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知识就是力量

作品:《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欢迎进入前情回顾环节, 补订可以解锁新章节哦!  【没准一会儿镜头一切换,林沫沫就已经到废品站了。】

【也可能来辆什么‘好心路过的车’把林沫沫顺道带过去。】

……

看着直播间里观众们的讨论,节目组的人此时正在打呼冤枉:林程这一组连完整的剧本都没有, 哪儿来什么设计好的买废品环节。

这个锅他们不背!

还有安排车辆把林沫沫送去废品站的预算他们也没有!

——

这边,林沫沫已经拖着一车废品走到了大马路上,导演组的摄像师远远跟在林沫沫身后, 没有让路人注意到。

小小的身影却拖着一大车废品大白天走在路上,显得格外显眼。

路人诧异的视线林沫沫之前都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未在意。

林沫沫来到车站前,盯着车站牌看了很久。

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大回收站点在丰潭路, 这里没有直达的公交车, 但是早上张老太太却跟她说了去那里的路线。

此时37路车的车牌上那个‘瑞新街’就是林沫沫刚好会路过的一个地点,距离这里5站。

林沫沫在站台前站定。

几分钟后,37路车进站。

就在直播间的许多观众以为林沫沫会上这辆节目组安排的37路时, 却见林沫沫没动, 依旧站在车站上。

“要上车吗?”公交车司机透过前门, 朝车站边的林沫沫喊了一声。

林沫沫摇摇头。

公交车的门关上,林沫沫一直盯着公交车开走, 然后记下了车子开走的方向。

林沫沫按照公交车的方向顺着路边开始朝前走去。

等到下一个车站时, 林沫沫又再次看了一眼站牌, 确定自己没有走错。

如果中间遇上岔路不知道怎么走了,林沫沫便会等在原地, 一直看着再有一辆37路经过。

如此往复,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林沫沫终于到了她的第一个目标地:瑞新街。

站牌上,林沫沫很快在另外一路公交车的站牌上找到了自己要去的目的地‘丰潭路’。

林沫沫用了之前一样的方法开始跟着101路车的方向朝丰潭路走。

这样的办法虽然笨、虽然很慢,但是却有用, 可以保证她不会走错。

——

直播间里,此时难得地出现了弹幕刷屏的情况。

【我的天!林沫沫居然一直在走!】

【难道真要走到废品站?!】

这段时间里,大部分的观众都没有离开直播间,所以也一直看着林沫沫一路走了近三个小时。

他们没瞎,非常肯定,这过程中没有任何的作假或是黑屏、剪辑的部分。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走了三个小时,难以置信。】

【节目组也太过分了吧,就算是为了节目效果也不能让一个小孩走这么远吧。】

【怎么感觉看其他组是明星的生活,看林程家这一组是凡人的生存?】

【我都怀疑林程这一组是不是得罪节目组了,不然怎么这么惨,住最差的房子、干最苦的工作,还要让宝贝一起工作。】

……

林沫沫不知道直播间里的讨论。

此时,拖着身后的拖车,林沫沫正一边记着路,一边在心里琢磨着等到拍摄结束,拿到了那两万块钱,她们家也入一个这样的拖车。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林沫沫终于在丰潭路的车站不远处找到了丰潭巷的牌子。

此时正值中午,巷口周围人不多。

一个人小池塘前,五六个老头老太太正在‘清洗’着手里的纸板纸箱。

看到他们,林沫沫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对方几人注意到了林沫沫,也看到了她身后拖车上的废品,眼神一亮。

“小孩,你那些东西还要不要的?不要拿给我,我帮你拿去扔了。”其中一人朝林沫沫说道。

见林沫沫摇头,那人赶紧又道:“我不占你便宜,我给你5块钱,你那些东西给我吧。”

闻言,林沫沫又坚定地摇了摇头,拉着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地朝巷子内跑去,嘴里嘀咕了一句:“我又不傻。”

走到道路尽头,林沫沫看到了张老太太说的那家废品站。

见老板坐在门口,林沫沫将拖车拖到了对方面前。

看到不大点的孩子拖着一车的废品来买,老板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来卖废品?”老板问道。

林沫沫点头。

见状,老板指了一下旁边的称,对林沫沫说道:“东西卸下来吧,放那儿我给你称一下。”

林沫沫却没动,而是问老板:“你们这里是什么价?”

