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25、第 25 章
  • 25、第 25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没想到她刚英雄救美了一次, 格伦就出现了。

    原书中也经常有格伦英雄救美的桥段,但伊尔萨早已记不清被他救过的姑娘都有哪些人了。不过既然他也好巧不巧地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难不成在这个时间点替艾莉丝解围的人本该是他?

    伊尔萨:……看来我刚才的确是行善积德了。

    能够将艾莉丝这么美丽又可爱的少女从格伦的魔爪中拯救出来,她深感欣慰。只是现在该如何处理这个微妙的局面, 她还需要认真地考虑一下。

    “你又是谁?我们干什么跟你有关系吗?”为首的学生显然没把格伦放在眼里, 说话的语气颇为不屑。

    格伦笑了一下, 言行举止间有种龙傲天男主特有的自信和傲气:“我不是谁,只是刚好路过这里, 看到你们似乎要为难这位小姐, 所以过来看一下。”

    几人闻言相视一笑,“小子,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我的爆炎术可不长眼……”

    爆炎术是中阶的火系魔法,在施放的瞬间能够同时产生三团直径约为一米的球形火焰, 杀伤力很强,而且对施术者自身的资质也有一定的要求。

    格伦挑眉一笑:“哦?那我倒要见识一下了。”

    伊尔萨站在那群人身后默默看戏,边看还边和神念在脑内吐槽。

    “他是不是觉得他歪嘴笑很帅啊?为什么要一直保持这个表情不变?”

    “有一说一, 格伦·克罗夫特的外形还是不错的……”

    “有吗?我怎么觉得他比莱斯特、康斯坦汀还有塞缪尔他们都要差很多?”

    “他们毕竟不是人,不能与格伦相提并论。”

    “反正我看他长得一般, 给我当使徒都不够格。”

    这边她们还在脑电波交流,格伦那边已经开打了。

    为首的学生被格伦的挑衅激怒, 一个爆炎术便扔了过去。三只巨大的火球呈夹角之势笔直地扫向格伦, 明亮炽热的火焰将格伦的双眸辉映得灿若星辰。格伦纹丝不动,只见他口中默念咒语,抬起右手,冰蓝色的法阵在他的身前浮现,三只比火球更大的冰球凝结显现。

    “这、这是高阶冰冻术!”

    不良少年中有人惊呼出声, 与此同时冰球与火球相碰,只听得刺耳的“滋滋”声响起,大量的水蒸气呼啦一下爆发了出来。

    滚烫的水蒸气落在那几个学生的身上,蒸得他们吱哇乱叫,为首那个惊恐地看着格伦,刚要放狠话,格伦又扬起手——

    “还要试试其他法术吗?”

    “靠,快跑!”

    几人吓得抱头鼠窜,很快便如惊弓之鸟一般消失在了黑暗中。伊尔萨回想了下刚才格伦使用的法术,越发觉得此人极其危险。

    本以为自己收回了七分之一的神力已经领先于他,没想到他居然连高阶法术都学会了。

    龙傲天不愧是龙傲天,看来她还需要继续加快速度才行。

    伊尔萨看到格伦露出绅士而完美的微笑,心里顿时有了计划。

    “你没事吧?”他走到伊尔萨的面前,面露担忧,眼神温和,看上去十分真诚而友善。

    伊尔萨配合地扬起柔弱的浅笑:“还好,只是有点被吓到了……”

    “啊,那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格伦关切地伸出手,作势要扶住伊尔萨摇摇欲坠的身体。

    “休息倒不用,找个地方散散步,应该很快就好了。”伊尔萨没有抗拒格伦的靠近,但还是表现出了适当的矜持。

    她要给格伦营造出一个柔弱的小白花形象,这样才会让格伦对她放松警惕,进而让她找到下手的机会。

    ——没错,赶早不如赶巧,她决定今晚就暗杀格伦。

    “散步啊……对了,我知道学院里有个适合散步的好地方,要不要我带你去?”

    格伦热心地提议,身体一直与伊尔萨保持着分寸又亲近的微妙距离。

    “真的吗?不过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伊尔萨先是双眼一亮,随即像个腼腆的小女生一样期待又羞涩地看了格伦一眼,清纯可爱还有点做作。

    不过没关系,直男龙傲天就喜欢这种调调。

    格伦爽朗一笑:“不会不会,刚好我也想去那里散散心呢!”

    伊尔萨:“那就麻烦你啦。”

    两人的意见达成一致,格伦顺势走到伊尔萨身侧,与她一起步行。

    伊尔萨安安静静的一言不发,格伦有心与她拉进关系,遂语气随意地开口:“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伊尔萨声音清甜:“我叫伊尔萨·斯图尔特,你直接叫我伊尔萨就可以了。”

    一时半会儿她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姓氏,干脆把莱斯特的姓氏拿来借用一下。

    “伊尔萨……”格伦轻轻重复了一遍,然后微微提高声音,“该我了。我的名字是……”

    “格伦·克罗夫特,是么?”伊尔萨忽然打断了他。

    格伦很惊讶:“你知道我的名字?”

