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 2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真的很佩服这些信徒,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祈祷,当他们的神真的好惨,必须24小时无休止听他们唠叨,这已经不止是996福报了,这是007啊!

“神啊,我有一个愿望。”

青年说完这句话便微微抬起头,光线昏暗,伊尔萨看不清他的脸,只能隐约看到他颜色深暗的黑发,像幽暗无光的沉沉夜色。

伊尔萨昏昏欲睡:说吧说吧,我在听呢。

肯定又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私事,也可能是毫无意义的妄想,反正她已经听过无数遍了。

青年再次开口了,这一次他的声音里多了一丝隐约的笑意。

“——我想尝尝渎神的滋味。”

伊尔萨依旧昏昏欲睡:嗯……嗯?

等等,她没听错吧?什么玩意儿?

——渎神?

这里只有一座神像你要渎谁啊!

不等伊尔萨反应过来,那黑发的青年已经上前一步,苍白修长的手指慢慢抚上光滑冰冷的神像。

伊尔萨瞬间惊了:快走开!不要乱摸神像的大腿啊喂!

然而青年根本听不到她内心的呼喊。青年的手指在女神像洁白的大腿上蜿蜒向上,月光透过斑斓的彩绘玻璃落在他的指尖,呈现出柔和圣洁的淡淡光芒。

伊尔萨虽然只是一座冷硬的雕像,但她依然感觉到了来自青年指尖细腻微凉的触感。

……完了,她被摸了。她被一个男人摸了。

伊尔萨:我脏了。

一股巨大的耻辱感从伊尔萨的心底升起。她无法抵抗,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青年在神像上面摸来摸去,一边摸还一边嘀咕:“什么都没发生嘛。”

伊尔萨:你还想发生点啥?

在伊尔萨充满怨念的眼神中,青年认真地摸了一会儿,随后便不紧不慢地收回手。

“算了,没什么意思。果然女神是不存在的……”他抬起脸,漆黑的瞳孔在烛火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幽深,“亵渎一块石头实在是没有任何乐趣可言。”

伊尔萨:你还嫌弃上了??

黑发黑眼的青年在阴影中注视着伊尔萨,专注而安静的视线中有种隐隐的探究。

“不过——还是留下点印记再走吧。”他忽然说道。

伊尔萨:你又要搞什么???

伊尔萨惊恐地看着青年咬破食指,一颗圆润的血珠从苍白的指尖颤巍巍流了下来。然后他伸出手轻轻一抹,在神像的大腿内侧留下一道淡淡的血印。

“嗯,这样好看多了。”青年看着神像上新鲜的血痕,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看个屁啊!

伊尔萨快疯了。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怪癖?偷摸神像不说,还要在神像上留下印记,你怎么不直接写上“本大爷到此一游”呢?!

伊尔萨在心里疯狂辱骂这个变态,然后青年根本听不到她的心声。青年又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终于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在伊尔萨的怒视中悄无声息地走出了修道院。

伊尔萨:可恶,给我出门摔死吧大变态!

次日,在柔和的晨曦中,修女们开始了新的一天。

她们像往常一样做完祷告后,意外地发现女神像的腿部内侧,居然有一道淡淡的血印。血印是晕开的深红色,映在纯白光洁的石雕上,仿佛一朵糜烂的花。

“女神像上怎么会有血?”一位修女惊奇地捂住嘴。

“是哪个信徒不小心粘上去的吗?”另一个修女猜测。

“可是,如果是正常祈祷,想要把血沾到女神像上,应该很难吧……”

伊尔萨听得很不耐烦。

无论如何,这姑且也是她现在的形象,现在所有人都盯着她的腿看,这让她很不舒服。她希望这些修女们能够停止议论,立刻过来把血印清洗干净。

如她所愿,修女们讨论了一会儿一直没有结果,便暂时放下疑虑,拿出清洗工具小心翼翼地清理起神像上的血印来。

“奇怪,怎么擦不掉?”

“是不是清洁力度不够?稍微用点清洗剂呢?”

“还是不行啊,再这么洗下去,神像就要受到损坏了。”

“那该怎么办呀……”

修女们看着伊尔萨腿上的血印一筹莫展,伊尔萨看着修女们欲哭无泪。

你们行不行啊,不行就别搞了,我腿疼!

清除工作失败,修女们无计可施,只能先把这件事放到一边。毕竟这可是尊贵的女神像,没有教廷的允许,她们不敢擅自对女神像做什么多余的事情。

修道院里的事务继续进行,信徒们络绎不绝地进出教堂。伊尔萨一边咒骂那个半夜闯入修道院的变态,一边敷衍地听着今天的祈祷和忏悔。

仍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话题。

就这样,又是漫长的半天过去了。到了下午,就在伊尔萨努力回忆龙傲天格伦的升级之路时,一个空灵而熟悉的声音忽然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伊尔萨……时机已到,可以降临了。”

这个声音……是残留的神念!

“你真的在啊?”伊尔萨惊喜地说,“这几天你一直不吱声,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

“我们没有消失,只是不敢随意消耗神念而已。”

“懂了懂了,那你说的降临是什么意思?”

