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大明福星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就是传说中的懂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就是传说中的懂王?

    作品:《大明福星

    “老祝头,你倒是说说看,咱大明除了商税,还有啥税?”

    方世玉没有直接回答朱元璋的问题,反而率先发问起来。

    “咱大明实际上分为税跟役,这是两部分,税分为本色以及折色,役也分为均役跟杂役。”

    “除掉被当今陛下废掉的丁税以外,再除掉刚才说过的商税,余下的税收也还有十四种。”

    “当然了,这是朝廷颁布的正税,摆在明面上的。”

    “至于地方州府的杂税、摊派以及其余的徭役,那就不得而知了。”

    朱元璋还没说话,李善长就抢答了。

    这里面的税之所以分成本色跟折色,实际上还是因为古人的思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收税也分为实物以及银子两种。

    本色税就是根据当地不同的情况收取不同的实物特产一类的税收。

    折色税则为收取银子的税收。

    均徭是明代三大徭役之一。因按户等人丁编排,均输徭役,故称“均徭”。明初,徭役包括里甲正役和杂役。杂役是供地方官府役使的差役,由里按户等派遣。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璇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杩欓噷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澶у鍘诲揩鍙互璇曡瘯鍚с傘

    比如维持当地的治安、修建河堤等这些差事就属于正役。

    而杂役则并不固定,会根据朝廷的需要,做出灵活的调整。

    比如修桥修路,应对天灾人祸等。

    这些政策的指定依然是李善长本人,虽然李善长如今已经基本不参与朝政,大多赋闲在家,但对朝政的关心依然是跟以前一样。

    因此对于大明的一些政策,李善长甚至比朱元璋更加熟悉。

    “不错不错,说的很对!”

    “既然你们都很清楚大明的税收种类繁多,但你们清楚这么做带来的恶果吗?”

    方世玉依旧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这群古人,缓缓问到。

    “恶果?这能有啥恶果?所有朝代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李善长眉头一皱,顿时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当初按照朱元璋的意思,制定这些政策时候,他可是翻阅了不少朝代的税收政策,最终才取长补短制定出来的。

    大明的这些政策,几乎就是来自前朝的样板。

    照葫芦画瓢,把名字改了一下罢了。

    有些连名字都懒得改,直接就照搬了。

    “看你们的样子也不清楚,那本公子就跟你们说道说道。”

    方世玉再次淡淡一笑。

    “这些税收如此复杂繁多,所带来的恶果,那就是会不断加重老百姓的负担,朝廷官员则多了很多鱼肉百姓的机会。”

    “你说啥?”

    “咱大明的这些政策会让老百姓负担变重?会让朝廷官员贪赃枉法?鱼肉百姓?”

    方世玉话音落地,朱元璋顿时就脸色一变!

    虽然这些都是出自李善长之手,但最后拍板的还是朱元璋,那么多朝代都这么做,也没见出啥问题啊?

    咋到了咱大明,就不行了?

    这个小王八蛋是不是故意跟朕过不去?啥帽子都要扣在朕的脑袋上?

    “方公子,不至于吧?汉朝唐朝等哪个朝代不是这么做的?”

    “也没见出啥问题啊?为啥到了咱大明就不行了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朱棣,此时也忍不住问了起来。

    原本十分郁闷的朱棣,自从昨天看见了比他还惨,被李善长揍成了猪头的李祺,朱棣才幡然醒悟。

    原来当爹的都一个样,被方公子怼了,又不能对着方公子撒气,最后只能拿自己儿子当出气筒了。

    至于是进屋的时候哪只脚先迈进去的,北平那些当官的贪污与否,跟他们被老爹暴揍,压根就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们就是活成了圣人,该挨揍的时候,一样跑不掉!

    谁让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呢?

    所以呀,还是赶紧顺着老爹,别让老爹又被方先生怼了,回头自己又少不了一顿胖揍。

    该说不说,老爹下手也忒重了点,俺就算是砍了半辈子的鞑子,那也顶不住啊!

