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27、第 27 章
  • 27、第 27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酷似莱斯特的少年眨了眨眼睛, 漆黑双眸里一点点浮现出愉悦的笑意。

    伊尔萨一看到这个熟悉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了。

    每当莱斯特见到有趣的东西时,都会露出这种似笑非笑的眼神。也就是说……

    眼前的这个美少年,真的是莱斯特本人啊!

    伊尔萨惊得差点控制不住表情:“莱斯特,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少年莱斯特耸了耸肩, 无所谓地说:“我怎么知道, 不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么?”

    看起来竟是一点都不恼怒。

    伊尔萨的表情随即微妙起来。

    其实她在念出咒语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念的究竟是哪个法术, 她只是在情急之下, 随便选了一条自己能记住的咒语念了出来而已。

    本以为会把莱斯特传送到过去,没想到竟然反了——过去的莱斯特被传送了过来。

    或者换个说法,是时间在莱斯特的身上倒流了,让他变回了少年期。

    这可真是……

    伊尔萨认真地审视面前的清瘦少年,在心里默默得出结论——

    意外之喜。

    少年时期的莱斯特与他成年时的模样相比, 少了一分狡猾,多了一分乖戾。不同于温和圆滑的成年期,少年的他要更冷漠尖锐, 身上的气息更具有侵略性。

    这反而让伊尔萨安心不少,至少这样的莱斯特不会令她觉得深不可测, 不可捉摸。

    “你对我使用了什么法术?居然能把我变回这个时期。”莱斯特懒懒开口,微微上挑的眼尾透出不加掩饰的傲慢。

    伊尔萨神秘地笑了一下:“你猜?”

    “我猜的话……应该是可以改变时间的法术吧?”

    莱斯特走到床边坐下, 修长双腿交叠在一起, 支起手肘托起下巴,苍白的肌肤下隐约可见暗蓝纤细的血络。

    他的身上有一种天然的贵气,仿佛天生就是俯瞰众生的上位者。

    “据我所知,这一类法术应该是禁术才对。你是怎么学会的?”

    他的语气不如以往柔和,虽然只是平静的交谈, 却带了一分质问的意味。

    “你都说了是禁术,我又怎么可能会告诉你呢。”

    伊尔萨兴致盎然地观察着他脸上的每一个神色,言辞间不失好奇,“奇怪,我怎么觉得你整个人的感觉都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难道时间倒流,不仅使身体变小了,连性格都可以改变的吗?

    “你的感觉没有错。这个时期的我,的确不如成年后随和。”莱斯特轻快地笑了笑,通透双眸像猫一样闪烁着幽幽的冷光,“你应该可以理解吧?每个人的少年期,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叛逆的。”

    伊尔萨赞同地点头:“理解理解,非常理解。”

    说实话,她还挺喜欢莱斯特现在这个样子的。虽然看上去乖戾又尖锐,但这样的他反而显得更真实。而且……

    她个人在审美上也更偏爱美少年:)

    莱斯特低头看了看自己骨节分明的双手,苦恼地蹙起眉毛:“但是我不是很怀念这个样子呢。伊尔萨,可以把我变回去了吗?”

    伊尔萨摸了摸下巴:“可以是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

    “不准再提今晚那件事。更不准对我性骚扰。”

    “……”

    莱斯特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很快便干脆地妥协了,“好吧。”

    伊尔萨没想到莱斯特居然会这么轻易地答应,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还是那个喜欢羞辱别人、看别人难堪的莱斯特吗?

    伊尔萨感到不可思议。直到莱斯特用那双幽冷又盈满笑意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清越的声音微微上扬,带着隐隐的戏谑之意。

    “怎么?一定要让我扮小狗,你才肯把我变回去么?”