    “啊,是因为你测试魔力的那一天,我也在现场……”伊尔萨的声音越来越低,到后半句的时候几乎细若蚊蝇,透着一丝隐隐的娇羞。

    格伦立即就回过味来了。

    ——原来这个万众瞩目的美人一直在关注着他,甚至还默默记住了他的名字!

    他的内心顿时涌起一阵窃喜,连忙侧脸看向身旁的少女。

    只见美丽的金发少女正低垂着眼睛,略显局促地绞着双手。她的肌肤雪白,脖颈修长,蜷曲的浅金色发丝颤巍巍垂在冰雕似的锁骨处,在深暗的夜色里散发着淡淡的光华。

    没有什么比被这么美的少女关注留意还要更让人雀跃的事情了,更何况这位少女的光系魔力还如此强盛,而那正是他最短缺的部分。

    如果日后能从她的身上补魔……

    格伦越想越飘,忍不住伸手摸向伊尔萨的头发:“没想到你会记得我的名字,我好高……”

    “哎,你看前面!好漂亮呀!”伊尔萨忽然出声打断了他,趁机向前快走半步,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他的咸猪手。

    格伦遗憾地收回手,也顺着伊尔萨的视线看过去。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宽广的湖泊,湖泊周围是茂密的树丛,看上去静谧而幽雅。

    这片湖泊是学院的景观之一,之前经常有学生在此夜游,不过由于每年都会有很多人不慎落水,因此早在几年前,学院就封禁了这一片区域。

    原本这里应该有一块警示牌的,不过伊尔萨有心想要利用这块区域,便在刚才格伦看着她发花痴的时候,偷偷用神力将警示牌隐藏了。

    “格伦,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呀?”伊尔萨开心地看向格伦,蓝宝石般的双眸在夜空下闪闪发光,“真的好美呀。”

    格伦有些发愣,不过很快便调整好状态:“嗯对,这里很适合散步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一个人都没有,不过没有人更好,这样才方便他和姑娘月下约会。也许这就是天赐良机吧,天时地利人和,他今晚一定要好好表现!

    伊尔萨像个第一次出门旅游的小女孩,兴奋地跑到隐蔽的树丛中,一边跑还一边招呼格伦:“格伦,你快来看呀,从这个位置看月亮尤其漂亮!”

    格伦闻言也跟上她的脚步,来到她的身边。

    两人站在茂密隐蔽的树丛间,一齐看着天上的月亮,心里却是各怀鬼胎。

    格伦:这个地方好,可以制造不经意的身体接触。

    伊尔萨:这个地方好,可以悄无声息地干掉他。

    格伦仰头看了一会儿,觉得可以试着拉近距离了,便柔声开口:“伊尔萨,你……呃!”

    他的话还未说完,双眼突然瞬间睁大。剧烈的疼痛从小腹处汹涌传来,他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着自己正在汩汩流血的腹部。

    那里已经被什么东西洞穿了,他看不到洞穿他的凶器,只能看到伊尔萨素白纤细的手指。

    眼前的少女缓缓后退一步,修长细致的眉眼在月光的辉映下充满了神性,湛蓝剔透的眼眸却像幽深的海水般冰冷。

    如此矛盾的两种特质在她的身上完美融合,使她看上去危险又迷人,甚至连格伦都产生了错觉。

    ……是她杀了我?

    伊尔萨将手背到身后,看向格伦的眼神平静又温和:“不好意思呀,格伦。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深仇之恨,我只是单纯不想死而已啦。”

    格伦:你不想死干嘛要捅我……

    他很想质问甚至是反杀伊尔萨,可惜他已经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以飞快的速度衰竭,几乎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他就进入了濒死状态。

    “放心,我不会把你丢在这里的。”

    格伦的呼吸越来越慢,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只能听到少女柔和模糊的声音:

    “我会把你烧得干干净净,一点灰都不留。”

    ……我他妈谢谢你啊!

    ——这是格伦前临死前最后的心声。

    格伦就这么憋屈地死了,在伊尔萨的眼皮底下。

    但伊尔萨并不觉得憋屈,相反,她现在爽爆了。

    “所以现在弑神者已经解决了是吧?”她开心地向神念确认道。

    “理论上是这样,不过你不要忘了,”神念提醒她,“还有天使这个威胁。”

    “我没忘没忘,所以我才要学习时间穿越的禁术嘛。”

    伊尔萨拍拍怀里包装完好的书卷,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大概一刻钟后,伊尔萨安然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巧的是,莱斯特也不在宿舍里,虽然不知道那家伙去了哪里,但伊尔萨并不关心这个人的行踪。

    她才刚干完一件大事,需要好好放松一下。

    于是她决定先好好泡个澡。

    作为纯洁高贵的女神,伊尔萨其实是不需要洗澡的。但她上辈子毕竟有这个习惯,突然让她改掉也有点困难。更何况她这几天一直都在忙碌,这时候泡个热水澡对她来说,放松身心的意义要更大。

    浴室里热气蒸腾,水汽朦胧,伊尔萨放松地躺在光洁的大理石浴缸里,一边翻看悬浮在空中的禁术书卷,一边畅想未来。

    现在格伦已经被她干掉了,接下来该做点什么呢?要不去其他王国转转吧,或者环游世界也行……

    “你这样一心二用,能看懂禁术吗?”神念冷不丁打断她的思路。

    “怎么看不懂了?”伊尔萨不服气,“我不但看得懂,而且已经学会了好不好?”