    “祝老四,肤浅了不是?”

    “别的朝代用了,就代表没有问题吗?当今陛下是不清楚会带来什么恶果,否则一定不会就这么照搬以前那些朝代的法子。”

    “以当今陛下的性情,怎么会允许鱼肉百姓这种事情发生呢?所有会导致增加百姓负担的政策,当今陛下一定都会扼杀在摇篮之中!”

    话音落地,朱元璋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这个小王八蛋,今儿个倒是挺顺眼!

    还知道说朕的好话。

    “那方公子,到底会带来什么恶果啊?咱大明应该如何改进啊?”

    只有老刘,一脸认真的问出了关键问题。

    “老祝头,刚才你说朝廷的税没多收一分,那些商贾就会把价格提高十分,最终还是老百姓来买单!”

    “你想过没有,朝廷的税每多一个,地方的州府就会多出十个?”

    “税一旦变得越来越多,那些州府的官吏接触本色跟折色的几率也就越来越多了,他们贪赃枉法的几率也就越来越高了?”

    “你说这算不算恶果?”

    方世玉收起了玩味的笑容,严肃认真的缓缓问到。

    实际上历朝历代,哪怕二十一世纪也罢,贪官们贪污的手段,无非也就那么几种。

    最常见的就是大兴土木,搞大工程。

    只要有了大工程,承包的商贾能不能赚到钱不一定,但是那些负责的官员肯定一个个都是赚的盆满钵满的。

    你看二十一世纪那些修路的工程,前面刚修好,还没来得及通车,后面立马就扒了重修!

    短短几里路,他能给你修个一年半载!

    如今的大明,基本也是一个道理。

    大明的工程虽然没有二十一世纪那么多,修个路也不敢修上一年半载的,但是这些官吏完全可以通过种类繁多的税收杂役,让自己贪个盆满钵满。

    就大明这个均徭制度,到了明朝中期的时候,就因里长徇私作弊,徭役负担不均。朝政腐败,官吏里胥因缘为奸,基本作废了。

    “方公子,你刚才不是说了,朝廷要告诉老百姓收的都是什么税,都要收多少吗?”

    “只要朝廷这么做了,那些官员也就没办法再贪污了吧?”

    “这可都是你提出来的,难道你都不记得了?”

    李善长再次问到。

    “当然记得,这只能避免那些贪官污吏巧立名目,鱼肉百姓。”

    “可是如今的大明,正税就有十几种之多,老百姓啥也不用干了,每天的时间都用来交税了,”

    “关键是老百姓除了要交银子,还得交粮食,交药材,交布匹等等等等五花八门的东西。”

    “你觉得老百姓的负担在这种情况下,能轻得了吗?”

    “朝廷就算再透明,再严苛,难道还能二十四小时盯着下面得那些官吏,他们鱼肉百姓得机会多的是!”

    话音落地,朱元璋等人瞬间就无话可说了。

    这下他们自己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大明得税收实在是种类繁多,而且乱七八糟得。

    银子也收,实物也收,甚至有些州府,收的税里还包括咸鱼这种东西。

    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些种类繁多的税收,并非是一群人一起交,而是落在了每个老百姓的头上,每个老百姓都要交这么多种类的税。

    这里就要分为本税跟副税了。

    比如按照季节来划分的税收,老百姓要在粮食秋收之后,先把粮食的税交了,这就是本税。

    交完了本税,老百姓还得去卖掉糊口以外的粮食,卖到的银子要再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折色税,交完折色税,再用另外一部分去买布匹,再去交副税。

    当然了,要是嫌麻烦的话,老百姓也可以拿着粮食去找专门织布的用粮食来换取布匹,然后直接交税也可以。

    只是这个办法基本上走不通,因为布匹在大明属于硬通货,还没生产出来,就被商贾提前预定了。

    做布匹生意的跟做粮食生意的基本又是一伙人。

    老百姓哪里玩的过这群商贾?

