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76、第 76 章
  • 76、第 76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先不要急着拒绝我, ”莱斯特无奈地说,“这个条件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啊。”伊尔萨环抱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那你说说条件是什么?”

    “……”莱斯特微妙地停顿了一下, “条件是他会变成真正的深渊魔物。”

    伊尔萨发出一声明显不信的冷哼。

    她敢确信, 莱斯特刚才想说的条件绝对不是这个。就他那个色|情的眼神就已经把他的心里话表达的一清二楚了, 现在只不过是故意改口而已。

    但是,深渊魔物啊……

    伊尔萨侧脸望向安静的塞根, 声音不自觉轻了许多, “他会失去理智吗?”

    莱斯特:“不会。”

    “他会痛苦吗?”

    “理论上说是会的。但他是人偶,应该感觉不到疼痛吧?”

    这对伊尔萨来说是个好消息。只是突然从半神沦为魔物,应该很少有人能够接受……

    伊尔萨认为这个选择权应该交给塞根自己。如果他无法接受这种办法,她也不会强求他。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伊尔萨真诚地看着塞根的眼睛, 轻声问道,“你觉得呢,塞根?你能接受自己变成魔物吗?”

    塞根神情温顺而平静, 眼里满满都是伊尔萨的脸。

    “我变成魔物,主人会不要我吗?”

    伊尔萨摇摇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 我都不会不要你。”

    神喜欢乖巧的孩子,她也不例外。

    莱斯特露出了“就知道会这样”的了然表情。

    “那么, 我也是如此。”塞根微微闭上了双眼, 金发微微发着光,仿若沐浴在柔和的圣光中,“无论我变成什么,只要主人不丢下我,我就无所畏惧。”

    伊尔萨的心瞬间柔软下来。坚持到现在, 他一定很辛苦吧?现在到了解放他的时候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快点开始吧。”伊尔萨欣慰地笑,扭头看向莱斯特,“需要把他送进深渊吗?”

    莱斯特微笑:“我在这里,自然是不要的。”

    明明是一句令人放心的话,伊尔萨却听出了另一层意味。也就是说,如果莱斯特不在这里,那么就需要将塞根送进深渊之下了。

    这话怎么听着好像莱斯特是个移动深渊似的?

    伊尔萨看向莱斯特的眼神顿时变得一言难尽起来。莱斯特坦然地对上她的目光,低沉柔缓的声音透着循循善诱的诱惑。

    “你今天怎么这么喜欢看我?如果是想和我交……”

    “不想谢谢。”伊尔萨一把捂住莱斯特的嘴。

    莱斯特低笑,柔软的舌尖像羽毛般轻轻舔舐她的手心。伊尔萨感觉全身一阵电流穿过,她立即不动声色地收回手,耳根泛起微不可察的粉红。

    ……这家伙真是够了。

    天真的塞根并不知道这两人已经暗中交锋过一次,少年小心翼翼地将黑猫放到一边,然后平静地站起来,身形挺拔而修长,每一处线条都展现了神造的精巧与完美。

    “我准备好了,主人。”塞根轻声说。

    伊尔萨深吸一口气,意外地紧张起来。她期盼地看向莱斯特,语气轻而缓慢,“莱斯特……小心一点。”

    莱斯特明白她的意思。她认为自己没有立场命令莱斯特不要失败,可她又害怕莱斯特会失败。所以她只能请求莱斯特小心一点,谨慎一点,千万不要……不要失败。

    被那双澄澈如冬日湖面的眼眸如此注视着,莱斯特的心底升起巨大的喜悦。那是一种高于愉悦的情感,仿佛他在因为伊尔萨的认同与期待而心生雀跃。

    这样……好像和狗几乎没有区别了。

    莱斯特觉得自己应该认真地反思一下。明明最初他只是想让伊尔萨取悦自己,如今怎么会变成他一心取悦伊尔萨呢?

    好像有哪里不对。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莱斯特想要认真地思考一下。但伊尔萨仍然在殷切地看着他,那双剔透的眼眸里闪着盈盈的光,仿佛在对他说,快来吃掉我。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莱斯特立刻释然了。还是快点结束这件事,然后深深亲吻她吧。

    莱斯特站在塞根的面前,脚下渐渐升起翻涌的暗潮。暗潮慢慢扩散,在黑暗的泥沼中扭曲挣扎,仿佛要冲破黑沼的束缚。

    伊尔萨紧紧盯着这些黑色的影子,表情无比专注。

    下一秒,黑色的触手忽然喷涌而出。无数根粗细不等的触手如同藤蔓般瞬间爬上塞根的身上,并在顷刻间将他严丝密合地缠绕了起来。它们密密麻麻地蠕动着,仿佛要将塞根绞断。

    伊尔萨看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轻一点,轻一点……”她忍不住握紧双手。

    莱斯特看了她一眼:“放心,他感觉不到疼痛。”

    感觉不到也不能可劲儿折腾啊,一个不小心折腾死了怎么办!

