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番外1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他是在贫民窟长大的孩子。

贫穷, 肮脏,一文不值。

为了一块冷硬的黑麦面包,可以对任何人屈膝下跪,即便如此, 也无法填饱肚子。

如此卑微低贱, 只是为了艰难地活下去。

生活在贫民窟的人大多这样, 他们早已习惯这种麻木不仁的生活,甚至也会在贫困的日子里寻找一点低俗的乐趣。

比如强迫那些可怜的女人, 比如虐打那些讨饭的孩子。

他也是被虐打的对象之一。

每每用隐忍换取到了一小块面包后, 他总会将面包藏在怀里,躲到一个没有人的小巷里,偷偷摸摸地吃完它。

有的时候,他会在那里碰到一个瘦弱的女人。

那个女人看上去可怜极了。她的身上满是伤痕,脚步悬浮而蹒跚。小巷的角落里摆放了一尊不知是谁刻的木雕神像, 又脏又旧,女人经常会对着那尊神像哀声祈祷。

“女神大人,请救救我, 我快要撑不下去了……请让我解脱吧……”

他没有出声,只是怜悯地看着女人。

真可怜, 事到如今,还在祈求神的救助。

神是不会回应她的, 否则贫民窟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居民。

他从心底里认同这个女人的蠢钝, 却从未打破她的希望。

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利,即使这些梦永远也不可能实现。

他是如此坚信着。

直到一个寂静的深夜,女人在睡梦中安然死去。她死后,一道光芒照亮了那个昏暗的小巷,一个温柔而慈爱的声音在光芒中响起。

“她死了吗?”

他握着女人逐渐冰冷的手, 低低回应,“是的。”

“是你陪伴了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只是看她有些可怜罢了。”他垂眸,琥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悯。

光芒中的声音安静了几秒。半晌,这个柔和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叫什么名字?”

他微微惊讶,但仍然回答了这个奇怪的问题。

“……席利乌斯。”

寓意太阳,是他早逝的母亲为他起的名字。母亲说他就像太阳一样璀璨而夺目,迟早有一天,一定可以离开这个黑暗的贫民窟。

也不知道母亲哪来的底气说出这样的话,现在想来,多半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想吧。

和这个可怜的女人一样,母亲也只是在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罢了。

人类都是这样的存在,可悲又无奈。有了他们的对照,他才能得以保持清醒。

“您对我的名字有什么看法吗?”他平静地问道。

“不,只是对你感到些许好奇罢了。”那个声音空灵而柔和,如同咏叹调一般幽远宁静。

“你想离开这里吗?”

那是他成为太阳的开始。

伊尔萨愤然离开后,席利乌斯独自躺在床上,心神全都被她占据。

久违的,他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看到伊尔萨正坐在他的床边等他。

好熟悉的一幕。

她的眉眼笼在昏黄的烛光中,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但却依稀可见眸中的笑意。

温柔的,动人的,触手可及的。

透着不可思议的温暖。

他不由向她走去。

“席利乌斯,你终于回来了。”伊尔萨抬起脸对他微笑,浅金色的睫毛微微忽闪,点缀着明灭的烛光,“我等了你好久。”

明明是温和的语调,却又仿佛带着一丝娇嗔般的抱怨。

他忍不住露出歉意的表情:“对不起,要处理的事务实在是太多了。”

“我知道。”伊尔萨轻笑,忽然促狭地看着他,说,“你要一直站在这里吗?”

这句话也很熟悉。

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又或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幻象?

席利乌斯的心跳如擂鼓,心底浮起深深的茫然。他看着伊尔萨,慢慢伸出手,试探性的轻轻触碰她的面容。

“怎么了?”伊尔萨笑盈盈地注视他,眸中闪烁着粼粼波光。

……好柔软,好真实。

真实得仿佛,这就是真正的伊尔萨大人。

席利乌斯几乎要被迷惑了,可他又很清楚,伊尔萨大人是永远不会对他露出这种表情的。

所以,这只能是梦境了吧?

席利乌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少女,手指微动,却不舍得移开。

“席利乌斯,你怎么了?”伊尔萨见他一直不出声,忽然将脸凑过来,轻抵着他的额头,柔声细语,“你不想见到我吗?”

温热的肌肤与他相贴,细腻而又柔软。

太真实了,真实得令他不想醒来。

他很清楚,这只是他的一个梦。可是,这个梦实在是太美好了……

所以,即使他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也没有关系吧?

心底的克制如同倾颓的高墙般轰然倒塌,他忽然一把按倒眼前的少女,将她圈禁在自己的身下。

少女那双湛蓝如海的眼眸在一瞬间闪过惊慌的怯意,却又很快被羞涩的情意所取代。

“席利乌斯……”

她轻唤他的名字,轻柔而微微颤抖。

席利乌斯的吻细密落下,伴随着他低低的声音,“伊尔萨大人。”

“伊尔萨大人。”

“伊尔萨大人。”

“伊尔萨大人……”

他一遍遍地低唤,一声比一声急促。伊尔萨面颊绯红,像是要制止他一般,轻捧起他的脸,小心翼翼地凑了上去。

她吻了他。

席利乌斯的身体微微一震,某个部位可耻地起了反应。

已经无法忍耐了。

他深深低下头,加深了这个吻。粗重的喘|息萦绕在二人的耳边,他们呼吸交缠,温热的鼻息轻拂在对方的肌肤上。像是要更多地承受他,伊尔萨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双臂间微微仰起脸,双眸因为热烈的情|欲而染上了幽暗的深蓝。

“席利乌斯……”

她低低呢喃他的名字,如同梦中呓语般模糊不清。

二人的唇舌终于不舍地分开,牵出一道透明的细丝。伊尔萨轻轻啃咬席利乌斯的颈侧,双腿自然地缠上他劲瘦有力的腰身。

席利乌斯垂眸凝视她:“伊尔萨大人,我可以……吗?”

“……嗯。”她红着脸,轻轻点头。

熟悉的对话,仿佛他们早已预演过一次。

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没有停下来。

既然只是一个荒谬的梦,那就让他尽情地亵渎吧。

神祗的低吟在黑暗中起伏,伴随着破碎的抽泣,“席利乌斯,慢、慢一点……”

他没有听她的话,只是粗|喘着加快速度。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再一次,再一次。

他们紧紧贴在一起,任由汗水与泪水将身体浸湿。

因为这是梦境,所以多少次都没有关系。

因为这是梦境,所以对她做出什么样的事都没有关系。

——多么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停下啊。

席利乌斯浑身颤抖,一瞬间的失控感让他的大脑骤然空白。

他在顶|峰中醒了过来。

冰冷的寝殿中一片黑暗,只有死寂包围着他。

一如既往。

他失神地望着穹顶,而后慢慢起身,走到伊尔萨离开时的那面墙前。

他抬起手,轻轻抚摸雪白的墙面,仿佛伊尔萨就在墙的那一头。

想要见到她,想要触碰她。

可是现在不行。

明天,必须等到明天。

只要度过这个漫长的黑夜,到了明天——

就能再次见到她了。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