁松泉有些狼狈地移开目光,直视着她的眼睛:“你呢?你喜欢我吗?”

    这,这让她怎么回答?

    果果迟疑了,她对翁松泉,的确是很有好感的。

    她也做生意的,可是除了陆怀安,她真的没见过这么聪明的人。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他非常厉害。

    尤其是每次,他信手拈来般解决了一堆棘手的问题的时候……

    她觉得他简直太迷人了。

    犹豫片刻,果果还是点了点头。

    有些羞涩地,微微抿唇:“喜欢……的……”

    翁松泉一直屏息,直到她点头才总算松了口气。

    在国外的这二十多天,他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当初明明有那么多机会,他却全都错过了。

    因此,在这个时候,他没有退缩。

    往前一步,翁松泉直接伸手,抵在果果身后的树干上,沙哑着声音道:“那,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果果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抬起眼看他,下一秒却又迷失在他深情的眸光里。

    “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想要跟你做很多事,去很多的地方……”翁松泉一边说着话,一边缓缓靠近她。

    最后几乎是鼻尖抵住鼻尖,他清冽的呼吸微微吹拂着她的唇瓣:“可以吗?”

    果果整个人已经傻掉了。

    她有些茫然失措,感觉自己像是被泡在了滚烫的温泉水中。

    全身热得都要爆炸了!

    但是,她仅剩的一丝思考能力,却在清晰地告诉自己,她是愿意的。

    这样优秀的人,她一直都很喜欢。

    因此,她没有迟疑,微微张嘴:“愿……愿意的……唔。”

    几乎是她说出愿意的刹那,翁松泉便吻了上来。

    她的唇,真的好软,和他想象的一样却又完全不一样……

    翁松泉从喉咙里溢出了一丝溃叹。

    初时他还能保持理智,勉强说得上是轻柔如春风。

    果果也被他这样的温柔所动容,腿有些发软,手指忍不住抬起,轻轻掐住了他的衣角。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翁松泉深吸一口气,很艰难地抵住树干,让自己微微撤离一些。

    刚一松开,果果便急促地大口大口呼吸起来。

    毕竟是初吻,她竟是连换气都不会的。

    眼角甚至浸出了几滴泪光,唇瓣红艳欲滴,头发散乱,眸光朦胧。

    这个样子……

    当真是圣人都会忍不住的。

    翁松泉感觉浑身一紧,毫不犹豫地重新低下头去。

    等到他终于感觉有些满足了,果果已经腿软得站都站不住了。

    嘴唇都肿起来了,软软地倚在他的怀里。

    “对不起。”翁松泉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下,哑着嗓子道:“实在忍不住……我缓两分钟,我们就回去。”

    他努力地收拾好情绪,又帮果果把衣服头发都整理妥当。

    把她放到副驾,翁松泉自己开车一起回总部。

    明明气温都有些低,可是俩人都没敢关着窗户。

    一路吹过去,才总算感觉脸上的温度稍微降下来了一些。

    停了车,已经有人跑了过来接:“翁副总,我们还先到了哈哈!”

    “……嗯。”翁松泉心情很不错,不跟他计较。

    果果已经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都不想下车。

    但是翁松泉却愉快地过来,给她打开了车门:“果果。”

    又是这种声音!

    “你,你别说话!”果果气恼地瞪他一眼。

    翁松泉并不生气,只小心地扶着她出来。

    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他装作关车门实际上却在她耳边轻语:“你这样含羞带怯地瞪我的时候,真的很像暗送秋波……看的我想在这里再吻你一次。”

    这也太不要脸了!

    果果瞪大了眼睛,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不是,他不应该是沉稳、靠谱、冷澹的吗?

    为什么,确定了关系以后,他就成了这副德行?

    看出她的惊讶,翁松泉愉快地笑了,伸手替她把碎发绕到耳后:“……你会习惯的。”

    那些伪装,不过只是对外的保护色罢了。

    既然是亲密关系,那就不必维持这层伪装,不是么?

    他更希望,他们能更快地彼此坦诚相对。

    说这话的时候,翁松泉眼底的誓在必得让果果感到心惊。

    “你,你。”她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扭脸就走。

    心里隐约感觉有些后怕,她好像,招来的不是一只听话乖巧的大狗狗,而是……

    一头可怕的狼,还是头狼!