    伊尔萨恨不得让莱斯特赶快结束,然而不等她叫停这个可怕的场面,触手突然猛地向下一拉,塞根就这么被它们拖入了泥沼般的黑暗中。

    伊尔萨:“……”

    “塞根被拖去哪里了?”她惊慌地问。

    莱斯特神态自若:“你可以当做他去换了层皮。”

    “换皮?”伊尔萨的表情更惊恐了,“你不会要剥掉他的皮吧?!”

    莱斯特:“……”

    他的心情不可避免地微妙起来。伊尔萨对这孩子未免也太关心了,她果然更喜欢小男孩。

    想到这里,莱斯特又有些懊悔。

    早知道上次在永夜城就不该变回来。

    “换好了没啊?”伊尔萨急切地探头向漆黑平静的泥沼望去。

    莱斯特没有立即回答她。他是很想让塞根在下面多待一会儿的,作为被伊尔萨担心的代价。但看到伊尔萨这么着急,他又不太忍心欺骗她。

    有点后悔答应这件事了。

    就应该让塞根消失才对。

    不对,应该让世界上所有的小男孩全部消失。

    莱斯特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嘴上还是及时地回应,“好了。”

    触手再次从黑暗中伸了出来,它们像花瓣一样慢慢散开,露出中间的少年。

    是塞根,他的外形没有任何改变,依旧是干净纯粹的样子。但伊尔萨能够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神性,已经彻底消失了。

    转而被某种深不见底的幽暗气息所取代。

    “塞根?你还好吗?”伊尔萨歪着头,小心翼翼地轻唤他的名字。

    塞根缓缓睁开双眼,清冽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又仿佛缺失了之前那种机械般的冰冷。

    “我很好,主人。”

    看到那双依旧清澈的浅金瞳孔,伊尔萨终于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会变成怪物呢……”

    莱斯特眉头一动,心底的懊悔更深了。

    他居然没想到把塞根变成怪物,这可真是失策。

    伊尔萨当然不知道莱斯特这奇奇怪怪的心理活动,她走到塞根面前,摸摸他柔软的金色发丝,温柔地询问他,“那么你觉得我现在可以抽离你体内的神力了吗?”

    塞根的眼里闪过一丝浅浅的笑意:“随时都可以,主人。”

    伊尔萨:“?”

    塞根刚才……她没看错吧?难道脱离了人偶的束缚,也让他解放了更多的感情吗?

    伊尔萨还想再仔细观察一下,可惜塞根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伊尔萨微微有些遗憾,扭头望向莱斯特,“你确定我现在抽离塞根体内的神力,对他不会有不好的影响哦?”

    “……不会。”莱斯特的声音听起来兴致不高。

    伊尔萨:“???”

    突然这是怎么了?更年期到了?

    伊尔萨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管他了,她在塞根的身前站定,右手轻轻覆上塞根的额头。

    “我要开始了,如果感到不舒服,一定要立即告诉我。”

    塞根轻轻应声:“嗯。”

    浅金色的光辉从塞根的周围浮起,光辉汇流收束,慢慢流进伊尔萨的指尖。伊尔萨能感觉到纯净充沛的神力汇入她的体内,而塞根的神色如常,看上去没有任何不适。

    太好了,一切都很顺利。还好莱斯特在她的身边。

    她再次产生这样的感慨。

    神力回收完毕,光辉消失,塞根彻底成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深渊魔物。伊尔萨看着小家伙已经毫无负担地去撸猫,遂放心下来,然后她转而走至窗边,认真地打量起山脉上方那团不灭的火种来。

    没有人看守,火种随时都会有被盗取的可能。

    但是安排谁在这里看守都不合适,毕竟这里太荒芜了。而且一旦待在这里就不能离开,伊尔萨认为这简直就是酷刑。

    她又不是什么魔鬼,连塞根都会感到寂寞,她又怎么会安排其他人来做这件事。

    要不……把火种带走吧?

    伊尔萨的双眼顿时一亮。

    勒法圣火山上方的火种不见了,连同火种一起消失的,还有看守火种的火源初生之神。

    占星台上,姿态恭敬的圣职者轻声道,“冕下,火源初生之神冕下……消失了。”

    面容悲悯的白袍青年微阖双眸,璀璨金发在漆黑的夜色中熠熠生辉。

    “我知道,是她带走了他们。”

    青年的声音清润如水,似是叹息,又似遗憾,在这个沉静的夜色中泛起点点涟漪。

    “她……是谁?”圣职者迟疑地询问。

    “与你无关。”席利乌斯轻挥了挥手,一向包容温和的声音居然有些倦怠,“退下吧。”

    “……是。”

    圣职者恭敬地退下,广阔神秘的占星台上只剩下席利乌斯一人。

    他微微抬起眼睫,琥珀般透彻的眼眸静静地凝望着某个遥远的地方。

    “她是谁?”他薄唇微动,如同梦呓般低语,“她是至高无上的唯一神。”

    “……也是我日思夜想的人。”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