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52、第 52 章
  • 52、第 52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奥莉维娅抬起脸, 眼神古怪地看向伊尔萨:“这种事情,难道你会不知道?”

    伊尔萨忍不住蹙眉。什么玩意,都以为别人都像她一样整天监视着她吗?有那闲工夫干点什么不好,把女神说得像一偷窥狂似的。

    伊尔萨不说话, 莱斯特便适时地在一旁插嘴。

    “看来还是太温和了, 先打断四肢吧。”

    奥莉维娅脸色一变, 双子也再次拦到她的身前。

    伊尔萨配合地与他演了起来:“那倒不必。奥莉维娅夫人是位聪明人,应该明白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对她并没有好处。”

    “看上去也不是很聪明。”莱斯特轻蔑地打量奥莉维娅, 眼底充满赤|裸裸的鄙夷, “连皮囊都是假的。不如就把这张皮剥掉吧?”

    伊尔萨:???

    伊尔萨:算你狠,一上来就踩中人家的死穴。

    果然,原本还一脸倨傲的奥莉维娅瞬间就崩溃了,她惊恐地看着莱斯特,像看着一个可怕的刽子手。

    “我说, 我会说的!”奥莉维娅几乎是哀求地望向伊尔萨,绝望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疲惫的沧桑,“但是我只想说给您一个人听。请让他们都离开……”

    她的目光缓缓扫过莱斯特, 包括她的两个儿子。

    “可以。”伊尔萨同意了。原本接下来的事情她也不打算让莱斯特知道,毕竟她并不信任他。

    她让莱斯特带着双子离开这个地方, 去把那些被关起来的少女都放出来,作为被解救的人质和证据, 待会儿和组织里的那些人贩子一起送回学院。顺便再把康斯坦汀也找过来, 让他别到处乱跑了,这个大傻子别再给她找点别的麻烦事出来。

    莱斯特耸了耸肩,没有任何异议。他对这些人没有兴趣,只要奥莉维娅不会威胁到伊尔萨的安全就行。埃迪倒是有些奇怪,虽然看向母亲的目光中有怜悯与不舍, 但更多的却是释然。

    也许他在奥莉维娅的掌控下一直也很累吧。

    艾莉丝依依不舍地看着奥莉维娅,不安地询问道,“伊尔萨,妈妈她会怎么样……?”

    伊尔萨平静地回答他:“不会怎么样,只会和普通人一样自然地老去。”

    她并不打算对奥莉维娅做什么,只会让她变回普通人而已。没有了神力的加持,即使她吃下再多的处女,也不会令她永葆青春,这样,她应该也会死心了吧?

    三人全都离开了,偌大的空地上只剩下伊尔萨和奥莉维娅两人。

    奥莉维娅慢慢站起来,自嘲地轻笑一声,“女神大人,当初你将恩典赐予我的时候,可有注意到我已经有了孩子?”

    伊尔萨:“……”

    这个嘛,这事跟她没关系呀,她怎么知道上任女神或是上上任女神有没有发现奥莉维娅是个孕妇。

    “这不重要。”伊尔萨故作深沉地回答她。

    “女神大人您原本就是至高无上的神明,当然会觉得不重要,但是对我来说,这实在太重要了。”奥莉维娅的脸上同时浮现出怨恨与后悔的神色,这两种情绪交织着,使她看上去格外扭曲。

    “神力像是我体内的营养,全部都被我的孩子夺走。我能够感觉到,神力正在迅速地流失,但我除了祈祷,什么都做不了。我已经成为了神,我已经获得了永恒,我不想失去这些。我甚至想过在这两个孩子出生前杀了他们,但是没有用,神力已经被他们吸取走了,即使他们死在我的肚子里,神力也不会回来。”

    “我只能养大他们,控制他们,让他们只听我的话,只能依附于我。”

    “你能明白神力日渐流失的感觉吗?像水一样,我怎么捞都捞不住,神力越少,我就越能感觉到身体的衰老。”

    “我就快要死了。很快,可能是三十年,也可能是四十年,甚至是五十年……可是那又怎样呢?我原本可以永远地活着,可是现在的我和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我明明是神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凭什么只有我会变成这样呢?”奥莉维娅不甘地瞪着伊尔萨,那双漂亮的眼神因为怨恨与空洞而令人一阵胆寒。

    伊尔萨试着开导她:“你的心态不对。你应该这么想,半神之位原本就是给双子的,你只是作为一个传递的媒介。你能得到一些微薄的神力已经是格外的恩赐了,这么一想是不是还有点小窃喜?”

    “不可能!!”奥莉维娅像一头愤怒的母狮子般怒吼道,“神力就是给我的!半神的位置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

    伊尔萨无话可说。

    疯了疯了,从一开始就是疯的。所以她早就说过之前的女神不干人事,尽给她搞一堆历史遗留问题。

    “那行吧,就当是你的。”伊尔萨懒得和她争,直接将手放在她的头顶,淡金色的光芒瞬间笼罩住奥莉维娅,“无论你的体内还残留着多少神力,现在都该还给我了。”

    “不可以!不可以!不!我只有这么一点了!要拿就拿我儿子们的,别拿我的!”奥莉维娅疯狂地嘶喊,她的身体剧烈的挣扎,但那些光芒仿佛枷锁般将她牢牢捆住,她除了大喊什么都做不了。

    微弱而稀薄的光晕从她的体内一点点析了出来。伊尔萨不是很满意地收回手,冷淡地说,“别嚷嚷了,你儿子也跑不了。”

    的确很少,还不够她一次时间回溯的。

    神力彻底消失后,奥莉维娅麻木地瘫软在地上。她的肌肤肉眼可见地松弛下来,美貌还在,但年轻的皮囊却在一瞬间化为虚无。

    伊尔萨想了想,开启神识海,在里面呼唤埃迪和艾莉丝的名字。

    他们是她的眷属,自然能够听到她的声音,这一点,她已经在布莱克的身上证实过了。

    几乎是在一瞬间,埃迪和艾莉丝凭空出现在她的面前。

    “妈妈!”艾莉丝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衰老的奥莉维娅,他震惊地扶起奥莉维娅,伤心地问道,“妈妈,你这是怎么了?”

