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不简单

作品:《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欢迎进入前情回顾环节, 补订可以解锁新章节哦!

她梦见到了后来,那些过激的观众不仅在弹幕上骂她,甚至还寄来了恐吓信扬言再不退出就要让她永远的消失。

梦还没做完, 林沫沫是被吓醒的。

“梦都是假的,都是反过来的,对, 都是反的,不会发生的……”林沫沫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

只是脑海中却还是忍不住去回忆那个过分真实的梦。

——她和林程因为在节目里表现得不好成了观众讨厌和攻击的对象,林程没有因为节目红起来,反而成了全网黑。

如果现实里也发生了这样的事, 那么陈宇的打算不就落空了么。

林沫沫一直记着:她和陈宇签的那份协议上明确说了要她表现好才会给她们家重新装修、添置家具和小电器。如果她表现得不好, 还害得林程被观众骂,是不是那些就没有了?

想到这里,林沫沫脸上的惊恐渐渐变成了紧张。

……

早上, 林程在房间里换好了衣服, 刚走出卧室来到客厅, 便看到了不远处已经收拾一新的林沫沫正直愣愣地站在厨房门口。

见他出来,女孩的一双眼睛立马看了过来。

“有事?”林程开口问道。

“有……”林沫沫指了指身后的厨房, 礼貌地问林程:“请问我可不可以用这个厨房?”

听到林沫沫的话, 林程没太在意地回了句:“可以。”

得到林程的同意, 林沫沫脸上扬起一抹雀跃的笑,朝着林程说了声:“谢谢。”

想到之前陈宇的交代, 林沫沫又加了句:“谢谢爸爸。”

直到看着林沫沫走进厨房, 林程才反应过来:他是不是应该问问那孩子用厨房做什么?

不过很快, 厨房里传来的锅铲碗碟的声响便回答了林程的疑问。

——

厨房里,面对眼前各式各样的炊具、电器,林沫沫有些迷茫:因为这里面一半的东西她连它们是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 好在锅、铲、碗、碟、燃气灶这些基本的东西都有。

林沫沫找到一口合适的锅在燃气灶上放好,便朝着冰箱的方向走去。

拉开冰箱门的一瞬,林沫沫傻眼了——这么大一个冰箱,里面除了水、几盒茶叶还有咖啡之外,竟然什么都没有。

——比她们家都‘穷’。

林沫沫小声嘀咕了一句,终于在冰箱角落里找到了一盒鸡蛋,还有一些水果。

她先是拿了一个,想了想,又折返回去再拿了两个。

3个鸡蛋被林沫沫做成了煎蛋。

——

厨房外,林程正在拿着手机翻看邮件。

闻到煎蛋的香气,林程并未抬眼。

直到一盘煎蛋被小心翼翼地推到了他的面前……

两个蛋外加几块切好的水果,刚好被摆成了一个滑稽的笑脸。

林程抬眼看向林沫沫,正要说‘不用’,就见女孩已经拿了一双筷子朝他递过来。

他平时很少在家里吃饭,而且因为前几天出国、时差还没倒过来的缘故,他并不打算在这个点进食。

然而,迎上林沫沫期待中夹杂着些许讨好的眼神,林程心中一动,还是从对方手里接过了筷子。

林沫沫又朝着林程咧开嘴、投去一抹笑。

之后林沫沫便低下了头,只是时不时地偷瞄林程一眼。

直到看见对方吃下了一块鸡蛋,没有皱眉、也没有露出‘鸡蛋不好吃’的表情,林沫沫这才放下心来开始安静地吃自己的。

吃到一半,林沫沫突然停了下来,朝林程看去。

“爸爸。”林沫沫试探地叫了一声。

见林程没反应,林沫沫只好又叫了一声。

直到林沫沫叫到第二声‘爸爸’,林程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叫自己。

“什么?”林程问。

“录节目的时候,我会好好表现的。”林沫沫向林程保证道。细软的声音中却带着几分郑重的意味。

就在刚才,林沫沫仔细想过了,为了那两万块钱、还有陈宇答应她的装修款、小家电,她要好好表现,一定不能把节目搞砸了。

就算不能保住装修款和小家电,也一定要保住那两万块钱。

而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她不能给林程招黑,不能害林程被骂,更不能让梦里的事情在现实里发生。