    扮小狗……伊尔萨立刻清醒过来。

    “这个主意不错啊。”她露出顿悟的表情,随即勾起唇角,“那你现在就学小狗叫两声吧。”

    莱斯特:“……”

    他顿了一下,而后无声地垂下眼睫。

    他的本意只是想要逗弄,或者说是吓唬一下伊尔萨,因为他观察到伊尔萨的潜意识是很抗拒这种行为的。

    无论是让伊尔萨嫌恶还是难堪都会令他感到愉悦。

    但令他没料到的是,伊尔萨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坦然接受了,甚至颇有反守为攻的意思。

    是他低估她了。

    这个女孩,总能让他的预测出现误差,甚至屡次在他们的交锋中占据主动方。

    但他并不讨厌这种局面。

    莱斯特想起伊尔萨提出的那番“喜欢她”的条件,心底忽然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看着伊尔萨神圣不可侵犯的脸庞,那种想要亵渎、破坏的冲动又涌了上来。

    好像还有点……想要触碰她。

    这种想法还真是稀奇。

    “好啊,我可爱的小姐。”

    清隽幽冷的少年轻笑一声,起身走到伊尔萨的面前。他伸出细长苍白的手,轻覆在伊尔萨小巧细嫩的手掌之上,然后温顺地注视她,低缓开口,“汪。”

    居然真的叫了。

    伊尔萨惊讶地挑了下眉,随即满意地点头:“嗯,表现得不错,是只乖狗狗。”

    莱斯特微微一笑,忽然一收手,将伊尔萨拉至他的身前。冷冽的气息瞬间包裹住伊尔萨,令她头晕目眩。她精神一振,正要推开莱斯特,下一秒,莱斯特便俯下|身来——

    他在伊尔萨的脸颊上舔了一下。

    “小姐,这也是乖狗狗会对主人做的事。”他贴在伊尔萨的耳边轻声道。

    伊尔萨:“…………”

    变态果然就是变态,即使身处幼年期也是她无法企及的程度。

    伊尔萨大力地扯回手,强压火气:“你刚才的行为属于性骚扰,已经严重违反了我们的约定,这下休想求我把你变回去。”

    莱斯特心满意足地舔了下唇角,然后漫不经心地摊手:“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伊尔萨:呸!

    她看都不看莱斯特一眼,快步走到自己床边便“唰”的一下拉上了帘子。

    莱斯特站在原地,回想着刚才一瞬间柔软的接触,忍不住无声地笑了起来。

    第二天伊尔萨看着站在床尾的黑发少年犯了难。

    该怎么解释女寝里为什么会出现一个男人呢?

    伊尔萨:“你给我变回女体。”

    莱斯特无辜地眨眼:“变不了啊,只有成年后的我才有变形的能力。”

    伊尔萨:“……”

    这是在逼着她把他变回去。

    伊尔萨看着莱斯特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刚要不情不愿地念出咒语,忽然想到了什么,湛蓝的眼眸倏地一亮。

    莱斯特:“怎么了?”

    “何必那么麻烦?”伊尔萨转了转眼珠,笑嘻嘻的说,“你穿女装出去不就好了?”

    莱斯特:“……”

    莱斯特:“可是女装瞒不了多久,很快还是会被人发现的。”

    伊尔萨语气轻快:“那不是更好,你给我乖乖搬去男寝。”

    莱斯特:“……”

    这是要赶他走了。

    不过他对女装可没有兴趣,尤其是现在这个时期。他深深看了伊尔萨一眼,耸了耸肩妥协道:“好吧,那我去楼下等你。”

    说完,他转身走到窗边。不等伊尔萨答复,他便打开窗户,轻轻一跃——

    伊尔萨:卧槽,他这是自暴自弃了?

    她吓得立刻跑到窗前,探头向下望去,令她惊奇的是,只是转眼的功夫,莱斯特已经神色轻松地站在树下了。察觉到她的视线,他还抬起手对她招了招,薄唇微张,口型清晰地传达着三个词:“我等你。”

    伊尔萨难以置信地揉了下眼睛。

    半小时后,伊尔萨和莱斯特来到学院的大礼堂内。

    礼堂里此时聚集了今年的所有新生,除了伊尔萨二人,还有不少学生正陆陆续续地进入这里。

    “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你身边的女孩子已经不见了吧?”莱斯特在伊尔萨身边低声道。

    伊尔萨神色如常:“发现了又如何?他们只会觉得我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莱斯特轻笑:“你对自己的定位还挺准确的。”

    伊尔萨:“多谢夸奖。”

    两人交头接耳间,一个男人已经怒不可遏地走到他们的身后。他一把抓住伊尔萨的手腕,滚烫粗砺的手掌让伊尔萨猝不及防地皱了下眉。

    “怎么了?”莱斯特立刻问道。

    “伊尔萨,这家伙是谁?”深肤银发的人形巨龙不爽地开口。

    伊尔萨这才注意到康斯坦汀的存在。

    话说……这个语气是怎么回事?没有记错的话,他们现在应该还处于冷战期间吧,他凭什么一上来就对她使用质问的语气?

