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秦草 > 第144章 筒车,抢李斯的黄金
  • 第144章 筒车,抢李斯的黄金

    作品:《秦草

    蒙毅点燃烛火,扶苏站在前方。

    “汝可知朕为何要资助项梁百镒黄金?”

    “知道。”

    面对秦始皇的质问,扶苏则是暗暗窃喜。他就知道秦始皇肯定要问他这些,得亏是他提前问过卓草。他便清了清嗓子,有条不紊的开口分析。无非就是把卓草的说辞照搬过来,再加点自己心里所揣测的。

    “资助项梁,乃拉拢楚地反贼。若要令其亡,先要使其狂。得钱后,项梁必会招兵买马前往越地。到那时秦国出兵,还能借他们之口得到情报。亦或者是给他们些假情报,坑杀反贼与越人!”

    “嗯。”

    秦始皇打个哈欠,颔首点头。

    “朕为何又要给他们兵器甲胄?”

    “啊……这……”

    扶苏抬起头来,带着几分慌乱。

    坏了!这茬他没问!

    方才他就听卓草说起他先前的事迹,听得入迷他都没追问。现在听秦始皇这么询问,扶苏只得抬手道:“想来也是因为拉拢?”

    “方才所言,是那小子教的?”

    “正是。”

    “哼!”

    秦始皇重重的哼了声,冷漠道:“昔日收缴天下兵器,乃铸十二金人。其实,还剩下不少破铜烂铁。这小子虽说有些本事,可却未必能制造出好的兵器。如此,朕便顺势把那些破铜烂铁带来,到时候悉数交予项梁。”

    “项梁此人面露阴狠城府极深,绝不会屈居于人下。他虽未曾答应,只怕心中也想着刺杀越君。给他兵器,再给他钱粮,他会不动手?”

    扶苏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那小草铸造出好的兵器了呢?”

    “不可能!”

    蒙毅在旁抬手作揖,“公子应当也曾了解过。炼铁冶铜容易,铸造兵器却难的很。一口宝剑,需要经历常年累月千锤百炼而成。昔日欧冶子为铸剑,亲至湛庐山。泄其溪,取铁英,耗三年铸湛卢剑。卓草有些小聪明不假,想要铸造好的兵器却是不可能。”

    “吾倒是以为他能做到。”

    扶苏抬手回礼,目光笃定。

    别人兴许办不成,但卓草必然可以!

    好的兵器做不成,寻常铍殳又没多少难度。

    没法铸造出湛卢剑这样的极品,就不造了?

    秦国也就这两年日子好过些,当初先祖征战犬戎甚至有扛着农器上战场杀敌的。连像样的兵器都没有,全靠一腔热血杀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这诗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再说寻常伍卒的兵器,也谈不上名剑。

    卓草能铸造出这样水平的,也够用了。

    “若他真能铸造出锋锐兵器,那便悉数带走。再把那些破铜烂铁交给他,让他转交给项梁。”

    “项梁若不用呢?”

    “他有的选吗?”

    扶苏低头不语,也觉得有些道理。

    秦国对兵器工匠看的极其严,所有兵器上都有工匠的名字。当然,也会有黑户偷摸铸造的。但这种产量显然跟不上,无法满足大部分人所需,否则后世起义也不至于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卓草年纪轻轻铸造的兵器不好,很合理吧?

    有的用就不错了,好意思挑三拣四的吗?

    “可项梁若察觉出兵器不对呢?”

    “他没得选。”

    秦始皇颇为自信。

    “此事不急于一时,看他后续如何。”

    “唯!”扶苏抬起头,便看到秦始皇准备拖鞋睡觉,神色古怪道:“父皇,这是儿臣的床榻。”

    “咳咳!”

    秦始皇只得重新站起身来。

    这小子是真没点逼数,不能去外面睡?

    什么你的我的,你的就是朕的!

    朕的还是朕的!

    “父皇,其实儿臣以为小草很不容易。”

    “怎么?”

