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71、第 71 章
  • 71、第 71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简直想给里赫尔的脑袋狠狠来一锤。

    都怪他磨磨蹭蹭, 害得她连件正常的衣服都穿不上。现在让席利乌斯看到她这副样子,她作为女神的尊严还往哪儿放?

    席利乌斯死死地盯着伊尔萨,显然已经看到了她那一身不合身的衬衣。伊尔萨从未被如此复杂的目光注视过,她下意识又向里赫尔身后缩了缩, 只露出一双湛蓝澄澈的眼眸。

    这让席利乌斯更加愤怒, 他看着一脸笑意的里赫尔, 以及他们两人紧贴的身躯,嫉妒得几乎快要失去理智。

    她就这么讨厌他吗?情愿和里赫尔如此亲密, 也不愿让他多看一眼?

    席利乌斯想起上一次见到伊尔萨时, 她那一脸冷淡的表情,心脏骤然无法抑制地紧缩起来。他紧紧凝望着伊尔萨,即使在心底多次提醒自己,不要做出会令伊尔萨反感的事,不要表现得不像自己……

    可他还是无法将视线从伊尔萨的脸上移开。

    里赫尔也是第一次见到席利乌斯失态的样子。席利乌斯就像圣殿里的神像一样, 永远悲悯包容,永远怜爱世人。这样不冷静的表情是绝不会在他的脸上出现的,更何况, 这与他平日的形象几乎大相径庭。

    里赫尔不认为席利乌斯会对一个几乎快要被人遗忘的女神如此敬畏。

    而且,他的眼神与其说是对玷污女神这一行为的愤怒, 倒更像是单纯的在意和嫉妒。

    他在在意什么?又在嫉妒什么呢?

    里赫尔渐渐感到有趣起来。在他眼里,席利乌斯与圣殿一样虚伪, 仿佛脸上带着一层面具般, 一举一动都透着伪善。能够看到他面具碎裂的一刻,里赫尔的心情大好。

    “她为什么会在我这里,你应该知道吧?难道她没有去找过你吗?”

    席利乌斯喉结滚动,没有说话。

    他当然能猜到原因。伊尔萨需要神力,所以她现在正在寻找各位半神, 向他们收回她所给予的神力。

    她也在很早之前就见过他……虽然那次相见并不是伊尔萨主动找过去的。

    但席利乌斯知道,只要他主动提出交出自己的神力,伊尔萨一定会去他的身边。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但他却不想交出神力。

    如果这个阴暗的想法被伊尔萨得知,她一定会指着席利乌斯的鼻子大骂:原来你想白嫖老娘?

    席利乌斯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很卑鄙,甚至是可耻。

    但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他想将伊尔萨留在自己身边,不是作为他的神,而是作为他的私有物。

    他想独占至高无上的神,想让她只属于自己。想让她与自己紧紧相触,想让她只能攀附着自己。

    想让她那双漠视万物的眼眸只注视着自己。

    这样卑怯又肮脏的念想,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在他的心里发芽生根,无论如何也铲除不了。

    它们茁壮生长,害得他一次次做出错误的举动。他应该冷静的。

    他应该冷静的。

    席利乌斯死死捏紧垂在衣袖里的双手,强迫自己不去想伊尔萨和里赫尔做了什么。他缓缓闭上双眸,声音缓慢而低哑,“圣殿的事务繁忙,我只在布莱克阁下那里见过伊尔萨大人。伊尔萨大人并未主动找过我。”

    “是吗?”里赫尔遗憾地摇了摇头,“看来伊尔萨不是很喜欢你啊。”

    “你说什么?!”席利乌斯瞬间睁开双眼,琥珀色的眼瞳冰冷,透出锋利尖锐的光。

    里赫尔摊开双手,懒洋洋地说,“我不喜欢重复已经说过的话。”

    席利乌斯一度压下去的怒火再一次被里赫尔轻易地点燃。看着席利乌斯那糟糕的脸色,伊尔萨第一次觉得他有点可怜。

    席利乌斯现在的情形和刚才的她几乎一模一样,被气得要死,偏偏里赫尔这家伙还是一副完全没自觉的样子。

    这家伙是真的欠揍啊,估计只有更欠揍的莱斯特才能与他一较高下。

    伊尔萨忍不住想为席利乌斯打抱不平,看在他和自己一样憋屈的份上。于是她从里赫尔的身后走了出来,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拍上里赫尔的后脑勺。

    里赫尔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拍懵了,摸了摸后脑勺诧异地看向伊尔萨,“你拍我干嘛?”