    伊尔萨没好气地拨开康斯坦汀的爪子,声音平静没有任何波澜:“跟你有关系么?”

    “……你!”康斯坦汀被她噎了下,蜜色的肤色居然透出可疑的红色。他警戒地斜睨莱斯特,而后将伊尔萨一把拉到一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音量低声道,“我是你的……使徒,你身边出现了可疑的家伙,当然和我有关系!”

    “哦?你还记得你是我的使徒呀?”伊尔萨似笑非笑地说。

    “伊尔萨,我在和你说正事!”康斯坦汀被她调笑的态度刺激到,本就难堪的脸色显得更加别扭了,“你明知道我昨天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伊尔萨悠悠抬睫:“只是什么?”

    康斯坦汀顿了一下,忿忿地别开脸,低沉急躁的声音像漏了气的气球般越来越低。

    “……只是不想让你去见塞缪尔那家伙。”

    “康斯坦汀,你没有以前听话了。”伊尔萨失望地摇了摇头,“以前你可不会干预我的决定。”

    康斯坦汀憋屈地看着她,只觉心里有一团莫名的火一直无法熄灭。

    以前他的确不会干预伊尔萨的决断,可以前伊尔萨的身边也只有他。如果他提前知道伊尔萨身边的人会越来越多,那么他从一开始就不会带她来到利伯维尔。

    龙类的独占欲远高于其他种族,这是他原本就知道的。

    但伊尔萨似乎不知道这一点。

    “……我迟早会让你明白的。”康斯坦汀压下心底的躁郁,低低地说了这么一句。伊尔萨莫名地抬眸看向他,正好撞进了那双炙热如流金般的融融金眸里。

    “……”以后还是让康斯坦汀尽量保持龙龙的模样吧。

    伊尔萨这样想着,状似无意地移开了视线。

    “你们聊完了吗?也该轮到我了吧?”

    清越轻快的少年声线在二人身旁响起,适时地将伊尔萨从微妙的气氛中解救了出来。康斯坦汀充满敌意地上下打量他,“你谁啊你?现在和她说话的人是我,怎么就轮到你了?”

    “别紧张,我是来加入你们的,不是来分离你们的。”莱斯特轻笑一声,黑曜石般的眼眸里闪烁着熟悉的戏谑之意,“不过康斯坦汀,你的眼力还真是差啊。”

    “上次没有认出我也就算了,这次都这么明显了,还是认不出来么?”

    康斯坦汀:“???”

    这么明显的提醒,就算是智障也能反应过来了。康斯坦汀静止了几秒,然后猛地睁大金眸:“你是莱斯特?!”

    莱斯特耸了耸肩,算是默认。

    康斯坦汀的心里一时五味杂陈。

    得知站在伊尔萨身边的少年不是新人,这一点让他稍微安心了一点。可一想到这家伙还是莱斯特,他又不知道究竟是该放心还是该愤怒了。

    这个阴魂不散的莱斯特,怎么还不去死?

    康斯坦汀第一次如此真心地诅咒起一个人来。

    “就是这样,所以你也不用紧张了。”伊尔萨拍拍二人的肩膀,一副和事佬的姿态,“刚好,从今天起就让莱斯特住进你的宿舍吧,你们两人还可以趁机加深一下感情。”

    康斯坦汀:“……”

    莱斯特:“……”

    空气骤然冷了下来,两人看向对方的目光都有些隐晦的微妙。伊尔萨视若无睹地环视四周,开始观察起其他学生来。

    奇怪,龙傲天的绿毛妹妹怎么不在?难道她已经发现龙傲天不见了?

    伊尔萨心下疑惑,正欲找人询问一下,这时,一高一矮两个进门的身影突然吸引了她的目光。

    高的青年一头墨绿色短发,矮的少女一头浅绿色长发。二人俱是容貌出色,虽然姗姗来迟,但脸上却带着自信满满的笑容。

    正是格伦·克罗夫特和他的兄控妹妹妮娜。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