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隋末扬旌 > 第501章 雷击武德殿(三更)
  • 一键听书

    第501章 雷击武德殿(三更)

    作品:《隋末扬旌

    昨夜子时,一记旱天雷击中了武德殿的西北角,引发了大火,幸好施救及时,否则整座武德殿都要被天火焚毁了,甚至会波及附近其他建筑。

    尽管损失并不大,也没有人员伤亡,但杨广还是惴惴不安,疑神疑鬼,几乎一整晚都没睡,还找来了道士连夜测算吉凶,连第二天早朝也停了。

    旱天雷雷击中武德殿的消息传开后,朝野内外都议论纷纷,在古人看来,地震、雷击、洪涝灾害等都是上天发怒,要惩罚世人的表现,而雷击武德殿更是大大的凶兆。

    一时间,流言四起,越传越是离奇,越传越是夸张,甚至有流言把矛头直指向了杨广,说杨广贵为天子,却倒行逆施、昏暴无道,令天下百姓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所以上天震怒,降下神雷击中武德殿,寓意杨广“无德”,大隋江山将改天换日了。

    本来嘛,地球每年发生的雷击事件多不胜数,有雷击建筑物的,有雷击中人畜的,若搁在现在,人们只会把雷击当成一种正常的自然现象,但在古人看来却极不寻常,尤其是雷击皇宫,而且还是旱天雷,所以瞬时便掀起了轩然大波,再加上有心人推波助澜,仿佛大隋马上就要灭亡了似的。

    大隋的既得利益者们忧心忡忡,心怀不轨者则磨拳擦拳,已经举旗造反的更是欢呼雀跃,普通老百姓则继续每日面朝黄土背朝天,顶多就是茶余饭后大家聚在一起唠嗑唠嗑,只要有饭吃、有衣穿、有地方住,老百姓不大关心谁当皇帝。

    大业十一年八月十二,停了三天早朝的杨广终于上朝了,神色如常地坐在御座上,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而一众文武大臣却莫名的紧张,敛息静气地分立在大殿两旁,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杨广眼角的鱼尾纹似乎又深了一些,让他看起来更加凶戾了,目光一扫而过,淡淡地道:“诸位卿家可有事启奏?”

    大殿内静得落针可闻,似乎没人敢首先出来触这个霉头。

    杨广嘴角露出一丝嘲讽道:“看来朕休息了三天,诸位卿家也过得十分安逸啊,也罢,既然天下太平,众卿无事可奏,那就退朝吧。”

    “皇上,臣有事启奏!”纳言苏威终于站了出来。

    杨广眼中冷光一闪而过,淡道:“苏爱卿何事启奏?”

    去年雁门解围后,苏威曾劝杨广返回京师长安励精图治,与民生息,稳定国内形势,可是杨广不听,最终听了宇文述和虞世基等人的话,回到了繁荣富庶的东都洛阳。

    苏威对此极为不满,这一年多以来,锲而不舍地劝谏,近日还当廷献上了《尚书》一本,规劝杨广不要贪图享乐,立即取消江都之行,从而将精力放在民生时事之上。

    杨广自然十分不爽,龙舟都造好送来了,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现在你让朕取消江都之行,你苏威老糊涂了吧?

    因此,杨广开始疏远苏威,这段日子倒是跟王世充打得火热,除了吃饭睡觉,几乎都让王世充在身边陪驾。王世充不仅会拍马屁,说话还风趣幽默,聊起江南水乡的美女如云,聊起江南风景的如诗如画,杨广对这次江都之行更是热切期待了。

    然而,就在杨广准备成行之际,却突然发生了这样一件糟心的事,明明是大晴天的晚上,一记旱天雷击中了武德殿,真是活见鬼了,搞得朝内朝外流言四起,杨广出游前的美好心情瞬间被破坏殆尽,糟糕透顶了!

    此时苏威站出来奏事,杨广自然担心他借雷击之事来大做文章,阻止自己巡幸江都!

    果然,只见苏威严肃地道:“皇上,三日前的子时,无雨天雷击武德殿,造成西北殿角损毁严重,此乃大凶之兆也,坊间也是流言四起,臣以为这个时候,皇上不宜再出巡江都了,免得劳民伤财,徒增民怨。”

    杨广面色阴冷地道:“那苏卿家以为朕这个时候适宜做什么?”

    “皇上此时宜颁布罪己诏,以安抚民心!”苏威硬着头皮道。

    此言一出,殿内的一众文武大臣均倒吸一口冷气,苏纳言还真敢说,这是嫌命长的节奏啊。

    杨广果然勃然大怒,厉声道:“荒谬,那敢问苏大人,朕何罪之有?朕何罪之有?”

    杨广连续两问,可见十分愤慨激动!