    因此,又复杂繁琐,又极其耗费时间,而且交税的过程中,还会出现不必要的损耗。

    所有的事情,最终还得老百姓自己承担着。

    而且正是因为这种情况,那些奸商知道老百姓不买布匹不行,不卖粮食也不行,因此直接把粮食的价格压到极低,把布匹的价格抬到极高。

    这一通操作下来,老百姓直接就掉了一层皮。

    要是赶上天灾人祸啥的,这些老百姓就实在是无计可施,化身流民了,对于各地的治安也存在了极大的隐患。

    反而是那些奸商以及士绅门阀,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满,肥的流油。

    这还只是正税,你再看看徭役。

    这条路虽然不至于像是二十一世纪那些官商勾结做做样子,给你修个三年五载的,但是大明的路就算是修上两三个月,对于老百姓来说,一年的收成就泡汤了!

    就算是当地的官吏是个两袖清风的清官,但是人家过来办公修路,你不能让人家饿着吧?老百姓一顿饭总的管吧?

    这无形之中又增加了老百姓的负担。

    因此,方世玉才有刚才那番言论。

    “那你说,到底应该咋改进吧?”

    朱元璋一脸郁闷的问到。

    要不是方世玉说,他怎么也想不到,照葫芦画瓢,学着前辈的办法来,竟然还有如此之多的弊端!

    可是着历朝历代,从秦朝到元朝,这么多皇帝前辈,愣是没一个人察觉?

    唯独方世玉这小兔崽子发现了?

    你就是传说中的懂王?

    “我已经说过改进的办法了,那就是一条鞭法!”

    方世玉转身,把一条鞭写了下来。

    “简而言之,就是化繁为简,税收徭役合二为一!”

    “以后,大明的税收,不分本色还是折色,也不分均徭还是杂役,只有本税以及兵役,其余的一概废除!”

    “至于地方州府需要修路也好建桥也罢,那就拿出真金白银来,雇佣当地民众,凡敢摊派的一律问罪便是!”

    方世玉也不废话,缓缓解释起来。

    按照后面首辅大人张居正的思路来说,那就是把能免除的都免除掉!

    只收本税,只服兵役就行了。

    短时间来看,十几种税混合到一起,老百姓的税变高了,但是却大大节省了老百姓的时间成本,再去掉被奸商恶意赚取的差价,老百姓并不吃亏。

    至于差役,除了兵役之外,老百姓不用服任何差役,州府要是需要人,那就得用真金白银来雇佣。

    如此一来,因为修路建桥等浪费的时间,导致老百姓颗粒无收的情况,完全就可以避免了,至少老百姓可以赚取一定的报酬,不至于成为流民了。

    两全其美。

    若是没有张居正这个法子,大明也许压根就撑不到崇祯时期,早就土崩瓦解了。

    这一招直接开创了万历中兴年代,让大明续了一条命。

    只是此时方世玉在张居正的一条鞭法上,稍微做了一点修改。

    因为张居正的一条鞭法,是只要银子,不要别的。

    这样做也有弊端,那就是奸商依然可以薅老百姓的羊毛。

    方世玉的改良版变成了,按照你的户籍来交税,比如你是种地的农民,那你只要交粮食就行了。

    你是打铁的,你就交铁具好了,你是养猪的,你交猪就行了等等等等。

    简而言之,就是税由当地州府直接征收,没有中间商,也就不存在差价了。

    比张居正的一条鞭法,更加附和时代的特色。

    话音落地,别说朱元璋等人了,就是大小二百五跟朱棣,似乎都听明白了,纷纷点起头来。

    这三个人虽然只会砍人,但也都是性情中人,对于方世玉这种化繁为简的做法,自然是很喜欢的。

    唯独老刘,闻言却是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觉得,方世玉这种做法,还是有弊端的。

    “方公子,如果按照你得方法去征税,那应该征收多少才合适呢?”

