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82、第 82 章
  • 82、第 82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这个吻停留的时间很短, 只是短短一瞬,伊尔萨的唇便离开了席利乌斯的额头。

    席利乌斯的脸上浮现出隐约的恍惚,甚至还夹杂着一丝类似留恋的情绪。

    伊尔萨维持着弯腰俯身的姿态,缓缓开口, 柔和的声音又低又软, 在席利乌斯的耳边轻轻响起。

    “时候不早了, 我该回屋了,你好好休息。”

    说完, 她直起身子, 作势要离开这里。席利乌斯一直抿紧薄唇没有说话,就在她快要从席利乌斯的身边擦过之时,席利乌斯忽然拉住了她的手。

    小心翼翼地紧紧抓住,手心里沁出微凉的薄汗,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一样。

    伊尔萨任由他拉住自己, 她微微低眸,安静地注视他,耐心地等着他开口。

    席利乌斯张了张唇, 慢慢抬起眼睫,认真又深切地看向她, 发出的嗓音温润低缓,又多了一丝性感的沙哑。

    “……再待一会儿吧。”

    他很紧张, 甚至忘了对她使用敬语。

    伊尔萨无声地与他对视。寝殿里只有橘黄的、昏暗的烛光, 可不知为什么,她却仿佛感受到了一丝炙烤的热意。

    那一定是从席利乌斯的眼神中传递出来的。

    她没有回应,只是将自己被拉住的那只手一点点从席利乌斯的手中抽了出来。席利乌斯以为她拒绝了自己,眼中慢慢现出浓烈的、无法掩饰的失落。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敢说出任何强迫的话, 更不敢强硬地留住眼前的少女。

    他不能做出任何僭越的事,至少现在不能。

    席利乌斯慢慢垂下睫毛,保持着虔诚温顺的跪姿。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一只素白如雪的手忽然抚上了他的脸颊。

    那只手柔软而细腻,带着他日思夜想的温度。席利乌斯几乎是在瞬间抬起脸,映入眼帘的是伊尔萨湿润泛光的湛蓝双眸。

    “你要一直跪在这里吗?”她轻笑着问。

    席利乌斯的心跳瞬间如擂鼓。

    他的理智,克制,隐忍……仿佛都在这一刻消失殆尽,在对上那个眼神的瞬间,他甚至听到了脑海中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有什么挣脱开了……是他一直苦苦压抑的东西。

    席利乌斯定定地看着伊尔萨,然后忽然起身。

    伊尔萨眨了眨泛光的眼睛,温柔地凝视他。

    他们无声的对视,目光纠缠而暧昧。

    下一秒,席利乌斯微微低头,毫无预兆地吻住了伊尔萨。

    席利乌斯深深地亲吻伊尔萨,有种压抑已久的急切,却又透着小心翼翼的谨慎。

    伊尔萨猜测这应该是他的潜意识在作祟,直到这种时候,他仍然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一种亵渎。

    他捧着伊尔萨的脸,情不自禁上前。伊尔萨顺从地退步,二人拥吻着一起跌向昏暗的身后——

    他们深陷在柔软的大床上。

    席利乌斯闭着眼睛,睫毛微颤,与伊尔萨唇舌交缠。伊尔萨搂住他的脖子,微微睁开双眸,看着眼前的青年。

    他的面容在烛光下的照耀下显得既深邃又柔和,金发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有一种圣洁而凌乱的美。他闭着眼,白皙完美的脸庞泛着微微的红晕,呼吸也有些紊乱,看上去终于有了点人类的样子。

    伊尔萨定定地注视着他,忍不住想摸一摸他的睫毛和鼻梁。

    席利乌斯突然低哑地出声:“请别看我……伊尔萨大人。”

    伊尔萨轻声问道:“为什么?”

    “……我不想,让您看到我这副样子。”席利乌斯眼睫颤动,保持着眼眸微闭的样子,“……很可耻。”

    他果然觉得自己是在亵渎神明啊,连接吻都充满了负罪感。

    伊尔萨很想说点什么,但席利乌斯再一次低低地请求她:“……伊尔萨大人。”

    “……好。”伊尔萨妥协了,并轻轻闭上眼睛。

    席利乌斯继续吻住了她。

    他轻轻舔咬她柔嫩的嘴唇,双手穿过她的发丝,轻轻托起她的后脑勺。这让他们的唇舌更加深入,伊尔萨被他吻得呼吸不畅,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微弱的呜咽。