思考着,林沫沫脸上的神情越发严肃起来。

这边,听到林沫沫的保证,林程神情一顿,心里生出一丝说不出来的诧异。

林程面上不动声色地看向林沫沫,却在看到女孩此刻脸上的表的一瞬,万年不变的嘴角微微拉扯了一下,像是在笑。

——虽然不知道林沫沫此时在想什么,不过一个小孩的脸上同时出现凝重和严肃这两种表情,实在是……

有些违和,又有些搞笑。

出于尊重,林程忍住了没笑,同时又挂出了一抹认真的表情看着林沫沫回了句:“好。”

而他自己并未意识到,在两人对视的一刻起,他已经在潜意识中将这个原本并未太在意的真人秀节目放在了心上。

——

8点。

门铃声响起,是导演组的人到了。

想起之前训练时的细节,林沫沫从椅子上跳起来,快步跑了过去准备给来人开门。

结果尴尬了——林程家的门锁里外后需要指纹,因为指纹不匹配,她打不开这扇门。

正当林沫沫踌躇的时候,一只大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开了门。

——

此时,导演组的几人正站在门口。

大门打开的一瞬,看到门后一前一后站着的父女两人,几人纷纷在心里发出一声惊叹:这对父女的颜值也太高了吧!

之前跟拍白予霖那一组的同事录完先导片后一直在说那对父女的颜值高,对比之下,他们怎么感觉眼前这对父女的颜值更高呢。

带队的女导演心里泛起了小花痴。

不过想起他们今天来这儿的工作任务,带队导演赶紧又压下了心中的惊叹,对着林程打了声招呼、说出了自己的第一句台词:“林老师早,我们是《和爸爸一起生活》节目组的导演,今天是代表节目组来给你们派发任务的。”

“早。”对着镜头,林程难得的露出了一抹淡笑。

“这就是林老师的女儿吗?”带队导演问道。

“对,这是我的女儿,林沫沫。”

这时,镜头落到了林沫沫面前。

第一次面对镜头,林沫沫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挺直了身体,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

似乎察觉到了林沫沫的紧张,林程抬过手在她头顶轻轻拍了拍。

于是……林沫沫更紧张了。

“你们好。”林沫沫努力挤出一抹生涩的笑容,朝着镜头的方向招了招手。

正在林沫沫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的时候,身后的林程替她解了围,对着导演组的几人说了句:“几位请进吧。”

“那就打扰了。”带队导演说道。

随后,几人和摄像机一起进了屋。

第一个录制片段拍摄完成,有惊无险。

——

随后,导演组的工作人员在房间各处安装上了拍摄仪器和录音设备。

简单说明过后,几人先采访了林程,地点就选在客厅里。

带队导演先问了林程几个职业相关的问题。

“林老师的职业是歌手?”

“是。”

“那林老师你选择歌手这份职业的理由是什么呢?”

“一部分原因是兴趣。”林程说道。

“那么另外一部分原因呢?”导演好奇地追问道。

“另外一部分——”林程笑了笑,却道:“一些鸡毛蒜皮的原因罢了。”

看出林程不愿多说,导演赶紧打了圆场,笑言:“这么看来,兴趣还是最主要的原因了。”

说罢,导演看了一眼台本,换了一个问题,又道:“这些年林老师好像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也很少接通告了,是因为家庭的缘故吗?”

“是。”家庭的确是很大的一个原因。

在摄像机无法拍到的角度,林程的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暗芒。

“这么看来,林老师肯定是个好爸爸了。”导演笑道,顿了顿,又道:“这一次,你们参加我们《和爸爸一起生活》,不仅要体验完全不同的职业和生活,可能还会抽到条件十分艰苦的家庭背景,林老师对此有信心吗?”

“有。”

“那么,你认为你们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呢?”

林程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林沫沫,然后说了句:“可能是不容易把自己饿死吧。”

这话一出,导演组的几人都笑了。

……

林程在客厅里接受采访,林沫沫则坐在餐厅里发愣,神情呆滞。

见状,导演组中其中一位副导演走了过来,坐到林沫沫旁边,朝她笑了笑,轻声问:“你在想什么啊?”

“没想什么。”林沫沫摇摇头。

她其实在默背台词。

不过面对导演组的人不能这么说,于是林沫沫灵机一动,指着林程的方向道:“我在看我爸爸。”

听到林沫沫的回答,副导演笑了——作为一个单身狗心里居然生出了一丝‘有个女儿好像也不错’的想法。

——

林程的采访很快结束。

整个过程中规中矩,虽然没有什么亮点,但整体还算顺利。

这也让中途不放心又赶过来的陈宇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是林沫沫的部分。

导演组将拍摄的地方换到了林沫沫的房间,理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拍摄,孩子会更放松。

鬼知道,林沫沫和整间房子其实一点都不熟。

听到导演喊开始,林沫沫下意识地在床上坐得更直了。

好在导演并未察觉到林沫沫的异常。

“第一个问题,你觉得你爸爸是个温柔的爸爸吗?”

