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84、第 84 章
  • 84、第 84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才不管席利乌斯在扭捏什么, 她只关心如今的形势。

    “席利乌斯,你知道这里的戒备比昨天更加森严了吗?”她开门见山地问。

    席利乌斯闻言,慢慢正视她,平静地说, “我知道, 伊尔萨大人, 因为这是我的命令。”

    他倒是坦然。

    伊尔萨微挑了挑眉,毫不掩饰地表现出自己的不悦, “是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为了加强对您的保护而已。”席利乌斯面不改色, 冷静的声音平稳得没有一丝起伏。

    果然啊……

    伊尔萨双手环胸,微微侧着头,仔细认真地看着席利乌斯。

    这个人总是打着为了她的旗号做一些明显越界的事情,即使是略微迟钝的伊尔萨,也能察觉出他的心思了。可偏偏他表现出的关切与虔诚又过于真实, 这才让伊尔萨一直对他一忍再忍。

    当然,忌惮于他的力量也是她按兵不动的原因之一。

    但这并不代表伊尔萨会一直忍气吞声——事实上,她很清楚, 事到如今已经不是忍让周旋就能解决的问题了。席利乌斯与其他任何一位半神都不同,他的意志太过坚定, 即使是神也无法动摇。

    只有彻彻底底地摧毁他,才能收回最后的神力。

    伊尔萨目光沉沉, 终于下定决心。而席利乌斯也无法继续忍受她这样专注的目光, 只要一对上那双湛蓝澄澈的眼眸,就会令他不断地回想起那个几近失控的夜晚。

    他微微垂下双眼,长长的金色睫毛像细密璀璨的蝴蝶翅膀,扑闪迷离,遮住了他眼底的热意, “伊尔萨大人,您在想什么?”

    伊尔萨慢慢收回了视线。她望向席利乌斯身后的巨大神像,声音轻得像烟一样。

    “我在想,你为什么总要保护我?好像我随时都会死一样。”

    席利乌斯微顿了顿,说,“我绝无此意,我只是……害怕您受伤。您还记得之前在圣卡特兰学院的那次偷袭吗?这个世界的确有弑神者的存在,我很害怕他们会伤害到您……”

    “啊……你说那次偷袭啊。”伊尔萨漫不经心地掀了掀眼皮,“说起来,那次还是你救了我。”

    席利乌斯头也不抬:“那是我的职责。”

    “即便如此,我也该好好感谢你。但是……”伊尔萨拖长了声音,慵懒而暗含锐利的视线在席利乌斯的脸上缓缓扫过,“有个问题我从很久之前就感觉奇怪……为什么那个偷袭的弑神者能伤到你?”

    席利乌斯:“什么?”

    “席利乌斯,我们都很清楚,除了半神,没有人能让你受伤。更何况,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毫发无损地挡下那一击,但你却选择了用身体接下了偷袭。”伊尔萨的语速越来越慢,她盯着席利乌斯,目光灼灼,“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席利乌斯沉默了几秒,低声道,“因为……当时我的脑子里只有保护您这一个念头,所以身体先一步做出了错误的行动。”

    “是这样么,你也认为那是错误的行动?”伊尔萨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定定地凝视他,一字一顿地问,“那么,你来告诉我,你犯下的错误是什么?”

    她的眼神太过冷冽,全身散发着凛然森严的危险气息。席利乌斯身形挺拔,目光平静,回答却慢了一拍。

    “……错在没有立即追回偷袭者。”

    “不对。让我来告诉你吧。”伊尔萨遗憾地摇了摇头,吐出的话语轻如呢喃,却字字清晰,“你的错误是——”

    “没有立即杀了我。”

    这句话如平地惊雷,席利乌斯心头一跳,整个人顿时僵住了。

    伊尔萨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她深深地看着席利乌斯,眼中闪着冰雪般冷厉的光,令人望之生畏,遍体生寒。

    “席利乌斯,你想取代我吗?”

    席利乌斯倏地抬起眼眸。

    伊尔萨直直地看着他,眼中已没有半分亲切与宽恕。她看向席利乌斯的眼神冰冷、严酷、高高在上,宛如在审视着一个罪大恶极的无耻叛徒,下一秒就要对他降下神罚。

    这让席利乌斯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狠狠收紧,像是被伊尔萨攥住了这颗心脏般,一瞬间疼痛欲裂。他可以忍受伊尔萨训斥他、责罚他,却唯独无法忍受伊尔萨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这样的冷酷、漠然,与梦中的她截然相反。

    “回答我。”伊尔萨一把握住席利乌斯的手腕,双眸紧紧盯着他,“不要再用虚情假意的说辞来骗我,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了。”

    虚情假意?