    “他与儿臣说了不少事。”

    “朕早已知晓。”

    秦始皇连问都懒得问,他早早便已命人暗中调查过卓草。包括他的事迹,他都知晓。比如说年幼从商挑起家族大梁,十岁便已在小泽乡小有名气,更与秦氏旁支关系不浅。甚至有谣言,说他与那秦竹有些暧昧,只是最后秦竹死了而已。

    这些事,他都知道。

    秦始皇长叹口气,推门离去。

    他所经历的,比之更甚!

    有人羡慕他的命好,投胎于秦国宗室。他还未出生,父亲便逃回秦国。两岁险些遭人毒杀,后来遭受赵国王孙贵胄奚落辱没,这就是他的命!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蒙卿,汝以为扶苏如何?”

    “长进许多。”

    “呵……”

    秦始皇大手一挥,潇洒离去。

    只是,他的脸上却扬起些许笑容。

    ……

    半月后。

    李鹿带着一大票稚生来至泾阳河边。

    在卓彘等人帮扶下,筒车安稳架在早早修好的木台上。随着湍急的泾水流淌而过,所有人皆是屏住了呼吸。他不知失败过多少次,当地竹子都快被砍光了。

    嘎吱嘎吱……

    筒车随着水流,慢慢转动起来。

    “转了!转起来了!”

    胡亥激动的嚷嚷着。

    看着筒车转动,饶是扶苏都面露诧异。

    还真的能成?

    小筒次序入水舀满,至顶倾出,接以木槽。清澈冷冽的河水便自木槽流淌而出,胡亥跳下去直接捧了一大口灌嘴里。

    “泾河的水,好喝!”

    “可以,回去把草堂守则抄十遍!”

    卓草瞪了他眼。

    他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别喝生水。你小子当面带头坏规矩,那可就怪不得我。胡亥满脸尴尬的向后退去,引来一片嘲笑声。

    “李鹿这弄的撒东西吗?”

    “这筒车有撒用?”

    “看不懂。”

    “这小子天天砍竹子,就为了做这?”

    “真是糟蹋钱呐!”

    其实,他们看不懂也很正常。现在筒车只是用作演示的,等后续把木槽接好后,便能灌溉农田,筒车的原理其实并不难。卓草当时村上就有这东西,只是作用已经不大。后续要搞什么农家乐,筒车反倒是成了个景点,经常会有游客来拍照。

    水力资源在古代极其宝贵,筒车这种算是基操。

    卓草记得还有什么利用水力舂米的连机碓,只要把稻谷倒进去就能自动舂米。还有利用水力的磨坊能精磨面粉,东汉时期甚至还出现了水排。利用水力传动机械,使皮制的鼓风囊连续开合,将空气送入冶铁炉,冶炼铁铜。

    旁边稚生都在赞叹,而李鹿则显得很平静。他也没过多言语。望着筒车不断转动,思索能否再改进些。这段时间他是费尽心血,方才制成。

    他没什么远大的志向,更没什么宏愿想着造福百姓。他做筒车,其实纯粹想证明自己。李鹿自幼接触的事物便是如此,没欺辱黔首便算好的,还指望他在短短月余的时间就能为黔首着想?

    李鹿也很懂得审时度势,遇到问题后也会主动去请教卓草。等他搞懂后,立马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不起说句谢谢。如果没卓草帮忙指点,再给他月余时间他也搞不定这筒车。

    “想不到,这筒车真的能成。”扶苏负手而立,感慨道:“只要接上水槽,便可将泾水源源不绝灌溉入田。吾先前观有诸多农夫挑水浇灌,极为辛苦。有此筒车,便可省去诸多功夫。”

    “小草,你又立一大功!”

    卓草只是笑而不语。

    算是有功,却谈不上是大功。

    “这么看来小草的图纸都是有用的?”

    “你以为呢?”

    “那卡车又是何物?吾观那图纸极其有趣,是否是新型战车,可用于在战场上横冲直撞?莫非与冲车类似?或者是昔日墨子所做赣车?车身覆盖牛皮,以数十猛士推动攻城?”

    “咱能不提那卡车了吗?”

    “不成!”

