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36、第 36 章
  • 36、第 36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很不习惯这样的塞缪尔。

    她认真地想了一下, 如果真的跟塞缪尔走,那她说不定可以见到过去的女神。但是这样她的处境就会变得很危险,就算塞缪尔看不出她的真实身份,过去的女神也一定会察觉到。

    算了, 就在这里待着吧, 反正塞缪尔接下来每天都会来, 她在这里守株待兔,迟早会等到塞缪尔犯错的时刻。

    到时候只要在塞缪尔发疯杀人的前一刻阻止他, 过去的女神就不会惩罚他, 而塞缪尔也就不会被深渊侵蚀了。

    计划想得很完美,伊尔萨抿了抿唇,决定就这么办。

    “天使大人,我不能跟您走。村子里的大家需要我,我得留下来照顾他们。”她抬起脸, 恳切地对塞缪尔说道。

    塞缪尔微微一怔,随即弯起嘴角:“好,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我尊重你的选择。”

    “可是你要住在哪里呢?”他继而担忧地问。

    伊尔萨也烦恼起来。

    对啊,她要住在哪里呢?虽然她不睡觉也完全没关系, 但是她毕竟有这个习惯……

    “天使大人。”一个瘦弱的女人犹犹豫豫地举起手,“如果不嫌弃地话, 就请让她住到我家里吧。”

    “……我没有得病。”她小声补充道。

    “你觉得呢?”塞缪尔关切地将目光转回到伊尔萨的身上。

    伊尔萨连连点头:“有地方住就好, 我不挑的!”

    “你们都很善良,吾神会保佑你们的。”

    塞缪尔拍了拍伊尔萨的脑袋,伊尔萨被他拍的一脸郁闷。

    她现在明明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形象,为什么塞缪尔总是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对她?

    塞缪尔看着扁着嘴的伊尔萨,忍不住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伊尔萨扯了下脏兮兮的衣摆,头也不抬:“我叫伊尔萨。”

    “我知道了。”塞缪尔认真地点头,然后轻声叮嘱她,“伊尔萨,要和大家互相帮助。明天我会再来看你的。”

    不是,你这个哄孩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怎么搞得我像留守儿童一样啊!

    塞缪尔没有注意到伊尔萨的小情绪,他站直身体,对一众虔诚的村民们轻声道别。

    “大家不要担心,明天我会再来的。”

    “天使大人,我们等着您!”

    “天使大人慢走啊!”

    村民们再次朝拜起来,塞缪尔挥展翅膀,渐渐消失在黑暗的天空中。

    村民们仰着头看了好久,终于慢慢起身解散。伊尔萨站在原地,回忆着她与塞缪尔的对话,忽然惊奇地发现,这居然是她第一次告诉塞缪尔自己的名字。

    如果这次的行动最终能够成功,不知道几百年后的塞缪尔还会不会记得她的名字呢?

    第二天,塞缪尔果然如约而至。

    他让感染了疫病的村民各自待在自己的家里,而他则挨家挨户地进去替他们治疗。这样是为了将病人和健康的人隔离开来,以防有更多的人传染上疫病。

    塞缪尔收起背后的羽翼,半蹲在一个面色放松的村民身前。他刚替这个村民治疗完,习惯性地将手伸到身后的圆凳上,本意是想拿毛巾的,却摸到了一只微微发热的陶碗。

    “……嗯?”塞缪尔疑惑地转过脸,看到一名纤细秀美的金发少女正端着水碗笑盈盈地站在后面。

    “伊尔萨?你怎么来了?”塞缪尔讶异道。

    伊尔萨上前两步,将水碗递到村民的嘴边,看着他大口喝下后,才扭头对塞缪尔解释道,“我过来帮帮你。”

    “谢谢你。”塞缪尔轻声道谢后,便起身将伊尔萨拉到了门外。

    伊尔萨一脸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你不是病人,不能进入这些屋子。”塞缪尔严肃地提醒她,“会被感染的。”

    伊尔萨失笑:“不会的,不是有你在吗?”

    塞缪尔微微一怔:“你就这么信任我?”

    “那当然。”伊尔萨轻轻笑了起来,微弯的眼眸像月牙一样可爱,“你不是天使大人吗?”

    塞缪尔移开视线,莫名觉得有些害羞。

    人类在称呼他的时候,总是带着无限的祈求与敬畏。可是伊尔萨却不一样,她的语气亲昵而自然,好像站在她面前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天使,而是她熟稔的朋友。

    天使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他感到新奇又陌生,甚至还有一点隐隐的喜悦。

    伊尔萨见他不说话,干脆自己探头向屋里看了一眼。屋里刚刚治疗结束的村民已经歪在床上睡着了,看样子这段时间被疫病折磨得不轻,这下精神松懈了下来,觉就变得格外好睡。

    她又看了塞缪尔一眼。他已经一刻不停地治疗了两个小时了,虽然看上去和刚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但伊尔萨猜测他多少也会有些累了。

    “今天还有几个呢?”伊尔萨微微侧脸看他。

    塞缪尔认真地想了想:“还有七八个吧。”

    伊尔萨:“那……先休息一下?”