老板眼珠子一转,随便报价道:“纸壳一块,瓶子罐子一块五。”

闻言,林沫沫却皱起了眉:“你这儿价太低了,我不卖了。”

说罢,林沫沫一副作势要离开的模样。

“等等。”老板叫住了林沫沫:“你急什么啊,你这堆东西拖到别处去不也得卖,不如就在我这儿处理掉,价格好说。”

“你说吧,你想多少卖。”老板又问林沫沫。

“纸壳1块2一斤,易拉罐2块钱一斤,透明瓶子1块8一斤,彩色瓶子1块5一斤。”林沫沫报出了价。

闻言,老板脸上露出些许惊讶。

——原本他还想着这孩子估计是帮家里老头老太太来卖废品的,啥也不懂。没想到居然还是个‘行家’,报出来的价基本上算是这行当最高的价格了。

老板似乎还想压价,这时,老板娘走了出来。

“液化气快没了,你叫的气呢?”老板娘问道。

“刚打了电话,快了。”老板说道。

老板娘没说什么,转而又问:“你这儿是什么情况,怎么称个重这么久?”

“还没称呢,”老板又指了指林沫沫,道:“这小孩这些东西,纸壳1块2,易拉罐2块,瓶子1块8的1块5。”

听老板这么说,老板娘看向林沫沫时也露出了老板的同款表情,不过,并未犹豫,便道:“那就按这个价收呗,咱们也不亏。”

“行吧。”老板应下,又对林沫沫道:“就你说的这个价,东西拿过来称吧。”

“好。”林沫沫赶紧麻溜地和着老板一块将板车上的废品取下来。

林沫沫又指着几捆东西对老板一一说道:“这边是易拉罐,这边是彩色瓶、这边是透明瓶子,里面的水都清干净了,瓶盖单独在这边。还有这堆是干纸壳,这边还有一些纸壳有些受潮了,我单独弄成了一捆。”

看到林沫沫已经全部分类处理好的废品,老板心生惊讶。

这小孩这些东西处理得都不错,相比起那些来卖废品还要往纸板中间塞湿垃圾的人,可诚实多了。

老板笑了笑,将林沫沫送来的东西依次称了重。

“易拉罐是三斤半,透明塑料瓶三斤二两,彩色塑料瓶是五斤八两,干废纸四斤,湿的有两斤八两多,给你打个折,按一斤半算。”

“二三得六、二五一十……一共就是二十八块零六分,给你二十八块……”

老板的‘一毛’还没说出来,就听林沫沫在他后面接了个:“五毛!”

迎上女孩期待的目光,老板笑了笑:“行,五毛就五毛吧。”

这孩子拖来的废品实在,多给几毛钱也亏不了。

老板从腰包里数出28块5毛递给林沫沫。

“谢谢老板、老板娘。”林沫沫接过钱,朝着废品站老板夫妻二人道谢道。

抱着钱,林沫沫欢天喜地的准备回家。

正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林沫沫!”