    “那你继续……”

    卓草懒得与之争论,把都在细心观察的稚生招呼过来。望着他们,缓缓开口道:“这筒车,李鹿也算是做成。你小子也甭得意,别以为我不知道胡骅和雎鸠暗中帮你。按理说我的确是要给你奖赏,只是你小子不地道,快把咱当地竹子全给砍了。功过相抵,筒车便是你的了。”

    “多谢先生。”

    当时卓草也就顺嘴说了句,谁能把筒车造出来,就给三两金子。李鹿前后花费的钱财,都不止这个数咧。况且这小子本身就是出自豪门,比他还富裕。给他金子,那等同于是把金子倒进大海!

    现在手里头不宽裕,能不给自是最好。

    “你不必谢我,这是你自己制成。只是你要记住,区区筒车其实算不得什么,可这原理却极其有用。水流能带动水轮,利用水轮运转也能带动别的物件,比如说带动木碓舂米。你这次虽说砍了不少竹子,却也还算制成。但汝今后不得沾沾自喜,还要好好学习。”

    “唯!”

    李鹿抬手作揖。

    卓草知道这小子的性格。

    有点小成就,立马就能飘天上去。上次把项羽给揍了,他就在亭里内吹嘘。说是与那项羽鏖战上百回合,最后方才惨胜。其实就是这俩坑货耍阴招,还没打赢项羽,他们伤的还更严重。

    平时在草堂得到夸赞后,尾巴立马就翘起来。顿时自鸣得意,免不得让卓草狠喷。他知道李鹿自幼就不受待见,在草堂他还是能找到些存在感的。他的底子再差,那都比雎鸠等稚生强出一大截。

    “小草小草,你说水轮带动木碓是何意?”

    “难不成,还能以水流舂米不成?”

    “小草?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想死……”

    卓草摆着手离去,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他为何要提这事?!

    “阿鹿,你太厉害了!”

    “就是就是,这筒车就留在这吧?”

    “以后浇灌农田,那就省事多咧。”

    李鹿满不在乎的挥手。

    筒车足有丈许高,他拆了带回去也没必要。咸阳京畿更无农田,也用不到这筒车。他抽空用点边角料,做个模型筒车就好。反正只要能当场演示,便足够用了。

    “你看这阿鹿得意的劲儿!”胡亥带着几分酸味吐槽,“不就是个筒车吗?有什么好得意的?还是小草先生指点,他才做出来的。你再看他现在,我估计他连自己氏什么都不知道咧。”

    “唔,有点酸。”

    “酸?要不是我帮他,他能做成?”

    胡亥就如同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差点蹦起来。

    “真羡慕阿鹿。”

    “为何?”

    “你看他出身名门,他什么都不需要做,以后的成就都是我们可望不可即的。胡骅,我听说你只是旁支庶出而已,你也肯定很羡慕他吧?”

    听雎鸠这么说,胡亥是哑口无言。

    雎鸠老气横秋的拍拍他肩膀。

    “羡慕是没用的,你以后得好好努力。毕竟你们身份不同,千万别再像他这般胡闹。比方说,这几日可以帮我们家抓虫。红薯快要熟了,到时候我请你吃烤地瓜。”

    “……”

    胡亥差点就哭了。

    当时秦始皇为何要让他隐藏身份呐?

    为何李鹿就不用隐藏?

    好歹是秦国十八公子,现在竟成旁支庶出啦?

    “我听说再过几日,你要回咸阳了?”

    “嗯,阿鹿让我一块去参加他父亲寿宴。”

    “丞相寿宴,是不是很奢华?”

    “马马虎虎吧。”

    李斯寿宴再豪,能和他爹比?先前秦皇寿宴,蛮夷戎狄都派遣使臣献上贺礼,光是倮君便以上万牛羊戎马祝寿,可谓是天下来宾!

    “真酸!”

    “……”

    ……

    翌日。

    李斯便乘坐马车来至泾阳。

    他已有月余的时间没来这,主要是得处理诸多事物。包括更正秦律等活,都得由他接手。安乐君饮鸩自杀后,受牵连的官吏他也得负责审理。偌大的秦国,他同样也得操心。

    李鹿的事迹,他也有所耳闻。听说搞出个什么筒车来,也不知是什么玩意儿。按扶苏信函所写,李鹿表现其实还算可以。虽说顽劣调皮了些,却也比刚来的时候强多了。

    李鹿刚来的时候,那是眼高于顶。寻常黔首与他说话,他都不带搭理的。后来兴许是掏粪掏老实了,他现在稍微能听得进些劝告。另外课堂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吵闹,做起事来也容易半途而废。好在这次还算有些长进,硬是把筒车给造出来了!