    苏威微微一颤,额头冒出了一层细汗,不过这次是阻止皇上出巡的最好机会,所以硬着头皮道:“既然上天已经降下警示,皇上更应该反躬自省。”

    杨广冷笑道:“事事都要朕自省,朕要你这个纳言何用?朕不知自己犯了何罪,劳烦苏大人指正,难道这不是你作为臣子的本职乎?”

    苏威扑通地跪倒在地上,战战兢兢地道:“臣不敢,皇上请息怒,臣并不是说皇上你有罪。”

    “朕既然无罪,为何要颁布罪己诏?苏大人有以教朕?”杨广的眼神越发的冷厉了,嘴角上的冷嘲也越发的明显。

    在杨广作为君主的强大的威压下,苏威此刻已经汗流颊背,仅存的那股书生意气也一泄千里,伏首道:“臣……鲁莽了,请皇上罚责!”

    “苏大人只是鲁莽了?朕怎么感觉朕是犯人,而苏大人才是皇上?”杨广冷冷地道。

    苏威面色惨变,浑身瑟瑟发抖,长伏不起道:“臣不敢,臣老迈昏聩,恃宠骄纵,臣有罪!”

    满朝唯一个敢直言的谏臣苏威,在杨广的高压下彻底服软了,剩下的人自然更加不敢出声。

    杨广面色恢复了平静,淡淡地道:“苏卿家的确老了,念在你一生国操劳的分上,这次朕便不追究你欺君犯上之罪,回家好好休息一段日子吧。”

    “谢皇上开恩!”苏威如逢大赦,对着御座叩首一拜,然后便站起来,倒退出大殿门口,这才转身,落寞地走出了乾阳殿。

    苏威初侍北周,后来辅助隋文帝杨坚,深受隋朝两代君王的重用,权极一时,叱咤政坛几十年,今天终于谢幕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孤独地离开,只留给众人颓唐苍老的背影。

    这就是杨广身边最后一名谏臣的结局,如今只剩下虞世基、宇文述、裴蕴和王世充之流的溜须拍马之辈了。

    杨广虽然没有将苏威革职,但谁都明白,苏威的仕途生涯终结了!

    杨广打发了苏威,目光再次扫过殿内的大臣,淡道:“还有谁要奏事?”

    杨广连问了三遍,没人再出声,不过杨广似乎突然来了兴趣,并没有顺势宣布退朝,而是把目光望向了太史令,淡道:“太史令何在?”

    太史令微微一颤,暗呼一声倒霉,出列行礼道:“臣在!”

    杨广淡淡地道:“三日前的子时,雷击武德殿,苏纳言说这是大凶之兆,让朕取消江都之行,你以为如何?”

    太史监主管天文历法,也就是说,雷击武德殿这种事归太史监管,太史令必须给个说法。

    《青葫剑仙》

    太史令额头汗出如浆,他可不想步苏威的后尘啊,支吾了半天才灵机一动道:“苏大人危言耸听了,武德殿虽然被雷击了,但损伤并不大,而且臣夜观天象,发现紫微帝星光芒万丈,稳如泰山,所以料也无碍,并不影响皇上这次出行。”

    “那为何朕出行之前,会发生雷击武德殿之事?”杨广显然对这个理由并不满意,所以继续追问,让太史令说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来。

    这位太史令也是有才,立即道:“人世间发生之事,上天都有预兆,雷击武德殿的位置恰好是西北角,武德殿又是主兵戈,所以近日我大隋西北边可能会有战事,需提防突厥人发难,不过,这并不会影响东边,所以皇上巡幸江都之事无碍!”

    杨广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太史令所言倒是值得朕警醒,嗯,裴爱卿,传朕之旨意,命太原留守李渊,马邑郡守王仁恭整顿武备,随时提防突厥人南下寇掠。”

    黄门侍郎裴矩连忙出列应诺!

    杨广点了点头,又道:“江都通守王世充何在?”

    王世充立即又滋溜一下走了出来,一记跪滑到御座前,谄媚地叩头行礼道:“臣在!”

    杨广吩咐道:“八月十八启程江都之行,就由王爱卿率军在前开路,扫清沿途一切宵小之辈。”

    “臣领命,保证连只苍蝇也不许飞过来一只惊扰圣驾!”王世充信心十足地道。

    杨广满意地道:“退下吧,好好准备,朕相信王爱卿的领兵之才。”

    王世充又亲吻了一下杨广的鞋底才退了回去,这货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十足的舔狗一枚,也难怪杨广会宠信他的,简直就是隋朝版的安禄山。

    至此,杨广已经扫清了所有阻止他巡幸江都的障碍,万事俱备,就等日子到了。

    殊不知,杨广这次巡幸江都,一巡就是一辈子了!

    正是,一片青山景色幽,前人田地后人收。后人收得莫欢喜,还有收人在后头。

    ------题外话------

    三更完毕,拜求各种票。

    相关推荐:我要做明世祖异界的转生者们再见2002截教少教主三国从忽悠贾诩开始重生,1997重生97科幻2009开局:穿越王者大陆全球异变:王者大陆降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