    “谁让你拿我当枪使?”伊尔萨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

    里赫尔闻言失笑,然后凑到伊尔萨的耳边低声道,“不懂了吧,我这是在故意刺激他呢。”

    伊尔萨:“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听我说完。”里赫尔继续小声嘀咕,“我刺激他,是为了让他和我动手。我打死他,神力不就回到你这里了吗?”

    伊尔萨顿悟。好像是这个道理啊。

    “但是打死会不会太过分了点?”伊尔萨细想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妥。

    里赫尔:“那就打残。”

    伊尔萨赞赏地点头:“这个可以。”

    ……

    两人在对面交头接耳,席利乌斯眼睁睁看着他们如此亲密地靠在一起,只觉胸腔里的心脏像是即将被绞断般疼痛难忍。

    为什么?明明他见到伊尔萨的时间更早,明明他如此敬爱她,甚至还为她挡下一击……为什么她就不能多看他一眼?!他有哪里不如里赫尔?不如亚兰?甚至是不如那些愚蠢又弱小的人类?!

    他努力克制自己,努力冷静自己,却仍然无法制止那种浓烈的酸楚迅速弥漫全身。

    “——里赫尔!”席利乌斯忍无可忍,控制不住地重重吐出这个名字,森冷的双眸里燃烧着掩饰不住的妒火,“我不允许你碰她!”

    伊尔萨被他突然的低吼吓了一跳。她侧眸望向席利乌斯,略微惊讶的眼神透着些许好奇,“席利乌斯,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席利乌斯的目光移到她的身上。他深深地凝视她的眼,她的唇,她若隐若现的腰线,她的腿……他的喉结焦灼地微微滚动,半晌,他移开视线,声音出奇地沙哑。

    “因为他……因为里赫尔,玷污了您。”

    本想说点什么的里赫尔听到这句话,顿时挑了挑眉,露出看好戏的神情。

    伊尔萨惊讶地歪头:“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她差点就要说出“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这句话了。没想到席利乌斯看上去光风霁月的,脑子里居然全是黄色废料。难道就因为她穿的这件衣服,就认定她和里赫尔不干净了吗?这什么思想啊喂!

    看到伊尔萨的表情,席利乌斯顿时意识到自己刚才又说错话了。他几乎是在瞬间便明白过来伊尔萨和里赫尔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而里赫尔刚才的举动,很大可能也是为了故意刺激他,逼他与自己动手。

    ……他又冲动了。

    席利乌斯懊悔不已,却又因为伊尔萨对他提出的这两个问题而感到一丝隐秘的窃喜。

    所以,她还是有那么一点在乎他的吧,否则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也许是因为这点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令他多了一点底气。他深深地看着伊尔萨,低声反问道,“那么,您又为什么会穿着这件明显不属于您的衣服呢?”

    “……”

    伊尔萨觉得,无论如何,她得解释清楚这件事。要是真的有点啥也就算了,可她明明是受害者,而且他们的确什么都没做,那她是绝对不会认的。

    “这是因为我的衣服脏了,所以我就顺便换了件干净的。”

    席利乌斯丝毫没有要罢休的意思:“可您也没必要穿他的衣服。”

    这件衬衣做工精细,在这座宫殿里,除了里赫尔,不可能是其他人的。

    伊尔萨微微蹙眉:“那是因为那些女仆拿给我的衣服都没法穿,你以为我想穿他的衣服呀。”

    说话间,她的余光扫过床上那几件凌乱摆放的衣裙。

    席利乌斯自然也注意到了那些衣服。虽然摊在床上看不出样式,但半透明的材质和奇怪的兔耳装饰还是一目了然。

    席利乌斯的眼神骤然冷了下来。

    竟然让女神穿这些衣服……真是胆大妄为,罪该万死。

    他收回视线,重新望向伊尔萨。在看到伊尔萨多次向下扯衣角后,他微微叹息一声,缓步走到伊尔萨的面前。

    里赫尔挑眉瞥他:“你要干什么?”

