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喜提佩奇

作品:《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欢迎进入前情回顾环节, 补订可以解锁新章节哦!  林程从仓库领了8罐液化气。

“这罐子可不轻。”仓库管理员只当林程没有经验,便提醒了一句。

这人话音刚落,就见林程面不改色地拎起了两罐气朝着门外走去。

来回四趟, 林程将8个气罐稳稳地固定在了电动三轮车的后车厢上。

一旁跟过来的站长见状,与管理员对视一眼,纷纷面露诧异——他们原本听说来这里录制节目的是个歌手, 心想应该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抬的主,没想到还有把力气。

此时,电脑前的王希也是一脸的惊奇。

“陈宇哥,程哥之前不会是体育生吧?”还是那种‘穿衣显瘦’的类型。

“怎么可能。”陈宇瞥了王希一眼。

想了想, 陈宇又道:“我之前好像听谁说过, 林程是金融专业毕业的。”

“金融?!”王希、周奇两人瞪大了眼睛。

“程哥怎么会跑去学金融?”

“就是,程哥出道挺早的吧,我还以为程哥是音乐专业毕业的呢。”

“或者是表演、艺术之类的。”周期附和道。

“你们问我我哪儿知道。”陈宇耸耸肩, 嘀咕道。

对于林程的专业选择, 他也一样疑惑。

几人的注意力再次回到直播画面里。

此时, 林程已经骑上送气的三轮车出发了。

见林程往西走,弹幕上突然跳出几条发言:

【他是不是走错方向了?】

【我也注意到了, 订单上的第一个用户是在花江城市花园, 应该往东面走吧。】

【就算是明星, 也该有基本的常识吧。】

【就是啊,不认识路难道不知道看看导航或者问一问路人?】

……

就在直播间的观众纷纷提出质疑, 都觉得林程这份‘工作’大概要凉凉的时候, 却见林程驾驶着三轮车转进了一个小巷子里。

【天蓝小区?任务单上有这个?】

【没有, 我确定。】

【我知道了!这不是任务单上的预约任务,这应该是临时抢到了实时单!】有人发现了真相。

除了之前从配送站领那儿拿到的预约单之外,节目组给林程的那一个工作手机上有一个专门的app, 在那上面可以接到及时的订单。

【原来如此。】

【可是林程连保底的30单预约单都没送完,就开始接及时单,会不会不太好?】

【对啊,到时候所不定连保底任务都完成不了。】

在一众质疑声中,很快有人提出了不一样的想法:【会不会他本来就不打算完成保底任务?预约单上的地址遍布全市东南西北,一个个的跑,路上都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如果完不成30单任务,还在路上耽误了时间,那还不如直接送一单拿一单的钱。】

【有道理。】

【要真是这样,也不失为一个聪明的做法。】

……

就在观众猜测着林程的目的时。

这边,林程已经送完了第一家的临时单,朝着第二家赶去。

接着是第三家、第四家、第五家……

渐渐的,有人总结出了林程的送气规律——首先,林程并没有按照任务单上的顺序送气,而是将预约单按照区域和时间做了划分,每一次只将顺道的一条路上最远的一户作为终点,过程中,林程会接下200米以内、顺路的及时订单。

这样一来,林程的送气效率的确高了不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虽然林程只完成了3个预约单,但却已经送出了8单液化气。

“程哥好聪明!”

电脑前的王希惊呼道。

周奇也在一旁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陈宇盯着直播间屏幕,暗暗松了口气:之前林程抽到这份职业的时候,他还在心里还替她捏了把汗,没想到竟然还行。

“可是程哥这么顺利的话,会不会少了点话题度?”周奇担心地说道。

直播上线一天,人气最高的白宇霖因为跳舞在直播间里吸引了一大批新粉。

演员高元恺也在录节目的第一天就秀了一大波维修小家电、插花、炒菜技能。

霸总家的熊孩子虽然因为太熊招了一波黑,但好歹有了话题度。

甚至就连带班奶爸段北也因为工作失误把珍珠熬成‘龟苓膏’上了热搜。

唯独林程和林沫沫这一组,表现得实在是太正常了,正常到毫无亮点和炒作点。

“也不一定。”陈宇盯着直播间人数,低喃道。

虽然林程和林沫沫的表现平平,可直播间的人数却意外的很稳定,并且陆陆续续已经涨到了2万多。

陈宇又瞥了眼直播间里已经送完一批液化气正回到站点领下一批气罐的林程,心里忍不住吐槽:怎么赶通告时没见这人这么上心……

但凡这些年林程上进一点,也不至于这么糊。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林程完成今天的工作,回到他们临时居住的小区时已经是傍晚。

刚走进居民小区,林程远远就看到林沫沫正托着下巴蹲在单元楼旁下的花坛边,玩着手指,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蹲这里做什么?”林程走近问道。