这个问题之前林沫沫练习的时候遇到过,于是照着‘参考答案’摇了摇头,回答道:“不太温柔,他大部分时候都很严格。”

“那么这一次要跟着爸爸一块生活,紧张吗?”

“不紧张,因为有爸爸在。”

……

导演一连问了林沫沫六七个问题。这些问题在王希他们准备的‘题库’里都有,所以,林沫沫回答起来并不费劲。

就在林沫沫以为拍摄结束的时候,导演却问了她最后一个问题。

“你觉得自己的爸爸是明星吗?”

林沫沫一愣,点点头,回答:“是。”

这时,导演又问:“可是爸爸不像是其他明星那么红,也不像他们那样可以挣到很多钱,甚至很长时间接不到工作,这样的爸爸你会觉得他不好吗?”

等林程换好气罐再出来时,林沫沫还乖乖的站在废品站门口。

见林程出来,林沫沫下意识地站出了一个‘立正’的姿势。

一旁的废品站老板看看林程,又看了看林沫沫,面露古怪。

“你们认识?”老板问道。

“是……”林沫沫点点头,又小声道:“这是我爸爸。”

听到林沫沫的解释,老板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父女啊。”

说罢,老板看向林程突然皱起了眉,略带指责地道:“你这大人也是,怎么让这么小的孩子自己来卖废品?”

“就是啊,别说这么大一堆东西拖过来不容易,这路上车来车往的多危险。”老板娘也在一旁附和道。

两人的‘声讨’虽然是出于善意,但的的确确冤枉了林程。

林沫沫心虚的抬头看了林程一眼。

“不是的……”林沫沫刚想解释,却被林程打断。

“谢谢提醒,我以后会注意。”林程虽然面上的表情不怎么好看,却没有反驳废品站夫妻二人的话。

见林程认错态度良好,老板夫妻二人勉强点了点头。

“再苦不能苦孩子,既然是自己的孩子,就该好好养着。”

“嗯。”林程又应了一声,随后带上林沫沫离开。

……

直到走出废品站,林程低头撇向了小跑着跟在自己身旁的林沫沫,这才停了下来。

此时女孩脸上写满了紧张与不安。

见状,林程脸上的神色松动了几分,却还是面色严肃地问林沫沫:“到这里来做什么?”

“卖、卖废品,”林沫沫低声说道,犹豫了几秒钟,又加了一句:“这里卖的钱多一些。”

说罢,林沫沫将手里紧紧拽着的12块5毛钱递到了林程手中。

——这是除去张老太太的那部分,她今天挣到的钱。

看着女孩眼里闪动的微光,以及手中那团已经被捏出汗的零钱,林程心里隐约划过了一丝什么,本来准备好的严厉的说辞竟然找不到切入点了。

最终,林程只能无奈地板着脸说了句“走吧”,并未责怪林沫沫。

直播间的弹幕热闹起来。

【就这样?】

【我以为爸爸这么凶,应该会骂女儿来着。】

【也可能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

真相其实是,林程想到这不是自己的孩子,所以还没找到开骂的理由。

林程带着林沫沫走到巷子外拉液化气罐的电动三轮车旁,将她带来的小拖车放到了三轮车货箱里。

见林沫沫还杵在原地不动,林程又说了句:“上来。”

“哦,好。”做‘贼’心虚的林沫沫不敢多问,动作麻利地爬上了三轮车的货箱,在角落坐好。

刚才送去废品站的那一罐正好是林程这一车拉的最后一罐液化气。

虽然今天的保底任务并未完成,林程却没有再返回配送站,而是拉着林沫沫直接返回了他们的住处。

一路上,‘父女二人’再没有一句交流。

——

另一边,节目组的总办公室里,总导演盯着直播源画面,眉头紧锁。

“我记得林程这一次好像剧本里没有这一段吧?”总导演向办公室里另外几人问道。

“是没有,”一旁林程组的组长说道,又解释道:“这一段应该是他们自己的行为。”

顿了顿,组长又补充道:“从现场录制组反馈回来的消息看来,林程和他女儿遇到,应该也是巧合。”

“巧合?”听到这话,总导演神色莫测地盯着直播画面看了一眼,轻嗤:“运气倒是挺好。”

相关推荐:来自地狱的男人1综武世界的大反派学医救不了鬼杀队烽火小军医全民猎人时代