    席利乌斯看都不看他一眼,冷漠地说:“与你无关。”

    说完,他脱下身上绣着金线的纯白外袍,温柔地将其披到伊尔萨的肩上,像珍藏宝物一样,将她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

    伊尔萨感到一阵暖意。那外袍上还残留着席利乌斯的体温,她抬起眼睫,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金发青年,“席利乌斯……”

    席利乌斯温柔地凝视着她,说,“伊尔萨大人,请保护好自己。”

    说完,他意有所指地瞥了里赫尔一眼,郑重地叮嘱道,“另外,里赫尔不是个好人。请您务必要离他远一点。”

    里赫尔顿时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

    伊尔萨被他的目光注视着,情不自禁点了点头。席利乌斯见她答应了自己,遂露出心满意足的浅笑。

    “那么,我还有事要处理,就先回去了。如果里赫尔对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请一定要立即呼唤我。”

    伊尔萨又点点头。

    里赫尔见他似乎真的要走,立马出声问道,“喂,你不是有事要请教我吗?”

    席利乌斯冷淡地斜睨他:“不重要了。”

    说完,他的周身浮起细碎的光辉,身形也渐渐变淡。他眷念而专注地看着伊尔萨,留下一句“伊尔萨大人,下次再见”便消失在空气中。

    寝殿重归冷寂。

    “啧,居然就这么走了。”里赫尔扫兴地撇嘴。

    伊尔萨莫名松了口气。她后退两步,戒备地看着里赫尔,说,“废话少说,你不是要和我打架吗,快点开始!”

    女神的时间很宝贵,打完这一个,她还要赶着去勒法圣火山解决下一个呢!

    眼看伊尔萨斗志满满,里赫尔顿时也来了兴致。他往虚空一握,一把漆黑锋利的大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他缓缓举起大剑,血红双眸锋芒毕现,“你自己有武器吗?还是我提供给你?”

    伊尔萨一脸懵逼:“武器?为什么要武器?”

    她堂堂一女神,打架当然是用神力,要武器干嘛?

    里赫尔挑了挑眉,淡定道:“你都说了是打架,当然需要武器。与我交手没有任何禁忌,武器随便你用,只有一个前提——不能使用神力。”

    伊尔萨:“哈??”

    里赫尔一脸理所当然:“用神力还算什么打架,当然是真刀真枪打起来才过瘾。”

    伊尔萨:“……”

    怪不得席利乌斯会输给他,席利乌斯那个文弱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法爷,拼近战怎么可能干得过这家伙啊!

    伊尔萨忍不住感慨:“你好无耻。”

    里赫尔不以为然:“打架就是要这样才痛快吧?总而言之,你必须按照这个规则来,否则我是不会把神力交给你的。”

    ……草。

    伊尔萨感觉自己又被阴了。没有神力,自己肯定打不过他,那她要怎么办,白白被里赫尔吊打吗?

    伊尔萨看着迫不及待的里赫尔,头又开始疼了。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一道漆黑深暗的阴影忽然在她的脚下缓缓浮现。

    那阴影像柔软的藤蔓般爬上她的小腿,随之响起的是某个熟悉而又幽冷的声音。

    “我只是离开一会儿,你居然已经到这里了。”

    这声音幽幽响起,仿佛就贴在她的耳根。伊尔萨心里一喜,几乎脱口而出,“莱斯特!”

    太好了,比里赫尔更无耻的人来了!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