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65、第 65 章
  • 65、第 65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自觉自己在莱斯特面前暴露那么多次, 除了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件事以外,其他秘密基本也都暴露得差不多了。

    莱斯特不戳穿她,她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虽然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在看到莱斯特面露惊讶的这一刻, 她突然觉得挺值的。

    快乐, 原来就是这么简单。她好像突然理解了莱斯特的心理——

    能够骗到这家伙实在是太爽了好吗!

    “哈哈哈哈……你是不是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莱斯特, 你也有今天,笨蛋, 莱斯特是笨蛋哈哈哈哈哈……”

    伊尔萨忍不住捧着肚子笑了起来, 开怀大笑的样子让她整个人都灵动鲜活了起来。她站在静静漂浮的尘埃之中,清晨的微光落在她的身上,仿佛每一根头发都在熠熠生辉。

    莱斯特出神地看着她,心底忽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情感。

    他好像从未见过她笑得这么开心过。从前他一直以为只有屈辱忍耐的表情才是最能愉悦身心的,但现在他突然觉得, 这个样子的伊尔萨也极其美味。

    不,应该说,伊尔萨的每个表情, 每种姿态,他都觉得看不够。

    这种心情真奇妙。

    他明明是很容易发腻的人。无论是多有趣的事物, 把玩一段时间后,他都会失去兴趣, 然后再将其毁灭。

    但他对伊尔萨的兴趣却维持了这么久。随着注视她的时间渐长, 他的兴趣不但没有任何消退,甚至越来越浓厚了。

    就连被她嘲笑,都变成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难道是觉醒了什么奇怪的癖好吗?

    莱斯特一边反思自己,一边凝视伊尔萨的脸。伊尔萨笑了半天,眼见这家伙不但没有生气, 反而一直盯着她,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她终于也笑不出来了。

    “……你干嘛一直这个表情?”伊尔萨忍不住问道。

    看得她心里毛毛的。

    莱斯特耸了耸肩,语气轻快,“因为心情很好。”

    “被我嘲笑反而心情很好?”伊尔萨面露惊恐,“……你该不会是抖m吧?”

    “什么是抖m?”莱斯特虚心求教,看向伊尔萨的眼神始终包含浅浅的笑意。

    好像还有一点类似于温柔和纵容的东西。

    ……伊尔萨越发觉得恐怖了。

    “就是受虐狂,喜欢被辱骂被虐待。你是吗?”伊尔萨一边反问,一边不动声色地后退。

    莱斯特当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他轻松地微笑,微微上前一步,说,“这种事情……也说不定呢。你要试试吗?”

    伊尔萨:“……不要!”

    就算你是抖m,我也不是抖s啊,谁要陪你试这种东西!

    伊尔萨一边在心里暗骂变态,一边向后退。莱斯特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并不急切,只是一步步慢慢逼近。终于,伊尔萨的脚步停了下来。

    她已经碰到了身后的床板,彻底无路可退。

    莱斯特好心提醒她:“你的身后是床。”

    伊尔萨:“我知道!”

    莱斯特眉眼弯弯,美丽的面容像天使一样纯洁,“莫非……你是在邀请我吗?”

    “……”

    这个人又开始了。

    伊尔萨立刻抬起一只手拦住莱斯特。她严肃地板起脸,语调冷厉,“不要再靠近了。离开这个房间对我来说不是难事,你是困不住我的。”

    莱斯特笑盈盈地说:“可我有标记呀。无论你躲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伊尔萨:“……”

    可恶,忘了还有这回事!

    她立刻用神力在身上探查了一遍。可惜,除了她自己的气息,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外物。

    他说的标记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难道还能刻进她的dna里不成?

    看着伊尔萨警惕又迷惑的样子,莱斯特心底的愉悦顿时又增加了一倍。他觉得自己从未这么开心过,同时还升起一股强烈的悸动。

    他想再摸摸眼前的少女,想与她进行更多的、更亲密的接触。

    仅仅只是想想,他体内的血液就好像要沸腾了一样。

    他不是会犹豫的性格。于是他向伊尔萨伸出了手——

    伊尔萨的眼睛在一瞬间睁得很大。

    “莱斯特,你这个死变态……你又摸我的腿!”

    如她所言,莱斯特毫不犹豫地抚上了她的大腿。他的手指冰凉修长,刚一触及她的肌肤,就令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像是初次见到莱斯特时一样,他的指尖蜿蜒向上,慢慢抚上那片印有血痕的柔嫩肌肤。

    “啊,在这里。”莱斯特坏心眼地拖长尾音,上半身慢慢俯下,将伊尔萨压在背后的床板上,“……只属于我的标记。你看,我还记得它的位置呢。”

    伊尔萨:“!”