这是林程的声音。

意外地听到林程叫自己,林沫沫后背一凉,整个人僵在原处,不敢回头去看。

也没想明白,林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直播间里也热闹了起来:

【哦豁。】

【哦豁。】

【哦豁。】

【林沫沫:我要凉了。】

【林沫沫:干私活被发现了。】

【林沫沫:爸爸终于要知道我为这个家付出多少了。】

……

除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直播间里也有人提出了质疑:【这也太巧了吧,不会是节目组故意安排的吧。】

【看两人的表情,我怎么觉得不像?】有人反驳。

——

这确实是个巧合。

林程本来是到不远处的五坊小区送预约单,中间正好接到了一个即时订单,就在丰潭巷的废品回收站。

隔着老远林程便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原本林程还不相信那是林沫沫,毕竟按理说这孩子现在应该乖乖呆在家里写作业。

直到走近一些,听到林沫沫和废品站老板讨价还价的声音,林程才终于确定自己没看错。

为了方便收拾废品,今天林沫沫特地换上了一身脏衣服,再加上一路走来,头发又汗又乱,此时这孩子整个看上去就跟路边捡的似的。

——不是自己家的,不是自己家的。

林程在心里默默自语了两遍,才终于压下了心中的火气,尽量冷静地朝林沫沫走了过去。

见状,林程难得耐心地解释道:“节目中需要用到的钱我会去挣,你不用想那么多,而且你出去很危险。”

“可是、”

林沫沫本来还想为自己的‘挣钱大计’争取一下,不过迎上林程认真中还带着严厉的眼神,林沫沫秒怂。

“那你今天的工作完成了吗?”林沫沫问林程。

林程:“……”

今天的保底订单林程还差4单,而且因为提前带林沫沫回来,他并没有返回站点进行今天的工资结算。

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下午7点,林程便直接向配送站打了电话,不再回去。

“走吧,去吃晚饭。”

“好。”

“今天我请客!”林沫沫有些激动地说道。

闻言,林程只是淡定地瞥了林沫沫一眼,然后问:“吃包子吗?”

林沫沫:“……”她今天挣点钱貌似只够吃包子?

——

林程带着林沫沫去了附近一家看上去比较干净一些的餐馆吃饭,回家的路上,两人手里还拎了两个用林沫沫挣的钱买的烤红薯。

回到家里,林程和林沫沫两人继续各坐在房间一边,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

林程拿着工作手机规划着明天30单预约订单的配送路线,顺便抢下过程中的一些订单。

林沫沫则继续抱着她的小本本,一脸‘严肃’的记着今天的账。

‘父女’二人全程无交流,但整个画面却意外地和谐。

晚上,两人还是各在各的‘房间’睡下。

半夜一阵电闪雷鸣过后,突然开始下雨。

林沫沫从床上突然坐起来,然后动作迅速的跳下了床。

随后便是一阵‘砰砰’的响动声。

听到外面屋的动静,睡在里面的林程也醒了过来,走出来就看见林沫沫蹲在屋子那堆杂物钱窸窸窣窣地不知道在做什么。

“在做什么?”林程问。

见林沫沫起身,林程又问:“被打雷吓到了,害怕?”

“不是。”

林沫沫刚刚不是被雷声吓醒的,而是被脑门上落下的一滴水给弄醒的。

说罢,林沫沫又指了指屋顶,对林程说:“我们家好像漏水了。”

老式建筑都是砖瓦结构,年久失修,下雨天水从顶楼一直漏到一楼的情况很常见,林沫沫和奶奶她们住的那屋也是这样。

每到这个时候,她们就会找出家里所有能盛水的容器在底下接水。

刚刚林沫沫就是在这个家里找能接水的东西。

听到林沫沫的话,林程抬头看了一眼屋顶。果然,一些地方已经隐隐有水珠渗出来。

再看房间四处,已经被林沫沫摆上了好几个接水的东西,锅碗瓢盆,什么都有。

‘嘀嗒’又是一滴夹带这屋顶尘埃和蜘蛛网的雨水落下,不偏不倚,刚好落到了平时林沫沫给他装开水的那个杯子里。

林程:“……”

