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收拾屋子

作品:《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这算是危房了吧。】

直播间里,有观众说道。

立刻有人开始附和:

【这房子不能住人了吧。】

【住这里面别出什么意外。】

【节目组哪儿找来这么破旧的房子,感觉比我二大爷家去年拆迁的房子都老。】

【这一组是什么魔鬼运气,居然抽中这样的房子。】

【哈哈是,也太倒霉了。】

……

电脑前,看着观众的评论,陈宇的内心在咆哮。

屁的运气!

房子都是节目组提前找好的,为了节目效果,一定会有一个特别惨的选项,其他几组明星接受不了,这份‘殊荣’自然就落到了林程的头上。

他无法体会程哥这么个7级洁癖的人此时站在那样的房间里是怎样的心情,但是完全可以想象林程现在的怒而不发。

隔着屏幕,陈宇突然打了个寒颤:祈祷林程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扭头就走。

也祈祷林程回来之后不要弄死他。

……

另一边。

看着那扇仅靠最后一根钉子半挂在墙上的窗户如此不给自己‘面子’,林沫沫突然有些尴尬。

“小意外、小意外。”林沫沫讪讪一笑,说道。

身旁的林程没有说话。

就在刚刚,他的确在考虑暂停拍摄,去和节目组进行交涉。

然而,下一秒,林程的思绪就被林沫沫打断了。

见林沫沫朝着窗边走去,似乎想将那个半落下来的窗户重新装上去,林程叫住了她。

“站那儿别动。”林程说道。

“可是……”

“窗户放下。”林程又对林沫沫说道。

见林程面露严肃,林沫沫心里有些怂,却不愿将手里的窗户放开。

“这个只要重新装进去就好了……”林沫沫小声解释道。

怕林程不信,林沫沫又强调了一句:“真的。”

“用不着你。”林程沉着脸说道。

这应该节目组提前该考虑的问题。

如果这个房间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那么,他们向节目组要求换房合情合理。

只是,看着林沫沫手里抓着破朽的窗子,一副不愿意放弃的模样,林程心里微动,无奈打消了心中的念头,叹了口气道:“放着我来。”

听到林程原来是这个意思,林沫沫松了口气,脸上顿时挂出了一抹笑,点点头道:“好。”

“过去吧。”

林程接替了林沫沫的位置,将掉下来的窗户重新扶起。

木质框的单层窗户虽然不重,但因为使用时间太长,木框边沿已经严重腐朽,并不好拿。

这对于一个9岁的孩子来说,并不是一件努力能完成的工作。

一旁,见林程将窗户重新装进了窗框里,林沫沫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

“看吧,是不是重新装上去就好了?”就跟没掉下来时候一样。

听到林沫沫的话,林程挑了挑眉。

就好了?

林程抬手轻轻在窗户上敲了敲,只见原本安了回去的窗户晃了起来,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林沫沫的笑容僵在脸上。

看到女孩一幅不好意思中夹杂着失望的模样,林程心中不忍,只好说了句:“问题不大。”

在杂乱的家里看了一圈,林程并未找到合适的工具。

好在这个家里破铜烂铁废书废报比较多,林程找来一些扁平状的东西敲进了窗户四周与窗框的缝隙中。

很快,窗户就被林程固定在了窗框中,虽然不能开合,但是暂时解除了安全隐患。

放下‘工具’,低头看见林沫沫充满崇拜的眼神,林程神情一顿,心里居然莫名生出了一丝成就感?

“别靠近。”林程言简意赅地说道。

“好。”林沫沫乖乖点头。

林程又在家里看了一遍,有些头疼。

‘父女’两人对视一眼,看着林沫沫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睛,林程无奈松口道:“收拾一下吧。”

“好!”

——

林程和林沫沫先将整个屋子打量了一番。

一间36平的房间并不算小,之所以会显得杂乱和拥挤不堪,就是因为堆放的杂物太多。

两人分头开始。

林程将大件的杂物搬到墙边,林沫沫则小一些的东西捡到一起一一归类。

‘父女’二人全程无交流,这样互不干扰的状态下效率却很高。

这边的两人有条不紊,另一边电脑前的陈宇几人却看得心里着急。

“程哥他们怎么不说话?”周奇皱眉道:“这样会让观众流失掉吧。”

说罢,周奇还看了一眼直播间左上角珍稀动物一般的523个在线人数。

“弹幕也凉了。”王希在一旁着急地附和道,说完,又看了一眼手机:“完了完了,白宇霖父女那一组观看人数都快破80万了,弹幕都在说父女的互动很有爱,说女儿很萌很可爱呢。”

“能不能想办法提醒一下程哥?”王希问陈宇。

这是真人秀不是真正的生活啊,程哥他们不秀还怎么圈粉!

