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79、第 79 章
  • 79、第 79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的表情出现了片刻的怔忪。

    可能, 或者,直到刚才的那一个瞬间,她才隐约察觉到席利乌斯对她的感情是有点特殊的。

    这种特殊似乎不同于眷属对女神的崇敬与拥护。

    不同于布莱克对她的虔诚,不同于塞根对她的忠贞, 更不同于里赫尔对她的兴趣……

    她说不清楚, 只能隐约地感觉到, 这是某种很复杂又模糊的情感。

    怎么会这样呢?莫非席利乌斯是偷偷爱慕着上任女神的?

    伊尔萨不由产生了这个荒谬的想法。她的八卦之魂熊熊燃起,却又不敢直接问出来, 这样只会暴露女神继任的秘密, 只好探究地看着席利乌斯,直到席利乌斯无法忍受地移开视线。

    “席利乌斯,你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考虑了一会儿,伊尔萨还是忍不住开口了,“难道你以为, 这样会让我对你多加青睐吗?”

    “……不,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席利乌斯垂下眼眸,长长的金色睫毛遮住他的眼睛, 令人看不清他的眼神,“众生平等, 我不敢奢望您对我有所特殊。”

    伊尔萨点了点头,见问不出来什么也就没有再问下去。席利乌斯微微抬眸, 看到她一脸无所谓的神色, 心脏骤然收紧了一下。

    他希望伊尔萨能够继续追问下去,这样他就可以吐露自己的心声。可是她却毫不在乎……

    席利乌斯握紧垂在衣袖中的双拳,薄唇抿成一条紧绷的线。

    “伊尔萨大人,虽然我知道我说的话您一定不愿意听,但我还是想劝您, 不要将魔物留在身边,那对您来说真的很危险。”他再次恳切地开口,“塞根既然会变成深渊魔物,就说明他的意志力不强,这样的人,很难抵挡神性的诱惑……”

    “你误会了。”伊尔萨淡淡地打断他,“塞根的意志力很强,他会变成魔物,是因为我的命令。”

    席利乌斯的脸上浮起深深的疑惑:“……您为什么会命令他变成魔物?”

    “因为我需要他体内的神力,而他一旦失去神力就会消失。”伊尔萨并没有对这部分原因遮遮掩掩,“我不想让他消失,只有成为魔物才能让他活下来。”

    席利乌斯听了,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他原本以为,塞根变成深渊魔物是因为他自甘堕落,却不想是因为这个原因。

    因为不想让他消失。

    伊尔萨大人对所有人都是这么温柔的么?

    席利乌斯的心底渐渐升起一阵淡淡的酸意。

    “那么,他如今成为了魔物,您要怎么处置他呢?”席利乌斯轻声问道。

    伊尔萨想都没有想,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让他跟着我。”

    席利乌斯的提问慢了半拍,“即使他是魔物?”

    “即使他是魔物。”伊尔萨的声音轻而坚定,透着理所当然的轻松,“塞根是因为我才会变成魔物的,我当然要对他负责了。”

    原来……原来只要为她做出牺牲,就可以留在她的身边,得到她的偏爱。

    那么,如果他也这么做,她会待在他的身边么?

    巨大的希冀从心底升起,如同泡沫般迅速占据了席利乌斯的大脑,让他逐渐失去冷静。他直直地注视伊尔萨,眼眸中微微闪烁的粼光为他笼上一层近乎虚幻的光彩。

    “如果那个变成魔物的人是我,伊尔萨大人,您也会这样对我吗?”

    伊尔萨微微一愣,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但她还是认真回复了。

    “那要看你为什么会变成魔物了。”

    席利乌斯专注地看着她:“为了将神力献给您。”

    这个理由不错。

    伊尔萨微微弯起嘴角,如同完美的神像般温和地回视他,“那当然是会好好对待你的。只要你对世界做出了贡献,我就会给予你应得的一切。”

    这个承诺实在太诱人了。

    只要将神力交给她,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就可以像其他人那样陪在她的身边。

    甚至是拥有她。

    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席利乌斯第一次感到了心动。他定定地看着伊尔萨,喉结因为极度的渴望而微微滚动。脑海中有个怂恿的声音在低低地对他说,交出神力吧,只要交出神力,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了。

    他蠢蠢欲动,甚至想要立刻将全部的神力尽数奉上。

    然而就在他心智不定的时候,又有另外一个冷酷的声音响起了。那个声音说,你还记得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你以为交出神力,就能彻底得到她了吗?