——

雨越下越大,屋子里漏水也开始越来越厉害。

外面下暴雨,屋里下小雨,而林程睡的里面那半间房更厉害,直接下起了中雨,还有雨水直接顺着墙壁淌了下来。

很快,整个屋子已是一片狼藉,林沫沫找来的那些容器根本不够用。

“上面漏下来的水很快也会漏下去的,不会积水的。”看到身旁的林程眉头紧皱,林沫沫安慰道。

这是经验之谈。

对此,林程不置可否。

现在这个情况睡觉是不可能了,两人也只好在外面这间找了唯一一块不滴水的地方坐着等雨停。

看着两人的惨状,本来已经安静的直播间里突然跳出了好几条弹幕。

【我天,半夜睡不着,居然让我蹲到了这种情况。】

【林程父女两也太惨了吧。】

【刚刚加完班的我,本来已经觉得自己很惨了,看到林程和林沫沫,我突然觉得生活又能过下去了。】

【一个大写的惨字。】

【怪不得林程让女儿睡外面,他睡里面,他之前盯着墙壁房顶看那么久,应该是猜到了这屋下雨会漏水,而且里面漏水比外面严重,所以才让女儿睡外面的吧。】

【真相了。】

【现在怎么办,不想想办法吗?】

【这种情况没办法,只能等雨停了。】

……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直到后半夜才停下。

这时,屋里仍在滴着水。

林沫沫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盯着雨水从屋顶上一滴两滴地落在已经装满的盆子里,渐渐开始犯困。

林程低头看了林沫沫一眼,就见此时林沫沫两眼已经开始涣散,上眼皮和下眼皮正在打架。

正当林程考虑要不要带着林沫沫出去换个地方休息时,就见女孩头一歪,朝着一边倒了过去。

林程伸手接住了林沫沫即将撞上桌子边的头。

手心传来的明显高于正常的温度让林程意识到了不对。

“林沫沫。”林程叫了一声。

林沫沫也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唔?”

“醒一下。”

“唔。”林沫沫费力地想睁开眼睛,却感觉自己的双眼好像被黏住了一般,怎么都睁不开。

林程又抬手在林沫沫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温度,眉头皱得更深。

林沫沫应该是发烧了,而且温度不低。

此时,跟拍的摄像师和导演组的人已经回到了他们的临时酒店,这里只留下了几个固定的摄像机。

“能听到我说话吗?”

“唔。”林沫沫含糊地应了一声,又摇了摇头。

“我送你去医院。”说罢,林程不再耽搁,随便找了两件衣服给林沫沫裹上,便抱着她出了门。

因为没有跟拍的摄像组,所以,两人出门后,直播间的画面里也再也看不到两人的情况。

【林沫沫是着凉发烧了吧?】

【肯定是,脸都烧红了。】

【这个年龄的孩子确实容易着凉发烧。】

【而且林沫沫今天还走了这么远的路。】

【这个时候,没有导演组的跟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好捉急。】

【担心。】

【千万不要有事啊!】

……

直播间里的人越来越多,讨论这件事的人也开始变多。

因为这件事,大半夜的,‘林程’这个名字时隔近十年,又再一次地上了热搜。

对此,林程并不知道,也根本不想知道。

抱着烧得跟小火炉似的林沫沫,林程冷峻的脸上,少有的浮出了一丝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紧张。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林程从配送站开出来的三轮车就停在楼下,将林沫沫安置在三轮车后排,林程骑着车很快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进入急诊门诊,很快便有医生和护士迎了上来。

“怎么回事?是发烧了吗?”

“嗯。”

“先过来测一□□温吧,如果是高烧,可能需要输退烧药了。”

“你是孩子爸爸吧?”将林沫沫安顿在病床上,医生问道。

“不、”

“这不是你孩子?”医生有些古怪地看了林程一眼,问道。

林程眉头微蹙。

这时,医生又问:“到底是不是?”

“是。”

“她怎么样了?”林程又问道。

“38.7,高烧,先打一针退烧药,然后再观察观察,看体温能不能降下来。”医生说完,又向林程交代了几句。

相关推荐:来自地狱的男人1综武世界的大反派学医救不了鬼杀队烽火小军医全民猎人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