听到林程的声音,林沫沫双眸一亮。

“唔,没什么,我就是无聊随便出来转转。”林沫沫下意识地将视线看向了一边,小声回答道,说罢,还心虚的笑了笑。

真实的情况是她出来扔垃圾的时候,房门被隔壁住的老奶奶好心地给带上了,于是她就这么被锁在了外面。

林沫沫实在觉得有点丢人,所以不想告诉林程实话。

女孩这幅心虚的模样逃不过林程的眼睛。几乎只用了半秒,林程就猜到了林沫沫在下面蹲着的原因。

林程从口袋里掏出钥匙递给了林沫沫。

“别弄丢了。”

看到手中的钥匙,林沫沫两眼放光。

“好!”林沫沫扬声道,一蹦一跳地跟在林程身旁。

林程还不知道林沫沫心里的打算,所以,对于这小孩突如其来的高兴也无法理解。

想到什么,林沫沫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三颗糖递给林程:“爸爸吃糖。”

林程接过林沫沫手里的糖看了一眼——旺崽牛奶糖?余福记?oo糖?

“不要随便要陌生人给的东西。”林程提醒道。

“不是陌生人。”林沫沫下意识地反驳道。

她和张老太太已经算是‘商业伙伴’了。

“这个最好吃,你尝尝。”林沫沫又指着林程手里那颗旺崽牛奶糖献宝似地说道。

林程:“……”如何拒绝一个小孩的好意?在线等,挺急的。

“先吃饭。”

“好。”

两人回到他们的临时小家,这一次,开门的人换成了林沫沫。

开门的一瞬,看到明显干净了许多的房间,林程眼里闪过一抹意外。

“你把房子打扫了?”林程问。

“嗯嗯。”林沫沫点头。

就在直播间里的观众以为下一秒林程会像其他几组爸爸对自己孩子那样、表扬林沫沫时,却听林程只是说了句:“你可以不用打扫。”

“可是太脏了你会住不习惯的。”林沫沫说道。

“几天而已,问题不大。”林程说道。

“我也不习惯。”林沫沫又小声道。

林程:“……”一个昨天还在垃圾箱旁边‘玩’空瓶子的小孩会因为屋子脏了住不习惯?

不过林程倒也注意到了,林沫沫在收拾完东西、或者捣腾完那堆瓶子后,会将手洗得很干净。

“吃饭吧。”林程将买回来的晚餐放到临时餐桌上,叫来林沫沫。

这是两份套餐,有菜有肉。

林沫沫在接过筷子后,盯着面前的饭菜一动不动,一脸肉疼。

“怎么了?不喜欢这些菜?”

“不是,”林沫沫摇头,又小心地问林程:“这些,是不是超过预算了?”

闻言,林程嘴角抽了抽。

林程:“不贵,一份30。”

林沫沫:“30?!”

看着林沫沫一副山崩地裂、‘完了,我们家破产了’的表情,林程突然又觉得有些好笑。

林程将钱递给林沫沫:“拿着吧。”

“这是……”

“今天挣的钱。”林程淡定地说道。

“这些全部都是?!”林沫沫抱着钱,满脸惊喜。

这些钱她数了一下,居然有183块!

隔着屏幕,林沫沫并不知道,就在一个小时前,林程从配送站站长手里领到走这183块钱时,直播间的弹幕上满屏都是‘牛批’‘厉害’‘服了’……

此时,看着林程,林沫沫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本来她其实不指望这个‘爸爸’能挣到钱的。

迎上女孩充满崇拜的眼神,林程面上不显,心里却划过了一丝莫名的成就感。

只是,后面这小孩意外中又夹杂着些许怀疑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安心吃吧。”

“好!”

……

自打知道林程能挣钱之后,林沫沫对对方的态度明显又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不仅早餐多了一碗豆浆,就连给林程准备的开水里也多加了两颗从楼下张老太太那儿要来的茶叶。

——

目送林程离开后,林沫沫也行动了——拉上张老太太赞助的专业设备,一个带轮子的小板车,托着满满一板车的纸箱和饮料瓶离开了居民区。

【应该只是节目效果吧。】

【我也觉得。】毕竟相比起其他几组,林程和林沫沫这一组确实没什么亮点。

【我刚才查了一下,那附近根本就没有很近的废品站,这要怎么卖?】

【这就不是咱们应该考虑的问题了,估计节目组早都安排好了。】

【没准一会儿镜头一切换,林沫沫就已经到废品站了。】

【也可能来辆什么‘好心路过的车’把林沫沫顺道带过去。】

……

看着直播间里观众们的讨论,节目组的人此时正在打呼冤枉:林程这一组连完整的剧本都没有,哪儿来什么设计好的买废品环节。

这个锅他们不背!

