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望‘父’石

作品:《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林程出门后,林沫沫来到那扇危窗前,隔着玻璃看着林程一路走出小区。

直到林程的身影消失。林沫沫没动,依旧安静地趴在窗边。

这一幕被传到了直播间里。

【女儿这样看着也太可怜了吧。】

【是啊,爸爸出门了,女儿就这么待在家里也太无聊了吧。】

【什么都干不了,又没有玩的。】

【爸爸都走了,她怎么还站着。】

【这孩子该不会打算等着爸爸回来吧。】

……

直播间里的观众显然都误会林沫沫了。

她趴在窗户边不是在看林程,而是在看哪里还有可以捡的饮料瓶。

这时,直播间里的观众看见林沫沫动了一下。

就在众人以为林沫沫终于要从窗户边离开时,却见林沫沫只是换了一个姿势,又继续呆愣愣地趴在窗边。

【还站着?】

【感觉快成‘望父石’了。】

【这样子好像我家猫。】

【我家猫才没有这么爱我,不管我在不在家,它对我的态度都是一样的,爱答不理。】

【哈哈,我家也是。】

……

弹幕区的话题渐渐跑偏。

见状,电脑前的王希、周奇两人有些担心。

“陈宇哥,跑题了怎么办,要不要想办法把话题拉回来?”王希询问。

“或者咱们下场去弹幕区暖暖场?”周奇也问道。

陈宇却摆了摆手:“先不用。”

顿了顿,陈宇又道:“数据和人气在线就行。”

从数据来看,虽然这一段的话题跑偏了,但是直播间的人气却没有因此减少,甚至于弹幕数量还比之前增加了一倍不止。

——

林沫沫在窗户边趴了一个小时,观众便在直播间里看了一个小时。

期间不时还能看到几条评论从弹幕上飘过。

【1 hour later……】

【woc!不知不觉中,居然真的一个小时了。】

【这孩子傻了。】

【我也傻了,我居然盯直播看了一个小时。】

【卧槽,我也是,要不是她偶尔眨一下眼睛,我还以为是我网卡了,哈哈。】

【摸鱼中,看这个正好。】

【不会一整天都要看这一个画面吧?】

【来啊,看谁熬得过谁。】

就在观众们开始打赌林沫沫还会站多久的时候,画面中的林沫沫终于动了。

——她在楼下的小院子里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更多的瓶子,也没有人扔瓶子。

林沫沫心中颇为遗憾。

可惜,没有钥匙,她又不能走太远。

林沫沫从窗户边退开。

【动了动了,终于动了!】

【她这是要干嘛?】

见林沫沫在房间里翻找起来,观众提出了疑问。

【太无聊,准备开始‘拆家’了?】有人猜测道。

这条弹幕刚刚飘过,就见林沫沫从旁边一堆杂物里翻出了一个盆子还有两块陈年老抹布。

【她难道准备打扫卫生?】

【不可能吧。】

【这么小的孩子能干成什么。】

【难道是提前教好的,准备搞个懂事孩子的人设?】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恶心了。】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种人设。】

【太让人反感了。】

……

弹幕区里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

好在这边的林沫沫看不到弹幕,并未受到影响。

林沫沫拿着盆子,从屋外打来一盆清水,先用其中干净一些的抹布将林程和她自己两人睡觉的‘床铺’擦了一遍,将他们要用到的‘家具’、用品擦干净。

剩下的脏水,林沫沫换了一块毛巾,开始擦桌脚、地板。

从小到大,从上到下。

来来回回,林沫沫一共换了好几盆水。

认真、麻利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在作秀。

这也让直播间里众人的看法发生了一些转变:

【她是真的在认真打扫诶。】

【不像是装的。】

【我也觉得,如果是演的,完全没必要这样。】

整整大半天的时间,林沫沫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经过她的打扫,整个屋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干净。

【呜呜,女儿太乖了。】

【别人家的孩子。】

……

这边,林沫沫将最后一盆脏水倒掉,又将收拾出来的一些垃圾扔到了楼下。

路过一楼时,几个老太太正在103那家人的小院子里聊天。

见林沫沫从院子前走过,几个老太太都看了她一眼。

“这就是来咱们这里拍电视节目的孩子?”其中一个老太太凑近了另外几人,问道。

“好像是,听说还是什么明星家的孩子。”一人回答道。

另一人也点点头,附和道:“对,就是她,今天早上我还看见他们家大人了。”

“是吗?是哪个明星?”

前面说话的人摇摇头:“不认识,长得倒是挺好的,估计不是什么有名的明星吧。”

几人小声议论着。

节目组要到这里开拍摄一周的公告提前就贴出来了,只是声势不大,来得也不是多有名的人,作为这里的住户,大家倒也不怎么在意。

“现在随便一个什么人包装一下都能当明星了,谁认识。”其中一个老太太嘀咕道。

旁边一人也压低了声音,道:“而且我看着那孩子也不怎么像是明星家的小孩啊。”

“就是,看着就跟咱们孙子一样的。”

“还没我孙子打扮得好看呢。”

几人正小声嘀咕着,却见林沫沫在扔完垃圾路过小院门口时,停了下来。

其中一个老太太赶紧拉住了一旁正在说话的老太太。

“嘘,别说了,人孩子过来了。”

“一会儿等她走远了再说。”

既然原以为林沫沫会马上离开,结果林沫沫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小院门口。

“这小孩怎么还不走了呢?”

