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22、第 22 章
  • 22、第 22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事实上,就算莱斯特真的跟上来,伊尔萨也完全不慌。

    现在她已经有了布莱克给的戒指,只要换个化身,就算是天使都无法辨别出她的真身,更何况莱斯特?

    不过以防万一,她还是用神力换了个全新的造型。

    一刻钟后,一只矫健优美的白狼从学院的雕花铁门里钻了出去。

    白狼在夜色中越跑越快,迅疾如风,如一颗银色的流星般一转眼跃进了漆黑的密林里。

    这只白狼正是伊尔萨。

    夜晚的密林树影憧憧,黑而寂静,几乎看不见光。

    在一片黑暗之中,只有飞鸟振翅和风吹树叶的簌簌声,除此以外,又隐约有野兽嚎叫的声音在茂密的树丛中回荡。

    但伊尔萨并不害怕。

    因为她即是黑暗中的光。

    她在林中飞快地奔跑,雪白的狼爪在枝叶上溅起细碎的光点,如同星辰坠落。她跟着指引蝶的方向一路前往,很快在一棵高大粗壮的老树后方停了下来。

    已经不需要指引蝶了,即使是再笨拙的生物也能察觉到这树干后有人。

    或者说,有一个正在微弱呻|吟的人。

    白狼的前爪在草叶上轻踏两下,犹豫了几秒还是放轻脚步,慢慢走到老树的另一面。

    狼狈的天使正背靠着树干痛苦喘息。他的脸色苍白,满脸冷汗,每一声喘|息似乎都用尽了力气。那对洁白柔软的双翼正以保护的姿态包裹着他,然而即便如此,他仍然疼得蜷缩成一团。

    圣洁的光辉在他的身上已经不复存在,此时萦绕在他周身的,是漆黑污秽的雾气。

    “这是什么情况?”伊尔萨忍不住询问神念。

    “深渊的污秽之气正在腐蚀他。”神念的语气充满了怜悯与不忍。

    伊尔萨不解:“每一个深渊魔物都会经受这种腐蚀的过程吗?”

    “不,只有他。因为他原本是神的使徒,所以才会被深渊侵蚀到这种程度。”神念轻声道,“你看他的翅膀。”

    伊尔萨闻言,立刻望向塞缪尔的双翼。

    这对美丽的翅膀此时微微颤抖,看得出来它们的主人正在经受着巨大的折磨。伊尔萨皱着眉头向前靠近一步,终于发现了翅膀末端的异常。

    ——塞缪尔的翅膀末端,已经被污秽腐蚀成了黑色。

    伊尔萨:“这是……没救了的意思?”

    “如果你不出手的话,的确没救了。”

    伊尔萨心情沉重。

    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杀你的死敌此时就在你的面前承受痛苦,而你只需轻轻一刀,就可以送他上西天。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分析,无疑都是趁此机会杀了他,永绝后患最好。

    但她……就是下不了手啊。

    因为,这家伙看上去也太可怜了。

    看着美丽纯洁的天使如同奄奄一息的小狗般蜷缩成一团,痛得甚至都没有发现白狼的存在,伊尔萨终是轻轻叹息一声。

    “唉……我要怎么才能救他?”

    伊尔萨一边询问神念,一边变回少女的模样。浅金色的光辉自她的周身流泻,瞬间照亮了这片昏暗的草堆。

    神念有些惊讶:“你怎么变回去了?你不怕他认出你?”

    “怕啊,但我也不能做好事不留名呀。”伊尔萨蹲下来,小心翼翼地碰了下塞缪尔的翅膀,“那我这人不是白救了。”

    “……”

    女神的光芒虽然明亮却不刺眼,柔和得令人心神宁静。冷汗涔涔的塞缪尔艰难地抬起眼睫,在看清眼前的少女后瞬间睁大了双眼:“你怎么会在这里?”

    伊尔萨悲悯地凝视他,浅金长发在夜色中漾开微弱的光晕:“当然是来救你的。”

    “救我?”塞缪尔冷笑一声,强撑着身体就要站起来,“是特意赶来看我这副丑陋的模样吧?”

    “你怎么会这样想?”伊尔萨摇了摇头,将挣扎起身的塞缪尔又按了回去,“更何况你一点都不丑,哪有天使是丑陋的呢?”

    “你这幅装模作样的嘴脸还是和以前一样,令人作呕……”

    塞缪尔用尽全力狠狠一把拍开伊尔萨的手,“滚开!”

