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19、第 19 章
  • 19、第 19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十分惊喜。

    没想到居然会进展的这么顺利,早知道她昨晚还费那劲干嘛?

    布莱克像一名年迈的骑士,庄重地跪在伊尔萨的面前,伊尔萨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一个老人家给她下跪,连忙将布莱克搀扶起来。

    “你见过我?”她好奇道。

    “从未。”布莱克慈爱而虔诚地看着她,“您是至高的神祗,没有人可以窥见您的真容。”

    伊尔萨对这番话很是满意,她点了点头,示意布莱克接着说下去。

    “但是您的神力实在是太过神圣,所以老朽才能一眼辨认出您。”布莱克垂下目光,仿佛多看少女一眼都是对神明的亵渎。

    伊尔萨在心里悄悄问神念:“他是在拍我的马屁吗?”

    “不要小瞧眷属的忠诚度,他真的是这么想的。”

    伊尔萨:真希望亚兰能学学他的老师。

    眼见布莱克对她是女神这件事深信不疑,伊尔萨也就不绕弯子了。她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问:“既然你认出了我,那么你应该也能看出来,我现在是在隐藏身份。”

    “冕下放心,这点眼力见老朽还是有的。”布莱克和蔼地笑了笑,语气不失真挚,“只是不知冕下隐瞒身份降临于此,是有什么任务要交给老朽去办吗?”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一点就透——伊尔萨很是欣慰。

    “布莱克,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睿智,难怪学院里的那些学生都很敬仰你。”伊尔萨先诚挚地客套一番,听得布莱克连连微笑摇头,然后她继续柔声道,“没错,我现在的确是有任务交给你。准确来说,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任务,更是所有眷属的共同任务。”

    布莱克眼神严肃,雄浑的嗓音充满坚定:“冕下请讲。只要是为了您,老朽必将献上一切。”

    “那倒也不必,你们是我的眷属,我又怎么会为难你们呢……”

    伊尔萨温柔地轻抚布莱克银白的头发,就像对待每一位虔诚的信徒,“我只是需要收回你身上的神力,你愿意将其献给我么?”

    “收回神力?”布莱克闻言,神情更加严肃凝重了,“莫非您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别说是收回本该属于您的神力,就算是老朽这条命,您也尽管拿去。”

    伊尔萨愣了一下。

    她本以为布莱克会不愿意,却没想到他的责任心居然这么强,倒让她这个半吊子的女神自愧不如了。

    “具体情况不便告知,但的确是比较棘手,否则我也不会麻烦你。”伊尔萨微微摇头,眉眼间拢上一层淡淡的忧虑,“事关世界存亡,只有收回全部神力,才能获取最终的胜利。布莱克,你愿助我一臂之力吗?”

    “荣幸之至,冕下。”

    布莱克深深行礼,与此同时,周围的空气开始出现明显的波动。

    纯粹的浅金色光芒从布莱克的体内缓缓析出,它们像水一样在空中游曳,散发着神圣的气息。

    伊尔萨微微睁大双眼,看着点点光辉越来越盛,渐渐汇聚成璀璨的灿金河流,最后一股脑汇入她的身体,并在一瞬间爆发出纯白刺目的光芒——

    “布莱克的神力回来了,太好了,伊尔萨,你成功收回了第一份神力!”神念之声在伊尔萨的脑海中忽远忽近,伊尔萨眨了眨发酸的眼睛,恍如隔世。

    就这么简单?神力这么轻松就收回来了?

    伊尔萨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充沛神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面前的老人。

    他依旧笔直而恭敬地站在她的面前,然而苍老的眉宇间却增添了一分之前不曾有的虚弱。

    “冕下现在感觉如何?老朽的力量有帮到您吗?”

    伊尔萨深受感动,连忙扶着布莱克走到身后的沙发边坐下。

    “放心,你的力量我已经感受到了,现在正在我这里好好保存着呢。”伊尔萨单手抚胸,对着布莱克微微鞠躬,“我很感谢你对此做出的奉献,布莱克,我以你为荣。你想要什么回报?只要是正当的需求,我都可以满足你。”

    老人的脸上顿时露出惶恐的表情,他激动地说:“冕下,这是我应该做的,谈何回报?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见到您的真容,甚至成为您的助力,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无上的荣耀了……”

    伊尔萨欣慰地点点头:“我明白了。”

    不要回报当然是最好不过,毕竟她也只是说说客套话而已。

    “现在布莱克失去神力,他还算是半神吗?”伊尔萨看着眼前略显疲态的老人,忍不住在心里询问神念。

    “算,虽然没有了女神赐予的神力,但他的神职并没有被剥夺。他仍然拥有浩瀚的智慧与灵识,被他庇护的土地也仍旧丰饶肥沃。”

    伊尔萨若有所思:“也就是说,我收回神力,其实对这七个半神的影响不大?”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没有神力,他们也就无法成为真神,永远只能停留在半神的阶位。”

    伊尔萨心头一动:“怎么?还有人想要代替我的位置?”