    整个开会的环节,果果都有些坐立不安。

    明明她之前很期待的,想听一听他们在国外是怎么跟各大商场进行沟通,怎么交手,怎么最后取胜……

    想从这中间汲取一些经验,以后好应用到自己的生意上来……

    可是,别人说话的时候,翁松泉会好整以暇地时不时觑着她。

    翁松泉说话的时候,目光也会灼烫地落在她身上……

    她数次鼓起勇气望过去,却只看到他坦荡地讲解的样子,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这种感觉,真的……让她完全无法集中精神!

    俩人之间暗流涌动,有着一种别人都无法进入的隔阂感。

    陆怀安和钱叔都是过来人,隔空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小子,下手真的快!

    整个会议,陆怀安都没说什么话。

    他就静静地欣赏着,翁松泉一扫往日话少冷静的模样,跟只骄傲的花孔雀一般,努力地展示着自己漂亮的羽毛。

    早在察觉到翁松泉状态不对的时候,陆怀安就已经示意侯尚伟:录下来,全部。

    等以后翁松泉恢复冷静了,他得放出来给他瞧瞧!

    臊不死他!

    不过,眼下翁松泉的不对劲,倒正好合了他的意。

    话多也有话多的好处,讲的这些点,都挺关键的。

    讲得这么细致,基本都听得懂。

    好些人都在疯狂地做笔记,这些都是以后能提上来的人才。

    等他们讲完了,陆怀安才嗯了一声,点点头:“不错。”

    这次的确是非常圆满的。

    虽然好像药效下重了一点点,但是不得不说翁松泉事情是办得真漂亮!

    “大家都辛苦了,啊,等会儿呢,我们先去吃个饭,为大家接风洗尘。”陆怀安微微一笑,环顾四周:“所有人都去,吃完饭,翁副总你们就全部放假三天,倒一下时差,也好好休息几天。”

    众人顿时都高兴起来。

    原以为回来之后,能得一天休息就已经很不错了。

    没想到,竟然一下子就给了三天。

    翁松泉其实一点都不想去吃饭,他现在仍在回味北澄公园的滋味。

    嗯,之前感觉满足了,但现在感觉那时只是浅尝辙止,完全不够啊!

    可是陆怀安都发了话,他不敢反驳。

    毕竟之前陆怀安才坑了他……

    幸好,果果也会去。

    到了新安大酒店之后,翁松泉毫不犹豫地坐在了果果旁边。

    陆怀安和钱叔对视一眼,没好气地笑了。

    算了,俩人都挺好的,他们也没必要找事。

    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陆怀安只说了几句场面话,喝了杯酒就匆匆走了。

    钱叔哈哈一笑,举杯也敬了大家一杯,提前撤了。

    他们不走,大家都放松不起来。

    现在就好了,所有人都轻松愉快了。

    翁松泉坐在这,没人敢过来,敬酒都不敢。

    毕竟这半个多月以来,他们被他折磨得够够的了。

    以至于这一桌的人,都陆续起身去别的桌敬酒聊天了。

    果果开始还浑然不觉,认真地吃着。

    突然感觉腿上有些痒痒的。

    低头一看,竟然是翁松泉的手。

    她连忙伸手抓住他,想推回去。

    却不知翁松泉想要的就是她的手。

    他目光灼热,手指缓而沉地揉捏着她的手:“你想吃虾球吗?”

    果果被他看得有些慌乱,连忙点点头。

    都行都行!只要能松开她就好了!

    谁知道,翁松泉竟然不松手,另一只手直接去挟了只虾球,直接放到了她碗里。

    果果吃也不好,不吃也不好。

    这人又这么多……

    她暗恼不已,偷偷瞪他一眼。

    却又马上想到他说的什么暗送秋波,一僵。

    看她这样,翁松泉已经秒懂,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你松开!”

    翁松泉愉悦地看着她羞恼交加的样子,压低声音:“那,你等会送我回家。”

    “你不是有车吗?”果果没好气地道。

    “我喝了酒。”翁松泉微笑:“喝了酒,不能开车。”

    “……”果果狐疑地盯着他:“你没喝啊……你之前喝的是我的果汁。”

    她都看着呢!

    翁松泉面不改色,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喝了。”

    “……”这人,怎么这么浑呢!

    相关推荐:封号斗罗:从琉璃宗开始签到斗罗:从圣魂村开始签到斗罗之从拯救比比东开始天下无敌我爸爸是副职业大师神级操盘手魔王的地下要塞成首富从摆地摊开始从摆地摊开启的超凡人生都市之极品公子一品闺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