陈宇没说话,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直播间上的在线人数。

“再等等。”

虽然林程和林沫沫这一段直播堪称史诗级无聊,但意外的是,直播间的在线人数竟然没有减少。

——

这边的‘父女’两人依旧在各忙各的。

林沫沫收拾到某个杂物箱时,不知道是被里面什么尖锐的东西扎了一下,指尖一疼。

“嘶——”林沫沫本能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林程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停下来看向林沫沫,问:“怎么了?”

“没什么。”像是做错的事的孩子害怕被大人发现一般,林沫沫下意识地将手藏到了背后。

林沫沫的小动作没有逃过林程的眼睛。

“手,拿出来。”

林沫沫被林程突然严肃的语气吓了一跳,怂怂地将手伸了出来。

此时的弹幕上也终于有了讨论:

【爸爸好凶。】

【这也太凶了吧,一点都不温柔。】

【就是啊,而且我看女儿好像是手指被什么扎出血了,不安慰就算了,居然这么凶。】

……

“刚刚不小心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没关系。”林沫沫对林程说道,说着就要用她的‘土方法’进行止血。

就在林沫沫的手指即将放进口中的时候,被林程及时一把拉住。

林程没说话,拉过林沫沫的手指仔细看了一眼。

女孩小巧的手指上此时多了一条口子,应该是被杂物箱里的碎玻璃扎到了,还在流血,仔细看还能看见里面的一些碎玻璃渣。

“需要处理一下。”林程面无表情地说道。

“在这等着。”林程说罢,转身出门。

——

林程去和导演组的工作人员交涉,原本想从导演组那里拿到一些医疗物品,结果却被告知一般的医药用品也需要他们自行解决。

林程皱了皱眉,不再同导演组的人浪费时间,折返回屋里。

“之前的钱在哪儿?”林程问林沫沫。

“这儿。”林沫沫从里层衣服的口袋中将装钱的信封拿了出来。

还不等林沫沫说什么,林程已经一把‘抢’过了她手里的信封,出门离开。

……

七八分钟后,林程再次回到家里,手里拎了一个药店的塑料袋。

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见林沫沫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手里的信封,林程嘴角抽了抽,将信封重新还给了林沫沫。

接过信封,林沫沫下意识地捏了一下,随即面色骤变——之前她偷偷看过,信封里一共装了1张100的和10张10块的,厚度她也清楚。

林程出去一趟,信封明显变薄了许多。

林沫沫赶紧打开信封,看到那张红票票还在,便松了口气,只是剩下那几张10块的明显不多了。

“那些东西很贵吗?”此时,林沫沫已经知道对方拿钱出去是给自己买那些东西了,于是指着那包东西问林程。

“55。”林程说出了个数。

林沫沫:“!”

晴天霹雳。

林程没有在意女孩明显石化的表情,将买来的医用钳子、酒精、医用棉以及创可贴拿出来,带着林沫沫走到了光线亮一些的地方,又拉着林沫沫的手指头仔细看了一遍,确认碎玻璃的位置,随即便直接拿起钳子将伤口里的几粒碎玻璃渣逐一挑了出来。

过程中,因为不是自己的手,林程并不知道轻重。

林沫沫却被疼得龇牙咧嘴。

想到节目效果、不能让观众讨厌,林沫沫赶紧又闭上了嘴,任凭眼泪花子在眼睛里打转,也坚决不发出一点声音。

直到林程将玻璃渣挑完,拿了棉花沾着酒精给林沫沫消毒时,突然的刺痛感让林沫沫本能地缩了缩手。

“别动。”林程皱眉道。

“唔。”林沫沫不敢再动。

——

此时,直播间里已经开启了对林程的‘□□’模式。

【这个爸爸也太凶了吧。】

【是啊,你看把孩子吓得。】

【孩子都委屈得哭了,爸爸不安慰一下,居然还这么凶。】

……

林沫沫不知道弹幕里观众的话,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大喊一声:你们都误会了。

她不是委屈,就是单纯疼的!

似乎终于感应到了林沫沫的心声,林程抬头看了林沫沫一眼,问了句:“痛?”

林沫沫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呼一下就不疼了。”

林程:呼?

相关推荐:来自地狱的男人1综武世界的大反派学医救不了鬼杀队烽火小军医全民猎人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