    伊尔萨:“……”

    “怎么这么凶。”她揉了揉手背,小声抱怨。

    “你忘了是谁让我变成这样的吗!”

    塞缪尔忍无可忍地怒吼,那张美丽绝伦的面容因为疼痛和恨意而扭曲,深幽翠眸更是充斥着疯狂与屈辱,伊尔萨的身影映照在他的眼瞳之中,似乎要被这熊熊烈火燃烧殆尽。

    伊尔萨一时语塞。

    虽然这件事与她无关,但她现在顶着至高女□□头,的确也没有立场反驳塞缪尔。想了想,她干脆不吱声了,直接将双手轻轻覆盖在塞缪尔的羽翼上。

    这是神念告诉她的,只有用女神自身的神力,才能净化天使体内的污秽之气。

    温暖柔和的光辉如水一般缓缓流入塞缪尔的羽翼之间,这些光辉像温柔的清风轻抚过他的身体,很快便缓解了他的疼痛。

    “你干什么?别碰我!”塞缪尔无比抗拒伊尔萨的触碰,仿佛那双手是什么无比肮脏的东西。

    “闭嘴吧你。”伊尔萨不耐地说。神力化作纯白的绸缎牢牢覆上塞缪尔的唇,他顿时安静了下来。

    无法出声的塞缪尔死死盯着伊尔萨,屈辱愤恨的眼神几乎要将伊尔萨生吞活剥。

    伊尔萨头也不抬,继续向他的双翼注入圣光。

    那些肉眼可见的污秽之气刚一触及金色的光芒,就像燃烧的灰烬般瞬间消散,而被腐蚀的翅膀也渐渐恢复了洁白晶莹的颜色。片刻后,塞缪尔身上的污秽被神力净化的干干净净,连他额头的冷汗都消失了。

    伊尔萨满意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内心的成就感几乎爆棚。

    又一个失足青年被她拯救了,她可真是个大善人啊。

    “怎么样,现在感觉好点了吗?”伊尔萨蹲在塞缪尔的面前,认真地盯着他的脸看。

    塞缪尔缓慢地喘|息,望向她的眼神冷漠而讥讽。

    “你究竟想做什么?”

    伊尔萨语气淡淡:“我不是说过了嘛,救你呀。”

    塞缪尔垂下眼眸,唇边溢出一声短促的嗤笑。他脖子上的锁链因为他的动作而发出细碎的声响,声音清脆而清晰,像是在提醒他如今的境遇。

    ——差点都忘了还有这玩意了。

    伊尔萨摸了摸下巴,二话不说便抬起手指,指尖对准塞缪尔身上的几处锁链,随着“咔嚓”几声脆响,沉重的金属锁链应声摔落进了草丛里。

    塞缪尔微动了动,语气仍然充满嘲讽:“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他现在已经不痛了,但深渊对他的侵蚀仍然使他极度虚弱。即便他对伊尔萨恨之入骨,现下也只能无力地靠在这里,任她宰割。

    周围又安静了下来,晶莹的星光散落在伊尔萨的发丝上,将她辉映得如梦似幻,闪闪发亮。

    伊尔萨双手托腮,眨了眨眼睛,清澈双眸定定地看着他:“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心怀歹念呢,我就是单纯看你可怜不行吗?”

    塞缪尔冷笑:“你会怜悯我?”

    伊尔萨点头,伸手轻轻触碰塞缪尔苍白的面颊。

    “为什么不会呢?我怜悯一切可怜之人,当然也包括你。”

    “可我会变成这样,都是拜你所赐。”塞缪尔嫌恶地别过脸,声音阴冷如凛冬。

    嗯,又是这句话。

    “我知道。”

    伊尔萨已经懒得解释了,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塞缪尔,眼神平和而宁静,“所以我向你赎罪,请求你的原谅。”

    她的眼眸是剔透瑰丽的幽蓝色,在这样寂静的夜色里,比繁星还要璀璨闪耀。

    塞缪尔微微一怔。

    明明是至高无上的神祗,却在请求他的原谅。

    这还是那个永远正确的女神吗?

    半晌,他冷硬地说:“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伊尔萨轻轻叹气:“那就没办法了。”

    反正她已经尽力了,人也救了,歉也道了,她觉得作为替补女神,她对天使真的算是仁至义尽了。

    接下来塞缪尔会怎么样,就看他的造化吧。如果他不那么执着地想要杀死他,她也不是不可以再帮他几次。

    毕竟像今晚这样的净化只是一时的,塞缪尔被深渊侵蚀的太久了,即使是她也无法根除。

    她相信,他还会需要她的。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