    “学会了?这么快?”神念的语气有些吃惊。

    “当然了,只是一串简单的咒语而已。”

    话虽这么说,但伊尔萨也很清楚,如果自己不是女神,那么她连这串简单的咒语都看不懂。

    这里的简单只是相对于神明而言,因为记录下这咒语的文字本就是神语。半神可以耗费神力将其解析为他们看得懂的文字,而身为女神的伊尔萨,连神力都不用,就可以轻易看懂这些文字。

    毕竟对女神来说,这才是她的母语。

    神念:“那你要不要先施放一次试试效果?”

    伊尔萨:“当然要试,不过我可不想做这个小白鼠。”

    神念:“……”

    相处了这些时日,她们也很清楚伊尔萨的行事风格了。她的言下之意就是,先找个倒霉鬼帮她测试一下法术……

    神念不由为那个倒霉鬼默哀,而伊尔萨已经收好禁术书卷,开始悠悠闲闲地为自己打沐浴露。打到大腿的时候,一团模糊的污渍突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什么鬼?她的大腿上怎么会有一团灰迹,不会是天使蹭上去的吧?

    伊尔萨从水里坐起身,一脸疑惑地盯着那团印记。

    面积不大,暗红色的,像血一样……

    ——草。

    伊尔萨因为过于高兴而迟钝不少的大脑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不是莱斯特那个死变态在她(神像)的腿上留下的那个血印吗!

    看着这个微妙的血印,伊尔萨的心情很是操蛋。

    没想到这玩意居然这么阴魂不散,比莱斯特本人还要令她头疼。这要是被莱斯特看到了,她不就露馅了吗?不,不行,一定要遮好这个血印,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伊尔萨澡也不泡了,草草冲掉身上的泡沫便换上学院统一发放的睡裙,急急忙忙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正要问问神念有没有什么法术可以遮盖住这个印记,房门便被人打开了。

    少女模样的莱斯特一推开门,就撞上了伊尔萨略显慌乱的目光。

    “伊尔萨?”他关切地看着伊尔萨,双眸像温润的黑水晶般透彻,“你怎么了?”

    伊尔萨一看到他,眼前又浮现出那一抹糜艳的血印。她心虚地移开视线,底气有些不足,“你、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吓我一跳。”

    莱斯特好笑地说:“这不是我自己的宿舍吗?为什么要敲门?”

    “这宿舍里还有我呢,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伊尔萨没好气地转身坐在书桌前,下意识并拢双腿。

    绝对,绝对不能让他发现那个血印。

    “抱歉,我下次一定先敲门。”莱斯特脾气很好地赔了个不是,然后笑盈盈地走到伊尔萨的身旁,好奇的目光在她的书卷上扫来扫去。

    “这是什么?”

    “是我去图书馆借的法术理论书。”伊尔萨面不改色地转移话题,“对了,你今天干嘛去了,一天都不见人影。”

    莱斯特笑眯眯地回答:“没什么,只是有点私事而已。你呢?”

    伊尔萨学他的语气回道:“我也有点私事。”

    莱斯特愣了一下,随即轻轻笑了起来。

    他和伊尔萨的距离很近,伊尔萨又是坐在椅子上,莱斯特只是微微俯身,柔软的发尾便扫到了伊尔萨的脖子。那一撮漆黑的发丝像羽毛一样,扫的伊尔萨全身不自在,她不自觉又拢了下双腿,并将两条腿交叠,紧紧遮盖住那个危险的血印。

    莱斯特没有遗漏掉这个小小的细节。

    他微微勾了下唇角,忽然毫无征兆地弯腰凑近伊尔萨,并耸起鼻子,在伊尔萨的面前嗅了嗅。

    “嗯?你身上的味道……好像有点奇怪啊。”

    伊尔萨连忙战术后仰:“哪里奇怪了?我刚洗完澡,要奇怪也是沐浴露的味道奇怪。”

    “不,不是沐浴露的味道。”

    莱斯特慢慢逼近,一只手撑在桌面上,一只手自然而然地按上伊尔萨的大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伊尔萨,”他微微低下头,在伊尔萨雪白细腻的脖颈间轻嗅了一下。

    “你今天,应该沾血了吧?”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