    奥莉维娅没有说话。失去年轻的美貌令她心如死灰,艾莉丝这张美丽的脸更是令她心生妒恨。

    埃迪没有去管奥莉维娅。他直直地看着伊尔萨,微微眯起眼睛,“你究竟是什么人?”

    “既然能够听到我的声音,那么你应该也很清楚了吧?”

    圣洁的光辉在伊尔萨的周身若隐若现,她的眼神慈悲、悲悯、包罗万象,一如圣堂中央的女神像。

    埃迪的脸上出现了片刻的失神:“……吾神。”

    伊尔萨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他的答案。艾莉丝却像刚反应过来似的,蓦地转过身,呆呆地看向伊尔萨。

    伊尔萨是至高神……可他为什么从未察觉过?

    他爱慕着高高在上的女神,并且亵渎了她……他究竟做了什么?

    奥莉维娅失去扶持,又摔了个踉跄。伊尔萨放下装逼的身段,下意识伸手扶她,“哎呀,又把你妈摔了。”

    艾莉丝双手一颤,连忙去扶,然而在慌乱中又不小心碰到伊尔萨的手指,他眼睫颤颤,指尖立刻像触电般缩了回去。

    至高无上的神祗不容许任何人亵渎,可他却……

    他的脑海被混乱的思绪填满,却又隐秘地感到满足。

    原来他爱慕的人是女神,原来他是她的眷属。

    这是否意味着,他可以继续留在她的身边了?

    伊尔萨松开奥莉维娅,面向双子正色道,“你们身为我的眷属,却帮奥莉维娅伤害了这么多子民,作为惩罚,现在我要收回你们身上的半神之力。”

    她暗暗做好反击的准备,以防双子像奥莉维娅那样突然反抗。然而出乎她意料的,埃迪和艾莉丝居然没有出现任何反对的反应,只是直直地注视着她。

    埃迪像往常一样认真地问她:“收回神力我会死吗?”

    伊尔萨:“不会。”

    “那我会变成废人吗?”

    “不会。”

    “那我会再也见不到你吗?”

    “……不会。”

    “那就拿去吧。”埃迪放松地伸了个懒腰,语气轻快而漫不经心,“反正我对半神什么的也没兴趣,不如把这东西送给你。”

    “前提是——”他突然凑到伊尔萨的面前,冲她俏皮地眨了下眼睛,“你得让我跟着你。”

    伊尔萨愣了一下,忽地笑了:“好啊。”

    “你呢,艾莉丝?”她侧脸看向艾莉丝。

    “我会将我的一切都献给您。”艾莉丝痴痴地凝望她,仿佛他的眼里只有伊尔萨的存在,“任何你需要的东西,我都会为你找到……只要你不会因此而讨厌我。”

    他们并不像布莱克那样虔诚恭敬,却意外地真挚。伊尔萨笑了笑,向他们伸出双手。

    “那就将你们的一切都献给我吧。”

    伊尔萨的车队出发了。解救出来的少女们像来时一样被安排在一辆大马车里,由埃迪和艾莉丝二人负责驾车看护她们。伊尔萨在另一辆马车上,莱斯特担任她的车夫。

    康斯坦汀仍然没有找到,据莱斯特所说,这只笨龙已经跑到勒法圣火山上了。

    伊尔萨:???

    “他是觉得我会被掳到火山上吗?”伊尔萨百思不得其解。

    “他倒不觉得你是被掳去的。”莱斯特的声音隔着马车幕帘隐隐约约地传过来,“他认为你是主动过去的。”

    伊尔萨明白了。康斯坦汀认为没有人可以掳走她,所以她一定是主动消失的。

    康斯坦汀以为她是独自去找剩下的半神了。

    还真别说,猜得八九不离十,就是方向有一点小失误。就是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不回应她,她已经探查过了,城堡没有问题,看来多半是勒法圣火山屏蔽了他们的无线信号。

    “……回去再找他吧。”伊尔萨头疼地揉揉眉心,忽然转移话题,“对了,莱斯特,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莱斯特在前面平稳地驾车:“嗯?什么问题?”

    “就是之前我们在森林里过夜的时候,那个半夜袭击我和艾莉丝的魔物……”伊尔萨的语气逐渐危险起来,“是不是你搞的鬼?”

    莱斯特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轻笑一声,“哎呀,被你发现了。”

    哎呀你个鬼啊!

    伊尔萨心头的怒火轻而易举地就被这家伙点燃了:“说!你为什么要半夜偷袭我们!”

    莱斯特的笑声在马车外若有若无,听不真切。

    “原因你不是知道的嘛。”

    她知道什么,她怎么可能会知道变态的脑回路……伊尔萨正要这样反驳莱斯特,突然灵光一现。

    难道……是因为他知道当时帐篷里发生的事情?

    伊尔萨回想起在那之后,莱斯特还问她嘴唇怎么了,还逼问她接吻的对象是谁。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果然是变态!

    “需要我的提醒么?”莱斯特好心地询问道。

    “不用!”伊尔萨像一只炸毛的猫。

    莱斯特在马车前面笑得更开心了。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