    老李再次开口问到。

    大明的税收种类不仅繁多,而且算法极其复杂。

    不仅有按照人口数量来征收的,还有按照商品的市场价来征收的,也有按照田地亩数来征收的。

    当然了,绝大多数还是按照人口数量来收的,这样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简单明了,大家都方便。

    你家里的人有几口,你就交对应的税,具体下来,就是按照人口数量的不同,交的粮食、布匹、银子等数量也不一样。

    朱元璋虽然废除了丁税,但是丁税这个策略却没有做出任何改变。

    方世玉一下子全都废除了,那怎么收收多少就成了一个大问题了。

    不只是朱元璋,其余人顿时也是一脸的好奇。

    “简单,生产资料的多少,决定了交税的多少。”

    方世玉一边说,一边写。

    “生产资料?那是啥玩意?”

    老刘一边照抄到自己的小本本上,一边缓缓问到。

    “顾名思义,就是可以生产出产品的东西。”

    “举个例子,你们就明白了。”

    “对于农民来说,生产资料就是田地,对于商人来说,生产资料就是商品,对于牧民来说,生产资料就是牲畜。”

    “所以执行一条鞭法之后,征税就按照这些人手里的生产资料来就行了,占的生产资料越多,征收就可以相应提高,反之亦然。”

    “当然了,这个词比较生僻,估计你们很难理解,大明的税收主要是田税,当今陛下又废除了丁税,那就换成摊丁入亩吧。”

    方世玉顺着话头,进行到了下一步棋。

    话音落地,众人不由得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方公子今儿个咋这么爽快?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这手法,也太雷厉风行了吧?

    “方公子,你知不知道,如果执行摊丁入亩,朝廷的工作量会增加多少,多少人会因此被得罪?”

    “老李说的对,一旦执行摊丁入亩,到时候你就不怕那些士绅门阀都记恨你吗?”

    老刘跟老李,率先发问。

    显而易见,要是执行摊丁入亩的话,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查清楚天下的田地数量。

    尽管如今大明在洪武大帝治下,算是清廉的了,但是在场的古人,几乎都是心知肚明,那些士绅门阀一定还有隐而不报的土地以及人口。

    方世玉这种策略,完全就是杀鸡儆猴啊!

    俗话说,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你看看自秦朝以来,那些变法的人,哪个有好下场?

    商鞅变法,让大秦得以一统六国,但结果呢?

    那些士绅门阀的利益被损害了,他得到的就是被处以极刑的下场!

    对于大秦来说,商鞅就是最大的功臣啊!

    商鞅的下场都如此凄惨,方世玉就更不用说了!

    大明的士绅门阀虽然远不如大秦那么有实力,可是胜在基数很大啊!

    其中一个,也许对方公子构不成威胁!

    但若是全天下的士绅门阀集合起来呢?

    即便是当今陛下护佑着他,但老虎也还有打盹的时候啊!

    到时候方公子的下场,也不见得就比商鞅好到那哪里去!

    老李跟老刘虽然很喜欢跟方世玉互怼,可是这么久以来,随着对方世玉越来越熟悉,他们也真的是把方世玉当成了忘年之交的好朋友了!

    自然不想看见方世玉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老刘跟老李话音落地,一边的朱元璋跟朱棣父子,顿时也是面色一变!

    很明显,他们也意识到了,一旦执行摊丁入亩,方世玉的处境将会有多危险!

    “啊哈哈哈哈!”

    岂料,方世玉不仅丝毫不担忧自己的安危,也没有因为老刘跟老刘的关切而感动,反而看着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想岔了?”

    “难道应该担心的人,不是你们自己吗?”

    相关推荐:我是妖魔收藏家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村花曝光宫心谋之庶女皇妃木叶之天才小樱罗峰柳眉开局召唤西厂厂花我和西施去约会基本演绎法则网游之无敌剑神坦荡荡的爆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