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72、第 72 章
  • 72、第 72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怎么这么高兴, 是想我了么?”

    漆黑的阴影像藤蔓一样缠绕上伊尔萨的肩头,慢慢扩散至她的头顶上方。

    “的确是有点。”伊尔萨诚实地回答。

    “呵呵……”黑影渐渐幻化成莱斯特的模样,他从背后抱住伊尔萨,薄唇贴着她的耳尖, 双臂好巧不巧地环在她的胸前, “你坦率的样子也好可爱。”

    伊尔萨面不改色地拿开他的手:“过奖了。问你件事, 你打架打得怎么样?”

    莱斯特蹭了蹭伊尔萨的头发,漫不经心地说, “你想让我打成什么样?”

    “我想让你打败他。”伊尔萨的目光落到里赫尔的身上, 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下里赫尔定下的那个规则,“……在不使用神力的前提下。”

    虽然莱斯特不是任何一个半神,但她现在对他的身份仍然是一无所知,以防万一,还是跟他强调下吧。

    “我本来也没有神力。”莱斯特懒散地轻笑, 尾音带着不经意的轻颤,像柔软轻盈的小猫爪,在伊尔萨的心上轻轻挠动, “只是打败而已吗?那么打死也可以吧?”

    “……不可以!”伊尔萨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暴力,就不能点到为止吗?

    “可是我很想打死他啊。”

    莱斯特慢吞吞睨了里赫尔一眼, 这一眼看上去很不经意,却令里赫尔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一种刺骨的森冷。

    这家伙, 很强, 非常强。

    能够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他的寝宫里,这个男人还是第一个。奇怪的是,里赫尔并没有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任何类似神力的力量,相反,他的气息极其邪恶, 只是窥视一眼就会让人产生近乎战栗的恐惧。

    ——是他从未遇过的顶级强者。

    里赫尔体内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他兴奋地盯着莱斯特,浑身肌肉紧绷,宛如一张拉紧的弓,“喂,你要代替伊尔萨和我打吗?”

    莱斯特看向伊尔萨。伊尔萨连连点头,神态认真,“这场比试,你代表我出战。我的输赢就交给你了。”

    莱斯特微微惊讶。

    这算是信任他的表现吗?说起来……

    他的目光慢慢下移,落到伊尔萨这明显不属于她的一身衣服上。

    “这是什么鬼衣服?”他神色莫测地问了这么一句。

    伊尔萨的眼里闪过诧异。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莱斯特用这种极其不悦的语气说话,但她又能明显感觉到,他的不悦并不是针对她。

    伊尔萨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地回答:“这个,其实是我之前穿的衣服被我吐脏了……”

    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撒谎,明明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大概是怕莱斯特杀了里赫尔吧,虽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下意识认为莱斯特能够杀掉里赫尔……

    “那也不能穿这么丑的衣服。”

    莱斯特微微蹙眉,抬起双手搭在伊尔萨的肩头。深暗的阴影无声蔓延到伊尔萨的身上,像漆黑的火焰,将伊尔萨的身体包裹起来。席利乌斯的外袍与里赫尔的衬衣在这团黑色的火焰中化为灰烬,而伊尔萨的身体被无尽的深黑覆盖,没有暴露分毫。

    伊尔萨能感觉到这些阴影正像滑软的触手般在她的身上缓缓游走,虽然里赫尔看不到,但这种感觉仍然让她产生了一种微妙的羞耻。

    “……莱斯特,你把衣服毁了我穿什么?”伊尔萨不满地低声问道。本该是颇有气势的质问,却因为她微微泛红的耳尖和羞赧的眼神而气势全无,看在莱斯特的眼里,倒更像是情人的娇嗔。

    莱斯特发出一声满足的轻笑。他抬手轻触伊尔萨的唇瓣,声音低柔而耐心,“当然是穿我为你准备的衣服。”

    伊尔萨闻言,看着莱斯特的眼神顿时变得惊恐起来。

    他准备的衣服……该不会是比兔女郎服装更糟糕的东西吧?

    里赫尔望着举止亲密的两个人,隐约体会到了席利乌斯的心情。虽然他对伊尔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让他眼睁睁看着伊尔萨和其他男人耳鬓厮磨,多多少少也会有点不舒服。

    “喂,磨蹭什么,还打不打了?”里赫尔突然高声打断他们,“再不出手的话,我可就要攻过去了!”

    伊尔萨顿时紧张起来:“小心,他说他要攻过来了。”

    “那就让他来。”莱斯特看都不看里赫尔一眼,仍然手托下巴,认真地端详着伊尔萨,“唔……试试这件吧。”

    他话音刚落,包裹着伊尔萨的黑影便发生了变化。它们扭曲变形,渐渐变成一件柔软轻盈的黑色长裙,无比贴合地包裹在伊尔萨的身上。

    伊尔萨惊呆了。

    这居然是莱斯特为她准备的裙子吗?好漂亮,好合身……简直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样。

    伊尔萨忍不住抬眸惊讶道:“你居然会为我准备这么正常的衣服?”

