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真相?

作品:《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回到家,林程将手中的12块5地还给林沫沫。

“谢谢!”

迎上女孩一脸感激的笑容,林程脸上的神情也柔和了几分。

不过,下一秒,林程有板起了脸,道:“没有下一次了。”

“啊?”林沫沫不解。

见状,林程难得耐心地解释道:“节目中需要用到的钱我会去挣,你不用想那么多,而且你出去很危险。”

“可是、”

林沫沫本来还想为自己的‘挣钱大计’争取一下,不过迎上林程认真中还带着严厉的眼神,林沫沫秒怂。

“那你今天的工作完成了吗?”林沫沫问林程。

林程:“……”

今天的保底订单林程还差4单,而且因为提前带林沫沫回来,他并没有返回站点进行今天的工资结算。

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下午7点,林程便直接向配送站打了电话,不再回去。

“走吧,去吃晚饭。”

“好。”

“今天我请客!”林沫沫有些激动地说道。

闻言,林程只是淡定地瞥了林沫沫一眼,然后问:“吃包子吗?”

林沫沫:“……”她今天挣点钱貌似只够吃包子?

——

林程带着林沫沫去了附近一家看上去比较干净一些的餐馆吃饭,回家的路上,两人手里还拎了两个用林沫沫挣的钱买的烤红薯。

回到家里,林程和林沫沫两人继续各坐在房间一边,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

林程拿着工作手机规划着明天30单预约订单的配送路线,顺便抢下过程中的一些订单。

林沫沫则继续抱着她的小本本,一脸‘严肃’的记着今天的账。

‘父女’二人全程无交流,但整个画面却意外地和谐。

晚上,两人还是各在各的‘房间’睡下。

半夜一阵电闪雷鸣过后,突然开始下雨。

林沫沫从床上突然坐起来,然后动作迅速的跳下了床。

随后便是一阵‘砰砰’的响动声。

听到外面屋的动静,睡在里面的林程也醒了过来,走出来就看见林沫沫蹲在屋子那堆杂物钱窸窸窣窣地不知道在做什么。

“在做什么?”林程问。

见林沫沫起身,林程又问:“被打雷吓到了,害怕?”

“不是。”

林沫沫刚刚不是被雷声吓醒的,而是被脑门上落下的一滴水给弄醒的。

说罢,林沫沫又指了指屋顶,对林程说:“我们家好像漏水了。”

老式建筑都是砖瓦结构,年久失修,下雨天水从顶楼一直漏到一楼的情况很常见,林沫沫和奶奶她们住的那屋也是这样。

每到这个时候,她们就会找出家里所有能盛水的容器在底下接水。

刚刚林沫沫就是在这个家里找能接水的东西。

听到林沫沫的话,林程抬头看了一眼屋顶。果然,一些地方已经隐隐有水珠渗出来。

再看房间四处,已经被林沫沫摆上了好几个接水的东西,锅碗瓢盆,什么都有。

‘嘀嗒’又是一滴夹带这屋顶尘埃和蜘蛛网的雨水落下,不偏不倚,刚好落到了平时林沫沫给他装开水的那个杯子里。

林程:“……”

——

雨越下越大,屋子里漏水也开始越来越厉害。

外面下暴雨,屋里下小雨,而林程睡的里面那半间房更厉害,直接下起了中雨,还有雨水直接顺着墙壁淌了下来。

很快,整个屋子已是一片狼藉,林沫沫找来的那些容器根本不够用。

“上面漏下来的水很快也会漏下去的,不会积水的。”看到身旁的林程眉头紧皱,林沫沫安慰道。

这是经验之谈。

对此,林程不置可否。

现在这个情况睡觉是不可能了,两人也只好在外面这间找了唯一一块不滴水的地方坐着等雨停。

看着两人的惨状,本来已经安静的直播间里突然跳出了好几条弹幕。

【我天,半夜睡不着,居然让我蹲到了这种情况。】

【林程父女两也太惨了吧。】

【刚刚加完班的我,本来已经觉得自己很惨了,看到林程和林沫沫,我突然觉得生活又能过下去了。】

【一个大写的惨字。】

【怪不得林程让女儿睡外面,他睡里面,他之前盯着墙壁房顶看那么久,应该是猜到了这屋下雨会漏水,而且里面漏水比外面严重,所以才让女儿睡外面的吧。】

【真相了。】

【现在怎么办,不想想办法吗?】

【这种情况没办法,只能等雨停了。】

……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直到后半夜才停下。

这时,屋里仍在滴着水。

林沫沫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盯着雨水从屋顶上一滴两滴地落在已经装满的盆子里,渐渐开始犯困。

林程低头看了林沫沫一眼,就见此时林沫沫两眼已经开始涣散,上眼皮和下眼皮正在打架。

正当林程考虑要不要带着林沫沫出去换个地方休息时,就见女孩头一歪,朝着一边倒了过去。

林程伸手接住了林沫沫即将撞上桌子边的头。

手心传来的明显高于正常的温度让林程意识到了不对。

“林沫沫。”林程叫了一声。

林沫沫也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唔?”