    她终于想起自己的腿上还有这玩意。原来这个变态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使阴招了,怪不得她在哪里都会被他发现……

    没想到那个血印还有这种作用。一想起那夜在修道院里被莱斯特留下血印的过程,伊尔萨就忍不住心跳加速。

    不,伊尔萨,冷静下来。你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青涩无知的小女孩了,现在的你身经百战,这点小事算什么!更何况,那个时候你只是一具神像罢了,神像摸上去又冷又硬,他又能占到什么便宜……

    伊尔萨一边自我鼓励,一边不服输地对上莱斯特的目光。

    “只是一个血印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想,总有办法能把它消掉。”

    莱斯特微微一顿:“你的意思是,你从未在意过这个血印?”

    伊尔萨眼神倨傲:“对,一点血迹而已,我早就忘了这件事了。”

    莱斯特安静地垂下眼睫,似乎在认真地思考着什么。他的手指一直似有若无地抚摸那个血印,像一根轻飘飘的羽毛,挠的伊尔萨心里痒痒的。

    伊尔萨不耐地动了下腿,试图将腿脱离莱斯特的魔爪。然而,她这一动作,却令莱斯特贴得更紧了。

    “你想知道消除血痕的方法吗?”他突然开口问道。

    伊尔萨狐疑地看着他:“怎么,你要告诉我?”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秘密,就告诉你好了。”莱斯特笑了一下,漆黑眼眸里闪着细碎的光。

    伊尔萨闻言,心里的疑虑更深了。

    莱斯特会突然这么好心?不会又有什么条件吧?

    但如果是她可以接受的条件,试一试也不是不行。毕竟这个血印实在邪门,仅凭她目前的能力,的确消除不了。

    于是伊尔萨没有提出异议,只是直直地看着莱斯特,耐心地等他说出答案。

    莱斯特看出她眼底的期待,不紧不慢地开口,“办法就是,与我交|合。”

    伊尔萨:“……”

    出于震惊,她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

    “你是认真的吗?”半晌,她终于难以置信地出声。

    “当然。”莱斯特眨了眨眼睛,眼神认真而诚恳,“这就是唯一的方法。否则就算是死,你也消不掉这个血印。”

    伊尔萨:“…………”

    她抿了抿唇,沉默不语。

    虽然她一直不在乎这种事情,也没有很高的道德感,但是吧,这种事情的对象是莱斯特,多少就有点……当然,不是嫌弃莱斯特的意思,只是……怎么说呢?就算是和埃迪,艾莉丝,甚至是康斯坦汀做这种事情,她都可以接受,反正大家长得都很好看,她这种颜狗怎样都不亏。但是如果是莱斯特的话……

    一定要说是怎样的心情,大概就是,她和其他人不会有负担感,但是一想到是和莱斯特……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完了,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了。

    伊尔萨下意识想要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但一对上莱斯特的双眸,她又故作镇定地垂下了手。

    莱斯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睫一眨,眼里的光便轻轻荡漾开来。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反正这个血印也不会危害你的生命,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标记而已。”

    他微微俯下|身,在伊尔萨的耳畔轻声呢喃。

    “——你不用这么紧张。”

    “……”

    伊尔萨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

    她抬起蝶翼般的睫毛,湛蓝眼眸定定地直视着莱斯特。不知是好胜心作祟,还是某种奇怪的冲动,她双唇微启,一字一顿地说;

    “谁说我不愿意?”

    莱斯特微微一怔。

    ……又是意料之外的回答。只是这一次,好像有点过于意外了。

    “这么说,你是愿意的?”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可询问的语调却微不可察地上扬了些。

    伊尔萨微微移开视线,以一种无所谓的口吻说:“只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而已,我为什么要拒绝?”

    莱斯特深深地凝视她。

    “只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啊……”他声音轻轻,宛如琴键上的音符,每一个音节都跳跃在伊尔萨的心上,“感觉被小看了呢。”

    伊尔萨表情凛然:“要做就快一点,别磨磨蹭蹭的,我赶时间。”

    莱斯特:“……”

    “好吧,既然你这么忙的话。”他微微叹气,无奈而专注地与她对视,“只能让时间停止了。”

    伊尔萨:“???”

    啊?你这什么诡异的理解能力啊?我是让你速战速决,不是让你停止时间,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莱斯特抬手,似乎是要打个响指,伊尔萨见状顿时慌了,连忙一把抓住他的手。

    “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冷静一点……”

    莱斯特全然没有要停下的打算:“我现在很冷静。”

    “不不不,你一点都不冷静,真的,你信我……”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僵持。就在伊尔萨死死拦住莱斯特的时候,一个怯生生的嗓音突然打断了他们。

    “姐姐,你们在做什么?”

    伊尔萨和莱斯特瞬间顿住,二人齐齐顺着声音望过去。

    只见那个名叫诺玛的小女孩正站在门边,怯弱又好奇地看着他们。

    伊尔萨:“……”

    莱斯特:“我可以杀了她吗?”

    伊尔萨:“不可以!”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