    莱斯特微微挑眉,黑眸里满是狡黠,“当然,这里还有别人呢。不正常的衣服只要穿给我一个人看就行了,绝不能让其他人看见。”

    伊尔萨:“……”

    就知道这个死变态不会这么正常。

    虽然很想让莱斯特断了这个心思,但无论如何,他为自己换上合身的衣服,还是要感谢他的。伊尔萨咬咬唇瓣,正要说出道谢的话,余光忽然扫到一点凌厉的剑光——

    “莱斯特,小心!”

    几乎是在电光火石间,锋利的剑刃便从莱斯特的腰际穿刺而过。莱斯特游刃有余地闪避到远离伊尔萨的另一边,语调仍然是轻松温和的。

    “打断我和小姐的谈话……实在是无礼啊。”

    里赫尔桀骜一笑:“准确来说,应该是你打断了我和她的比试。”

    大剑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猛地挥向莱斯特。里赫尔的剑招凌厉而密集,出招如同行云流水,几乎没有任何破绽可言,令人根本无力招架。莱斯特连续闪避几次后,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可奈何。

    看来这个时期的他,还是有些过于青涩了。

    但伊尔萨又很喜欢,他不太想变回去。

    又是一剑向他袭来,莱斯特退无可退,终于退到了窗边。偌大的寝宫里,剑光凛冽逼人,充斥着嗜血的戾气。大剑所到之处,任何东西都在瞬间被劈得粉碎。里赫尔满脸狂气,血红双眸紧紧锁定气定神闲的莱斯特。

    “喂,你不会打算一直这么躲下去吧?这样可是无法打败我的。”

    莱斯特微微沉吟,瞥了不远处默默观战的伊尔萨一眼,“这里不安全。”

    里赫尔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去外面打,你就会使出全力么?”

    “应该吧。”莱斯特漫不经心地说。

    话是这么说,但想要打败里赫尔,还是要稍微认真点的。

    虽然他并不想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但既然这是伊尔萨所希望的话……

    “好,那我们去外面打!”里赫尔兴奋应下,他一挥大剑,寝殿的墙壁顿时被斩裂,石块碎落,呈现出一个巨大的破洞。

    伊尔萨一脸惊悚:大哥,你这是什么怪力啊!

    两人身形一闪,下一秒便出现在寝殿外。伊尔萨立刻跑到墙边去看,只见冷冽的月光下,里赫尔与莱斯特正笔直地站在夜色中。

    里赫尔嘴角噙着一抹狂邪的笑,他慢慢举起大剑,剑刃上缠绕着血红的流光。

    “我要动真格了。如果你继续闪躲的话……可是会死的。”

    靠!

    伊尔萨顿时着急起来。她提高声音对着莱斯特喊道,“莱斯特,你行不行啊!不行就换我上,别逞能了!”

    莱斯特脸色一顿,随后轻轻叹息一声。

    “都是你的错,害我被她小看了。”

    里赫尔嗤笑:“我可没有让你一直躲。”

    “……好吧。”莱斯特不太情愿地叹气,脚下渐渐升腾起深沉的阴影,仿佛扭曲的长蛇般,在黑暗中无声地汹涌翻滚。

    “虽然不是很想恢复回来……但我必须得认真点了。”

    话音落下,他周身的暗影忽然瞬间暴涨。如同翻涌的浪潮,黑影扭曲着、挥舞着,顷刻之间便笼罩了整个上空。

    就连那轮高悬的银月也像被暗潮吞噬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天地剩下一片无尽的黑暗,而站在这黑暗中央的莱斯特,正在慢慢发生惊人的变化。

    骨骼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黑发也如夜幕般倾泻。那张少年气十足的青涩面容,在黑暗中渐渐变得成熟柔和。

    伊尔萨扶着墙,整个人都看傻了。

    莱斯特居然变回他原本的样子了……在她没有对他使用时间回溯的情况下。

    即使隔得老远,伊尔萨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满溢的可怕气息。阴暗而森冷,带着强劲而汹涌的死气,仅仅只是被这股气息扫到,也会从心底升起一种深深的恐惧与战栗。

    “这是……神力?不,神力不是这样的,这究竟是什么?”里赫尔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冷峻,这种危险又可怕的气息让他感到一丝莫名的熟悉,而这种熟悉,是他绝不想去回忆的。

    莱斯特微微一笑,他抬起手,不紧不慢地打了个响指,空中无数细长的黑影猛地向里赫尔席卷而去,短短一瞬便将他牢牢地制压在地。

    “这当然不是神力,否则我不就破坏规则了么。”莱斯特慢悠悠地走到里赫尔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他,黑眸温和而幽冷,虽然是笑着的,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里赫尔警惕地盯着他,极力想要挣扎起身,但那些黑影却死死压住了他,令他动弹不得。

    莱斯特微微俯身,从里赫尔的手中抽出锋利的大剑。在纯粹的黑暗中,剑刃变得黯淡无光。

    他轻松地拿着大剑,看都不看便将另一只手也放到宽阔的剑身上。手指苍白修长,平稳得没有一丝停顿,仿佛拿的不是剑,而是一根细细的筷子。里赫尔紧紧盯着他,只见他双手轻轻一掰,“铛”的一声重响——

    那把厚重的大剑被他折成了两段。

    里赫尔顿时震惊地睁大双眸。

    “现在应该是我赢了吧?”莱斯特笑着问道。

    远处围观的伊尔萨也震惊了。

    不愧是你,居然用这种方式结束了比试……真无耻啊!!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