“难道是咱们刚才说话被她听见了?”

“还不是你,非说什么她没你孙子好看。”

“你不也说了吗。”

几个老太太相互推卸着,就见林沫沫径直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看着来到面前的小孩,几个老太太尴尬一笑。

“扔垃圾呢?”

“嗯。”林沫沫点点头。

“你们家大人呢?”

“去工作挣钱了。”

“这样啊。”

“这儿有糖和瓜子,你抓点去吃。”似乎想缓和刚才背后说人坏话的尴尬,其中一个老太太拿了自己面前的一盘糖果瓜子,走到小院门口递到林沫沫面前。

林沫沫小声说了句“谢谢”,只是又摇了摇头,道:“不用了。”

“奶奶,请问门口栅栏边上那堆瓶子和纸箱是你们家的吗?”林沫沫犹豫了两秒朝着对方问道。

闻言,张老太太一愣,却还是应了一句:“是啊。”

“您不拿去卖掉吗?”

林沫沫没听到几个老太太的对话,她停下就是眼馋门口那堆废品。

“原本是要拿去卖的,这不是前面那家废品站搬走了吗,我腿脚不利索,就一直放在那儿了。”

林沫沫双眸一亮。

“那您需要找人帮你拿去卖吗?”

听到林沫沫这话,张老太太一脸懵逼:“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可以帮您把这些拿到远一些的废品站卖掉,每一斤就只要给我3毛钱就好。”林沫沫说道。

张老太太院门外这堆废品目测至少又六七十斤,甚至一次都拉不完。

远一些的废品站收废品的价格会比居民小区附近的高3到5毛钱,这样,如果林沫沫把这些拿着一起去卖,张老太太不会吃亏,她一次还可以多挣四五块钱。

林沫沫的话张老太太听明白了,却不敢相信。

——头一回听说,明星家的孩子居然要去卖废品。

“你真要把这些拿去卖?”张老太太又一脸奇怪地问了一遍。

此时,正在看直播的观众也十分震惊。

【不会吧,要去卖瓶子?!】

【她一个小孩怎么想到的?】

【所以,她之前藏那些瓶瓶罐罐不会也是为了拿去卖吧!】

【会不会是节目组的剧本?】

【节目组应该不至于会这样吧。】

直播间里讨论激烈,这边,林沫沫点了点头,又向对方小声解释道:“我们家这个星期抽到的家庭状况有点穷,生活费可能会不够吃饭……”

林沫沫的解释几个老太太似懂非懂,不过看这孩子一脸认真的模样,倒不像是在骗人。

“嗐,什么钱不钱的,”张老太太摆摆手,又道:“那堆东西本来也是不要钱的,有的小卖部、水果摊不要了,就扔那儿了,你要是想卖直接拿走就行,买多少都是你的,不用给我。”

林沫沫摇了摇头,坚持道:“要分的。”

见林沫沫一副倔强的模样,张老太太不再多说,笑了笑,道:“那行吧,这些你要什么时候拿走?”

“就这两天吧。”

“好,想拿什么你自己尽管拿就行。”张老太太笑道。

“谢谢。”与张老太太谈妥,林沫沫准备上楼。

“来院子里坐会儿吧。”张老太太邀请道。

“不了,我还没锁门。”林沫沫拒绝道。

“那行,糖和瓜子花生抓一些去吃吧。”张老太太再一次将手里的盘子端给林沫沫。

这一次,林沫沫没有再拒绝,从里面抓了几颗糖,又说了声‘谢谢’,这才离开。

——

另一边,林程按照提示上说标注的地址,准确找到了兰长街液化气配送站。

配送站的站长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见林程来报道,对方没有废话,直接开始介绍他接下来要干了工作。

“我们的工作内容就是配送罐装液化气,工资待遇分为保底工资和额外配送费两部分。”

“我先来说保底部分,”站长顿了顿,又道:“保底工资一天是60块,需要你每天完成30单预约订单的配送,如果完不成,那么这部分的工资就没有了。”

“配送费收入则是按件来计,每送一罐液化气,你可以得到3块钱,送多少得多少,你如果一天直送了5罐,那就只有15块钱,你要是能送上百单,收入我也照样结算给你。”

“配送站的电瓶车你可以使用,但是晚上9点前必须归还到站点,另外领取了几罐气也要进行登记……”

“我说的这些你明白了吗?”站长问。

林程颔首,却在心里冷笑:如果按完成30单保底来算,他一天的收入就是150,4天的时间就是600块,刚好够还节目组的‘债’。

节目组的确非常会算。

这时,站长又将一份清单递给了林程:“另外,这是这个星期的预定订单,已经按照周二到周五的时间安排好了,每天30单,你可以看看。”

接过任务清单,林程快速看了一遍,整个订单的区域分布并没有什么规律,不夸张地说:几乎遍布了全城各个角落。

不用想,这应该又是节目组的‘功劳’。

林程面色微沉。

站长在一旁干咳了两声,又道:“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你就可以开始工作了。”

林程依旧沉着脸。

此时,不仅站长心里有些许的紧张,就连屏幕外、电脑前的陈宇也替林程捏了把汗,生怕林程会直接向这份‘特殊照顾’的工作任务单说“不”。

好在,林程最终还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相关推荐:来自地狱的男人1综武世界的大反派学医救不了鬼杀队烽火小军医全民猎人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