“醒一下。”

“唔。”林沫沫费力地想睁开眼睛,却感觉自己的双眼好像被黏住了一般,怎么都睁不开。

林程又抬手在林沫沫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温度,眉头皱得更深。

林沫沫应该是发烧了,而且温度不低。

此时,跟拍的摄像师和导演组的人已经回到了他们的临时酒店,这里只留下了几个固定的摄像机。

“能听到我说话吗?”

“唔。”林沫沫含糊地应了一声,又摇了摇头。

“我送你去医院。”说罢,林程不再耽搁,随便找了两件衣服给林沫沫裹上,便抱着她出了门。

因为没有跟拍的摄像组,所以,两人出门后,直播间的画面里也再也看不到两人的情况。

【林沫沫是着凉发烧了吧?】

【肯定是,脸都烧红了。】

【这个年龄的孩子确实容易着凉发烧。】

【而且林沫沫今天还走了这么远的路。】

【这个时候,没有导演组的跟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好捉急。】

【担心。】

【千万不要有事啊!】

……

直播间里的人越来越多,讨论这件事的人也开始变多。

因为这件事,大半夜的,‘林程’这个名字时隔近十年,又再一次地上了热搜。

对此,林程并不知道,也根本不想知道。

抱着烧得跟小火炉似的林沫沫,林程冷峻的脸上,少有的浮出了一丝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紧张。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林程从配送站开出来的三轮车就停在楼下,将林沫沫安置在三轮车后排,林程骑着车很快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进入急诊门诊,很快便有医生和护士迎了上来。

“怎么回事?是发烧了吗?”

“嗯。”

“先过来测一□□温吧,如果是高烧,可能需要输退烧药了。”

“你是孩子爸爸吧?”将林沫沫安顿在病床上,医生问道。

“不、”

“这不是你孩子?”医生有些古怪地看了林程一眼,问道。

林程眉头微蹙。

这时,医生又问:“到底是不是?”

“是。”

“她怎么样了?”林程又问道。

“38.7,高烧,先打一针退烧药,然后再观察观察,看体温能不能降下来。”医生说完,又向林程交代了几句。

“怎么感觉这个爸爸不怎么会带孩子的样子?”见林程去交费,一旁的护士嘀咕了一句。

“没准平时就没怎么带过吧。”医生回了一句。

这两人的长相、尤其是眉眼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的,倒不会让人觉得他们不是父女俩。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准备吧,另外你再去那点退热贴来。”

……

医生替林沫沫打了针退烧药,又给她贴上了退热贴。

整个过程中,林沫沫毫无意识。

然而,林沫沫此时的意识并没有陷入昏迷,而是进入了另一个场景当中。

——这一组真的太没有意思了,什么时候能下线?

——林程林沫沫组再不下线我就不看了!

——林程林沫沫滚粗!

——林程林沫沫去死吧!

……

这是上一次林沫沫经历的那个未完的梦境。

梦里,他们这一组成了被观众讨厌的一组。

网上,提到林程和林沫沫全是骂声一片。

因为林沫沫和林程在节目中的表现根本不亲近,完全不像是父女俩,因此,也有一些网友开始猜测,林沫沫根本就不是林程亲生的,而是林程为了上节目、为了翻红专门找来的孩子。

这样的言论原本只是个别网友的猜测,后来,渐渐的,说‘林沫沫不是林程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多。

甚至有黑粉以此要求节目组换人。

随着质疑加剧,林程所在的娱乐公司突然抛出了一份亲子证明,证明林沫沫就是林程的孩子。

这份亲子证明让那些黑粉消停了一阵子。

但是很快,事件又再度出现了反转。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网友在网上曝光了一组林沫沫来参加节目之前,在之前的小区生活、在学校上课以及在路边捡废品的照片。

这组照片一出,震惊了所有人。

随之而来的,关于林程更多的黑料也被陆续扒了出来。

……

相关推荐:来自地狱的男人1综武世界的大反派学医救不了鬼杀队烽火小军医全民猎人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