    塞缪尔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天使是神的使徒,不会知道疲倦,更不需要休息。但少女的双眸亮晶晶的,仿佛在期待着他点头答应,他突然就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了。

    “……好。”

    这是个破败而贫瘠的村庄,瘟疫让村民们本就贫困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伊尔萨和塞缪尔沿着高矮不等的泥瓦房,慢慢悠悠地散着步。

    “村里的大家一直都这么穷吗?”塞缪尔看到那些营养不良的孩子们,忍不住这样问道。

    伊尔萨回忆了一下昨晚与那个收留她的姐姐共度一夜的过程。

    没有干净的水源,只能喝混着泥沙的河水。一块风干的牛肉被珍而重之地保存了起来,实在馋得慌,就用小刀切下指甲盖般的大小,放在锅里,然后再放进去几颗土豆,煮成一锅稀薄的肉汤。

    同样是村庄,这个村子里的生活水平和伊尔萨最初待过的那个小村子相比要差得远了。

    伊尔萨确定地说:“非常穷,大家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新鲜的肉了。”

    塞缪尔流露出怜悯的神色:“怎么会这样……可惜,我无法为你们带来食物和财富。”

    他感到有些自责,为自己无法帮助这些穷苦而不幸的人类。

    “没关系,”伊尔萨安慰他,“你能够为他们治愈疫病,大家已经很感激你了。”

    这本是让他安心的话,可塞缪尔听了,却犹豫地停下了脚步。

    “伊尔萨。”他踌躇地,忧愁地慢慢开口,晶莹剔透的绿眸仿佛蒙上一层薄雾,“其实……”

    “嗯?”

    “其实……我的治愈只是暂时的。”伊尔萨低声说,“村子里的很多人已经病入膏肓了,想要彻底治愈他们,不仅仅是简单的治疗可以解决的。”

    伊尔萨大概明白他的意思。

    通俗来讲,就是这些人的命数已尽,从塞缪尔的角度来看,他们已是必死之人。而塞缪尔想要救活他们,这就不是他能办到的事情了。

    天使只能拯救人类,不能使其复生。

    那是神的领域。

    伊尔萨看得出来他现在很难受。这个时期的塞缪尔太过善良,也太爱人类,所以他才会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自责。

    看着微微蹙眉的天使,伊尔萨的心底渐渐柔软下来。她拍拍路旁的树墩,示意塞缪尔坐下来。

    塞缪尔不解地歪头,却还是顺从地坐了上去。

    轻轻叹息一声,伊尔萨突然向他伸出手,温柔地环住他的脖子,并将他拉向自己。塞缪尔的侧脸就这么靠在她柔软的胸脯前,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白皙的面容忽然变得一片绯红。

    “伊尔萨,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他紧张得尾音微微上扬,想要推开伊尔萨却又怕这个动作会令她伤心,只能将双手尴尬地举在伊尔萨的背后,惊慌失措的手指微微颤动了几下。

    “别紧张,我只是想让你放松下来。”伊尔萨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来,温柔而悠远,恍惚间,竟让塞缪尔想起了女神的声音。

    不,和女神不同。女神的声音要更威严、冷肃,带着遥不可及的高贵。

    而他能感受到伊尔萨的温度。

    伊尔萨一下又一下轻轻抚摸塞缪尔雪白的长发,动作舒缓而轻柔。塞缪尔渐渐安静下来,他靠在伊尔萨的胸前,听着她平稳安定的心跳。

    “没有人是生来就必须要去拯救别人的。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不用为自己徒增烦恼。”

    塞缪尔抬起头,眼神茫然如同一只小鹿,“可是我的诞生就是为了拯救不幸的生命,如果我救不了他们,那我诞生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问住伊尔萨了。

    对啊,如果他不能拯救人类,那么女神又为什么要创造他呢?

    伊尔萨认真想了想,很快有了答案。

    “是为了给我们带来希望。”她笑着说。

    “……希望啊。”塞缪尔也轻轻笑了,“吾神也这样说过。她说我的每一次降临,都会为绝望中的人们带去希望。”

    “对呀。人类是很坚韧的生物,只要有一点微弱的希望,就能顽强地活下去。”伊尔萨松开手,微微垂下脸与他对视,“所以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塞缪尔出神地看着她。少女的脸庞如百合花般纯洁而美好,那双湛蓝通透的眼眸温柔安宁,像大海一样平静而包容。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因为他代表了希望,而伊尔萨的拥抱让他第一次如此相信希望的存在。

    他想,伊尔萨是特别的人类。

    所以他才会情不自禁地想要注视着她。

    可惜,这个时候的塞缪尔还不知道,希望是最残忍而虚无的东西。

    他更不知道的是——真正的不幸才刚开始。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