    “席利乌斯,我快喘不上气了……”她低低地呢喃着,但并没有推开席利乌斯。

    席利乌斯这才放过她的双唇。他开始亲吻她的眼睛,鼻子,下巴,动作温柔而细密,一路蜿蜒向下。温热的气息拂在伊尔萨的颈间,她忍不住微微挺起腰肢,让自己更加贴近他。

    他们的身体几乎要重叠在一起了。

    寝殿里只剩下两人紊乱急促的呼吸声。他们长长的金发纠缠在一起,肆意铺散在纯白的床上。伊尔萨的手抵在席利乌斯的胸膛,雪白柔软,像是羽毛一样,轻易便能激起他的反应。他们一边边地亲吻,剧烈而急切地喘|息,彼此都能看到对方带着情|欲的脸。伊尔萨微仰起头,湿濡的舌尖轻轻扫过席利乌斯的喉结,席利乌斯顿时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喘。

    “你喜欢这样吗?”伊尔萨轻轻舔舐他上下滚动的喉结,低柔地询问他。

    “喜欢……非常喜欢……伊尔萨大人……”席利乌斯的声音听上去有点颤抖。

    “那我就多多奖励你一点吧。”伊尔萨低笑,再一次吻了上去。她轻轻啃咬席利乌斯的喉结,在他的颈间缓缓吹气,坏心眼地玩弄挑逗他,听他在自己的耳边控制不住地低声喘|息。

    这让她感到成就感十足,并且获得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

    但她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伊尔萨一边轻吻席利乌斯,一边想,自己是不是该出手了,毕竟现在的席利乌斯看上去很……很没有防备。

    或者可以再等等?

    她不动声色地思考着,而席利乌斯的大手正在慢慢抚摸她柔嫩的肌肤。

    “伊尔萨大人……”他没有看她的眼睛,而是侧过脸,靠在她的耳边,低低地询问,“我可以……吗?”

    席利乌斯没有说出具体的请求,但伊尔萨很清楚他的意思。

    也许这才是侵|入他的最佳时机。

    伊尔萨的心底升起即将胜利的欣喜,她抿了抿唇,轻轻回应,“可以……我允许你。”

    席利乌斯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

    像是有所迟疑,他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伊尔萨见他磨磨蹭蹭的,忍不住出声轻唤他,“席利乌斯?”

    席利乌斯深深蹙眉,露出了挣扎的神色。

    “伊尔萨大人……我,我不能这么做……”

    “你不愿意?”伊尔萨不悦地反问。

    “不,我非常愿意……但我不能再继续下去,这是对您的亵渎……”席利乌斯看上去很痛苦,犹豫的声音里充满了无措与矛盾。

    什么玩意?都快得手了给她来这一出?

    伊尔萨愤怒地看着席利乌斯,突然一下子兴致全无。但她不能白白耗费这个宝贵的机会,于是她沉默地看着席利乌斯,逼得席利乌斯避开了视线。

    他现在的情绪很混乱,意志应该也很薄弱,是个试探的好机会。

    伊尔萨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光,她开启神识海,凝出一缕神念,悄无声息地探向席利乌斯的神力。

    这一次的侵|入畅通无阻。伊尔萨能够感觉到席利乌斯的神力很充沛、很浓郁,但是想要知道具体充沛到了什么程度,还需要试探得再深|入一些。

    于是她继续暗暗努力。就在这时,席利乌斯忽然转过脸来。

    他直直地看着她,眼神惊愕而冷厉,“伊尔萨大人,您在试探我?”

    伊尔萨:“……”

    被发现了。

    伊尔萨的神念瞬间被弹了出去,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若无其事地说,“你不告诉我,我只好自己看咯。”

    席利乌斯定定地看着她,脸上的热意渐渐褪去:“所以您并不信任我。”

    伊尔萨耸了耸肩,没有回应他这句话。

    在席利乌斯的眼里,这就是默认了。他冷静地起身,在床边单膝跪下,上身笔直挺拔,视线冷冷地落在下方。

    “伊尔萨大人,天色已晚。您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去别的地方睡。”

    呦呵,还来脾气了是吧?

    伊尔萨的火气也上来了。她蹭地从床上坐起来,干脆利落地跳下床,径直走到墙边,对席利乌斯冰冷道,“不用,你就在这里吧,我回去。”

    说完,她的身体便穿透墙壁,在转瞬间消失了。余下席利乌斯独自保持着笔直的跪姿,薄唇抿成一条严酷的线。

    过了许久,他才慢慢起身。

    他吹灭蜡烛,缓缓躺回到柔软的床上。那里还残留着少女的体温与幽香。

    他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动,像是在回忆之前的触碰,指尖不自觉地蜷起。

    最终紧紧握成拳状。

    伊尔萨回到自己的房间,怎么想怎么来气。

    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啊!还差一点点她就能知道席利乌斯的神力究竟有多深了,结果居然被发现了。

    看来席利乌斯要比她想得更谨慎,也更警惕。

    想要和平地从他手中收回神力,几乎已经不可能了。可是如果真的打起来,她还真不一定打得过他。

    就凭他那个无比强盛的神力,最起码也得是两败俱伤。

    而现在席利乌斯也知道她的真实面孔是什么样的了,想必不会轻易让她离开圣殿。

    她有种直觉。

    明天,就是她和席利乌斯决裂的时刻。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