还有安排车辆把林沫沫送去废品站的预算他们也没有!

——

这边,林沫沫已经拖着一车废品走到了大马路上,导演组的摄像师远远跟在林沫沫身后,没有让路人注意到。

小小的身影却拖着一大车废品大白天走在路上,显得格外显眼。

路人诧异的视线林沫沫之前都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未在意。

林沫沫来到车站前,盯着车站牌看了很久。

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大回收站点在丰潭路,这里没有直达的公交车,但是早上张老太太却跟她说了去那里的路线。

此时37路车的车牌上那个‘瑞新街’就是林沫沫刚好会路过的一个地点,距离这里5站。

林沫沫在站台前站定。

几分钟后,37路车进站。

就在直播间的许多观众以为林沫沫会上这辆节目组安排的37路时,却见林沫沫没动,依旧站在车站上。

“要上车吗?”公交车司机透过前门,朝车站边的林沫沫喊了一声。

林沫沫摇摇头。

公交车的门关上,林沫沫一直盯着公交车开走,然后记下了车子开走的方向。

林沫沫按照公交车的方向顺着路边开始朝前走去。

等到下一个车站时,林沫沫又再次看了一眼站牌,确定自己没有走错。

如果中间遇上岔路不知道怎么走了,林沫沫便会等在原地,一直看着再有一辆37路经过。

如此往复,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林沫沫终于到了她的第一个目标地:瑞新街。

站牌上,林沫沫很快在另外一路公交车的站牌上找到了自己要去的目的地‘丰潭路’。

林沫沫用了之前一样的方法开始跟着101路车的方向朝丰潭路走。

这样的办法虽然笨、虽然很慢,但是却有用,可以保证她不会走错。

——

直播间里,此时难得地出现了弹幕刷屏的情况。

【我的天!林沫沫居然一直在走!】

【难道真要走到废品站?!】

这段时间里,大部分的观众都没有离开直播间,所以也一直看着林沫沫一路走了近三个小时。

他们没瞎,非常肯定,这过程中没有任何的作假或是黑屏、剪辑的部分。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走了三个小时,难以置信。】

【节目组也太过分了吧,就算是为了节目效果也不能让一个小孩走这么远吧。】

【怎么感觉看其他组是明星的生活,看林程家这一组是凡人的生存?】

【我都怀疑林程这一组是不是得罪节目组了,不然怎么这么惨,住最差的房子、干最苦的工作,还要让宝贝一起工作。】

……

林沫沫不知道直播间里的讨论。

此时,拖着身后的拖车,林沫沫正一边记着路,一边在心里琢磨着等到拍摄结束,拿到了那两万块钱,她们家也入一个这样的拖车。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林沫沫终于在丰潭路的车站不远处找到了丰潭巷的牌子。

此时正值中午,巷口周围人不多。

一个人小池塘前,五六个老头老太太正在‘清洗’着手里的纸板纸箱。

看到他们,林沫沫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对方几人注意到了林沫沫,也看到了她身后拖车上的废品,眼神一亮。

“小孩,你那些东西还要不要的?不要拿给我,我帮你拿去扔了。”其中一人朝林沫沫说道。

见林沫沫摇头,那人赶紧又道:“我不占你便宜,我给你5块钱,你那些东西给我吧。”

闻言,林沫沫又坚定地摇了摇头,拉着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地朝巷子内跑去,嘴里嘀咕了一句:“我又不傻。”

走到道路尽头,林沫沫看到了张老太太说的那家废品站。

见老板坐在门口,林沫沫将拖车拖到了对方面前。

看到不大点的孩子拖着一车的废品来买,老板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来卖废品?”老板问道。

林沫沫点头。

见状,老板指了一下旁边的称,对林沫沫说道:“东西卸下来吧,放那儿我给你称一下。”

林沫沫却没动,而是问老板:“你们这里是什么价?”

老板眼珠子一转,随便报价道:“纸壳一块,瓶子罐子一块五。”

闻言,林沫沫却皱起了眉:“你这儿价太低了,我不卖了。”

说罢,林沫沫一副作势要离开的模样。

“等等。”老板叫住了林沫沫:“你急什么啊,你这堆东西拖到别处去不也得卖,不如就在我这儿处理掉,价格好说。”

“你说吧,你想多少卖。”老板又问林沫沫。

“纸壳1块2一斤,易拉罐2块钱一斤,透明瓶子1块8一斤,彩色瓶子1块5一斤。”林沫沫报出了价。

闻言,老板脸上露出些许惊讶。

——原本他还想着这孩子估计是帮家里老头老太太来卖废品的,啥也不懂。没想到居然还是个‘行家’,报出来的价基本上算是这行当最高的价格了。

相关推荐:来自地狱的男人1综武世界的大反派学医救不了鬼杀队烽火小军医全民猎人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