    等等!

    先不管这筒车是什么玩意儿,李鹿能耗时月余的时间做个筒车?还日以继夜的去做?

    这还是他儿子吗?

    阿不,这还是李鹿吗?!

    这小子什么德信,他当爹的能不知道?

    这就不是个能成事的瓜怂!

    当初说要学律令,李斯亲自教导。学了不到一旬直接把竹简给当柴火烧了,说是律令无趣不想再学!

    好,李斯也忍了。

    听李鹿说要当个大将军,李斯又厚着脸皮请治粟内史王戊为他剖析各个战役。人王戊毕竟是出自将门,别看现在担任文职,可领兵打仗照样是把好手。

    结果不到三天,李鹿把兽皮地图全烧了!

    还说打仗太烦人,他也不学!

    总之,这小子做事就只有三分钟热度,从小到大就没让他省心过。李斯后来也就认命了,寻思着以后李鹿只要不闯祸就好。嘿,李鹿后续是天天闯祸,不把他气死那绝对是不罢休。有此和胡亥还偷摸溜至皇家禁苑,差点被当场射杀!

    禁苑是想进就能进的?

    秦律素有规定擅闯禁苑的人要被斩去左脚大拇指,当日值守的伍卒卫士都要连坐。黔首养的狗如果跑入禁苑当中,都要被打死。

    李鹿……就没让他省心过!

    “呦?管事来了?”

    庭院内,李鹿正在捯饬着筒车模型。看到他李斯后甚至都没站起来,而是阴阳怪气的来了这么句。李斯脸黑的都快成锅底了,要不是因为卓草在这,他非得给他个大耳刮子不可!

    “见过少主,卓君。”

    “老李,你这几日似乎削瘦不少,有烦心事?”

    “承蒙卓君挂念,还好。”

    李斯翻了个白眼。

    是啊!

    你隔三差五找麻烦,我能不烦心吗?

    “老李啊,有个事我得和你说说。”

    “什么?”

    卓草亲切的走了过来,同时让扶苏把账簿拿来。并且还很贴心的用小篆标注数字,直接递给李斯。“你看看吧,这小子在我这府上可就没消停过。成天到晚胡吃海喝,顿顿都嚷嚷着要吃肉。一天能吃三斗米,还没算肉食。还喜欢拆家搞破坏,你自己看看我后院的竹林,全他娘的让他给砍了!”

    “他……娘?”

    “语气助词!”

    “咳咳,卓君意思老夫明白。”

    李斯无奈点头。

    李鹿砍点竹子无所谓,这都是小事。

    “不不不,你真不明白。”

    “嗯?”

    “他可不光砍我府上的,小泽乡内的竹子几乎全被他给砍了。全都是我在后头给人家补偿,所以方才没有追究。我这忙前忙后的是说尽好话,又出钱又出力。左丞相爵至彻侯,家大业大总得给点补偿吧?”

    “等等……”

    李斯快速翻阅账簿,一页接着一页。

    我尼玛!

    你小子把小泽乡的竹子全砍了?

    “赔钱吧,你瞪什么瞪?”

    “你个管事敢瞪我?反了你还!”

    胡亥望着这幕,暗暗竖起大拇指。

    李鹿这回去不被打死,那绝对是命大!

    “老夫赔!”

    “不多,也就五镒黄金便可。”

    “五镒?你怎么不去抢?!”

    “抢可没这来钱快啊!“

    “……”

    李斯此刻是恨得牙痒痒。

    来之前扶苏就提醒过他,带足金子过来。

    他都做好大出血的准备,却没想到得赔这么多!

    相关推荐:每天都在被侦探逮捕的边缘试探蒸汽时代的怪物术士虚伪魔女漫威:我和圣主相依为命那些年银民公敌开局错把李世民当大表哥穿越之我叫林黛玉无限之右脑开发师红楼同人之黛玉穿越之成为黛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