    席利乌斯心跳一滞,热切的心思微微停了下来。

    那个阻拦的声音继续道:不要被她冲昏了头脑。只有成为至高无上的唯一神,你才能真正得到一切。到时候,无论是世界,还是她,全都属于你……全都只属于你。

    只属于你一个人。

    像是被冰雪覆盖了一般,席利乌斯的大脑随着这些声音的低落而渐渐冷静下来。

    是的,他明明是很清楚的。

    他无法得到伊尔萨的偏爱。否则早在他设计救她的时候,她就应该有所表示。

    他特地演了那一出,就是为了让伊尔萨信任他,依赖他。可她没有。她什么都没做,甚至没有关心他的伤势。

    从那一刻,他就应该明白了。伊尔萨永远不会爱他。

    真是可笑,明明她是博爱众生的女神,为什么她可以给予任何人爱意,却独独不能多看他一眼呢?

    她不知道,因为她的冷落,他的一颗心几乎快要干涸了。

    席利乌斯的内心波涛汹涌,双唇因为极度的克制与不甘而失去血色,变得苍白而脆弱。

    伊尔萨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的脑中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她只是奇怪于席利乌斯长久的沉默,于是她抬起脸,正好撞进了他琥珀色的眸子。

    伊尔萨微微一怔。

    席利乌斯的眼睛真漂亮啊……漂亮得像傍晚时分的湖面,清莹秀彻,橘黄的灯光洒落在他的瞳孔里,微微摇晃,浮动起温润剔透的光。如今这双眼睛如同风雨欲来的天色,里面翻涌着复杂的情绪,叫她看不透,猜不着,只能徒增茫然。

    伊尔萨不喜欢这种感觉。她抬起手,轻触席利乌斯的面容,轻轻地询问他,“席利乌斯,你怎么了?”

    她的指尖微凉,而席利乌斯像太阳一样温暖。她细腻冰凉的手指让席利乌斯的身体微微一震,他眼睫颤动,望向伊尔萨的眼神里有些微弱的动摇。

    “……我没事,伊尔萨大人。”席利乌斯迅速收敛好自己的情绪,声音也重归平静温和,“倒是您,站了这么久一定累了吧,我现在就去为您安排房间,您可以先好好地休息一下。”

    伊尔萨敏锐地察觉到,他似乎在回避之前谈论的那个话题。

    难道席利乌斯不希望她想起回收神力这件事?

    伊尔萨心下狐疑,面上仍是冷冷淡淡,看不出一丝端倪。

    她靠在桌边上,双手交握,十指交搭,状似漫不经心地说,“我不累,不用急着安排。席利乌斯,有件事我很好奇,我在圣殿外的时候,刚一呼唤你,你就立刻回应了我,像是一直在等我一样。莫非,你知道我会来这里吗?”

    她微微抬头,湛蓝双眸直勾勾地看向席利乌斯。那对澄澈的瞳孔映照出席利乌斯的面庞,仿佛能够穿透灵魂般,让人无所遁形。

    席利乌斯微微垂眸,恭顺地低下头。

    “隐约能猜到一些。”

    “哦?”伊尔萨颇有兴致地侧脸,眼底浮起鼓励的笑意,“那你说说,我来圣殿的原因是什么?”

    “……是为了收回您赐予我的神明之力。”席利乌斯认认真真地回答。

    “不愧是你,猜得很对。”伊尔萨不遗余力地夸奖他,席利乌斯眼睫颤动,却也没有再露出什么失态的神色,仿佛刚才那个情绪翻涌的瞬间只是伊尔萨一个人的错觉。

    “既然你都猜到了,为什么不主动提出来呢?”伊尔萨轻轻问道,“还是说……你在等我求你吗?”

    “伊尔萨大人,我绝没有这个意思!”席利乌斯立刻否认,毫不犹豫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忠诚真挚。

    伊尔萨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解释。

    席利乌斯神色严肃,认真地说,“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您要这么做?是有什么重大的危机即将发生吗?如果是这样,我与圣殿必定会倾尽全力,与您一同抵抗危机。”

    伊尔萨面不改色,上半身微微前倾,目光专注,细细地审视他。

    “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

    席利乌斯微怔:“什么?”

    “你以前说过,为了我,你可以将任何烦扰我的存在都彻底抹消掉。”伊尔萨幽幽地说,“可现在,你却在纠结我烦恼的原因。席利乌斯,你的信仰不再坚定了吗?”

    席利乌斯的表情静默了一瞬。

    他没有想到,伊尔萨居然记得他曾经说过的话。可是,那个时候他要做的只是为她铲除异己,如今的情况与那时相比却是完全不同了。

    不可踌躇,不可迟疑。

    从成为半神的那一刻起,他就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我的信仰自始而终,从未有过半分动摇。”

    席利乌斯的声音轻而低缓,像是在坚定誓言,又像是在提醒自己,有种极其冷静的果断与郑重。

    他垂下眼,深深地注视着伊尔萨,二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只要他一低头,就能吻到她的前额。

    “伊尔萨大人。天色已晚,您需要休息了吗?”

    伊尔萨安静地看着他,然后微微一笑,“好。”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