    “眷属们对你都极为忠诚,不会有人抱有这样的念想。”神念之声温柔而空灵,充满了包容与神性。

    那可不一定啊。

    伊尔萨回想起利伯维尔城内那座性别模糊的神像,心里忽然多了一丝计较。

    她看了一眼和蔼的老人,平静地开口:“布莱克,对于如今的利伯维尔,你能感觉到什么吗?”

    布莱克皱眉深思:“您是指哪个方面……”

    “万民的信仰。”伊尔萨淡淡道,“我来到利伯维尔的时候,看到城市中央的那座雕像和其他地方的神像不太一样。”

    她相信这并不是偶然,也不单单只是雕刻师的审美不同这一理由可以解释清楚的。

    布莱克闻言,沉重地叹了口气。

    “老朽就知道,您已经看出来了。没错,那座雕像,雕的不仅仅是您,也是席利乌斯阁下。”

    席利乌斯——正是七位半神中的太阳光辉之神。

    伊尔萨神色温和而平淡,面容如神像般完美无缺:“原来是席利乌斯啊。”

    神念之前告诉过她,太阳光辉之神席利乌斯是七个半神中最受民众爱戴的一个,也是信徒最多的那个。这不仅因为他代表了光明,更因为他善良无私,悲悯世人,与世人心目中的神最为接近。

    只不过伊尔萨倒是没想到席利乌斯在利伯维尔人的心里已经和她这个至高神比肩了,甚至连神像都要雕成他的模样。

    话说这算不算是夹带私货啊,把女神像雕成太阳光辉之神的模样,这些人的胆子真是不小,就不怕女神发怒?

    看来女神的信徒的确在流失,世人对她的敬畏之心也在流失。

    “席利乌斯阁下本人并不赞成这种做法,但利伯维尔的情况有些特殊。”布莱克缓声解释,“席利乌斯阁下曾经在利伯维尔困难的时候帮助过这里的子民,所以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都非常尊崇他。”

    “我明白了,利伯维尔的子民知恩图报,这是好事。”伊尔萨没有说出责怪的话,只是轻飘飘地转移了话题,“除了信仰的更替以外,你还感知到了什么?”

    布莱克以为伊尔萨是在考察他,连忙一丝不苟地回答:“还有近来深渊魔物大幅增多的现象,这一点实在反常,老朽也正打算与圣殿那边商议对策。”

    深渊魔物大幅增多……这个她倒是不知道啊!

    伊尔萨心下疑惑,面上却还装作一副全知全能的样子,“正是如此,深渊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我们也必须做好准备了。”

    “冕下请放心,吾等有您的指引,必将无往不胜、光芒永存。”布莱克深深鞠躬,话语坚定而通达,充满了令人安心的力量。

    伊尔萨保持微笑,不再言语。

    存在布莱克体内的神力已经收回,她似乎没有留在学院的必要了。接下来只要杀掉格伦,她的任务就算完美完成。不过天使现在应该还在外面守株待兔,不解决掉天使这个隐患,她怕是无法离开这里。

    伊尔萨稍微思索了一会儿,很快便有了一个想法。

    “布莱克,听说你这里收藏了很多禁术秘卷?”她忽然望向周围密密麻麻的书架。

    布莱克了然地笑笑:“您想要什么?整个大陆尚存的禁术都在这里了,只要是您感兴趣的,老朽都可以找给您。”

    伊尔萨:不愧是聪明人,太上道了。

    “我也不清楚具体名字是什么,只能说个大概。你这里有可以隐藏我的气息的法术吗?”伊尔萨无奈蹙眉,“外面的深渊魔物太多,处理起来实在是有点麻烦。”

    布莱克摸了摸花白的胡子,神色愧疚:“有倒是有,只是这类法术毕竟低阶,只能掩藏普通法师的气息,无法隐藏您的神性。”

    伊尔萨闻言,深表遗憾。

    唉,看来太强也不好啊,普通的法术对她都无效,你说这叫什么事嘛。

    “不过,老朽这里倒是有一枚戒指,是曾经特意委托大陆顶尖的炼金大师打造的秘银法器,用来隐藏神性再合适不过。”布莱克说着便起身走进浩瀚如海的书架深处,“您稍等,我这就去取来。”

    伊尔萨依言待在原地,很快布莱克手捧一只古朴的方盒走了过来。

    “当初老朽刚刚得到您赐予的神力,闻风而至的魔物对老朽虎视眈眈。老朽实力不及其他几位半神,无奈之下只得请求炼金大师为我打造这枚秘银戒指。有了这枚戒指,任何气息都能被隐藏,只要您戴上它,在魔物的眼里就和普通人类没有区别,虽然不能百分百抹消麻烦,但也可以排除掉大部分。”

    还有这种好东西?听起来比学习法术方便多了,看来先找布莱克这一步棋真是走对了。

    伊尔萨接过方盒,取出盒子里的戒指戴上,而后对布莱克温和一笑:“布莱克,谢谢你。”

    有了这个东西,她就可以去会会那位复仇天使了。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