    席利乌斯无意识地微微张大双眼,琥珀般剔透的瞳孔里闪过一丝自嘲的微光。

    她居然觉得他对她说的话都是虚情假意吗?她以为他一直都在骗她?

    “您是这么认为的?”席利乌斯轻声问道。

    伊尔萨冷淡地直视他:“不然呢?难道你以为在圣殿摆上一座神像,就能让我坚信你的信仰?”

    空气一下子变得死寂。这层玻璃纸终于被戳破,二人静静地看着彼此,透彻的瞳孔映照出对方的脸。

    这是席利乌斯最不想见到的局面。可他又抱有一丝微弱的希望,希望他深爱的神祗不会与他彻底决裂。

    该怎样才能让她明白他的心意呢?他的信仰的确是她,可这份信仰又与她希望得到的截然不同。

    他不信仰神祗,他只信仰身为神祗的伊尔萨。

    这份扭曲的虔诚,应该如何解释才好?

    半晌,席利乌斯轻轻地说,“伊尔萨大人……我是真的爱您。”

    他的声音像水一样温柔,在伊尔萨的心里泛起点点涟漪。她回想起席利乌斯至今为止对她做的一切,忽而对他柔柔一笑。

    “席利乌斯,你表错白了。我最不缺的就是众生的爱意,这种东西对我来说不值一提。”

    “为了你真正想要的东西,恐怕你早就想杀了我吧?”

    “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自己,说到底……你真正爱的只有你自己。”

    她的话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一刀刀狠狠扎进席利乌斯的心脏。但即便如此,他仍然不忍心对她动手。

    他不仅想要得到神权,也想得到她的爱。

    即使她对他不屑一顾。

    席利乌斯抿紧薄唇,一言不发。许久,他抬眸盯着伊尔萨,带着一种近乎绝望的悲伤。

    “伊尔萨大人,请相信……我永远不会伤害您。”

    伊尔萨无声地看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透彻动人,像一汪浅金色的酒,满满倒映着她的脸,在晨曦的光芒中微微摇晃。

    伊尔萨几乎就要相信他了。然而下一秒,她的脑海中便响起塞根与康斯坦汀的声音。

    【伊尔萨,这群走狗果然拦下了我们,说什么都不许我们离开这里。】

    【主人,圣殿骑士说我们意图偷袭圣殿,要把我们抓起来。】

    伊尔萨缓慢地眨动眼睫,目光不变地看着席利乌斯。

    看来他在昨夜已经做好了决定。难怪他会对等待她这件事充满耐心。

    ——已经到了收网的时候,也许每一秒的等待对他而言都是喜悦而充满期待的。

    永远不会伤害她……么?

    究竟是谁收谁的网,结果还未可知呢。

    “但我会伤害你。”在席利乌斯凝视的目光中,伊尔萨轻声说道。

    一道灿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如同天雷般直直地袭向席利乌斯。席利乌斯的双眸一缩,身形倏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他出现在伊尔萨的身后,伊尔萨毫不迟疑,右手一扬,如同利刃般的光芒再次向席利乌斯迅疾袭去——

    “伊尔萨大人,这里是圣殿。”席利乌斯声音恢复了清冷平静,像没有波澜的镜面,在空旷的殿堂中显得格外清晰,“您一定要在这里与我对峙吗?”

    “你想出去打也不是不可以。”

    金色的权杖自伊尔萨的手中浮现,光芒万丈,高大肃穆的殿堂在一瞬间爆炸碎裂,化作无数细密的白色粉末。

    殿堂在顷刻间被摧毁,伊尔萨与席利乌斯的身形一同暴露在空旷的圣殿之上。遍布在圣殿各处的骑士、圣职者……这些太阳光辉之神的信徒在同一刻被缠绕着深渊黑雾的火焰同时燃烧,他们发出痛苦煎熬的呐喊,试图挣脱这污秽的业火。

    那是塞根释放的火焰,原本是用来灼烧妄取火种的偷盗者,如今他变成魔物,火焰也沾染上了深渊的气息,反而最适合用来对付光明的信徒。

    席利乌斯微微垂首俯视下方,目光悲悯而沉静。

    “伊尔萨大人,他们都是您的子民,您却用深渊之力来对付他们么?”

    “不,他们是你的子民,不是我的。更何况……”

    “使用深渊之力可不仅仅是我。”伊尔萨侧着脸,微微一笑,“你不也是么?”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