“即获得你在人界的身体。”残留的微弱神念娓娓道来,“这几日,你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的信仰,这些信仰可以供你塑造一个人类的身体。你想现在降临吗?”

伊尔萨听了兴奋不已:“当然,现在立刻马上!”

她已经等得太久了。

“好,现在请闭上你的眼睛,想象自己身处无尽的辉光之中……”

伊尔萨依言照做,即使她作为一座石像根本无法闭眼。奇妙的是随着神念的声音越来越缥缈,她竟然真的被一片圣洁的光芒所笼罩。

光芒越来越盛,渐渐将她吞没。等到她再次睁开双眼时,眼前已经变成了一副全然陌生的景象。

狭窄的小巷,过往的人群,高矮不等的建筑物。阳光从巷道上方投下来,令伊尔萨感到一丝淡淡的暖意。

——不可思议。

伊尔萨惊奇地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正在疯狂上扬的嘴角忽然僵住了。

这一双细嫩白皙的手毫无疑问是人类才能拥有的。无论是柔软的肌肤还是明晰的骨骼走向,都充满了生命特有的美感,好看得无可挑剔,但是——

它们实在是太小了。

小得甚至令伊尔萨怀疑,她是否能单手抓住一只小苹果。

她难以置信地翻看双手,又弯腰看向自己的下半身。

映入眼帘的是自然垂落的裙摆,可爱小巧的脚掌,纤细笔直的小短腿……小短腿?!

——这完全就是一副小孩子的身体啊。

伊尔萨立马呼叫神念:“你是不是搞错啦?我这个样子也太小了吧?”

“哪里小?”

“哪里都小!”

神念之声微微沉吟:“我们可以把你的胸部变大,但是其他部位的话就不行了……”

伊尔萨:“……”

她觉得她完了。没想到指引npc的脑子居然这么不正常,她今后必死无疑。

“就不能把我变成一个成年人吗?青少年也好啊,最起码不是短胳膊短腿的小萝莉……”伊尔萨不死心地问。

“不能。你收集到的信仰只能支撑你变成这样,想要这具身体获得成长,就得收集更多的信仰,发展更多的信徒。”

伊尔萨终于绝望了。

还说不是邪|教,这简直比邪|教还霸道。

“那有什么捷径吗?这一天天的,收集起来也太慢了。”

伊尔萨自暴自弃地甩了甩小胳膊,慢吞吞地从巷子里走了出来。

她不知道这里具体是哪里,但很显然,她正处于某个城镇的街道上。街边人来人往,琳琅满目的商铺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商品,人们间的谈话欢快而祥和,充满了热闹的气息。

天呐,外面的世界比修道院要自由多了。

伊尔萨像个好奇宝宝,在人群中走走停停,她一边新奇地打量着街边卖食物的店铺,一边和神念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倾听信徒的愿望,实现信徒的愿望。”神念之声说,“每实现一个愿望,就能获得大量的信仰,前提是让他们知道,这不是简单的运气,而是女神的恩惠。”

伊尔萨:“我懂了,这其实是个经营游戏。”

“这不是游戏,这关乎世界的消亡。”

“是是是,老板请放心,我会努力的……”伊尔萨敷衍地点点头,正要继续问下去,一个悲伤的声音忽然闯入她的神识。

【神啊,请怜悯我,赐我一个孩子吧!】

伊尔萨立刻停下脚步,向人群中看去——

一个着装普通的女人正低着头走在路边,边走边默默地流泪。

“是她在许愿。”伊尔萨很惊讶。她并不是在惊讶女人的乞求,而是讶异于自己居然可以如此笃定许愿者就是此人。

“是的,她在祈求你,所以你能听到她的声音。”

【我已经不能再经受这样的打击了……我和卡尔真的很想要一个孩子,哪怕这孩子只能陪伴我们一天也好啊!】

“她想要一个可以陪伴她一天的孩子。”

伊尔萨:“我听到了。”

“伊尔萨,你可以。满足她的愿望,你就可以获得虔诚的信仰。”

伊尔萨:“我不是女神吗?为什么我要去给别人当孩子?”

“因为现在的你很合适。伊尔萨,信仰,一切都是为了信仰。”

伊尔萨:“……”

伊尔萨看了眼那个悲伤的女人,又低头瞅了瞅自己的小短腿。

好,为了长高,她可以!

伊尔萨握紧小拳头,抬起腿向妇女的方向走去。然而刚走出去没几步,她就被过往的行人撞了一下,狼狈地跌倒在地。

“啊……屁股好疼……”

伊尔萨坐在地上,苦着脸痛苦地呻|吟。忽然,一只苍白修长的手进入她的视线范围,紧接着一个低柔微哑的声音在她的耳畔轻轻响起。

“小家伙,你没事吧?”

——好熟悉的声音。

伊尔萨立即抬头,一个黑发黑眼的高挑青年随之映入她的眼帘。

青年正关切地看着她,细长的眉毛微微蹙起,幽暗的瞳孔深处闪烁着漠然的冷光。

……是你,大变态!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